English
郵箱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健康養生_主關鍵詞>

文章來源:SEO    發布時間:2020-06-02 16:45:53  【字號:      】

中級經濟師題庫會計初級-天津會計網-中級財務會計報表學習網站山西新聞網具有新聞采寫社會化媒體資訊和產品為一體的互聯網媒體平臺記錄社會、傳播信息每天24小時面向廣大網民和網絡媒體,快速、準確地提供文字、圖片、視頻等多樣化的資訊服務力求及時、客觀、權威、獨立地報道新聞,致力于應用前沿。

理財子公司陸續開門迎客,在推出元起購、可投資股市等新型產品吸引客戶眼球的同時,原有母行的存量產品也面臨遷移工作。月日,工商銀行公告表示,將對款由工商銀行發行運作的理財產品分批移行至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工銀理財”)。移行后,產品管理人、相關投資管理及風險控制團隊等將全部交由工銀理財運作管理。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接母行部分存量業務,既是順應監管要求,也有助于新舊銜接、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工行率先“移動”

繼月日工銀理財正式開業運營之后,歷經個多月的準備,工商銀行開始啟動理財產品的遷移工作。

工商銀行近日發布兩則公告,公布部分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該行在月日公告中稱,根據國家金融監管政策的要求,前期由該行發行運作、符合以上監管要求的理財產品及相關配套服務,將統一移行至工銀理財運作管理,理財產品管理人相應變更為工銀理財。同時,相關投資管理、運行支持、風險控制團隊也將移行至工銀理財,產品說明書及理財產品協議書等將一并更新。

據了解,本次共有款理財產品進行管理人變更與移行,其中款個人和款法人理財產品,主要包括“工銀博股通利”私募股權專項類、“鑫得利”固定收益類、全鑫權益鑫尊利系列、“添利寶”凈值型、鑫穩利-聯動系列、“月聚月盈”專項資金理財、如意人生“鑫穩利”以及法人恒睿系列等理財產品。

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將分批進行。上述款面向個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三批進行遷移,移行時間分別為月日、月日和月日;面向法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為兩批進行移行,分別為月日和月日。

此次移行是否會對投資者帶來影響?對此,工商銀行指出,產品管理人的政策性變更與相應產品移行,不會對產品投資運作產生實質性影響。

工商銀行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月末,該行上半年末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達到.萬億元。不過,對于本次理財產品的移行規模、在存量理財產品中的占比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聯系工商銀行,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隨機查詢了部分移行理財產品的登記編碼發現,此次參與移行的產品多為-年發行的,發行機構為工商銀行,但個別產品名稱有“工銀理財”標志。對此,融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表示,工銀理財已經發行了多只理財產品,不過從理財網的登記信息來看,有一部分的發行主體仍然是工商銀行。根據監管規定,這些新產品需要轉移至理財子公司,今后工商銀行的理財業務重心也將轉移至工銀理財。而目前時機已經相對成熟,所以符合監管規定的理財產品進行移行也在情理之中。

與母行隔離風險

今年以來,商業銀行掀起一波理財子公司成立熱潮,目前已有工、農、中、建、交家國有行以及光大銀行的理財子公司開業,郵儲、招商、興業、杭州等多家銀行也獲批籌建。

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也逐漸步入正軌。而在新型產品不斷面世的同時,理財子公司也將承接母行的部分存量業務。根據年月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按照商業自愿原則,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設立理財子公司開展資管業務,將理財業務整合到已開展資管業務的其他附屬機構,子公司展業后,銀行自身不再開展理財業務(繼續處置存量理財產品除外)。

因此,多家已經開業的銀行理財子公司都曾披露過“過渡安排”,例如,交行此前表示,將通過“委托”模式來處理存量的理財業務。交通銀行副行長呂家進表示,在過渡期結束之前,交行將保留資管中心,統籌管理全行理財業務,同時將理財業務日常運營管理職能委托給理財子公司,承擔監督理財子公司盡責履職的職能!斑@樣做的好處,一方面可以滿足監管關于理財子公司與母行風險隔離的要求,另一方面不會因為‘雙線運行’導致人、財、物等資源重復配置!

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擔未來理財產品發行等業務,在運營初始之際完成新舊業務銜接,也是母行完成風險隔離的必經之路。劉銀平認為,銀行原先的資管部門在理財業務運作方面已經非常成熟,而理財子公司在發展初期要重新組織架構非常困難,先將母行的理財配套服務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再招兵買馬、完善組織架構,可以讓理財子公司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不過,商業銀行理財產品規模巨大,移行工作也并非易事。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指出,傳統理財產品與理財子公司產品要求存在差異,如理財子公司都要求凈值型產品,而傳統理財產品一般為非凈值型,如何去適配和磨合,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另外,如何對待存量業務,如何對存量業務和新業務進行風險隔離也是需要面對的難題。

業務融合難題待解

雖然理財子公司已成為眾多銀行爭搶的香餑餑,并且開始獨立運營,但畢竟與母行還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如何與母行資管部門并行發展、如何強化與母行的戰略協同等方面仍是值得深思的難題。

劉銀平表示,對于獲批成立理財子公司的銀行來說,都將面臨母行與理財子公司的發展融合問題,不同銀行選擇的融合方式會不一樣:一種是理財子公司只發行新產品,所有存量留在母行消化;一種是部分存量產品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另一種是存量產品全部遷移到理財子公司。一般來說,選擇前兩種方式的可能性更大。

而根據監管要求,理財子公司和母行的業務融合勢在必行,在產品、團隊、系統、客戶方面都有很多工作要做,而這些工作的開展需要多樣化的人才,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也會相應有所變化。

劉銀平直言,在發展初期,理財子公司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利用等方面應該會繼續沿用母行的規定,但未來理財子公司還要不斷招兵買馬、提升投研能力、加強資管業務的外部競爭力,在人員績效考核方面可能會參考其他資管機構的做法!霸谇婪矫,目前理財子公司的產品還只能在母行渠道銷售,但未來可能會拓展到其他銀行以及監管允許的其他金融機構!

不過,也有專家對理財子公司的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并不擔憂。陳嘉寧指出,雖然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的變化,但是理財業務本身在銀行業并不新鮮,銀行在績效考核、人員培訓、渠道建設方面都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現在只是將這些經驗融合到理財子公司。

理財子公司陸續開門迎客,在推出元起購、可投資股市等新型產品吸引客戶眼球的同時,原有母行的存量產品也面臨遷移工作。月日,工商銀行公告表示,將對款由工商銀行發行運作的理財產品分批移行至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工銀理財”)。移行后,產品管理人、相關投資管理及風險控制團隊等將全部交由工銀理財運作管理。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接母行部分存量業務,既是順應監管要求,也有助于新舊銜接、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工行率先“移動”

繼月日工銀理財正式開業運營之后,歷經個多月的準備,工商銀行開始啟動理財產品的遷移工作。

工商銀行近日發布兩則公告,公布部分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該行在月日公告中稱,根據國家金融監管政策的要求,前期由該行發行運作、符合以上監管要求的理財產品及相關配套服務,將統一移行至工銀理財運作管理,理財產品管理人相應變更為工銀理財。同時,相關投資管理、運行支持、風險控制團隊也將移行至工銀理財,產品說明書及理財產品協議書等將一并更新。

據了解,本次共有款理財產品進行管理人變更與移行,其中款個人和款法人理財產品,主要包括“工銀博股通利”私募股權專項類、“鑫得利”固定收益類、全鑫權益鑫尊利系列、“添利寶”凈值型、鑫穩利-聯動系列、“月聚月盈”專項資金理財、如意人生“鑫穩利”以及法人恒睿系列等理財產品。

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將分批進行。上述款面向個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三批進行遷移,移行時間分別為月日、月日和月日;面向法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為兩批進行移行,分別為月日和月日。

此次移行是否會對投資者帶來影響?對此,工商銀行指出,產品管理人的政策性變更與相應產品移行,不會對產品投資運作產生實質性影響。

工商銀行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月末,該行上半年末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達到.萬億元。不過,對于本次理財產品的移行規模、在存量理財產品中的占比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聯系工商銀行,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隨機查詢了部分移行理財產品的登記編碼發現,此次參與移行的產品多為-年發行的,發行機構為工商銀行,但個別產品名稱有“工銀理財”標志。對此,融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表示,工銀理財已經發行了多只理財產品,不過從理財網的登記信息來看,有一部分的發行主體仍然是工商銀行。根據監管規定,這些新產品需要轉移至理財子公司,今后工商銀行的理財業務重心也將轉移至工銀理財。而目前時機已經相對成熟,所以符合監管規定的理財產品進行移行也在情理之中。

與母行隔離風險

今年以來,商業銀行掀起一波理財子公司成立熱潮,目前已有工、農、中、建、交家國有行以及光大銀行的理財子公司開業,郵儲、招商、興業、杭州等多家銀行也獲批籌建。

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也逐漸步入正軌。而在新型產品不斷面世的同時,理財子公司也將承接母行的部分存量業務。根據年月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按照商業自愿原則,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設立理財子公司開展資管業務,將理財業務整合到已開展資管業務的其他附屬機構,子公司展業后,銀行自身不再開展理財業務(繼續處置存量理財產品除外)。

因此,多家已經開業的銀行理財子公司都曾披露過“過渡安排”,例如,交行此前表示,將通過“委托”模式來處理存量的理財業務。交通銀行副行長呂家進表示,在過渡期結束之前,交行將保留資管中心,統籌管理全行理財業務,同時將理財業務日常運營管理職能委托給理財子公司,承擔監督理財子公司盡責履職的職能!斑@樣做的好處,一方面可以滿足監管關于理財子公司與母行風險隔離的要求,另一方面不會因為‘雙線運行’導致人、財、物等資源重復配置!

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擔未來理財產品發行等業務,在運營初始之際完成新舊業務銜接,也是母行完成風險隔離的必經之路。劉銀平認為,銀行原先的資管部門在理財業務運作方面已經非常成熟,而理財子公司在發展初期要重新組織架構非常困難,先將母行的理財配套服務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再招兵買馬、完善組織架構,可以讓理財子公司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不過,商業銀行理財產品規模巨大,移行工作也并非易事。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指出,傳統理財產品與理財子公司產品要求存在差異,如理財子公司都要求凈值型產品,而傳統理財產品一般為非凈值型,如何去適配和磨合,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另外,如何對待存量業務,如何對存量業務和新業務進行風險隔離也是需要面對的難題。

業務融合難題待解

雖然理財子公司已成為眾多銀行爭搶的香餑餑,并且開始獨立運營,但畢竟與母行還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如何與母行資管部門并行發展、如何強化與母行的戰略協同等方面仍是值得深思的難題。

劉銀平表示,對于獲批成立理財子公司的銀行來說,都將面臨母行與理財子公司的發展融合問題,不同銀行選擇的融合方式會不一樣:一種是理財子公司只發行新產品,所有存量留在母行消化;一種是部分存量產品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另一種是存量產品全部遷移到理財子公司。一般來說,選擇前兩種方式的可能性更大。

而根據監管要求,理財子公司和母行的業務融合勢在必行,在產品、團隊、系統、客戶方面都有很多工作要做,而這些工作的開展需要多樣化的人才,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也會相應有所變化。

劉銀平直言,在發展初期,理財子公司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利用等方面應該會繼續沿用母行的規定,但未來理財子公司還要不斷招兵買馬、提升投研能力、加強資管業務的外部競爭力,在人員績效考核方面可能會參考其他資管機構的做法!霸谇婪矫,目前理財子公司的產品還只能在母行渠道銷售,但未來可能會拓展到其他銀行以及監管允許的其他金融機構!

不過,也有專家對理財子公司的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并不擔憂。陳嘉寧指出,雖然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的變化,但是理財業務本身在銀行業并不新鮮,銀行在績效考核、人員培訓、渠道建設方面都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現在只是將這些經驗融合到理財子公司。

理財子公司陸續開門迎客,在推出元起購、可投資股市等新型產品吸引客戶眼球的同時,原有母行的存量產品也面臨遷移工作。月日,工商銀行公告表示,將對款由工商銀行發行運作的理財產品分批移行至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工銀理財”)。移行后,產品管理人、相關投資管理及風險控制團隊等將全部交由工銀理財運作管理。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接母行部分存量業務,既是順應監管要求,也有助于新舊銜接、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工行率先“移動”

繼月日工銀理財正式開業運營之后,歷經個多月的準備,工商銀行開始啟動理財產品的遷移工作。

工商銀行近日發布兩則公告,公布部分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該行在月日公告中稱,根據國家金融監管政策的要求,前期由該行發行運作、符合以上監管要求的理財產品及相關配套服務,將統一移行至工銀理財運作管理,理財產品管理人相應變更為工銀理財。同時,相關投資管理、運行支持、風險控制團隊也將移行至工銀理財,產品說明書及理財產品協議書等將一并更新。

據了解,本次共有款理財產品進行管理人變更與移行,其中款個人和款法人理財產品,主要包括“工銀博股通利”私募股權專項類、“鑫得利”固定收益類、全鑫權益鑫尊利系列、“添利寶”凈值型、鑫穩利-聯動系列、“月聚月盈”專項資金理財、如意人生“鑫穩利”以及法人恒睿系列等理財產品。

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將分批進行。上述款面向個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三批進行遷移,移行時間分別為月日、月日和月日;面向法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為兩批進行移行,分別為月日和月日。

此次移行是否會對投資者帶來影響?對此,工商銀行指出,產品管理人的政策性變更與相應產品移行,不會對產品投資運作產生實質性影響。

工商銀行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月末,該行上半年末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達到.萬億元。不過,對于本次理財產品的移行規模、在存量理財產品中的占比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聯系工商銀行,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隨機查詢了部分移行理財產品的登記編碼發現,此次參與移行的產品多為-年發行的,發行機構為工商銀行,但個別產品名稱有“工銀理財”標志。對此,融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表示,工銀理財已經發行了多只理財產品,不過從理財網的登記信息來看,有一部分的發行主體仍然是工商銀行。根據監管規定,這些新產品需要轉移至理財子公司,今后工商銀行的理財業務重心也將轉移至工銀理財。而目前時機已經相對成熟,所以符合監管規定的理財產品進行移行也在情理之中。

與母行隔離風險

今年以來,商業銀行掀起一波理財子公司成立熱潮,目前已有工、農、中、建、交家國有行以及光大銀行的理財子公司開業,郵儲、招商、興業、杭州等多家銀行也獲批籌建。

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也逐漸步入正軌。而在新型產品不斷面世的同時,理財子公司也將承接母行的部分存量業務。根據年月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按照商業自愿原則,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設立理財子公司開展資管業務,將理財業務整合到已開展資管業務的其他附屬機構,子公司展業后,銀行自身不再開展理財業務(繼續處置存量理財產品除外)。

因此,多家已經開業的銀行理財子公司都曾披露過“過渡安排”,例如,交行此前表示,將通過“委托”模式來處理存量的理財業務。交通銀行副行長呂家進表示,在過渡期結束之前,交行將保留資管中心,統籌管理全行理財業務,同時將理財業務日常運營管理職能委托給理財子公司,承擔監督理財子公司盡責履職的職能!斑@樣做的好處,一方面可以滿足監管關于理財子公司與母行風險隔離的要求,另一方面不會因為‘雙線運行’導致人、財、物等資源重復配置!

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擔未來理財產品發行等業務,在運營初始之際完成新舊業務銜接,也是母行完成風險隔離的必經之路。劉銀平認為,銀行原先的資管部門在理財業務運作方面已經非常成熟,而理財子公司在發展初期要重新組織架構非常困難,先將母行的理財配套服務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再招兵買馬、完善組織架構,可以讓理財子公司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不過,商業銀行理財產品規模巨大,移行工作也并非易事。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指出,傳統理財產品與理財子公司產品要求存在差異,如理財子公司都要求凈值型產品,而傳統理財產品一般為非凈值型,如何去適配和磨合,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另外,如何對待存量業務,如何對存量業務和新業務進行風險隔離也是需要面對的難題。

業務融合難題待解

雖然理財子公司已成為眾多銀行爭搶的香餑餑,并且開始獨立運營,但畢竟與母行還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如何與母行資管部門并行發展、如何強化與母行的戰略協同等方面仍是值得深思的難題。

劉銀平表示,對于獲批成立理財子公司的銀行來說,都將面臨母行與理財子公司的發展融合問題,不同銀行選擇的融合方式會不一樣:一種是理財子公司只發行新產品,所有存量留在母行消化;一種是部分存量產品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另一種是存量產品全部遷移到理財子公司。一般來說,選擇前兩種方式的可能性更大。

而根據監管要求,理財子公司和母行的業務融合勢在必行,在產品、團隊、系統、客戶方面都有很多工作要做,而這些工作的開展需要多樣化的人才,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也會相應有所變化。

劉銀平直言,在發展初期,理財子公司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利用等方面應該會繼續沿用母行的規定,但未來理財子公司還要不斷招兵買馬、提升投研能力、加強資管業務的外部競爭力,在人員績效考核方面可能會參考其他資管機構的做法!霸谇婪矫,目前理財子公司的產品還只能在母行渠道銷售,但未來可能會拓展到其他銀行以及監管允許的其他金融機構!

不過,也有專家對理財子公司的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并不擔憂。陳嘉寧指出,雖然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的變化,但是理財業務本身在銀行業并不新鮮,銀行在績效考核、人員培訓、渠道建設方面都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現在只是將這些經驗融合到理財子公司。

理財子公司陸續開門迎客,在推出元起購、可投資股市等新型產品吸引客戶眼球的同時,原有母行的存量產品也面臨遷移工作。月日,工商銀行公告表示,將對款由工商銀行發行運作的理財產品分批移行至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工銀理財”)。移行后,產品管理人、相關投資管理及風險控制團隊等將全部交由工銀理財運作管理。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接母行部分存量業務,既是順應監管要求,也有助于新舊銜接、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工行率先“移動”

繼月日工銀理財正式開業運營之后,歷經個多月的準備,工商銀行開始啟動理財產品的遷移工作。

工商銀行近日發布兩則公告,公布部分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該行在月日公告中稱,根據國家金融監管政策的要求,前期由該行發行運作、符合以上監管要求的理財產品及相關配套服務,將統一移行至工銀理財運作管理,理財產品管理人相應變更為工銀理財。同時,相關投資管理、運行支持、風險控制團隊也將移行至工銀理財,產品說明書及理財產品協議書等將一并更新。

據了解,本次共有款理財產品進行管理人變更與移行,其中款個人和款法人理財產品,主要包括“工銀博股通利”私募股權專項類、“鑫得利”固定收益類、全鑫權益鑫尊利系列、“添利寶”凈值型、鑫穩利-聯動系列、“月聚月盈”專項資金理財、如意人生“鑫穩利”以及法人恒睿系列等理財產品。

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將分批進行。上述款面向個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三批進行遷移,移行時間分別為月日、月日和月日;面向法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為兩批進行移行,分別為月日和月日。

此次移行是否會對投資者帶來影響?對此,工商銀行指出,產品管理人的政策性變更與相應產品移行,不會對產品投資運作產生實質性影響。

工商銀行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月末,該行上半年末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達到.萬億元。不過,對于本次理財產品的移行規模、在存量理財產品中的占比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聯系工商銀行,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隨機查詢了部分移行理財產品的登記編碼發現,此次參與移行的產品多為-年發行的,發行機構為工商銀行,但個別產品名稱有“工銀理財”標志。對此,融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表示,工銀理財已經發行了多只理財產品,不過從理財網的登記信息來看,有一部分的發行主體仍然是工商銀行。根據監管規定,這些新產品需要轉移至理財子公司,今后工商銀行的理財業務重心也將轉移至工銀理財。而目前時機已經相對成熟,所以符合監管規定的理財產品進行移行也在情理之中。

與母行隔離風險

今年以來,商業銀行掀起一波理財子公司成立熱潮,目前已有工、農、中、建、交家國有行以及光大銀行的理財子公司開業,郵儲、招商、興業、杭州等多家銀行也獲批籌建。

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也逐漸步入正軌。而在新型產品不斷面世的同時,理財子公司也將承接母行的部分存量業務。根據年月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按照商業自愿原則,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設立理財子公司開展資管業務,將理財業務整合到已開展資管業務的其他附屬機構,子公司展業后,銀行自身不再開展理財業務(繼續處置存量理財產品除外)。

因此,多家已經開業的銀行理財子公司都曾披露過“過渡安排”,例如,交行此前表示,將通過“委托”模式來處理存量的理財業務。交通銀行副行長呂家進表示,在過渡期結束之前,交行將保留資管中心,統籌管理全行理財業務,同時將理財業務日常運營管理職能委托給理財子公司,承擔監督理財子公司盡責履職的職能!斑@樣做的好處,一方面可以滿足監管關于理財子公司與母行風險隔離的要求,另一方面不會因為‘雙線運行’導致人、財、物等資源重復配置!

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擔未來理財產品發行等業務,在運營初始之際完成新舊業務銜接,也是母行完成風險隔離的必經之路。劉銀平認為,銀行原先的資管部門在理財業務運作方面已經非常成熟,而理財子公司在發展初期要重新組織架構非常困難,先將母行的理財配套服務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再招兵買馬、完善組織架構,可以讓理財子公司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不過,商業銀行理財產品規模巨大,移行工作也并非易事。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指出,傳統理財產品與理財子公司產品要求存在差異,如理財子公司都要求凈值型產品,而傳統理財產品一般為非凈值型,如何去適配和磨合,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另外,如何對待存量業務,如何對存量業務和新業務進行風險隔離也是需要面對的難題。

業務融合難題待解

雖然理財子公司已成為眾多銀行爭搶的香餑餑,并且開始獨立運營,但畢竟與母行還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如何與母行資管部門并行發展、如何強化與母行的戰略協同等方面仍是值得深思的難題。

劉銀平表示,對于獲批成立理財子公司的銀行來說,都將面臨母行與理財子公司的發展融合問題,不同銀行選擇的融合方式會不一樣:一種是理財子公司只發行新產品,所有存量留在母行消化;一種是部分存量產品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另一種是存量產品全部遷移到理財子公司。一般來說,選擇前兩種方式的可能性更大。

而根據監管要求,理財子公司和母行的業務融合勢在必行,在產品、團隊、系統、客戶方面都有很多工作要做,而這些工作的開展需要多樣化的人才,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也會相應有所變化。

劉銀平直言,在發展初期,理財子公司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利用等方面應該會繼續沿用母行的規定,但未來理財子公司還要不斷招兵買馬、提升投研能力、加強資管業務的外部競爭力,在人員績效考核方面可能會參考其他資管機構的做法!霸谇婪矫,目前理財子公司的產品還只能在母行渠道銷售,但未來可能會拓展到其他銀行以及監管允許的其他金融機構!

不過,也有專家對理財子公司的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并不擔憂。陳嘉寧指出,雖然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的變化,但是理財業務本身在銀行業并不新鮮,銀行在績效考核、人員培訓、渠道建設方面都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現在只是將這些經驗融合到理財子公司。

理財子公司陸續開門迎客,在推出元起購、可投資股市等新型產品吸引客戶眼球的同時,原有母行的存量產品也面臨遷移工作。月日,工商銀行公告表示,將對款由工商銀行發行運作的理財產品分批移行至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工銀理財”)。移行后,產品管理人、相關投資管理及風險控制團隊等將全部交由工銀理財運作管理。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接母行部分存量業務,既是順應監管要求,也有助于新舊銜接、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工行率先“移動”

繼月日工銀理財正式開業運營之后,歷經個多月的準備,工商銀行開始啟動理財產品的遷移工作。

工商銀行近日發布兩則公告,公布部分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該行在月日公告中稱,根據國家金融監管政策的要求,前期由該行發行運作、符合以上監管要求的理財產品及相關配套服務,將統一移行至工銀理財運作管理,理財產品管理人相應變更為工銀理財。同時,相關投資管理、運行支持、風險控制團隊也將移行至工銀理財,產品說明書及理財產品協議書等將一并更新。

據了解,本次共有款理財產品進行管理人變更與移行,其中款個人和款法人理財產品,主要包括“工銀博股通利”私募股權專項類、“鑫得利”固定收益類、全鑫權益鑫尊利系列、“添利寶”凈值型、鑫穩利-聯動系列、“月聚月盈”專項資金理財、如意人生“鑫穩利”以及法人恒睿系列等理財產品。

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將分批進行。上述款面向個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三批進行遷移,移行時間分別為月日、月日和月日;面向法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為兩批進行移行,分別為月日和月日。

此次移行是否會對投資者帶來影響?對此,工商銀行指出,產品管理人的政策性變更與相應產品移行,不會對產品投資運作產生實質性影響。

工商銀行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月末,該行上半年末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達到.萬億元。不過,對于本次理財產品的移行規模、在存量理財產品中的占比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聯系工商銀行,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隨機查詢了部分移行理財產品的登記編碼發現,此次參與移行的產品多為-年發行的,發行機構為工商銀行,但個別產品名稱有“工銀理財”標志。對此,融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表示,工銀理財已經發行了多只理財產品,不過從理財網的登記信息來看,有一部分的發行主體仍然是工商銀行。根據監管規定,這些新產品需要轉移至理財子公司,今后工商銀行的理財業務重心也將轉移至工銀理財。而目前時機已經相對成熟,所以符合監管規定的理財產品進行移行也在情理之中。

與母行隔離風險

今年以來,商業銀行掀起一波理財子公司成立熱潮,目前已有工、農、中、建、交家國有行以及光大銀行的理財子公司開業,郵儲、招商、興業、杭州等多家銀行也獲批籌建。

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也逐漸步入正軌。而在新型產品不斷面世的同時,理財子公司也將承接母行的部分存量業務。根據年月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按照商業自愿原則,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設立理財子公司開展資管業務,將理財業務整合到已開展資管業務的其他附屬機構,子公司展業后,銀行自身不再開展理財業務(繼續處置存量理財產品除外)。

因此,多家已經開業的銀行理財子公司都曾披露過“過渡安排”,例如,交行此前表示,將通過“委托”模式來處理存量的理財業務。交通銀行副行長呂家進表示,在過渡期結束之前,交行將保留資管中心,統籌管理全行理財業務,同時將理財業務日常運營管理職能委托給理財子公司,承擔監督理財子公司盡責履職的職能!斑@樣做的好處,一方面可以滿足監管關于理財子公司與母行風險隔離的要求,另一方面不會因為‘雙線運行’導致人、財、物等資源重復配置!

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擔未來理財產品發行等業務,在運營初始之際完成新舊業務銜接,也是母行完成風險隔離的必經之路。劉銀平認為,銀行原先的資管部門在理財業務運作方面已經非常成熟,而理財子公司在發展初期要重新組織架構非常困難,先將母行的理財配套服務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再招兵買馬、完善組織架構,可以讓理財子公司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不過,商業銀行理財產品規模巨大,移行工作也并非易事。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指出,傳統理財產品與理財子公司產品要求存在差異,如理財子公司都要求凈值型產品,而傳統理財產品一般為非凈值型,如何去適配和磨合,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另外,如何對待存量業務,如何對存量業務和新業務進行風險隔離也是需要面對的難題。

業務融合難題待解

雖然理財子公司已成為眾多銀行爭搶的香餑餑,并且開始獨立運營,但畢竟與母行還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如何與母行資管部門并行發展、如何強化與母行的戰略協同等方面仍是值得深思的難題。

劉銀平表示,對于獲批成立理財子公司的銀行來說,都將面臨母行與理財子公司的發展融合問題,不同銀行選擇的融合方式會不一樣:一種是理財子公司只發行新產品,所有存量留在母行消化;一種是部分存量產品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另一種是存量產品全部遷移到理財子公司。一般來說,選擇前兩種方式的可能性更大。

而根據監管要求,理財子公司和母行的業務融合勢在必行,在產品、團隊、系統、客戶方面都有很多工作要做,而這些工作的開展需要多樣化的人才,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也會相應有所變化。

劉銀平直言,在發展初期,理財子公司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利用等方面應該會繼續沿用母行的規定,但未來理財子公司還要不斷招兵買馬、提升投研能力、加強資管業務的外部競爭力,在人員績效考核方面可能會參考其他資管機構的做法!霸谇婪矫,目前理財子公司的產品還只能在母行渠道銷售,但未來可能會拓展到其他銀行以及監管允許的其他金融機構!

不過,也有專家對理財子公司的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并不擔憂。陳嘉寧指出,雖然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的變化,但是理財業務本身在銀行業并不新鮮,銀行在績效考核、人員培訓、渠道建設方面都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現在只是將這些經驗融合到理財子公司。

理財子公司陸續開門迎客,在推出元起購、可投資股市等新型產品吸引客戶眼球的同時,原有母行的存量產品也面臨遷移工作。月日,工商銀行公告表示,將對款由工商銀行發行運作的理財產品分批移行至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工銀理財”)。移行后,產品管理人、相關投資管理及風險控制團隊等將全部交由工銀理財運作管理。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接母行部分存量業務,既是順應監管要求,也有助于新舊銜接、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工行率先“移動”

繼月日工銀理財正式開業運營之后,歷經個多月的準備,工商銀行開始啟動理財產品的遷移工作。

工商銀行近日發布兩則公告,公布部分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該行在月日公告中稱,根據國家金融監管政策的要求,前期由該行發行運作、符合以上監管要求的理財產品及相關配套服務,將統一移行至工銀理財運作管理,理財產品管理人相應變更為工銀理財。同時,相關投資管理、運行支持、風險控制團隊也將移行至工銀理財,產品說明書及理財產品協議書等將一并更新。

據了解,本次共有款理財產品進行管理人變更與移行,其中款個人和款法人理財產品,主要包括“工銀博股通利”私募股權專項類、“鑫得利”固定收益類、全鑫權益鑫尊利系列、“添利寶”凈值型、鑫穩利-聯動系列、“月聚月盈”專項資金理財、如意人生“鑫穩利”以及法人恒睿系列等理財產品。

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將分批進行。上述款面向個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三批進行遷移,移行時間分別為月日、月日和月日;面向法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為兩批進行移行,分別為月日和月日。

此次移行是否會對投資者帶來影響?對此,工商銀行指出,產品管理人的政策性變更與相應產品移行,不會對產品投資運作產生實質性影響。

工商銀行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月末,該行上半年末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達到.萬億元。不過,對于本次理財產品的移行規模、在存量理財產品中的占比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聯系工商銀行,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隨機查詢了部分移行理財產品的登記編碼發現,此次參與移行的產品多為-年發行的,發行機構為工商銀行,但個別產品名稱有“工銀理財”標志。對此,融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表示,工銀理財已經發行了多只理財產品,不過從理財網的登記信息來看,有一部分的發行主體仍然是工商銀行。根據監管規定,這些新產品需要轉移至理財子公司,今后工商銀行的理財業務重心也將轉移至工銀理財。而目前時機已經相對成熟,所以符合監管規定的理財產品進行移行也在情理之中。

與母行隔離風險

今年以來,商業銀行掀起一波理財子公司成立熱潮,目前已有工、農、中、建、交家國有行以及光大銀行的理財子公司開業,郵儲、招商、興業、杭州等多家銀行也獲批籌建。

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也逐漸步入正軌。而在新型產品不斷面世的同時,理財子公司也將承接母行的部分存量業務。根據年月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按照商業自愿原則,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設立理財子公司開展資管業務,將理財業務整合到已開展資管業務的其他附屬機構,子公司展業后,銀行自身不再開展理財業務(繼續處置存量理財產品除外)。

因此,多家已經開業的銀行理財子公司都曾披露過“過渡安排”,例如,交行此前表示,將通過“委托”模式來處理存量的理財業務。交通銀行副行長呂家進表示,在過渡期結束之前,交行將保留資管中心,統籌管理全行理財業務,同時將理財業務日常運營管理職能委托給理財子公司,承擔監督理財子公司盡責履職的職能!斑@樣做的好處,一方面可以滿足監管關于理財子公司與母行風險隔離的要求,另一方面不會因為‘雙線運行’導致人、財、物等資源重復配置!

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擔未來理財產品發行等業務,在運營初始之際完成新舊業務銜接,也是母行完成風險隔離的必經之路。劉銀平認為,銀行原先的資管部門在理財業務運作方面已經非常成熟,而理財子公司在發展初期要重新組織架構非常困難,先將母行的理財配套服務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再招兵買馬、完善組織架構,可以讓理財子公司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不過,商業銀行理財產品規模巨大,移行工作也并非易事。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指出,傳統理財產品與理財子公司產品要求存在差異,如理財子公司都要求凈值型產品,而傳統理財產品一般為非凈值型,如何去適配和磨合,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另外,如何對待存量業務,如何對存量業務和新業務進行風險隔離也是需要面對的難題。

業務融合難題待解

雖然理財子公司已成為眾多銀行爭搶的香餑餑,并且開始獨立運營,但畢竟與母行還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如何與母行資管部門并行發展、如何強化與母行的戰略協同等方面仍是值得深思的難題。

劉銀平表示,對于獲批成立理財子公司的銀行來說,都將面臨母行與理財子公司的發展融合問題,不同銀行選擇的融合方式會不一樣:一種是理財子公司只發行新產品,所有存量留在母行消化;一種是部分存量產品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另一種是存量產品全部遷移到理財子公司。一般來說,選擇前兩種方式的可能性更大。

而根據監管要求,理財子公司和母行的業務融合勢在必行,在產品、團隊、系統、客戶方面都有很多工作要做,而這些工作的開展需要多樣化的人才,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也會相應有所變化。

劉銀平直言,在發展初期,理財子公司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利用等方面應該會繼續沿用母行的規定,但未來理財子公司還要不斷招兵買馬、提升投研能力、加強資管業務的外部競爭力,在人員績效考核方面可能會參考其他資管機構的做法!霸谇婪矫,目前理財子公司的產品還只能在母行渠道銷售,但未來可能會拓展到其他銀行以及監管允許的其他金融機構!

不過,也有專家對理財子公司的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并不擔憂。陳嘉寧指出,雖然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的變化,但是理財業務本身在銀行業并不新鮮,銀行在績效考核、人員培訓、渠道建設方面都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現在只是將這些經驗融合到理財子公司。

中級經濟師題庫

理財子公司陸續開門迎客,在推出元起購、可投資股市等新型產品吸引客戶眼球的同時,原有母行的存量產品也面臨遷移工作。月日,工商銀行公告表示,將對款由工商銀行發行運作的理財產品分批移行至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工銀理財”)。移行后,產品管理人、相關投資管理及風險控制團隊等將全部交由工銀理財運作管理。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接母行部分存量業務,既是順應監管要求,也有助于新舊銜接、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工行率先“移動”

繼月日工銀理財正式開業運營之后,歷經個多月的準備,工商銀行開始啟動理財產品的遷移工作。

工商銀行近日發布兩則公告,公布部分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該行在月日公告中稱,根據國家金融監管政策的要求,前期由該行發行運作、符合以上監管要求的理財產品及相關配套服務,將統一移行至工銀理財運作管理,理財產品管理人相應變更為工銀理財。同時,相關投資管理、運行支持、風險控制團隊也將移行至工銀理財,產品說明書及理財產品協議書等將一并更新。

據了解,本次共有款理財產品進行管理人變更與移行,其中款個人和款法人理財產品,主要包括“工銀博股通利”私募股權專項類、“鑫得利”固定收益類、全鑫權益鑫尊利系列、“添利寶”凈值型、鑫穩利-聯動系列、“月聚月盈”專項資金理財、如意人生“鑫穩利”以及法人恒睿系列等理財產品。

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將分批進行。上述款面向個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三批進行遷移,移行時間分別為月日、月日和月日;面向法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為兩批進行移行,分別為月日和月日。

此次移行是否會對投資者帶來影響?對此,工商銀行指出,產品管理人的政策性變更與相應產品移行,不會對產品投資運作產生實質性影響。

工商銀行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月末,該行上半年末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達到.萬億元。不過,對于本次理財產品的移行規模、在存量理財產品中的占比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聯系工商銀行,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隨機查詢了部分移行理財產品的登記編碼發現,此次參與移行的產品多為-年發行的,發行機構為工商銀行,但個別產品名稱有“工銀理財”標志。對此,融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表示,工銀理財已經發行了多只理財產品,不過從理財網的登記信息來看,有一部分的發行主體仍然是工商銀行。根據監管規定,這些新產品需要轉移至理財子公司,今后工商銀行的理財業務重心也將轉移至工銀理財。而目前時機已經相對成熟,所以符合監管規定的理財產品進行移行也在情理之中。

與母行隔離風險

今年以來,商業銀行掀起一波理財子公司成立熱潮,目前已有工、農、中、建、交家國有行以及光大銀行的理財子公司開業,郵儲、招商、興業、杭州等多家銀行也獲批籌建。

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也逐漸步入正軌。而在新型產品不斷面世的同時,理財子公司也將承接母行的部分存量業務。根據年月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按照商業自愿原則,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設立理財子公司開展資管業務,將理財業務整合到已開展資管業務的其他附屬機構,子公司展業后,銀行自身不再開展理財業務(繼續處置存量理財產品除外)。

因此,多家已經開業的銀行理財子公司都曾披露過“過渡安排”,例如,交行此前表示,將通過“委托”模式來處理存量的理財業務。交通銀行副行長呂家進表示,在過渡期結束之前,交行將保留資管中心,統籌管理全行理財業務,同時將理財業務日常運營管理職能委托給理財子公司,承擔監督理財子公司盡責履職的職能!斑@樣做的好處,一方面可以滿足監管關于理財子公司與母行風險隔離的要求,另一方面不會因為‘雙線運行’導致人、財、物等資源重復配置!

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擔未來理財產品發行等業務,在運營初始之際完成新舊業務銜接,也是母行完成風險隔離的必經之路。劉銀平認為,銀行原先的資管部門在理財業務運作方面已經非常成熟,而理財子公司在發展初期要重新組織架構非常困難,先將母行的理財配套服務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再招兵買馬、完善組織架構,可以讓理財子公司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不過,商業銀行理財產品規模巨大,移行工作也并非易事。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指出,傳統理財產品與理財子公司產品要求存在差異,如理財子公司都要求凈值型產品,而傳統理財產品一般為非凈值型,如何去適配和磨合,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另外,如何對待存量業務,如何對存量業務和新業務進行風險隔離也是需要面對的難題。

業務融合難題待解

雖然理財子公司已成為眾多銀行爭搶的香餑餑,并且開始獨立運營,但畢竟與母行還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如何與母行資管部門并行發展、如何強化與母行的戰略協同等方面仍是值得深思的難題。

劉銀平表示,對于獲批成立理財子公司的銀行來說,都將面臨母行與理財子公司的發展融合問題,不同銀行選擇的融合方式會不一樣:一種是理財子公司只發行新產品,所有存量留在母行消化;一種是部分存量產品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另一種是存量產品全部遷移到理財子公司。一般來說,選擇前兩種方式的可能性更大。

而根據監管要求,理財子公司和母行的業務融合勢在必行,在產品、團隊、系統、客戶方面都有很多工作要做,而這些工作的開展需要多樣化的人才,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也會相應有所變化。

劉銀平直言,在發展初期,理財子公司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利用等方面應該會繼續沿用母行的規定,但未來理財子公司還要不斷招兵買馬、提升投研能力、加強資管業務的外部競爭力,在人員績效考核方面可能會參考其他資管機構的做法!霸谇婪矫,目前理財子公司的產品還只能在母行渠道銷售,但未來可能會拓展到其他銀行以及監管允許的其他金融機構!

不過,也有專家對理財子公司的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并不擔憂。陳嘉寧指出,雖然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的變化,但是理財業務本身在銀行業并不新鮮,銀行在績效考核、人員培訓、渠道建設方面都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現在只是將這些經驗融合到理財子公司。

中級經濟師題庫

理財子公司陸續開門迎客,在推出元起購、可投資股市等新型產品吸引客戶眼球的同時,原有母行的存量產品也面臨遷移工作。月日,工商銀行公告表示,將對款由工商銀行發行運作的理財產品分批移行至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工銀理財”)。移行后,產品管理人、相關投資管理及風險控制團隊等將全部交由工銀理財運作管理。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接母行部分存量業務,既是順應監管要求,也有助于新舊銜接、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工行率先“移動”

繼月日工銀理財正式開業運營之后,歷經個多月的準備,工商銀行開始啟動理財產品的遷移工作。

工商銀行近日發布兩則公告,公布部分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該行在月日公告中稱,根據國家金融監管政策的要求,前期由該行發行運作、符合以上監管要求的理財產品及相關配套服務,將統一移行至工銀理財運作管理,理財產品管理人相應變更為工銀理財。同時,相關投資管理、運行支持、風險控制團隊也將移行至工銀理財,產品說明書及理財產品協議書等將一并更新。

據了解,本次共有款理財產品進行管理人變更與移行,其中款個人和款法人理財產品,主要包括“工銀博股通利”私募股權專項類、“鑫得利”固定收益類、全鑫權益鑫尊利系列、“添利寶”凈值型、鑫穩利-聯動系列、“月聚月盈”專項資金理財、如意人生“鑫穩利”以及法人恒睿系列等理財產品。

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將分批進行。上述款面向個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三批進行遷移,移行時間分別為月日、月日和月日;面向法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為兩批進行移行,分別為月日和月日。

此次移行是否會對投資者帶來影響?對此,工商銀行指出,產品管理人的政策性變更與相應產品移行,不會對產品投資運作產生實質性影響。

工商銀行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月末,該行上半年末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達到.萬億元。不過,對于本次理財產品的移行規模、在存量理財產品中的占比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聯系工商銀行,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隨機查詢了部分移行理財產品的登記編碼發現,此次參與移行的產品多為-年發行的,發行機構為工商銀行,但個別產品名稱有“工銀理財”標志。對此,融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表示,工銀理財已經發行了多只理財產品,不過從理財網的登記信息來看,有一部分的發行主體仍然是工商銀行。根據監管規定,這些新產品需要轉移至理財子公司,今后工商銀行的理財業務重心也將轉移至工銀理財。而目前時機已經相對成熟,所以符合監管規定的理財產品進行移行也在情理之中。

與母行隔離風險

今年以來,商業銀行掀起一波理財子公司成立熱潮,目前已有工、農、中、建、交家國有行以及光大銀行的理財子公司開業,郵儲、招商、興業、杭州等多家銀行也獲批籌建。

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也逐漸步入正軌。而在新型產品不斷面世的同時,理財子公司也將承接母行的部分存量業務。根據年月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按照商業自愿原則,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設立理財子公司開展資管業務,將理財業務整合到已開展資管業務的其他附屬機構,子公司展業后,銀行自身不再開展理財業務(繼續處置存量理財產品除外)。

因此,多家已經開業的銀行理財子公司都曾披露過“過渡安排”,例如,交行此前表示,將通過“委托”模式來處理存量的理財業務。交通銀行副行長呂家進表示,在過渡期結束之前,交行將保留資管中心,統籌管理全行理財業務,同時將理財業務日常運營管理職能委托給理財子公司,承擔監督理財子公司盡責履職的職能!斑@樣做的好處,一方面可以滿足監管關于理財子公司與母行風險隔離的要求,另一方面不會因為‘雙線運行’導致人、財、物等資源重復配置!

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擔未來理財產品發行等業務,在運營初始之際完成新舊業務銜接,也是母行完成風險隔離的必經之路。劉銀平認為,銀行原先的資管部門在理財業務運作方面已經非常成熟,而理財子公司在發展初期要重新組織架構非常困難,先將母行的理財配套服務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再招兵買馬、完善組織架構,可以讓理財子公司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不過,商業銀行理財產品規模巨大,移行工作也并非易事。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指出,傳統理財產品與理財子公司產品要求存在差異,如理財子公司都要求凈值型產品,而傳統理財產品一般為非凈值型,如何去適配和磨合,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另外,如何對待存量業務,如何對存量業務和新業務進行風險隔離也是需要面對的難題。

業務融合難題待解

雖然理財子公司已成為眾多銀行爭搶的香餑餑,并且開始獨立運營,但畢竟與母行還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如何與母行資管部門并行發展、如何強化與母行的戰略協同等方面仍是值得深思的難題。

劉銀平表示,對于獲批成立理財子公司的銀行來說,都將面臨母行與理財子公司的發展融合問題,不同銀行選擇的融合方式會不一樣:一種是理財子公司只發行新產品,所有存量留在母行消化;一種是部分存量產品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另一種是存量產品全部遷移到理財子公司。一般來說,選擇前兩種方式的可能性更大。

而根據監管要求,理財子公司和母行的業務融合勢在必行,在產品、團隊、系統、客戶方面都有很多工作要做,而這些工作的開展需要多樣化的人才,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也會相應有所變化。

劉銀平直言,在發展初期,理財子公司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利用等方面應該會繼續沿用母行的規定,但未來理財子公司還要不斷招兵買馬、提升投研能力、加強資管業務的外部競爭力,在人員績效考核方面可能會參考其他資管機構的做法!霸谇婪矫,目前理財子公司的產品還只能在母行渠道銷售,但未來可能會拓展到其他銀行以及監管允許的其他金融機構!

不過,也有專家對理財子公司的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并不擔憂。陳嘉寧指出,雖然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的變化,但是理財業務本身在銀行業并不新鮮,銀行在績效考核、人員培訓、渠道建設方面都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現在只是將這些經驗融合到理財子公司。

理財子公司陸續開門迎客,在推出元起購、可投資股市等新型產品吸引客戶眼球的同時,原有母行的存量產品也面臨遷移工作。月日,工商銀行公告表示,將對款由工商銀行發行運作的理財產品分批移行至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工銀理財”)。移行后,產品管理人、相關投資管理及風險控制團隊等將全部交由工銀理財運作管理。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接母行部分存量業務,既是順應監管要求,也有助于新舊銜接、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工行率先“移動”

繼月日工銀理財正式開業運營之后,歷經個多月的準備,工商銀行開始啟動理財產品的遷移工作。

工商銀行近日發布兩則公告,公布部分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該行在月日公告中稱,根據國家金融監管政策的要求,前期由該行發行運作、符合以上監管要求的理財產品及相關配套服務,將統一移行至工銀理財運作管理,理財產品管理人相應變更為工銀理財。同時,相關投資管理、運行支持、風險控制團隊也將移行至工銀理財,產品說明書及理財產品協議書等將一并更新。

據了解,本次共有款理財產品進行管理人變更與移行,其中款個人和款法人理財產品,主要包括“工銀博股通利”私募股權專項類、“鑫得利”固定收益類、全鑫權益鑫尊利系列、“添利寶”凈值型、鑫穩利-聯動系列、“月聚月盈”專項資金理財、如意人生“鑫穩利”以及法人恒睿系列等理財產品。

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將分批進行。上述款面向個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三批進行遷移,移行時間分別為月日、月日和月日;面向法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為兩批進行移行,分別為月日和月日。

此次移行是否會對投資者帶來影響?對此,工商銀行指出,產品管理人的政策性變更與相應產品移行,不會對產品投資運作產生實質性影響。

工商銀行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月末,該行上半年末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達到.萬億元。不過,對于本次理財產品的移行規模、在存量理財產品中的占比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聯系工商銀行,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隨機查詢了部分移行理財產品的登記編碼發現,此次參與移行的產品多為-年發行的,發行機構為工商銀行,但個別產品名稱有“工銀理財”標志。對此,融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表示,工銀理財已經發行了多只理財產品,不過從理財網的登記信息來看,有一部分的發行主體仍然是工商銀行。根據監管規定,這些新產品需要轉移至理財子公司,今后工商銀行的理財業務重心也將轉移至工銀理財。而目前時機已經相對成熟,所以符合監管規定的理財產品進行移行也在情理之中。

與母行隔離風險

今年以來,商業銀行掀起一波理財子公司成立熱潮,目前已有工、農、中、建、交家國有行以及光大銀行的理財子公司開業,郵儲、招商、興業、杭州等多家銀行也獲批籌建。

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也逐漸步入正軌。而在新型產品不斷面世的同時,理財子公司也將承接母行的部分存量業務。根據年月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按照商業自愿原則,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設立理財子公司開展資管業務,將理財業務整合到已開展資管業務的其他附屬機構,子公司展業后,銀行自身不再開展理財業務(繼續處置存量理財產品除外)。

因此,多家已經開業的銀行理財子公司都曾披露過“過渡安排”,例如,交行此前表示,將通過“委托”模式來處理存量的理財業務。交通銀行副行長呂家進表示,在過渡期結束之前,交行將保留資管中心,統籌管理全行理財業務,同時將理財業務日常運營管理職能委托給理財子公司,承擔監督理財子公司盡責履職的職能!斑@樣做的好處,一方面可以滿足監管關于理財子公司與母行風險隔離的要求,另一方面不會因為‘雙線運行’導致人、財、物等資源重復配置!

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擔未來理財產品發行等業務,在運營初始之際完成新舊業務銜接,也是母行完成風險隔離的必經之路。劉銀平認為,銀行原先的資管部門在理財業務運作方面已經非常成熟,而理財子公司在發展初期要重新組織架構非常困難,先將母行的理財配套服務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再招兵買馬、完善組織架構,可以讓理財子公司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不過,商業銀行理財產品規模巨大,移行工作也并非易事。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指出,傳統理財產品與理財子公司產品要求存在差異,如理財子公司都要求凈值型產品,而傳統理財產品一般為非凈值型,如何去適配和磨合,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另外,如何對待存量業務,如何對存量業務和新業務進行風險隔離也是需要面對的難題。

業務融合難題待解

雖然理財子公司已成為眾多銀行爭搶的香餑餑,并且開始獨立運營,但畢竟與母行還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如何與母行資管部門并行發展、如何強化與母行的戰略協同等方面仍是值得深思的難題。

劉銀平表示,對于獲批成立理財子公司的銀行來說,都將面臨母行與理財子公司的發展融合問題,不同銀行選擇的融合方式會不一樣:一種是理財子公司只發行新產品,所有存量留在母行消化;一種是部分存量產品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另一種是存量產品全部遷移到理財子公司。一般來說,選擇前兩種方式的可能性更大。

而根據監管要求,理財子公司和母行的業務融合勢在必行,在產品、團隊、系統、客戶方面都有很多工作要做,而這些工作的開展需要多樣化的人才,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也會相應有所變化。

劉銀平直言,在發展初期,理財子公司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利用等方面應該會繼續沿用母行的規定,但未來理財子公司還要不斷招兵買馬、提升投研能力、加強資管業務的外部競爭力,在人員績效考核方面可能會參考其他資管機構的做法!霸谇婪矫,目前理財子公司的產品還只能在母行渠道銷售,但未來可能會拓展到其他銀行以及監管允許的其他金融機構!

不過,也有專家對理財子公司的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并不擔憂。陳嘉寧指出,雖然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的變化,但是理財業務本身在銀行業并不新鮮,銀行在績效考核、人員培訓、渠道建設方面都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現在只是將這些經驗融合到理財子公司。

理財子公司陸續開門迎客,在推出元起購、可投資股市等新型產品吸引客戶眼球的同時,原有母行的存量產品也面臨遷移工作。月日,工商銀行公告表示,將對款由工商銀行發行運作的理財產品分批移行至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工銀理財”)。移行后,產品管理人、相關投資管理及風險控制團隊等將全部交由工銀理財運作管理。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接母行部分存量業務,既是順應監管要求,也有助于新舊銜接、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工行率先“移動”

繼月日工銀理財正式開業運營之后,歷經個多月的準備,工商銀行開始啟動理財產品的遷移工作。

工商銀行近日發布兩則公告,公布部分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該行在月日公告中稱,根據國家金融監管政策的要求,前期由該行發行運作、符合以上監管要求的理財產品及相關配套服務,將統一移行至工銀理財運作管理,理財產品管理人相應變更為工銀理財。同時,相關投資管理、運行支持、風險控制團隊也將移行至工銀理財,產品說明書及理財產品協議書等將一并更新。

據了解,本次共有款理財產品進行管理人變更與移行,其中款個人和款法人理財產品,主要包括“工銀博股通利”私募股權專項類、“鑫得利”固定收益類、全鑫權益鑫尊利系列、“添利寶”凈值型、鑫穩利-聯動系列、“月聚月盈”專項資金理財、如意人生“鑫穩利”以及法人恒睿系列等理財產品。

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將分批進行。上述款面向個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三批進行遷移,移行時間分別為月日、月日和月日;面向法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為兩批進行移行,分別為月日和月日。

此次移行是否會對投資者帶來影響?對此,工商銀行指出,產品管理人的政策性變更與相應產品移行,不會對產品投資運作產生實質性影響。

工商銀行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月末,該行上半年末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達到.萬億元。不過,對于本次理財產品的移行規模、在存量理財產品中的占比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聯系工商銀行,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隨機查詢了部分移行理財產品的登記編碼發現,此次參與移行的產品多為-年發行的,發行機構為工商銀行,但個別產品名稱有“工銀理財”標志。對此,融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表示,工銀理財已經發行了多只理財產品,不過從理財網的登記信息來看,有一部分的發行主體仍然是工商銀行。根據監管規定,這些新產品需要轉移至理財子公司,今后工商銀行的理財業務重心也將轉移至工銀理財。而目前時機已經相對成熟,所以符合監管規定的理財產品進行移行也在情理之中。

與母行隔離風險

今年以來,商業銀行掀起一波理財子公司成立熱潮,目前已有工、農、中、建、交家國有行以及光大銀行的理財子公司開業,郵儲、招商、興業、杭州等多家銀行也獲批籌建。

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也逐漸步入正軌。而在新型產品不斷面世的同時,理財子公司也將承接母行的部分存量業務。根據年月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按照商業自愿原則,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設立理財子公司開展資管業務,將理財業務整合到已開展資管業務的其他附屬機構,子公司展業后,銀行自身不再開展理財業務(繼續處置存量理財產品除外)。

因此,多家已經開業的銀行理財子公司都曾披露過“過渡安排”,例如,交行此前表示,將通過“委托”模式來處理存量的理財業務。交通銀行副行長呂家進表示,在過渡期結束之前,交行將保留資管中心,統籌管理全行理財業務,同時將理財業務日常運營管理職能委托給理財子公司,承擔監督理財子公司盡責履職的職能!斑@樣做的好處,一方面可以滿足監管關于理財子公司與母行風險隔離的要求,另一方面不會因為‘雙線運行’導致人、財、物等資源重復配置!

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擔未來理財產品發行等業務,在運營初始之際完成新舊業務銜接,也是母行完成風險隔離的必經之路。劉銀平認為,銀行原先的資管部門在理財業務運作方面已經非常成熟,而理財子公司在發展初期要重新組織架構非常困難,先將母行的理財配套服務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再招兵買馬、完善組織架構,可以讓理財子公司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不過,商業銀行理財產品規模巨大,移行工作也并非易事。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指出,傳統理財產品與理財子公司產品要求存在差異,如理財子公司都要求凈值型產品,而傳統理財產品一般為非凈值型,如何去適配和磨合,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另外,如何對待存量業務,如何對存量業務和新業務進行風險隔離也是需要面對的難題。

業務融合難題待解

雖然理財子公司已成為眾多銀行爭搶的香餑餑,并且開始獨立運營,但畢竟與母行還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如何與母行資管部門并行發展、如何強化與母行的戰略協同等方面仍是值得深思的難題。

劉銀平表示,對于獲批成立理財子公司的銀行來說,都將面臨母行與理財子公司的發展融合問題,不同銀行選擇的融合方式會不一樣:一種是理財子公司只發行新產品,所有存量留在母行消化;一種是部分存量產品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另一種是存量產品全部遷移到理財子公司。一般來說,選擇前兩種方式的可能性更大。

而根據監管要求,理財子公司和母行的業務融合勢在必行,在產品、團隊、系統、客戶方面都有很多工作要做,而這些工作的開展需要多樣化的人才,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也會相應有所變化。

劉銀平直言,在發展初期,理財子公司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利用等方面應該會繼續沿用母行的規定,但未來理財子公司還要不斷招兵買馬、提升投研能力、加強資管業務的外部競爭力,在人員績效考核方面可能會參考其他資管機構的做法!霸谇婪矫,目前理財子公司的產品還只能在母行渠道銷售,但未來可能會拓展到其他銀行以及監管允許的其他金融機構!

不過,也有專家對理財子公司的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并不擔憂。陳嘉寧指出,雖然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的變化,但是理財業務本身在銀行業并不新鮮,銀行在績效考核、人員培訓、渠道建設方面都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現在只是將這些經驗融合到理財子公司。

理財子公司陸續開門迎客,在推出元起購、可投資股市等新型產品吸引客戶眼球的同時,原有母行的存量產品也面臨遷移工作。月日,工商銀行公告表示,將對款由工商銀行發行運作的理財產品分批移行至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工銀理財”)。移行后,產品管理人、相關投資管理及風險控制團隊等將全部交由工銀理財運作管理。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接母行部分存量業務,既是順應監管要求,也有助于新舊銜接、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工行率先“移動”

繼月日工銀理財正式開業運營之后,歷經個多月的準備,工商銀行開始啟動理財產品的遷移工作。

工商銀行近日發布兩則公告,公布部分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該行在月日公告中稱,根據國家金融監管政策的要求,前期由該行發行運作、符合以上監管要求的理財產品及相關配套服務,將統一移行至工銀理財運作管理,理財產品管理人相應變更為工銀理財。同時,相關投資管理、運行支持、風險控制團隊也將移行至工銀理財,產品說明書及理財產品協議書等將一并更新。

據了解,本次共有款理財產品進行管理人變更與移行,其中款個人和款法人理財產品,主要包括“工銀博股通利”私募股權專項類、“鑫得利”固定收益類、全鑫權益鑫尊利系列、“添利寶”凈值型、鑫穩利-聯動系列、“月聚月盈”專項資金理財、如意人生“鑫穩利”以及法人恒睿系列等理財產品。

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將分批進行。上述款面向個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三批進行遷移,移行時間分別為月日、月日和月日;面向法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為兩批進行移行,分別為月日和月日。

此次移行是否會對投資者帶來影響?對此,工商銀行指出,產品管理人的政策性變更與相應產品移行,不會對產品投資運作產生實質性影響。

工商銀行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月末,該行上半年末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達到.萬億元。不過,對于本次理財產品的移行規模、在存量理財產品中的占比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聯系工商銀行,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隨機查詢了部分移行理財產品的登記編碼發現,此次參與移行的產品多為-年發行的,發行機構為工商銀行,但個別產品名稱有“工銀理財”標志。對此,融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表示,工銀理財已經發行了多只理財產品,不過從理財網的登記信息來看,有一部分的發行主體仍然是工商銀行。根據監管規定,這些新產品需要轉移至理財子公司,今后工商銀行的理財業務重心也將轉移至工銀理財。而目前時機已經相對成熟,所以符合監管規定的理財產品進行移行也在情理之中。

與母行隔離風險

今年以來,商業銀行掀起一波理財子公司成立熱潮,目前已有工、農、中、建、交家國有行以及光大銀行的理財子公司開業,郵儲、招商、興業、杭州等多家銀行也獲批籌建。

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也逐漸步入正軌。而在新型產品不斷面世的同時,理財子公司也將承接母行的部分存量業務。根據年月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按照商業自愿原則,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設立理財子公司開展資管業務,將理財業務整合到已開展資管業務的其他附屬機構,子公司展業后,銀行自身不再開展理財業務(繼續處置存量理財產品除外)。

因此,多家已經開業的銀行理財子公司都曾披露過“過渡安排”,例如,交行此前表示,將通過“委托”模式來處理存量的理財業務。交通銀行副行長呂家進表示,在過渡期結束之前,交行將保留資管中心,統籌管理全行理財業務,同時將理財業務日常運營管理職能委托給理財子公司,承擔監督理財子公司盡責履職的職能!斑@樣做的好處,一方面可以滿足監管關于理財子公司與母行風險隔離的要求,另一方面不會因為‘雙線運行’導致人、財、物等資源重復配置!

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擔未來理財產品發行等業務,在運營初始之際完成新舊業務銜接,也是母行完成風險隔離的必經之路。劉銀平認為,銀行原先的資管部門在理財業務運作方面已經非常成熟,而理財子公司在發展初期要重新組織架構非常困難,先將母行的理財配套服務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再招兵買馬、完善組織架構,可以讓理財子公司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不過,商業銀行理財產品規模巨大,移行工作也并非易事。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指出,傳統理財產品與理財子公司產品要求存在差異,如理財子公司都要求凈值型產品,而傳統理財產品一般為非凈值型,如何去適配和磨合,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另外,如何對待存量業務,如何對存量業務和新業務進行風險隔離也是需要面對的難題。

業務融合難題待解

雖然理財子公司已成為眾多銀行爭搶的香餑餑,并且開始獨立運營,但畢竟與母行還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如何與母行資管部門并行發展、如何強化與母行的戰略協同等方面仍是值得深思的難題。

劉銀平表示,對于獲批成立理財子公司的銀行來說,都將面臨母行與理財子公司的發展融合問題,不同銀行選擇的融合方式會不一樣:一種是理財子公司只發行新產品,所有存量留在母行消化;一種是部分存量產品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另一種是存量產品全部遷移到理財子公司。一般來說,選擇前兩種方式的可能性更大。

而根據監管要求,理財子公司和母行的業務融合勢在必行,在產品、團隊、系統、客戶方面都有很多工作要做,而這些工作的開展需要多樣化的人才,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也會相應有所變化。

劉銀平直言,在發展初期,理財子公司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利用等方面應該會繼續沿用母行的規定,但未來理財子公司還要不斷招兵買馬、提升投研能力、加強資管業務的外部競爭力,在人員績效考核方面可能會參考其他資管機構的做法!霸谇婪矫,目前理財子公司的產品還只能在母行渠道銷售,但未來可能會拓展到其他銀行以及監管允許的其他金融機構!

不過,也有專家對理財子公司的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并不擔憂。陳嘉寧指出,雖然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的變化,但是理財業務本身在銀行業并不新鮮,銀行在績效考核、人員培訓、渠道建設方面都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現在只是將這些經驗融合到理財子公司。

理財子公司陸續開門迎客,在推出元起購、可投資股市等新型產品吸引客戶眼球的同時,原有母行的存量產品也面臨遷移工作。月日,工商銀行公告表示,將對款由工商銀行發行運作的理財產品分批移行至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工銀理財”)。移行后,產品管理人、相關投資管理及風險控制團隊等將全部交由工銀理財運作管理。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接母行部分存量業務,既是順應監管要求,也有助于新舊銜接、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工行率先“移動”

繼月日工銀理財正式開業運營之后,歷經個多月的準備,工商銀行開始啟動理財產品的遷移工作。

工商銀行近日發布兩則公告,公布部分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該行在月日公告中稱,根據國家金融監管政策的要求,前期由該行發行運作、符合以上監管要求的理財產品及相關配套服務,將統一移行至工銀理財運作管理,理財產品管理人相應變更為工銀理財。同時,相關投資管理、運行支持、風險控制團隊也將移行至工銀理財,產品說明書及理財產品協議書等將一并更新。

據了解,本次共有款理財產品進行管理人變更與移行,其中款個人和款法人理財產品,主要包括“工銀博股通利”私募股權專項類、“鑫得利”固定收益類、全鑫權益鑫尊利系列、“添利寶”凈值型、鑫穩利-聯動系列、“月聚月盈”專項資金理財、如意人生“鑫穩利”以及法人恒睿系列等理財產品。

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將分批進行。上述款面向個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三批進行遷移,移行時間分別為月日、月日和月日;面向法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為兩批進行移行,分別為月日和月日。

此次移行是否會對投資者帶來影響?對此,工商銀行指出,產品管理人的政策性變更與相應產品移行,不會對產品投資運作產生實質性影響。

工商銀行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月末,該行上半年末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達到.萬億元。不過,對于本次理財產品的移行規模、在存量理財產品中的占比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聯系工商銀行,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隨機查詢了部分移行理財產品的登記編碼發現,此次參與移行的產品多為-年發行的,發行機構為工商銀行,但個別產品名稱有“工銀理財”標志。對此,融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表示,工銀理財已經發行了多只理財產品,不過從理財網的登記信息來看,有一部分的發行主體仍然是工商銀行。根據監管規定,這些新產品需要轉移至理財子公司,今后工商銀行的理財業務重心也將轉移至工銀理財。而目前時機已經相對成熟,所以符合監管規定的理財產品進行移行也在情理之中。

與母行隔離風險

今年以來,商業銀行掀起一波理財子公司成立熱潮,目前已有工、農、中、建、交家國有行以及光大銀行的理財子公司開業,郵儲、招商、興業、杭州等多家銀行也獲批籌建。

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也逐漸步入正軌。而在新型產品不斷面世的同時,理財子公司也將承接母行的部分存量業務。根據年月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按照商業自愿原則,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設立理財子公司開展資管業務,將理財業務整合到已開展資管業務的其他附屬機構,子公司展業后,銀行自身不再開展理財業務(繼續處置存量理財產品除外)。

因此,多家已經開業的銀行理財子公司都曾披露過“過渡安排”,例如,交行此前表示,將通過“委托”模式來處理存量的理財業務。交通銀行副行長呂家進表示,在過渡期結束之前,交行將保留資管中心,統籌管理全行理財業務,同時將理財業務日常運營管理職能委托給理財子公司,承擔監督理財子公司盡責履職的職能!斑@樣做的好處,一方面可以滿足監管關于理財子公司與母行風險隔離的要求,另一方面不會因為‘雙線運行’導致人、財、物等資源重復配置!

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擔未來理財產品發行等業務,在運營初始之際完成新舊業務銜接,也是母行完成風險隔離的必經之路。劉銀平認為,銀行原先的資管部門在理財業務運作方面已經非常成熟,而理財子公司在發展初期要重新組織架構非常困難,先將母行的理財配套服務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再招兵買馬、完善組織架構,可以讓理財子公司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不過,商業銀行理財產品規模巨大,移行工作也并非易事。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指出,傳統理財產品與理財子公司產品要求存在差異,如理財子公司都要求凈值型產品,而傳統理財產品一般為非凈值型,如何去適配和磨合,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另外,如何對待存量業務,如何對存量業務和新業務進行風險隔離也是需要面對的難題。

業務融合難題待解

雖然理財子公司已成為眾多銀行爭搶的香餑餑,并且開始獨立運營,但畢竟與母行還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如何與母行資管部門并行發展、如何強化與母行的戰略協同等方面仍是值得深思的難題。

劉銀平表示,對于獲批成立理財子公司的銀行來說,都將面臨母行與理財子公司的發展融合問題,不同銀行選擇的融合方式會不一樣:一種是理財子公司只發行新產品,所有存量留在母行消化;一種是部分存量產品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另一種是存量產品全部遷移到理財子公司。一般來說,選擇前兩種方式的可能性更大。

而根據監管要求,理財子公司和母行的業務融合勢在必行,在產品、團隊、系統、客戶方面都有很多工作要做,而這些工作的開展需要多樣化的人才,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也會相應有所變化。

劉銀平直言,在發展初期,理財子公司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利用等方面應該會繼續沿用母行的規定,但未來理財子公司還要不斷招兵買馬、提升投研能力、加強資管業務的外部競爭力,在人員績效考核方面可能會參考其他資管機構的做法!霸谇婪矫,目前理財子公司的產品還只能在母行渠道銷售,但未來可能會拓展到其他銀行以及監管允許的其他金融機構!

不過,也有專家對理財子公司的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并不擔憂。陳嘉寧指出,雖然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的變化,但是理財業務本身在銀行業并不新鮮,銀行在績效考核、人員培訓、渠道建設方面都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現在只是將這些經驗融合到理財子公司。

理財子公司陸續開門迎客,在推出元起購、可投資股市等新型產品吸引客戶眼球的同時,原有母行的存量產品也面臨遷移工作。月日,工商銀行公告表示,將對款由工商銀行發行運作的理財產品分批移行至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工銀理財”)。移行后,產品管理人、相關投資管理及風險控制團隊等將全部交由工銀理財運作管理。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接母行部分存量業務,既是順應監管要求,也有助于新舊銜接、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工行率先“移動”

繼月日工銀理財正式開業運營之后,歷經個多月的準備,工商銀行開始啟動理財產品的遷移工作。

工商銀行近日發布兩則公告,公布部分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該行在月日公告中稱,根據國家金融監管政策的要求,前期由該行發行運作、符合以上監管要求的理財產品及相關配套服務,將統一移行至工銀理財運作管理,理財產品管理人相應變更為工銀理財。同時,相關投資管理、運行支持、風險控制團隊也將移行至工銀理財,產品說明書及理財產品協議書等將一并更新。

據了解,本次共有款理財產品進行管理人變更與移行,其中款個人和款法人理財產品,主要包括“工銀博股通利”私募股權專項類、“鑫得利”固定收益類、全鑫權益鑫尊利系列、“添利寶”凈值型、鑫穩利-聯動系列、“月聚月盈”專項資金理財、如意人生“鑫穩利”以及法人恒睿系列等理財產品。

理財產品的移行工作將分批進行。上述款面向個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三批進行遷移,移行時間分別為月日、月日和月日;面向法人銷售的理財產品分為兩批進行移行,分別為月日和月日。

此次移行是否會對投資者帶來影響?對此,工商銀行指出,產品管理人的政策性變更與相應產品移行,不會對產品投資運作產生實質性影響。

工商銀行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月末,該行上半年末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達到.萬億元。不過,對于本次理財產品的移行規模、在存量理財產品中的占比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聯系工商銀行,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隨機查詢了部分移行理財產品的登記編碼發現,此次參與移行的產品多為-年發行的,發行機構為工商銀行,但個別產品名稱有“工銀理財”標志。對此,融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表示,工銀理財已經發行了多只理財產品,不過從理財網的登記信息來看,有一部分的發行主體仍然是工商銀行。根據監管規定,這些新產品需要轉移至理財子公司,今后工商銀行的理財業務重心也將轉移至工銀理財。而目前時機已經相對成熟,所以符合監管規定的理財產品進行移行也在情理之中。

與母行隔離風險

今年以來,商業銀行掀起一波理財子公司成立熱潮,目前已有工、農、中、建、交家國有行以及光大銀行的理財子公司開業,郵儲、招商、興業、杭州等多家銀行也獲批籌建。

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也逐漸步入正軌。而在新型產品不斷面世的同時,理財子公司也將承接母行的部分存量業務。根據年月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按照商業自愿原則,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設立理財子公司開展資管業務,將理財業務整合到已開展資管業務的其他附屬機構,子公司展業后,銀行自身不再開展理財業務(繼續處置存量理財產品除外)。

因此,多家已經開業的銀行理財子公司都曾披露過“過渡安排”,例如,交行此前表示,將通過“委托”模式來處理存量的理財業務。交通銀行副行長呂家進表示,在過渡期結束之前,交行將保留資管中心,統籌管理全行理財業務,同時將理財業務日常運營管理職能委托給理財子公司,承擔監督理財子公司盡責履職的職能!斑@樣做的好處,一方面可以滿足監管關于理財子公司與母行風險隔離的要求,另一方面不會因為‘雙線運行’導致人、財、物等資源重復配置!

在分析人士看來,理財子公司承擔未來理財產品發行等業務,在運營初始之際完成新舊業務銜接,也是母行完成風險隔離的必經之路。劉銀平認為,銀行原先的資管部門在理財業務運作方面已經非常成熟,而理財子公司在發展初期要重新組織架構非常困難,先將母行的理財配套服務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再招兵買馬、完善組織架構,可以讓理財子公司順利度過起步階段。

不過,商業銀行理財產品規模巨大,移行工作也并非易事。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指出,傳統理財產品與理財子公司產品要求存在差異,如理財子公司都要求凈值型產品,而傳統理財產品一般為非凈值型,如何去適配和磨合,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另外,如何對待存量業務,如何對存量業務和新業務進行風險隔離也是需要面對的難題。

業務融合難題待解

雖然理財子公司已成為眾多銀行爭搶的香餑餑,并且開始獨立運營,但畢竟與母行還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如何與母行資管部門并行發展、如何強化與母行的戰略協同等方面仍是值得深思的難題。

劉銀平表示,對于獲批成立理財子公司的銀行來說,都將面臨母行與理財子公司的發展融合問題,不同銀行選擇的融合方式會不一樣:一種是理財子公司只發行新產品,所有存量留在母行消化;一種是部分存量產品遷移至理財子公司;另一種是存量產品全部遷移到理財子公司。一般來說,選擇前兩種方式的可能性更大。

而根據監管要求,理財子公司和母行的業務融合勢在必行,在產品、團隊、系統、客戶方面都有很多工作要做,而這些工作的開展需要多樣化的人才,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也會相應有所變化。

劉銀平直言,在發展初期,理財子公司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利用等方面應該會繼續沿用母行的規定,但未來理財子公司還要不斷招兵買馬、提升投研能力、加強資管業務的外部競爭力,在人員績效考核方面可能會參考其他資管機構的做法!霸谇婪矫,目前理財子公司的產品還只能在母行渠道銷售,但未來可能會拓展到其他銀行以及監管允許的其他金融機構!

不過,也有專家對理財子公司的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并不擔憂。陳嘉寧指出,雖然在人員績效考核、渠道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的變化,但是理財業務本身在銀行業并不新鮮,銀行在績效考核、人員培訓、渠道建設方面都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現在只是將這些經驗融合到理財子公司。

中級經濟師題庫




(成都養生網)

附件:

中醫養生


© <養生網_主關鍵詞>成都養生網 聯系我們

請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則后果自負,一切與程序作者無關!

成都養生網 哈灵江苏麻将作弊器 白城棋牌麻将下载 手机填大坑单机版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融券是怎么 手赚联盟 吉林吉祥麻将 天津11选5投注 二肖中马 东北填大坑群 澳洲快乐8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