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郵箱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養生網_主關鍵詞>

文章來源:SEO    發布時間:<養生網_發布時間>  【字號:      】

外匯歐元走勢圖會計初級-天津會計網-中級財務會計報表學習網站山西新聞網具有新聞采寫社會化媒體資訊和產品為一體的互聯網媒體平臺記錄社會、傳播信息每天24小時面向廣大網民和網絡媒體,快速、準確地提供文字、圖片、視頻等多樣化的資訊服務力求及時、客觀、權威、獨立地報道新聞,致力于應用前沿。

曾經轟動資本市場的資本派系達州幫沉寂三年后,其核心人物之一李勤正面臨著危機。

月日晚,成都路橋(.SZ)發布股權變動公告,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減持了%股權,持股比降至.%。

年至年,李勤耗資約.億元圍獵成都路橋,成為其第一大股東。事與愿違的是,李勤入主成都路橋計劃失敗,同為四川商人的劉峙宏成為公司實控人。

從年開始,李勤開始從成都路橋撤退,多次協議轉讓告敗,無奈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截至目前,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已累計減持%股權。

據長江商報記者計算,李勤減持套現的資金約為.億元。以目前股價計算,所持成都路橋股權市值約為.億元。這意味著,歷經成都路橋一役,算上資金成本,李勤已經虧損超過億元。

入主成都路橋失敗,李勤轉戰綿石投資,成功借殼,更名為中迪投資(.SZ),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

然而,從去年開始,中迪投資接連虧損。李勤當初攜.億元入主,如今僅剩.億元。

搏殺兩家公司合計巨虧.億元,李勤的危機不僅在于巨虧。目前,李勤通過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投)所持中迪投資股權全部處于質押狀態,爆倉風險如影隨形。

圍獵成都路橋浮虧億

曾經雄心勃勃要將成都路橋斬落馬下的李勤,如今黯然神傷。入主失敗,反而巨虧約億元。

在舉牌成都路橋之前,李勤并不為資本市場所知。

公開資料顯示,年出生的李勤是新晉崛起的四川富豪。年,其從四川萬縣商業?茖W校畢業,從做零工、拜師傅、學手藝開始,逐漸賺得人生第一桶金。

年,中迪禾邦創立,這是一家資產超兩億元的四川達州地產企業。兩年后,中迪禾邦豪擲.億元,摘得重慶市九龍坡區一地塊,震驚重慶樓市。

年月初,成都路橋的一紙公告引發市場對李勤這名資本新貴的關注。公告顯示,截至年月日,李勤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成都路橋股份達到%,構成舉牌。

當時,成都路橋深陷風波中,時任實控人、董事長鄭渝力因涉嫌行賄被檢察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顯然,李勤不滿足于單一舉牌,而是圖謀成都路橋控股權。

年月,李勤曾試圖過問成都路橋人事大權,與時任管理層交鋒,一度訴諸法律,最終仍無功而返。

期間,李勤通過二級市場瘋狂增持成都路橋股份,接連舉牌。年月日,李勤的持股比為.%,當年月日達到.%,月日達.%,成為成都路橋第一大股東。

短短兩個月,耗資約.億元完成四次舉牌,李勤如此密集舉牌也不可避免地觸及違反信息披露相關規定。

不過,李勤的激進手法引發廣泛質疑,還是資金來源的合理性。

年月,成都路橋發布修訂后的詳細權益變動報告書,李勤在其中披露了資金來源,包括向中迪禾邦借款、股權轉讓款、項目銷售款和其他投資項目收益等渠道。

正是這份權益變動報告書,將李勤背后的人脈公之于眾。劉江東、宋德安、唐銘陽等多名達州幫核心人物與李勤有交集,李勤也是達州幫核心人物。

李勤入主成都路橋爭議不斷之際,成都路橋迎來新的攪局者——劉峙宏。劉峙宏通過宏義嘉華舉牌成都路橋,加上原實控人鄭渝力、股東道誠力等向宏義嘉華轉入股權,最終,劉峙宏成為成都路橋實控人,李勤長達四年的愿望落空。

從年初開始,李勤籌劃向劉峙宏轉讓股權退出,最終,因二級市場股價下跌,三易轉入協議仍未果。百般無奈之際,李勤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套現。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從年月至月,李勤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占總股本的%,套現約.億元。去年月日至今年月日,其又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約占總股本的%。這一次,套現約.億元。

兩次減持合計達%股權,套現約.億元。以成都路橋月日收盤價.元/股計算,李勤手中所持股份市值約為.億元。二者合計為.億元,相較于.億元的四次舉牌成本,已經虧損.億元,考慮到年資金成本,虧損已超過億元。

借殼中迪投資巨虧.億

相較敗退成都路橋,在中迪投資(原綿石投資)身上,李勤輕而易舉獲得了控股權,只是,如今也深陷巨虧之中。

年月日,入主成都路橋遇挫后,李勤將目光轉向了綿石投資。這一天,綿石投資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中北能公司、實際控制人鄭寬等六方,與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和《表決權委托協議》,上述六方將合計.萬股綿石投資股份(占當時總股本的.%),以及.萬股綿石投資股份所對應的表決權轉讓、委托給中迪產融投。

本次股權轉讓價格為元/股,以此計算,李勤通過中迪產融投接盤的成本約為.億元。受讓股權及表決權,李勤間接控制公司.%股權,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并將綿石投資改名為中迪投資。

年月日,中迪產融又耗資.億元受讓了鄭寬、王瑞二人合計轉讓的.萬股股份。加上年月、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的.萬股股份(耗資約.億元),至此,中迪產融合計持有中迪投資.%股權,加上受托的.%股權表決權,仍然控制著公司.%股權。

綜上所述,李勤入主中迪投資的成本合計為.億元。

入主中迪投資,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如今,賺了多少呢?

李勤入主后,中迪投資未實施過送轉股,但在年月日,中迪投資實施了一次現金分紅,共計派發現金.萬元。不過,尚不知中迪產融是否完成過戶,是否享受了分紅。

截至上周五(月日),中迪投資收盤價為.元/股,李勤通過中迪產融等合計持有公司.%股權,持股市值為.億元。

在不考慮資金成本情況下,李勤.億元入主,時隔不到兩年僅剩下.億元,浮虧約.億元。

巨虧之下,李勤該何去何從?

跨界重組破局之路

搏殺成都路橋和中迪投資落敗,不過,李勤正在尋機破局。

李勤入主中迪投資遭遇巨虧,源于二級市場股價大幅下跌,主要原因還是中迪投資經營業績慘不忍睹。

年,當時的綿石投資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還有.億元、.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億元。

李勤入主第一年,即年,綿石投資更名為中迪投資,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億元、-.億元,同比分別下降.%、.%?芍^是慘不忍睹,與借殼上市時想象的業績簡直是天壤之別。

今年前三季度的經營業績同樣慘淡。前個月,中迪投資實現營業收入.萬元,同比增長.%,凈利潤為虧損.萬元,同比劇降.%。

經營業績慘淡,股價也從接盤時的元/股左右跌至今年月的元/股左右,加杠桿資本運作的李勤,風險隨時會來襲。

接盤中迪投資之時,李勤左手減持成都路橋,右手受讓中迪投資股權,并迅速轉手將所受讓的股權質押給長城資產管理公司進行融資。截至目前,中迪產融的股權質押率仍然高達%。

截至目前,李勤舉牌成都路橋和入主中迪投資的資金,究竟是自己擁有還是來源于達州幫,尚不清楚。

公開信息稱,年前后,達州幫成員在資本市場掀起一股風暴,先后舉牌金路集團、成都路橋、首控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背后似乎有用之不竭的資金來源。

然而,隨著年浦發銀行成都分行近千億騙貸案爆發,達州幫核心人物唐銘陽一度被指控制藍潤集團、中迪集團、中際能源、帝升集團等四家公司。唐銘陽究竟是不是李勤名下中迪集團背后的金主,目前仍不得而知。

目前,處于困境的李勤還需自救。今年月日,中迪投資拋出一份重組方案,擬以現金收購育達健康%股權。公司對外的說法是,為提高公司可持續經營能力,推進公司轉型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育達健康于去年月日成立,今年月日才核準。其注冊資本億元,目前,同為去年月才成立的三名股東尚未見認繳出資。截至去年底,其總資產為.萬元,負債總額萬元。去年,其銷售收入為.萬元,凈利潤萬元。

根據中迪投資披露的重組進展,截至月日晚,盡職調查工作正在進行。

本次重組標的只是一家成立僅一年多的公司,規模較小,重組之后,能否提升中迪投資經營能力尚為變數。此外,中迪投資自身資金并不寬裕,出人意料地要采用現金收購,也令人不解。

不過,不管本次重組結果如何,對李勤而言,都是一次破局的自救之旅。重組消息披露后,中迪投資股價一口氣收個漲停板,股價接近翻倍,李勤的爆倉風險也為之減輕。

究竟是真重組還是單單為了救急?李勤的危機仍未遠去!

曾經轟動資本市場的資本派系達州幫沉寂三年后,其核心人物之一李勤正面臨著危機。

月日晚,成都路橋(.SZ)發布股權變動公告,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減持了%股權,持股比降至.%。

年至年,李勤耗資約.億元圍獵成都路橋,成為其第一大股東。事與愿違的是,李勤入主成都路橋計劃失敗,同為四川商人的劉峙宏成為公司實控人。

從年開始,李勤開始從成都路橋撤退,多次協議轉讓告敗,無奈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截至目前,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已累計減持%股權。

據長江商報記者計算,李勤減持套現的資金約為.億元。以目前股價計算,所持成都路橋股權市值約為.億元。這意味著,歷經成都路橋一役,算上資金成本,李勤已經虧損超過億元。

入主成都路橋失敗,李勤轉戰綿石投資,成功借殼,更名為中迪投資(.SZ),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

然而,從去年開始,中迪投資接連虧損。李勤當初攜.億元入主,如今僅剩.億元。

搏殺兩家公司合計巨虧.億元,李勤的危機不僅在于巨虧。目前,李勤通過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投)所持中迪投資股權全部處于質押狀態,爆倉風險如影隨形。

圍獵成都路橋浮虧億

曾經雄心勃勃要將成都路橋斬落馬下的李勤,如今黯然神傷。入主失敗,反而巨虧約億元。

在舉牌成都路橋之前,李勤并不為資本市場所知。

公開資料顯示,年出生的李勤是新晉崛起的四川富豪。年,其從四川萬縣商業?茖W校畢業,從做零工、拜師傅、學手藝開始,逐漸賺得人生第一桶金。

年,中迪禾邦創立,這是一家資產超兩億元的四川達州地產企業。兩年后,中迪禾邦豪擲.億元,摘得重慶市九龍坡區一地塊,震驚重慶樓市。

年月初,成都路橋的一紙公告引發市場對李勤這名資本新貴的關注。公告顯示,截至年月日,李勤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成都路橋股份達到%,構成舉牌。

當時,成都路橋深陷風波中,時任實控人、董事長鄭渝力因涉嫌行賄被檢察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顯然,李勤不滿足于單一舉牌,而是圖謀成都路橋控股權。

年月,李勤曾試圖過問成都路橋人事大權,與時任管理層交鋒,一度訴諸法律,最終仍無功而返。

期間,李勤通過二級市場瘋狂增持成都路橋股份,接連舉牌。年月日,李勤的持股比為.%,當年月日達到.%,月日達.%,成為成都路橋第一大股東。

短短兩個月,耗資約.億元完成四次舉牌,李勤如此密集舉牌也不可避免地觸及違反信息披露相關規定。

不過,李勤的激進手法引發廣泛質疑,還是資金來源的合理性。

年月,成都路橋發布修訂后的詳細權益變動報告書,李勤在其中披露了資金來源,包括向中迪禾邦借款、股權轉讓款、項目銷售款和其他投資項目收益等渠道。

正是這份權益變動報告書,將李勤背后的人脈公之于眾。劉江東、宋德安、唐銘陽等多名達州幫核心人物與李勤有交集,李勤也是達州幫核心人物。

李勤入主成都路橋爭議不斷之際,成都路橋迎來新的攪局者——劉峙宏。劉峙宏通過宏義嘉華舉牌成都路橋,加上原實控人鄭渝力、股東道誠力等向宏義嘉華轉入股權,最終,劉峙宏成為成都路橋實控人,李勤長達四年的愿望落空。

從年初開始,李勤籌劃向劉峙宏轉讓股權退出,最終,因二級市場股價下跌,三易轉入協議仍未果。百般無奈之際,李勤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套現。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從年月至月,李勤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占總股本的%,套現約.億元。去年月日至今年月日,其又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約占總股本的%。這一次,套現約.億元。

兩次減持合計達%股權,套現約.億元。以成都路橋月日收盤價.元/股計算,李勤手中所持股份市值約為.億元。二者合計為.億元,相較于.億元的四次舉牌成本,已經虧損.億元,考慮到年資金成本,虧損已超過億元。

借殼中迪投資巨虧.億

相較敗退成都路橋,在中迪投資(原綿石投資)身上,李勤輕而易舉獲得了控股權,只是,如今也深陷巨虧之中。

年月日,入主成都路橋遇挫后,李勤將目光轉向了綿石投資。這一天,綿石投資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中北能公司、實際控制人鄭寬等六方,與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和《表決權委托協議》,上述六方將合計.萬股綿石投資股份(占當時總股本的.%),以及.萬股綿石投資股份所對應的表決權轉讓、委托給中迪產融投。

本次股權轉讓價格為元/股,以此計算,李勤通過中迪產融投接盤的成本約為.億元。受讓股權及表決權,李勤間接控制公司.%股權,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并將綿石投資改名為中迪投資。

年月日,中迪產融又耗資.億元受讓了鄭寬、王瑞二人合計轉讓的.萬股股份。加上年月、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的.萬股股份(耗資約.億元),至此,中迪產融合計持有中迪投資.%股權,加上受托的.%股權表決權,仍然控制著公司.%股權。

綜上所述,李勤入主中迪投資的成本合計為.億元。

入主中迪投資,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如今,賺了多少呢?

李勤入主后,中迪投資未實施過送轉股,但在年月日,中迪投資實施了一次現金分紅,共計派發現金.萬元。不過,尚不知中迪產融是否完成過戶,是否享受了分紅。

截至上周五(月日),中迪投資收盤價為.元/股,李勤通過中迪產融等合計持有公司.%股權,持股市值為.億元。

在不考慮資金成本情況下,李勤.億元入主,時隔不到兩年僅剩下.億元,浮虧約.億元。

巨虧之下,李勤該何去何從?

跨界重組破局之路

搏殺成都路橋和中迪投資落敗,不過,李勤正在尋機破局。

李勤入主中迪投資遭遇巨虧,源于二級市場股價大幅下跌,主要原因還是中迪投資經營業績慘不忍睹。

年,當時的綿石投資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還有.億元、.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億元。

李勤入主第一年,即年,綿石投資更名為中迪投資,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億元、-.億元,同比分別下降.%、.%?芍^是慘不忍睹,與借殼上市時想象的業績簡直是天壤之別。

今年前三季度的經營業績同樣慘淡。前個月,中迪投資實現營業收入.萬元,同比增長.%,凈利潤為虧損.萬元,同比劇降.%。

經營業績慘淡,股價也從接盤時的元/股左右跌至今年月的元/股左右,加杠桿資本運作的李勤,風險隨時會來襲。

接盤中迪投資之時,李勤左手減持成都路橋,右手受讓中迪投資股權,并迅速轉手將所受讓的股權質押給長城資產管理公司進行融資。截至目前,中迪產融的股權質押率仍然高達%。

截至目前,李勤舉牌成都路橋和入主中迪投資的資金,究竟是自己擁有還是來源于達州幫,尚不清楚。

公開信息稱,年前后,達州幫成員在資本市場掀起一股風暴,先后舉牌金路集團、成都路橋、首控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背后似乎有用之不竭的資金來源。

然而,隨著年浦發銀行成都分行近千億騙貸案爆發,達州幫核心人物唐銘陽一度被指控制藍潤集團、中迪集團、中際能源、帝升集團等四家公司。唐銘陽究竟是不是李勤名下中迪集團背后的金主,目前仍不得而知。

目前,處于困境的李勤還需自救。今年月日,中迪投資拋出一份重組方案,擬以現金收購育達健康%股權。公司對外的說法是,為提高公司可持續經營能力,推進公司轉型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育達健康于去年月日成立,今年月日才核準。其注冊資本億元,目前,同為去年月才成立的三名股東尚未見認繳出資。截至去年底,其總資產為.萬元,負債總額萬元。去年,其銷售收入為.萬元,凈利潤萬元。

根據中迪投資披露的重組進展,截至月日晚,盡職調查工作正在進行。

本次重組標的只是一家成立僅一年多的公司,規模較小,重組之后,能否提升中迪投資經營能力尚為變數。此外,中迪投資自身資金并不寬裕,出人意料地要采用現金收購,也令人不解。

不過,不管本次重組結果如何,對李勤而言,都是一次破局的自救之旅。重組消息披露后,中迪投資股價一口氣收個漲停板,股價接近翻倍,李勤的爆倉風險也為之減輕。

究竟是真重組還是單單為了救急?李勤的危機仍未遠去!

曾經轟動資本市場的資本派系達州幫沉寂三年后,其核心人物之一李勤正面臨著危機。

月日晚,成都路橋(.SZ)發布股權變動公告,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減持了%股權,持股比降至.%。

年至年,李勤耗資約.億元圍獵成都路橋,成為其第一大股東。事與愿違的是,李勤入主成都路橋計劃失敗,同為四川商人的劉峙宏成為公司實控人。

從年開始,李勤開始從成都路橋撤退,多次協議轉讓告敗,無奈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截至目前,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已累計減持%股權。

據長江商報記者計算,李勤減持套現的資金約為.億元。以目前股價計算,所持成都路橋股權市值約為.億元。這意味著,歷經成都路橋一役,算上資金成本,李勤已經虧損超過億元。

入主成都路橋失敗,李勤轉戰綿石投資,成功借殼,更名為中迪投資(.SZ),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

然而,從去年開始,中迪投資接連虧損。李勤當初攜.億元入主,如今僅剩.億元。

搏殺兩家公司合計巨虧.億元,李勤的危機不僅在于巨虧。目前,李勤通過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投)所持中迪投資股權全部處于質押狀態,爆倉風險如影隨形。

圍獵成都路橋浮虧億

曾經雄心勃勃要將成都路橋斬落馬下的李勤,如今黯然神傷。入主失敗,反而巨虧約億元。

在舉牌成都路橋之前,李勤并不為資本市場所知。

公開資料顯示,年出生的李勤是新晉崛起的四川富豪。年,其從四川萬縣商業?茖W校畢業,從做零工、拜師傅、學手藝開始,逐漸賺得人生第一桶金。

年,中迪禾邦創立,這是一家資產超兩億元的四川達州地產企業。兩年后,中迪禾邦豪擲.億元,摘得重慶市九龍坡區一地塊,震驚重慶樓市。

年月初,成都路橋的一紙公告引發市場對李勤這名資本新貴的關注。公告顯示,截至年月日,李勤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成都路橋股份達到%,構成舉牌。

當時,成都路橋深陷風波中,時任實控人、董事長鄭渝力因涉嫌行賄被檢察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顯然,李勤不滿足于單一舉牌,而是圖謀成都路橋控股權。

年月,李勤曾試圖過問成都路橋人事大權,與時任管理層交鋒,一度訴諸法律,最終仍無功而返。

期間,李勤通過二級市場瘋狂增持成都路橋股份,接連舉牌。年月日,李勤的持股比為.%,當年月日達到.%,月日達.%,成為成都路橋第一大股東。

短短兩個月,耗資約.億元完成四次舉牌,李勤如此密集舉牌也不可避免地觸及違反信息披露相關規定。

不過,李勤的激進手法引發廣泛質疑,還是資金來源的合理性。

年月,成都路橋發布修訂后的詳細權益變動報告書,李勤在其中披露了資金來源,包括向中迪禾邦借款、股權轉讓款、項目銷售款和其他投資項目收益等渠道。

正是這份權益變動報告書,將李勤背后的人脈公之于眾。劉江東、宋德安、唐銘陽等多名達州幫核心人物與李勤有交集,李勤也是達州幫核心人物。

李勤入主成都路橋爭議不斷之際,成都路橋迎來新的攪局者——劉峙宏。劉峙宏通過宏義嘉華舉牌成都路橋,加上原實控人鄭渝力、股東道誠力等向宏義嘉華轉入股權,最終,劉峙宏成為成都路橋實控人,李勤長達四年的愿望落空。

從年初開始,李勤籌劃向劉峙宏轉讓股權退出,最終,因二級市場股價下跌,三易轉入協議仍未果。百般無奈之際,李勤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套現。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從年月至月,李勤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占總股本的%,套現約.億元。去年月日至今年月日,其又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約占總股本的%。這一次,套現約.億元。

兩次減持合計達%股權,套現約.億元。以成都路橋月日收盤價.元/股計算,李勤手中所持股份市值約為.億元。二者合計為.億元,相較于.億元的四次舉牌成本,已經虧損.億元,考慮到年資金成本,虧損已超過億元。

借殼中迪投資巨虧.億

相較敗退成都路橋,在中迪投資(原綿石投資)身上,李勤輕而易舉獲得了控股權,只是,如今也深陷巨虧之中。

年月日,入主成都路橋遇挫后,李勤將目光轉向了綿石投資。這一天,綿石投資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中北能公司、實際控制人鄭寬等六方,與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和《表決權委托協議》,上述六方將合計.萬股綿石投資股份(占當時總股本的.%),以及.萬股綿石投資股份所對應的表決權轉讓、委托給中迪產融投。

本次股權轉讓價格為元/股,以此計算,李勤通過中迪產融投接盤的成本約為.億元。受讓股權及表決權,李勤間接控制公司.%股權,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并將綿石投資改名為中迪投資。

年月日,中迪產融又耗資.億元受讓了鄭寬、王瑞二人合計轉讓的.萬股股份。加上年月、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的.萬股股份(耗資約.億元),至此,中迪產融合計持有中迪投資.%股權,加上受托的.%股權表決權,仍然控制著公司.%股權。

綜上所述,李勤入主中迪投資的成本合計為.億元。

入主中迪投資,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如今,賺了多少呢?

李勤入主后,中迪投資未實施過送轉股,但在年月日,中迪投資實施了一次現金分紅,共計派發現金.萬元。不過,尚不知中迪產融是否完成過戶,是否享受了分紅。

截至上周五(月日),中迪投資收盤價為.元/股,李勤通過中迪產融等合計持有公司.%股權,持股市值為.億元。

在不考慮資金成本情況下,李勤.億元入主,時隔不到兩年僅剩下.億元,浮虧約.億元。

巨虧之下,李勤該何去何從?

跨界重組破局之路

搏殺成都路橋和中迪投資落敗,不過,李勤正在尋機破局。

李勤入主中迪投資遭遇巨虧,源于二級市場股價大幅下跌,主要原因還是中迪投資經營業績慘不忍睹。

年,當時的綿石投資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還有.億元、.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億元。

李勤入主第一年,即年,綿石投資更名為中迪投資,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億元、-.億元,同比分別下降.%、.%?芍^是慘不忍睹,與借殼上市時想象的業績簡直是天壤之別。

今年前三季度的經營業績同樣慘淡。前個月,中迪投資實現營業收入.萬元,同比增長.%,凈利潤為虧損.萬元,同比劇降.%。

經營業績慘淡,股價也從接盤時的元/股左右跌至今年月的元/股左右,加杠桿資本運作的李勤,風險隨時會來襲。

接盤中迪投資之時,李勤左手減持成都路橋,右手受讓中迪投資股權,并迅速轉手將所受讓的股權質押給長城資產管理公司進行融資。截至目前,中迪產融的股權質押率仍然高達%。

截至目前,李勤舉牌成都路橋和入主中迪投資的資金,究竟是自己擁有還是來源于達州幫,尚不清楚。

公開信息稱,年前后,達州幫成員在資本市場掀起一股風暴,先后舉牌金路集團、成都路橋、首控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背后似乎有用之不竭的資金來源。

然而,隨著年浦發銀行成都分行近千億騙貸案爆發,達州幫核心人物唐銘陽一度被指控制藍潤集團、中迪集團、中際能源、帝升集團等四家公司。唐銘陽究竟是不是李勤名下中迪集團背后的金主,目前仍不得而知。

目前,處于困境的李勤還需自救。今年月日,中迪投資拋出一份重組方案,擬以現金收購育達健康%股權。公司對外的說法是,為提高公司可持續經營能力,推進公司轉型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育達健康于去年月日成立,今年月日才核準。其注冊資本億元,目前,同為去年月才成立的三名股東尚未見認繳出資。截至去年底,其總資產為.萬元,負債總額萬元。去年,其銷售收入為.萬元,凈利潤萬元。

根據中迪投資披露的重組進展,截至月日晚,盡職調查工作正在進行。

本次重組標的只是一家成立僅一年多的公司,規模較小,重組之后,能否提升中迪投資經營能力尚為變數。此外,中迪投資自身資金并不寬裕,出人意料地要采用現金收購,也令人不解。

不過,不管本次重組結果如何,對李勤而言,都是一次破局的自救之旅。重組消息披露后,中迪投資股價一口氣收個漲停板,股價接近翻倍,李勤的爆倉風險也為之減輕。

究竟是真重組還是單單為了救急?李勤的危機仍未遠去!

曾經轟動資本市場的資本派系達州幫沉寂三年后,其核心人物之一李勤正面臨著危機。

月日晚,成都路橋(.SZ)發布股權變動公告,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減持了%股權,持股比降至.%。

年至年,李勤耗資約.億元圍獵成都路橋,成為其第一大股東。事與愿違的是,李勤入主成都路橋計劃失敗,同為四川商人的劉峙宏成為公司實控人。

從年開始,李勤開始從成都路橋撤退,多次協議轉讓告敗,無奈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截至目前,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已累計減持%股權。

據長江商報記者計算,李勤減持套現的資金約為.億元。以目前股價計算,所持成都路橋股權市值約為.億元。這意味著,歷經成都路橋一役,算上資金成本,李勤已經虧損超過億元。

入主成都路橋失敗,李勤轉戰綿石投資,成功借殼,更名為中迪投資(.SZ),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

然而,從去年開始,中迪投資接連虧損。李勤當初攜.億元入主,如今僅剩.億元。

搏殺兩家公司合計巨虧.億元,李勤的危機不僅在于巨虧。目前,李勤通過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投)所持中迪投資股權全部處于質押狀態,爆倉風險如影隨形。

圍獵成都路橋浮虧億

曾經雄心勃勃要將成都路橋斬落馬下的李勤,如今黯然神傷。入主失敗,反而巨虧約億元。

在舉牌成都路橋之前,李勤并不為資本市場所知。

公開資料顯示,年出生的李勤是新晉崛起的四川富豪。年,其從四川萬縣商業?茖W校畢業,從做零工、拜師傅、學手藝開始,逐漸賺得人生第一桶金。

年,中迪禾邦創立,這是一家資產超兩億元的四川達州地產企業。兩年后,中迪禾邦豪擲.億元,摘得重慶市九龍坡區一地塊,震驚重慶樓市。

年月初,成都路橋的一紙公告引發市場對李勤這名資本新貴的關注。公告顯示,截至年月日,李勤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成都路橋股份達到%,構成舉牌。

當時,成都路橋深陷風波中,時任實控人、董事長鄭渝力因涉嫌行賄被檢察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顯然,李勤不滿足于單一舉牌,而是圖謀成都路橋控股權。

年月,李勤曾試圖過問成都路橋人事大權,與時任管理層交鋒,一度訴諸法律,最終仍無功而返。

期間,李勤通過二級市場瘋狂增持成都路橋股份,接連舉牌。年月日,李勤的持股比為.%,當年月日達到.%,月日達.%,成為成都路橋第一大股東。

短短兩個月,耗資約.億元完成四次舉牌,李勤如此密集舉牌也不可避免地觸及違反信息披露相關規定。

不過,李勤的激進手法引發廣泛質疑,還是資金來源的合理性。

年月,成都路橋發布修訂后的詳細權益變動報告書,李勤在其中披露了資金來源,包括向中迪禾邦借款、股權轉讓款、項目銷售款和其他投資項目收益等渠道。

正是這份權益變動報告書,將李勤背后的人脈公之于眾。劉江東、宋德安、唐銘陽等多名達州幫核心人物與李勤有交集,李勤也是達州幫核心人物。

李勤入主成都路橋爭議不斷之際,成都路橋迎來新的攪局者——劉峙宏。劉峙宏通過宏義嘉華舉牌成都路橋,加上原實控人鄭渝力、股東道誠力等向宏義嘉華轉入股權,最終,劉峙宏成為成都路橋實控人,李勤長達四年的愿望落空。

從年初開始,李勤籌劃向劉峙宏轉讓股權退出,最終,因二級市場股價下跌,三易轉入協議仍未果。百般無奈之際,李勤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套現。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從年月至月,李勤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占總股本的%,套現約.億元。去年月日至今年月日,其又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約占總股本的%。這一次,套現約.億元。

兩次減持合計達%股權,套現約.億元。以成都路橋月日收盤價.元/股計算,李勤手中所持股份市值約為.億元。二者合計為.億元,相較于.億元的四次舉牌成本,已經虧損.億元,考慮到年資金成本,虧損已超過億元。

借殼中迪投資巨虧.億

相較敗退成都路橋,在中迪投資(原綿石投資)身上,李勤輕而易舉獲得了控股權,只是,如今也深陷巨虧之中。

年月日,入主成都路橋遇挫后,李勤將目光轉向了綿石投資。這一天,綿石投資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中北能公司、實際控制人鄭寬等六方,與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和《表決權委托協議》,上述六方將合計.萬股綿石投資股份(占當時總股本的.%),以及.萬股綿石投資股份所對應的表決權轉讓、委托給中迪產融投。

本次股權轉讓價格為元/股,以此計算,李勤通過中迪產融投接盤的成本約為.億元。受讓股權及表決權,李勤間接控制公司.%股權,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并將綿石投資改名為中迪投資。

年月日,中迪產融又耗資.億元受讓了鄭寬、王瑞二人合計轉讓的.萬股股份。加上年月、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的.萬股股份(耗資約.億元),至此,中迪產融合計持有中迪投資.%股權,加上受托的.%股權表決權,仍然控制著公司.%股權。

綜上所述,李勤入主中迪投資的成本合計為.億元。

入主中迪投資,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如今,賺了多少呢?

李勤入主后,中迪投資未實施過送轉股,但在年月日,中迪投資實施了一次現金分紅,共計派發現金.萬元。不過,尚不知中迪產融是否完成過戶,是否享受了分紅。

截至上周五(月日),中迪投資收盤價為.元/股,李勤通過中迪產融等合計持有公司.%股權,持股市值為.億元。

在不考慮資金成本情況下,李勤.億元入主,時隔不到兩年僅剩下.億元,浮虧約.億元。

巨虧之下,李勤該何去何從?

跨界重組破局之路

搏殺成都路橋和中迪投資落敗,不過,李勤正在尋機破局。

李勤入主中迪投資遭遇巨虧,源于二級市場股價大幅下跌,主要原因還是中迪投資經營業績慘不忍睹。

年,當時的綿石投資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還有.億元、.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億元。

李勤入主第一年,即年,綿石投資更名為中迪投資,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億元、-.億元,同比分別下降.%、.%?芍^是慘不忍睹,與借殼上市時想象的業績簡直是天壤之別。

今年前三季度的經營業績同樣慘淡。前個月,中迪投資實現營業收入.萬元,同比增長.%,凈利潤為虧損.萬元,同比劇降.%。

經營業績慘淡,股價也從接盤時的元/股左右跌至今年月的元/股左右,加杠桿資本運作的李勤,風險隨時會來襲。

接盤中迪投資之時,李勤左手減持成都路橋,右手受讓中迪投資股權,并迅速轉手將所受讓的股權質押給長城資產管理公司進行融資。截至目前,中迪產融的股權質押率仍然高達%。

截至目前,李勤舉牌成都路橋和入主中迪投資的資金,究竟是自己擁有還是來源于達州幫,尚不清楚。

公開信息稱,年前后,達州幫成員在資本市場掀起一股風暴,先后舉牌金路集團、成都路橋、首控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背后似乎有用之不竭的資金來源。

然而,隨著年浦發銀行成都分行近千億騙貸案爆發,達州幫核心人物唐銘陽一度被指控制藍潤集團、中迪集團、中際能源、帝升集團等四家公司。唐銘陽究竟是不是李勤名下中迪集團背后的金主,目前仍不得而知。

目前,處于困境的李勤還需自救。今年月日,中迪投資拋出一份重組方案,擬以現金收購育達健康%股權。公司對外的說法是,為提高公司可持續經營能力,推進公司轉型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育達健康于去年月日成立,今年月日才核準。其注冊資本億元,目前,同為去年月才成立的三名股東尚未見認繳出資。截至去年底,其總資產為.萬元,負債總額萬元。去年,其銷售收入為.萬元,凈利潤萬元。

根據中迪投資披露的重組進展,截至月日晚,盡職調查工作正在進行。

本次重組標的只是一家成立僅一年多的公司,規模較小,重組之后,能否提升中迪投資經營能力尚為變數。此外,中迪投資自身資金并不寬裕,出人意料地要采用現金收購,也令人不解。

不過,不管本次重組結果如何,對李勤而言,都是一次破局的自救之旅。重組消息披露后,中迪投資股價一口氣收個漲停板,股價接近翻倍,李勤的爆倉風險也為之減輕。

究竟是真重組還是單單為了救急?李勤的危機仍未遠去!

曾經轟動資本市場的資本派系達州幫沉寂三年后,其核心人物之一李勤正面臨著危機。

月日晚,成都路橋(.SZ)發布股權變動公告,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減持了%股權,持股比降至.%。

年至年,李勤耗資約.億元圍獵成都路橋,成為其第一大股東。事與愿違的是,李勤入主成都路橋計劃失敗,同為四川商人的劉峙宏成為公司實控人。

從年開始,李勤開始從成都路橋撤退,多次協議轉讓告敗,無奈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截至目前,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已累計減持%股權。

據長江商報記者計算,李勤減持套現的資金約為.億元。以目前股價計算,所持成都路橋股權市值約為.億元。這意味著,歷經成都路橋一役,算上資金成本,李勤已經虧損超過億元。

入主成都路橋失敗,李勤轉戰綿石投資,成功借殼,更名為中迪投資(.SZ),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

然而,從去年開始,中迪投資接連虧損。李勤當初攜.億元入主,如今僅剩.億元。

搏殺兩家公司合計巨虧.億元,李勤的危機不僅在于巨虧。目前,李勤通過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投)所持中迪投資股權全部處于質押狀態,爆倉風險如影隨形。

圍獵成都路橋浮虧億

曾經雄心勃勃要將成都路橋斬落馬下的李勤,如今黯然神傷。入主失敗,反而巨虧約億元。

在舉牌成都路橋之前,李勤并不為資本市場所知。

公開資料顯示,年出生的李勤是新晉崛起的四川富豪。年,其從四川萬縣商業?茖W校畢業,從做零工、拜師傅、學手藝開始,逐漸賺得人生第一桶金。

年,中迪禾邦創立,這是一家資產超兩億元的四川達州地產企業。兩年后,中迪禾邦豪擲.億元,摘得重慶市九龍坡區一地塊,震驚重慶樓市。

年月初,成都路橋的一紙公告引發市場對李勤這名資本新貴的關注。公告顯示,截至年月日,李勤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成都路橋股份達到%,構成舉牌。

當時,成都路橋深陷風波中,時任實控人、董事長鄭渝力因涉嫌行賄被檢察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顯然,李勤不滿足于單一舉牌,而是圖謀成都路橋控股權。

年月,李勤曾試圖過問成都路橋人事大權,與時任管理層交鋒,一度訴諸法律,最終仍無功而返。

期間,李勤通過二級市場瘋狂增持成都路橋股份,接連舉牌。年月日,李勤的持股比為.%,當年月日達到.%,月日達.%,成為成都路橋第一大股東。

短短兩個月,耗資約.億元完成四次舉牌,李勤如此密集舉牌也不可避免地觸及違反信息披露相關規定。

不過,李勤的激進手法引發廣泛質疑,還是資金來源的合理性。

年月,成都路橋發布修訂后的詳細權益變動報告書,李勤在其中披露了資金來源,包括向中迪禾邦借款、股權轉讓款、項目銷售款和其他投資項目收益等渠道。

正是這份權益變動報告書,將李勤背后的人脈公之于眾。劉江東、宋德安、唐銘陽等多名達州幫核心人物與李勤有交集,李勤也是達州幫核心人物。

李勤入主成都路橋爭議不斷之際,成都路橋迎來新的攪局者——劉峙宏。劉峙宏通過宏義嘉華舉牌成都路橋,加上原實控人鄭渝力、股東道誠力等向宏義嘉華轉入股權,最終,劉峙宏成為成都路橋實控人,李勤長達四年的愿望落空。

從年初開始,李勤籌劃向劉峙宏轉讓股權退出,最終,因二級市場股價下跌,三易轉入協議仍未果。百般無奈之際,李勤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套現。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從年月至月,李勤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占總股本的%,套現約.億元。去年月日至今年月日,其又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約占總股本的%。這一次,套現約.億元。

兩次減持合計達%股權,套現約.億元。以成都路橋月日收盤價.元/股計算,李勤手中所持股份市值約為.億元。二者合計為.億元,相較于.億元的四次舉牌成本,已經虧損.億元,考慮到年資金成本,虧損已超過億元。

借殼中迪投資巨虧.億

相較敗退成都路橋,在中迪投資(原綿石投資)身上,李勤輕而易舉獲得了控股權,只是,如今也深陷巨虧之中。

年月日,入主成都路橋遇挫后,李勤將目光轉向了綿石投資。這一天,綿石投資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中北能公司、實際控制人鄭寬等六方,與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和《表決權委托協議》,上述六方將合計.萬股綿石投資股份(占當時總股本的.%),以及.萬股綿石投資股份所對應的表決權轉讓、委托給中迪產融投。

本次股權轉讓價格為元/股,以此計算,李勤通過中迪產融投接盤的成本約為.億元。受讓股權及表決權,李勤間接控制公司.%股權,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并將綿石投資改名為中迪投資。

年月日,中迪產融又耗資.億元受讓了鄭寬、王瑞二人合計轉讓的.萬股股份。加上年月、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的.萬股股份(耗資約.億元),至此,中迪產融合計持有中迪投資.%股權,加上受托的.%股權表決權,仍然控制著公司.%股權。

綜上所述,李勤入主中迪投資的成本合計為.億元。

入主中迪投資,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如今,賺了多少呢?

李勤入主后,中迪投資未實施過送轉股,但在年月日,中迪投資實施了一次現金分紅,共計派發現金.萬元。不過,尚不知中迪產融是否完成過戶,是否享受了分紅。

截至上周五(月日),中迪投資收盤價為.元/股,李勤通過中迪產融等合計持有公司.%股權,持股市值為.億元。

在不考慮資金成本情況下,李勤.億元入主,時隔不到兩年僅剩下.億元,浮虧約.億元。

巨虧之下,李勤該何去何從?

跨界重組破局之路

搏殺成都路橋和中迪投資落敗,不過,李勤正在尋機破局。

李勤入主中迪投資遭遇巨虧,源于二級市場股價大幅下跌,主要原因還是中迪投資經營業績慘不忍睹。

年,當時的綿石投資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還有.億元、.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億元。

李勤入主第一年,即年,綿石投資更名為中迪投資,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億元、-.億元,同比分別下降.%、.%?芍^是慘不忍睹,與借殼上市時想象的業績簡直是天壤之別。

今年前三季度的經營業績同樣慘淡。前個月,中迪投資實現營業收入.萬元,同比增長.%,凈利潤為虧損.萬元,同比劇降.%。

經營業績慘淡,股價也從接盤時的元/股左右跌至今年月的元/股左右,加杠桿資本運作的李勤,風險隨時會來襲。

接盤中迪投資之時,李勤左手減持成都路橋,右手受讓中迪投資股權,并迅速轉手將所受讓的股權質押給長城資產管理公司進行融資。截至目前,中迪產融的股權質押率仍然高達%。

截至目前,李勤舉牌成都路橋和入主中迪投資的資金,究竟是自己擁有還是來源于達州幫,尚不清楚。

公開信息稱,年前后,達州幫成員在資本市場掀起一股風暴,先后舉牌金路集團、成都路橋、首控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背后似乎有用之不竭的資金來源。

然而,隨著年浦發銀行成都分行近千億騙貸案爆發,達州幫核心人物唐銘陽一度被指控制藍潤集團、中迪集團、中際能源、帝升集團等四家公司。唐銘陽究竟是不是李勤名下中迪集團背后的金主,目前仍不得而知。

目前,處于困境的李勤還需自救。今年月日,中迪投資拋出一份重組方案,擬以現金收購育達健康%股權。公司對外的說法是,為提高公司可持續經營能力,推進公司轉型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育達健康于去年月日成立,今年月日才核準。其注冊資本億元,目前,同為去年月才成立的三名股東尚未見認繳出資。截至去年底,其總資產為.萬元,負債總額萬元。去年,其銷售收入為.萬元,凈利潤萬元。

根據中迪投資披露的重組進展,截至月日晚,盡職調查工作正在進行。

本次重組標的只是一家成立僅一年多的公司,規模較小,重組之后,能否提升中迪投資經營能力尚為變數。此外,中迪投資自身資金并不寬裕,出人意料地要采用現金收購,也令人不解。

不過,不管本次重組結果如何,對李勤而言,都是一次破局的自救之旅。重組消息披露后,中迪投資股價一口氣收個漲停板,股價接近翻倍,李勤的爆倉風險也為之減輕。

究竟是真重組還是單單為了救急?李勤的危機仍未遠去!

曾經轟動資本市場的資本派系達州幫沉寂三年后,其核心人物之一李勤正面臨著危機。

月日晚,成都路橋(.SZ)發布股權變動公告,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減持了%股權,持股比降至.%。

年至年,李勤耗資約.億元圍獵成都路橋,成為其第一大股東。事與愿違的是,李勤入主成都路橋計劃失敗,同為四川商人的劉峙宏成為公司實控人。

從年開始,李勤開始從成都路橋撤退,多次協議轉讓告敗,無奈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截至目前,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已累計減持%股權。

據長江商報記者計算,李勤減持套現的資金約為.億元。以目前股價計算,所持成都路橋股權市值約為.億元。這意味著,歷經成都路橋一役,算上資金成本,李勤已經虧損超過億元。

入主成都路橋失敗,李勤轉戰綿石投資,成功借殼,更名為中迪投資(.SZ),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

然而,從去年開始,中迪投資接連虧損。李勤當初攜.億元入主,如今僅剩.億元。

搏殺兩家公司合計巨虧.億元,李勤的危機不僅在于巨虧。目前,李勤通過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投)所持中迪投資股權全部處于質押狀態,爆倉風險如影隨形。

圍獵成都路橋浮虧億

曾經雄心勃勃要將成都路橋斬落馬下的李勤,如今黯然神傷。入主失敗,反而巨虧約億元。

在舉牌成都路橋之前,李勤并不為資本市場所知。

公開資料顯示,年出生的李勤是新晉崛起的四川富豪。年,其從四川萬縣商業?茖W校畢業,從做零工、拜師傅、學手藝開始,逐漸賺得人生第一桶金。

年,中迪禾邦創立,這是一家資產超兩億元的四川達州地產企業。兩年后,中迪禾邦豪擲.億元,摘得重慶市九龍坡區一地塊,震驚重慶樓市。

年月初,成都路橋的一紙公告引發市場對李勤這名資本新貴的關注。公告顯示,截至年月日,李勤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成都路橋股份達到%,構成舉牌。

當時,成都路橋深陷風波中,時任實控人、董事長鄭渝力因涉嫌行賄被檢察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顯然,李勤不滿足于單一舉牌,而是圖謀成都路橋控股權。

年月,李勤曾試圖過問成都路橋人事大權,與時任管理層交鋒,一度訴諸法律,最終仍無功而返。

期間,李勤通過二級市場瘋狂增持成都路橋股份,接連舉牌。年月日,李勤的持股比為.%,當年月日達到.%,月日達.%,成為成都路橋第一大股東。

短短兩個月,耗資約.億元完成四次舉牌,李勤如此密集舉牌也不可避免地觸及違反信息披露相關規定。

不過,李勤的激進手法引發廣泛質疑,還是資金來源的合理性。

年月,成都路橋發布修訂后的詳細權益變動報告書,李勤在其中披露了資金來源,包括向中迪禾邦借款、股權轉讓款、項目銷售款和其他投資項目收益等渠道。

正是這份權益變動報告書,將李勤背后的人脈公之于眾。劉江東、宋德安、唐銘陽等多名達州幫核心人物與李勤有交集,李勤也是達州幫核心人物。

李勤入主成都路橋爭議不斷之際,成都路橋迎來新的攪局者——劉峙宏。劉峙宏通過宏義嘉華舉牌成都路橋,加上原實控人鄭渝力、股東道誠力等向宏義嘉華轉入股權,最終,劉峙宏成為成都路橋實控人,李勤長達四年的愿望落空。

從年初開始,李勤籌劃向劉峙宏轉讓股權退出,最終,因二級市場股價下跌,三易轉入協議仍未果。百般無奈之際,李勤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套現。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從年月至月,李勤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占總股本的%,套現約.億元。去年月日至今年月日,其又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約占總股本的%。這一次,套現約.億元。

兩次減持合計達%股權,套現約.億元。以成都路橋月日收盤價.元/股計算,李勤手中所持股份市值約為.億元。二者合計為.億元,相較于.億元的四次舉牌成本,已經虧損.億元,考慮到年資金成本,虧損已超過億元。

借殼中迪投資巨虧.億

相較敗退成都路橋,在中迪投資(原綿石投資)身上,李勤輕而易舉獲得了控股權,只是,如今也深陷巨虧之中。

年月日,入主成都路橋遇挫后,李勤將目光轉向了綿石投資。這一天,綿石投資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中北能公司、實際控制人鄭寬等六方,與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和《表決權委托協議》,上述六方將合計.萬股綿石投資股份(占當時總股本的.%),以及.萬股綿石投資股份所對應的表決權轉讓、委托給中迪產融投。

本次股權轉讓價格為元/股,以此計算,李勤通過中迪產融投接盤的成本約為.億元。受讓股權及表決權,李勤間接控制公司.%股權,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并將綿石投資改名為中迪投資。

年月日,中迪產融又耗資.億元受讓了鄭寬、王瑞二人合計轉讓的.萬股股份。加上年月、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的.萬股股份(耗資約.億元),至此,中迪產融合計持有中迪投資.%股權,加上受托的.%股權表決權,仍然控制著公司.%股權。

綜上所述,李勤入主中迪投資的成本合計為.億元。

入主中迪投資,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如今,賺了多少呢?

李勤入主后,中迪投資未實施過送轉股,但在年月日,中迪投資實施了一次現金分紅,共計派發現金.萬元。不過,尚不知中迪產融是否完成過戶,是否享受了分紅。

截至上周五(月日),中迪投資收盤價為.元/股,李勤通過中迪產融等合計持有公司.%股權,持股市值為.億元。

在不考慮資金成本情況下,李勤.億元入主,時隔不到兩年僅剩下.億元,浮虧約.億元。

巨虧之下,李勤該何去何從?

跨界重組破局之路

搏殺成都路橋和中迪投資落敗,不過,李勤正在尋機破局。

李勤入主中迪投資遭遇巨虧,源于二級市場股價大幅下跌,主要原因還是中迪投資經營業績慘不忍睹。

年,當時的綿石投資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還有.億元、.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億元。

李勤入主第一年,即年,綿石投資更名為中迪投資,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億元、-.億元,同比分別下降.%、.%?芍^是慘不忍睹,與借殼上市時想象的業績簡直是天壤之別。

今年前三季度的經營業績同樣慘淡。前個月,中迪投資實現營業收入.萬元,同比增長.%,凈利潤為虧損.萬元,同比劇降.%。

經營業績慘淡,股價也從接盤時的元/股左右跌至今年月的元/股左右,加杠桿資本運作的李勤,風險隨時會來襲。

接盤中迪投資之時,李勤左手減持成都路橋,右手受讓中迪投資股權,并迅速轉手將所受讓的股權質押給長城資產管理公司進行融資。截至目前,中迪產融的股權質押率仍然高達%。

截至目前,李勤舉牌成都路橋和入主中迪投資的資金,究竟是自己擁有還是來源于達州幫,尚不清楚。

公開信息稱,年前后,達州幫成員在資本市場掀起一股風暴,先后舉牌金路集團、成都路橋、首控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背后似乎有用之不竭的資金來源。

然而,隨著年浦發銀行成都分行近千億騙貸案爆發,達州幫核心人物唐銘陽一度被指控制藍潤集團、中迪集團、中際能源、帝升集團等四家公司。唐銘陽究竟是不是李勤名下中迪集團背后的金主,目前仍不得而知。

目前,處于困境的李勤還需自救。今年月日,中迪投資拋出一份重組方案,擬以現金收購育達健康%股權。公司對外的說法是,為提高公司可持續經營能力,推進公司轉型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育達健康于去年月日成立,今年月日才核準。其注冊資本億元,目前,同為去年月才成立的三名股東尚未見認繳出資。截至去年底,其總資產為.萬元,負債總額萬元。去年,其銷售收入為.萬元,凈利潤萬元。

根據中迪投資披露的重組進展,截至月日晚,盡職調查工作正在進行。

本次重組標的只是一家成立僅一年多的公司,規模較小,重組之后,能否提升中迪投資經營能力尚為變數。此外,中迪投資自身資金并不寬裕,出人意料地要采用現金收購,也令人不解。

不過,不管本次重組結果如何,對李勤而言,都是一次破局的自救之旅。重組消息披露后,中迪投資股價一口氣收個漲停板,股價接近翻倍,李勤的爆倉風險也為之減輕。

究竟是真重組還是單單為了救急?李勤的危機仍未遠去!

外匯歐元走勢圖

曾經轟動資本市場的資本派系達州幫沉寂三年后,其核心人物之一李勤正面臨著危機。

月日晚,成都路橋(.SZ)發布股權變動公告,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減持了%股權,持股比降至.%。

年至年,李勤耗資約.億元圍獵成都路橋,成為其第一大股東。事與愿違的是,李勤入主成都路橋計劃失敗,同為四川商人的劉峙宏成為公司實控人。

從年開始,李勤開始從成都路橋撤退,多次協議轉讓告敗,無奈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截至目前,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已累計減持%股權。

據長江商報記者計算,李勤減持套現的資金約為.億元。以目前股價計算,所持成都路橋股權市值約為.億元。這意味著,歷經成都路橋一役,算上資金成本,李勤已經虧損超過億元。

入主成都路橋失敗,李勤轉戰綿石投資,成功借殼,更名為中迪投資(.SZ),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

然而,從去年開始,中迪投資接連虧損。李勤當初攜.億元入主,如今僅剩.億元。

搏殺兩家公司合計巨虧.億元,李勤的危機不僅在于巨虧。目前,李勤通過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投)所持中迪投資股權全部處于質押狀態,爆倉風險如影隨形。

圍獵成都路橋浮虧億

曾經雄心勃勃要將成都路橋斬落馬下的李勤,如今黯然神傷。入主失敗,反而巨虧約億元。

在舉牌成都路橋之前,李勤并不為資本市場所知。

公開資料顯示,年出生的李勤是新晉崛起的四川富豪。年,其從四川萬縣商業?茖W校畢業,從做零工、拜師傅、學手藝開始,逐漸賺得人生第一桶金。

年,中迪禾邦創立,這是一家資產超兩億元的四川達州地產企業。兩年后,中迪禾邦豪擲.億元,摘得重慶市九龍坡區一地塊,震驚重慶樓市。

年月初,成都路橋的一紙公告引發市場對李勤這名資本新貴的關注。公告顯示,截至年月日,李勤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成都路橋股份達到%,構成舉牌。

當時,成都路橋深陷風波中,時任實控人、董事長鄭渝力因涉嫌行賄被檢察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顯然,李勤不滿足于單一舉牌,而是圖謀成都路橋控股權。

年月,李勤曾試圖過問成都路橋人事大權,與時任管理層交鋒,一度訴諸法律,最終仍無功而返。

期間,李勤通過二級市場瘋狂增持成都路橋股份,接連舉牌。年月日,李勤的持股比為.%,當年月日達到.%,月日達.%,成為成都路橋第一大股東。

短短兩個月,耗資約.億元完成四次舉牌,李勤如此密集舉牌也不可避免地觸及違反信息披露相關規定。

不過,李勤的激進手法引發廣泛質疑,還是資金來源的合理性。

年月,成都路橋發布修訂后的詳細權益變動報告書,李勤在其中披露了資金來源,包括向中迪禾邦借款、股權轉讓款、項目銷售款和其他投資項目收益等渠道。

正是這份權益變動報告書,將李勤背后的人脈公之于眾。劉江東、宋德安、唐銘陽等多名達州幫核心人物與李勤有交集,李勤也是達州幫核心人物。

李勤入主成都路橋爭議不斷之際,成都路橋迎來新的攪局者——劉峙宏。劉峙宏通過宏義嘉華舉牌成都路橋,加上原實控人鄭渝力、股東道誠力等向宏義嘉華轉入股權,最終,劉峙宏成為成都路橋實控人,李勤長達四年的愿望落空。

從年初開始,李勤籌劃向劉峙宏轉讓股權退出,最終,因二級市場股價下跌,三易轉入協議仍未果。百般無奈之際,李勤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套現。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從年月至月,李勤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占總股本的%,套現約.億元。去年月日至今年月日,其又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約占總股本的%。這一次,套現約.億元。

兩次減持合計達%股權,套現約.億元。以成都路橋月日收盤價.元/股計算,李勤手中所持股份市值約為.億元。二者合計為.億元,相較于.億元的四次舉牌成本,已經虧損.億元,考慮到年資金成本,虧損已超過億元。

借殼中迪投資巨虧.億

相較敗退成都路橋,在中迪投資(原綿石投資)身上,李勤輕而易舉獲得了控股權,只是,如今也深陷巨虧之中。

年月日,入主成都路橋遇挫后,李勤將目光轉向了綿石投資。這一天,綿石投資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中北能公司、實際控制人鄭寬等六方,與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和《表決權委托協議》,上述六方將合計.萬股綿石投資股份(占當時總股本的.%),以及.萬股綿石投資股份所對應的表決權轉讓、委托給中迪產融投。

本次股權轉讓價格為元/股,以此計算,李勤通過中迪產融投接盤的成本約為.億元。受讓股權及表決權,李勤間接控制公司.%股權,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并將綿石投資改名為中迪投資。

年月日,中迪產融又耗資.億元受讓了鄭寬、王瑞二人合計轉讓的.萬股股份。加上年月、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的.萬股股份(耗資約.億元),至此,中迪產融合計持有中迪投資.%股權,加上受托的.%股權表決權,仍然控制著公司.%股權。

綜上所述,李勤入主中迪投資的成本合計為.億元。

入主中迪投資,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如今,賺了多少呢?

李勤入主后,中迪投資未實施過送轉股,但在年月日,中迪投資實施了一次現金分紅,共計派發現金.萬元。不過,尚不知中迪產融是否完成過戶,是否享受了分紅。

截至上周五(月日),中迪投資收盤價為.元/股,李勤通過中迪產融等合計持有公司.%股權,持股市值為.億元。

在不考慮資金成本情況下,李勤.億元入主,時隔不到兩年僅剩下.億元,浮虧約.億元。

巨虧之下,李勤該何去何從?

跨界重組破局之路

搏殺成都路橋和中迪投資落敗,不過,李勤正在尋機破局。

李勤入主中迪投資遭遇巨虧,源于二級市場股價大幅下跌,主要原因還是中迪投資經營業績慘不忍睹。

年,當時的綿石投資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還有.億元、.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億元。

李勤入主第一年,即年,綿石投資更名為中迪投資,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億元、-.億元,同比分別下降.%、.%?芍^是慘不忍睹,與借殼上市時想象的業績簡直是天壤之別。

今年前三季度的經營業績同樣慘淡。前個月,中迪投資實現營業收入.萬元,同比增長.%,凈利潤為虧損.萬元,同比劇降.%。

經營業績慘淡,股價也從接盤時的元/股左右跌至今年月的元/股左右,加杠桿資本運作的李勤,風險隨時會來襲。

接盤中迪投資之時,李勤左手減持成都路橋,右手受讓中迪投資股權,并迅速轉手將所受讓的股權質押給長城資產管理公司進行融資。截至目前,中迪產融的股權質押率仍然高達%。

截至目前,李勤舉牌成都路橋和入主中迪投資的資金,究竟是自己擁有還是來源于達州幫,尚不清楚。

公開信息稱,年前后,達州幫成員在資本市場掀起一股風暴,先后舉牌金路集團、成都路橋、首控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背后似乎有用之不竭的資金來源。

然而,隨著年浦發銀行成都分行近千億騙貸案爆發,達州幫核心人物唐銘陽一度被指控制藍潤集團、中迪集團、中際能源、帝升集團等四家公司。唐銘陽究竟是不是李勤名下中迪集團背后的金主,目前仍不得而知。

目前,處于困境的李勤還需自救。今年月日,中迪投資拋出一份重組方案,擬以現金收購育達健康%股權。公司對外的說法是,為提高公司可持續經營能力,推進公司轉型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育達健康于去年月日成立,今年月日才核準。其注冊資本億元,目前,同為去年月才成立的三名股東尚未見認繳出資。截至去年底,其總資產為.萬元,負債總額萬元。去年,其銷售收入為.萬元,凈利潤萬元。

根據中迪投資披露的重組進展,截至月日晚,盡職調查工作正在進行。

本次重組標的只是一家成立僅一年多的公司,規模較小,重組之后,能否提升中迪投資經營能力尚為變數。此外,中迪投資自身資金并不寬裕,出人意料地要采用現金收購,也令人不解。

不過,不管本次重組結果如何,對李勤而言,都是一次破局的自救之旅。重組消息披露后,中迪投資股價一口氣收個漲停板,股價接近翻倍,李勤的爆倉風險也為之減輕。

究竟是真重組還是單單為了救急?李勤的危機仍未遠去!

外匯歐元走勢圖

曾經轟動資本市場的資本派系達州幫沉寂三年后,其核心人物之一李勤正面臨著危機。

月日晚,成都路橋(.SZ)發布股權變動公告,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減持了%股權,持股比降至.%。

年至年,李勤耗資約.億元圍獵成都路橋,成為其第一大股東。事與愿違的是,李勤入主成都路橋計劃失敗,同為四川商人的劉峙宏成為公司實控人。

從年開始,李勤開始從成都路橋撤退,多次協議轉讓告敗,無奈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截至目前,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已累計減持%股權。

據長江商報記者計算,李勤減持套現的資金約為.億元。以目前股價計算,所持成都路橋股權市值約為.億元。這意味著,歷經成都路橋一役,算上資金成本,李勤已經虧損超過億元。

入主成都路橋失敗,李勤轉戰綿石投資,成功借殼,更名為中迪投資(.SZ),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

然而,從去年開始,中迪投資接連虧損。李勤當初攜.億元入主,如今僅剩.億元。

搏殺兩家公司合計巨虧.億元,李勤的危機不僅在于巨虧。目前,李勤通過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投)所持中迪投資股權全部處于質押狀態,爆倉風險如影隨形。

圍獵成都路橋浮虧億

曾經雄心勃勃要將成都路橋斬落馬下的李勤,如今黯然神傷。入主失敗,反而巨虧約億元。

在舉牌成都路橋之前,李勤并不為資本市場所知。

公開資料顯示,年出生的李勤是新晉崛起的四川富豪。年,其從四川萬縣商業?茖W校畢業,從做零工、拜師傅、學手藝開始,逐漸賺得人生第一桶金。

年,中迪禾邦創立,這是一家資產超兩億元的四川達州地產企業。兩年后,中迪禾邦豪擲.億元,摘得重慶市九龍坡區一地塊,震驚重慶樓市。

年月初,成都路橋的一紙公告引發市場對李勤這名資本新貴的關注。公告顯示,截至年月日,李勤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成都路橋股份達到%,構成舉牌。

當時,成都路橋深陷風波中,時任實控人、董事長鄭渝力因涉嫌行賄被檢察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顯然,李勤不滿足于單一舉牌,而是圖謀成都路橋控股權。

年月,李勤曾試圖過問成都路橋人事大權,與時任管理層交鋒,一度訴諸法律,最終仍無功而返。

期間,李勤通過二級市場瘋狂增持成都路橋股份,接連舉牌。年月日,李勤的持股比為.%,當年月日達到.%,月日達.%,成為成都路橋第一大股東。

短短兩個月,耗資約.億元完成四次舉牌,李勤如此密集舉牌也不可避免地觸及違反信息披露相關規定。

不過,李勤的激進手法引發廣泛質疑,還是資金來源的合理性。

年月,成都路橋發布修訂后的詳細權益變動報告書,李勤在其中披露了資金來源,包括向中迪禾邦借款、股權轉讓款、項目銷售款和其他投資項目收益等渠道。

正是這份權益變動報告書,將李勤背后的人脈公之于眾。劉江東、宋德安、唐銘陽等多名達州幫核心人物與李勤有交集,李勤也是達州幫核心人物。

李勤入主成都路橋爭議不斷之際,成都路橋迎來新的攪局者——劉峙宏。劉峙宏通過宏義嘉華舉牌成都路橋,加上原實控人鄭渝力、股東道誠力等向宏義嘉華轉入股權,最終,劉峙宏成為成都路橋實控人,李勤長達四年的愿望落空。

從年初開始,李勤籌劃向劉峙宏轉讓股權退出,最終,因二級市場股價下跌,三易轉入協議仍未果。百般無奈之際,李勤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套現。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從年月至月,李勤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占總股本的%,套現約.億元。去年月日至今年月日,其又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約占總股本的%。這一次,套現約.億元。

兩次減持合計達%股權,套現約.億元。以成都路橋月日收盤價.元/股計算,李勤手中所持股份市值約為.億元。二者合計為.億元,相較于.億元的四次舉牌成本,已經虧損.億元,考慮到年資金成本,虧損已超過億元。

借殼中迪投資巨虧.億

相較敗退成都路橋,在中迪投資(原綿石投資)身上,李勤輕而易舉獲得了控股權,只是,如今也深陷巨虧之中。

年月日,入主成都路橋遇挫后,李勤將目光轉向了綿石投資。這一天,綿石投資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中北能公司、實際控制人鄭寬等六方,與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和《表決權委托協議》,上述六方將合計.萬股綿石投資股份(占當時總股本的.%),以及.萬股綿石投資股份所對應的表決權轉讓、委托給中迪產融投。

本次股權轉讓價格為元/股,以此計算,李勤通過中迪產融投接盤的成本約為.億元。受讓股權及表決權,李勤間接控制公司.%股權,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并將綿石投資改名為中迪投資。

年月日,中迪產融又耗資.億元受讓了鄭寬、王瑞二人合計轉讓的.萬股股份。加上年月、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的.萬股股份(耗資約.億元),至此,中迪產融合計持有中迪投資.%股權,加上受托的.%股權表決權,仍然控制著公司.%股權。

綜上所述,李勤入主中迪投資的成本合計為.億元。

入主中迪投資,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如今,賺了多少呢?

李勤入主后,中迪投資未實施過送轉股,但在年月日,中迪投資實施了一次現金分紅,共計派發現金.萬元。不過,尚不知中迪產融是否完成過戶,是否享受了分紅。

截至上周五(月日),中迪投資收盤價為.元/股,李勤通過中迪產融等合計持有公司.%股權,持股市值為.億元。

在不考慮資金成本情況下,李勤.億元入主,時隔不到兩年僅剩下.億元,浮虧約.億元。

巨虧之下,李勤該何去何從?

跨界重組破局之路

搏殺成都路橋和中迪投資落敗,不過,李勤正在尋機破局。

李勤入主中迪投資遭遇巨虧,源于二級市場股價大幅下跌,主要原因還是中迪投資經營業績慘不忍睹。

年,當時的綿石投資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還有.億元、.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億元。

李勤入主第一年,即年,綿石投資更名為中迪投資,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億元、-.億元,同比分別下降.%、.%?芍^是慘不忍睹,與借殼上市時想象的業績簡直是天壤之別。

今年前三季度的經營業績同樣慘淡。前個月,中迪投資實現營業收入.萬元,同比增長.%,凈利潤為虧損.萬元,同比劇降.%。

經營業績慘淡,股價也從接盤時的元/股左右跌至今年月的元/股左右,加杠桿資本運作的李勤,風險隨時會來襲。

接盤中迪投資之時,李勤左手減持成都路橋,右手受讓中迪投資股權,并迅速轉手將所受讓的股權質押給長城資產管理公司進行融資。截至目前,中迪產融的股權質押率仍然高達%。

截至目前,李勤舉牌成都路橋和入主中迪投資的資金,究竟是自己擁有還是來源于達州幫,尚不清楚。

公開信息稱,年前后,達州幫成員在資本市場掀起一股風暴,先后舉牌金路集團、成都路橋、首控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背后似乎有用之不竭的資金來源。

然而,隨著年浦發銀行成都分行近千億騙貸案爆發,達州幫核心人物唐銘陽一度被指控制藍潤集團、中迪集團、中際能源、帝升集團等四家公司。唐銘陽究竟是不是李勤名下中迪集團背后的金主,目前仍不得而知。

目前,處于困境的李勤還需自救。今年月日,中迪投資拋出一份重組方案,擬以現金收購育達健康%股權。公司對外的說法是,為提高公司可持續經營能力,推進公司轉型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育達健康于去年月日成立,今年月日才核準。其注冊資本億元,目前,同為去年月才成立的三名股東尚未見認繳出資。截至去年底,其總資產為.萬元,負債總額萬元。去年,其銷售收入為.萬元,凈利潤萬元。

根據中迪投資披露的重組進展,截至月日晚,盡職調查工作正在進行。

本次重組標的只是一家成立僅一年多的公司,規模較小,重組之后,能否提升中迪投資經營能力尚為變數。此外,中迪投資自身資金并不寬裕,出人意料地要采用現金收購,也令人不解。

不過,不管本次重組結果如何,對李勤而言,都是一次破局的自救之旅。重組消息披露后,中迪投資股價一口氣收個漲停板,股價接近翻倍,李勤的爆倉風險也為之減輕。

究竟是真重組還是單單為了救急?李勤的危機仍未遠去!

曾經轟動資本市場的資本派系達州幫沉寂三年后,其核心人物之一李勤正面臨著危機。

月日晚,成都路橋(.SZ)發布股權變動公告,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減持了%股權,持股比降至.%。

年至年,李勤耗資約.億元圍獵成都路橋,成為其第一大股東。事與愿違的是,李勤入主成都路橋計劃失敗,同為四川商人的劉峙宏成為公司實控人。

從年開始,李勤開始從成都路橋撤退,多次協議轉讓告敗,無奈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截至目前,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已累計減持%股權。

據長江商報記者計算,李勤減持套現的資金約為.億元。以目前股價計算,所持成都路橋股權市值約為.億元。這意味著,歷經成都路橋一役,算上資金成本,李勤已經虧損超過億元。

入主成都路橋失敗,李勤轉戰綿石投資,成功借殼,更名為中迪投資(.SZ),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

然而,從去年開始,中迪投資接連虧損。李勤當初攜.億元入主,如今僅剩.億元。

搏殺兩家公司合計巨虧.億元,李勤的危機不僅在于巨虧。目前,李勤通過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投)所持中迪投資股權全部處于質押狀態,爆倉風險如影隨形。

圍獵成都路橋浮虧億

曾經雄心勃勃要將成都路橋斬落馬下的李勤,如今黯然神傷。入主失敗,反而巨虧約億元。

在舉牌成都路橋之前,李勤并不為資本市場所知。

公開資料顯示,年出生的李勤是新晉崛起的四川富豪。年,其從四川萬縣商業?茖W校畢業,從做零工、拜師傅、學手藝開始,逐漸賺得人生第一桶金。

年,中迪禾邦創立,這是一家資產超兩億元的四川達州地產企業。兩年后,中迪禾邦豪擲.億元,摘得重慶市九龍坡區一地塊,震驚重慶樓市。

年月初,成都路橋的一紙公告引發市場對李勤這名資本新貴的關注。公告顯示,截至年月日,李勤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成都路橋股份達到%,構成舉牌。

當時,成都路橋深陷風波中,時任實控人、董事長鄭渝力因涉嫌行賄被檢察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顯然,李勤不滿足于單一舉牌,而是圖謀成都路橋控股權。

年月,李勤曾試圖過問成都路橋人事大權,與時任管理層交鋒,一度訴諸法律,最終仍無功而返。

期間,李勤通過二級市場瘋狂增持成都路橋股份,接連舉牌。年月日,李勤的持股比為.%,當年月日達到.%,月日達.%,成為成都路橋第一大股東。

短短兩個月,耗資約.億元完成四次舉牌,李勤如此密集舉牌也不可避免地觸及違反信息披露相關規定。

不過,李勤的激進手法引發廣泛質疑,還是資金來源的合理性。

年月,成都路橋發布修訂后的詳細權益變動報告書,李勤在其中披露了資金來源,包括向中迪禾邦借款、股權轉讓款、項目銷售款和其他投資項目收益等渠道。

正是這份權益變動報告書,將李勤背后的人脈公之于眾。劉江東、宋德安、唐銘陽等多名達州幫核心人物與李勤有交集,李勤也是達州幫核心人物。

李勤入主成都路橋爭議不斷之際,成都路橋迎來新的攪局者——劉峙宏。劉峙宏通過宏義嘉華舉牌成都路橋,加上原實控人鄭渝力、股東道誠力等向宏義嘉華轉入股權,最終,劉峙宏成為成都路橋實控人,李勤長達四年的愿望落空。

從年初開始,李勤籌劃向劉峙宏轉讓股權退出,最終,因二級市場股價下跌,三易轉入協議仍未果。百般無奈之際,李勤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套現。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從年月至月,李勤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占總股本的%,套現約.億元。去年月日至今年月日,其又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約占總股本的%。這一次,套現約.億元。

兩次減持合計達%股權,套現約.億元。以成都路橋月日收盤價.元/股計算,李勤手中所持股份市值約為.億元。二者合計為.億元,相較于.億元的四次舉牌成本,已經虧損.億元,考慮到年資金成本,虧損已超過億元。

借殼中迪投資巨虧.億

相較敗退成都路橋,在中迪投資(原綿石投資)身上,李勤輕而易舉獲得了控股權,只是,如今也深陷巨虧之中。

年月日,入主成都路橋遇挫后,李勤將目光轉向了綿石投資。這一天,綿石投資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中北能公司、實際控制人鄭寬等六方,與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和《表決權委托協議》,上述六方將合計.萬股綿石投資股份(占當時總股本的.%),以及.萬股綿石投資股份所對應的表決權轉讓、委托給中迪產融投。

本次股權轉讓價格為元/股,以此計算,李勤通過中迪產融投接盤的成本約為.億元。受讓股權及表決權,李勤間接控制公司.%股權,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并將綿石投資改名為中迪投資。

年月日,中迪產融又耗資.億元受讓了鄭寬、王瑞二人合計轉讓的.萬股股份。加上年月、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的.萬股股份(耗資約.億元),至此,中迪產融合計持有中迪投資.%股權,加上受托的.%股權表決權,仍然控制著公司.%股權。

綜上所述,李勤入主中迪投資的成本合計為.億元。

入主中迪投資,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如今,賺了多少呢?

李勤入主后,中迪投資未實施過送轉股,但在年月日,中迪投資實施了一次現金分紅,共計派發現金.萬元。不過,尚不知中迪產融是否完成過戶,是否享受了分紅。

截至上周五(月日),中迪投資收盤價為.元/股,李勤通過中迪產融等合計持有公司.%股權,持股市值為.億元。

在不考慮資金成本情況下,李勤.億元入主,時隔不到兩年僅剩下.億元,浮虧約.億元。

巨虧之下,李勤該何去何從?

跨界重組破局之路

搏殺成都路橋和中迪投資落敗,不過,李勤正在尋機破局。

李勤入主中迪投資遭遇巨虧,源于二級市場股價大幅下跌,主要原因還是中迪投資經營業績慘不忍睹。

年,當時的綿石投資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還有.億元、.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億元。

李勤入主第一年,即年,綿石投資更名為中迪投資,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億元、-.億元,同比分別下降.%、.%?芍^是慘不忍睹,與借殼上市時想象的業績簡直是天壤之別。

今年前三季度的經營業績同樣慘淡。前個月,中迪投資實現營業收入.萬元,同比增長.%,凈利潤為虧損.萬元,同比劇降.%。

經營業績慘淡,股價也從接盤時的元/股左右跌至今年月的元/股左右,加杠桿資本運作的李勤,風險隨時會來襲。

接盤中迪投資之時,李勤左手減持成都路橋,右手受讓中迪投資股權,并迅速轉手將所受讓的股權質押給長城資產管理公司進行融資。截至目前,中迪產融的股權質押率仍然高達%。

截至目前,李勤舉牌成都路橋和入主中迪投資的資金,究竟是自己擁有還是來源于達州幫,尚不清楚。

公開信息稱,年前后,達州幫成員在資本市場掀起一股風暴,先后舉牌金路集團、成都路橋、首控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背后似乎有用之不竭的資金來源。

然而,隨著年浦發銀行成都分行近千億騙貸案爆發,達州幫核心人物唐銘陽一度被指控制藍潤集團、中迪集團、中際能源、帝升集團等四家公司。唐銘陽究竟是不是李勤名下中迪集團背后的金主,目前仍不得而知。

目前,處于困境的李勤還需自救。今年月日,中迪投資拋出一份重組方案,擬以現金收購育達健康%股權。公司對外的說法是,為提高公司可持續經營能力,推進公司轉型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育達健康于去年月日成立,今年月日才核準。其注冊資本億元,目前,同為去年月才成立的三名股東尚未見認繳出資。截至去年底,其總資產為.萬元,負債總額萬元。去年,其銷售收入為.萬元,凈利潤萬元。

根據中迪投資披露的重組進展,截至月日晚,盡職調查工作正在進行。

本次重組標的只是一家成立僅一年多的公司,規模較小,重組之后,能否提升中迪投資經營能力尚為變數。此外,中迪投資自身資金并不寬裕,出人意料地要采用現金收購,也令人不解。

不過,不管本次重組結果如何,對李勤而言,都是一次破局的自救之旅。重組消息披露后,中迪投資股價一口氣收個漲停板,股價接近翻倍,李勤的爆倉風險也為之減輕。

究竟是真重組還是單單為了救急?李勤的危機仍未遠去!

曾經轟動資本市場的資本派系達州幫沉寂三年后,其核心人物之一李勤正面臨著危機。

月日晚,成都路橋(.SZ)發布股權變動公告,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減持了%股權,持股比降至.%。

年至年,李勤耗資約.億元圍獵成都路橋,成為其第一大股東。事與愿違的是,李勤入主成都路橋計劃失敗,同為四川商人的劉峙宏成為公司實控人。

從年開始,李勤開始從成都路橋撤退,多次協議轉讓告敗,無奈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截至目前,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已累計減持%股權。

據長江商報記者計算,李勤減持套現的資金約為.億元。以目前股價計算,所持成都路橋股權市值約為.億元。這意味著,歷經成都路橋一役,算上資金成本,李勤已經虧損超過億元。

入主成都路橋失敗,李勤轉戰綿石投資,成功借殼,更名為中迪投資(.SZ),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

然而,從去年開始,中迪投資接連虧損。李勤當初攜.億元入主,如今僅剩.億元。

搏殺兩家公司合計巨虧.億元,李勤的危機不僅在于巨虧。目前,李勤通過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投)所持中迪投資股權全部處于質押狀態,爆倉風險如影隨形。

圍獵成都路橋浮虧億

曾經雄心勃勃要將成都路橋斬落馬下的李勤,如今黯然神傷。入主失敗,反而巨虧約億元。

在舉牌成都路橋之前,李勤并不為資本市場所知。

公開資料顯示,年出生的李勤是新晉崛起的四川富豪。年,其從四川萬縣商業?茖W校畢業,從做零工、拜師傅、學手藝開始,逐漸賺得人生第一桶金。

年,中迪禾邦創立,這是一家資產超兩億元的四川達州地產企業。兩年后,中迪禾邦豪擲.億元,摘得重慶市九龍坡區一地塊,震驚重慶樓市。

年月初,成都路橋的一紙公告引發市場對李勤這名資本新貴的關注。公告顯示,截至年月日,李勤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成都路橋股份達到%,構成舉牌。

當時,成都路橋深陷風波中,時任實控人、董事長鄭渝力因涉嫌行賄被檢察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顯然,李勤不滿足于單一舉牌,而是圖謀成都路橋控股權。

年月,李勤曾試圖過問成都路橋人事大權,與時任管理層交鋒,一度訴諸法律,最終仍無功而返。

期間,李勤通過二級市場瘋狂增持成都路橋股份,接連舉牌。年月日,李勤的持股比為.%,當年月日達到.%,月日達.%,成為成都路橋第一大股東。

短短兩個月,耗資約.億元完成四次舉牌,李勤如此密集舉牌也不可避免地觸及違反信息披露相關規定。

不過,李勤的激進手法引發廣泛質疑,還是資金來源的合理性。

年月,成都路橋發布修訂后的詳細權益變動報告書,李勤在其中披露了資金來源,包括向中迪禾邦借款、股權轉讓款、項目銷售款和其他投資項目收益等渠道。

正是這份權益變動報告書,將李勤背后的人脈公之于眾。劉江東、宋德安、唐銘陽等多名達州幫核心人物與李勤有交集,李勤也是達州幫核心人物。

李勤入主成都路橋爭議不斷之際,成都路橋迎來新的攪局者——劉峙宏。劉峙宏通過宏義嘉華舉牌成都路橋,加上原實控人鄭渝力、股東道誠力等向宏義嘉華轉入股權,最終,劉峙宏成為成都路橋實控人,李勤長達四年的愿望落空。

從年初開始,李勤籌劃向劉峙宏轉讓股權退出,最終,因二級市場股價下跌,三易轉入協議仍未果。百般無奈之際,李勤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套現。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從年月至月,李勤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占總股本的%,套現約.億元。去年月日至今年月日,其又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約占總股本的%。這一次,套現約.億元。

兩次減持合計達%股權,套現約.億元。以成都路橋月日收盤價.元/股計算,李勤手中所持股份市值約為.億元。二者合計為.億元,相較于.億元的四次舉牌成本,已經虧損.億元,考慮到年資金成本,虧損已超過億元。

借殼中迪投資巨虧.億

相較敗退成都路橋,在中迪投資(原綿石投資)身上,李勤輕而易舉獲得了控股權,只是,如今也深陷巨虧之中。

年月日,入主成都路橋遇挫后,李勤將目光轉向了綿石投資。這一天,綿石投資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中北能公司、實際控制人鄭寬等六方,與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和《表決權委托協議》,上述六方將合計.萬股綿石投資股份(占當時總股本的.%),以及.萬股綿石投資股份所對應的表決權轉讓、委托給中迪產融投。

本次股權轉讓價格為元/股,以此計算,李勤通過中迪產融投接盤的成本約為.億元。受讓股權及表決權,李勤間接控制公司.%股權,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并將綿石投資改名為中迪投資。

年月日,中迪產融又耗資.億元受讓了鄭寬、王瑞二人合計轉讓的.萬股股份。加上年月、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的.萬股股份(耗資約.億元),至此,中迪產融合計持有中迪投資.%股權,加上受托的.%股權表決權,仍然控制著公司.%股權。

綜上所述,李勤入主中迪投資的成本合計為.億元。

入主中迪投資,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如今,賺了多少呢?

李勤入主后,中迪投資未實施過送轉股,但在年月日,中迪投資實施了一次現金分紅,共計派發現金.萬元。不過,尚不知中迪產融是否完成過戶,是否享受了分紅。

截至上周五(月日),中迪投資收盤價為.元/股,李勤通過中迪產融等合計持有公司.%股權,持股市值為.億元。

在不考慮資金成本情況下,李勤.億元入主,時隔不到兩年僅剩下.億元,浮虧約.億元。

巨虧之下,李勤該何去何從?

跨界重組破局之路

搏殺成都路橋和中迪投資落敗,不過,李勤正在尋機破局。

李勤入主中迪投資遭遇巨虧,源于二級市場股價大幅下跌,主要原因還是中迪投資經營業績慘不忍睹。

年,當時的綿石投資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還有.億元、.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億元。

李勤入主第一年,即年,綿石投資更名為中迪投資,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億元、-.億元,同比分別下降.%、.%?芍^是慘不忍睹,與借殼上市時想象的業績簡直是天壤之別。

今年前三季度的經營業績同樣慘淡。前個月,中迪投資實現營業收入.萬元,同比增長.%,凈利潤為虧損.萬元,同比劇降.%。

經營業績慘淡,股價也從接盤時的元/股左右跌至今年月的元/股左右,加杠桿資本運作的李勤,風險隨時會來襲。

接盤中迪投資之時,李勤左手減持成都路橋,右手受讓中迪投資股權,并迅速轉手將所受讓的股權質押給長城資產管理公司進行融資。截至目前,中迪產融的股權質押率仍然高達%。

截至目前,李勤舉牌成都路橋和入主中迪投資的資金,究竟是自己擁有還是來源于達州幫,尚不清楚。

公開信息稱,年前后,達州幫成員在資本市場掀起一股風暴,先后舉牌金路集團、成都路橋、首控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背后似乎有用之不竭的資金來源。

然而,隨著年浦發銀行成都分行近千億騙貸案爆發,達州幫核心人物唐銘陽一度被指控制藍潤集團、中迪集團、中際能源、帝升集團等四家公司。唐銘陽究竟是不是李勤名下中迪集團背后的金主,目前仍不得而知。

目前,處于困境的李勤還需自救。今年月日,中迪投資拋出一份重組方案,擬以現金收購育達健康%股權。公司對外的說法是,為提高公司可持續經營能力,推進公司轉型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育達健康于去年月日成立,今年月日才核準。其注冊資本億元,目前,同為去年月才成立的三名股東尚未見認繳出資。截至去年底,其總資產為.萬元,負債總額萬元。去年,其銷售收入為.萬元,凈利潤萬元。

根據中迪投資披露的重組進展,截至月日晚,盡職調查工作正在進行。

本次重組標的只是一家成立僅一年多的公司,規模較小,重組之后,能否提升中迪投資經營能力尚為變數。此外,中迪投資自身資金并不寬裕,出人意料地要采用現金收購,也令人不解。

不過,不管本次重組結果如何,對李勤而言,都是一次破局的自救之旅。重組消息披露后,中迪投資股價一口氣收個漲停板,股價接近翻倍,李勤的爆倉風險也為之減輕。

究竟是真重組還是單單為了救急?李勤的危機仍未遠去!

曾經轟動資本市場的資本派系達州幫沉寂三年后,其核心人物之一李勤正面臨著危機。

月日晚,成都路橋(.SZ)發布股權變動公告,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減持了%股權,持股比降至.%。

年至年,李勤耗資約.億元圍獵成都路橋,成為其第一大股東。事與愿違的是,李勤入主成都路橋計劃失敗,同為四川商人的劉峙宏成為公司實控人。

從年開始,李勤開始從成都路橋撤退,多次協議轉讓告敗,無奈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截至目前,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已累計減持%股權。

據長江商報記者計算,李勤減持套現的資金約為.億元。以目前股價計算,所持成都路橋股權市值約為.億元。這意味著,歷經成都路橋一役,算上資金成本,李勤已經虧損超過億元。

入主成都路橋失敗,李勤轉戰綿石投資,成功借殼,更名為中迪投資(.SZ),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

然而,從去年開始,中迪投資接連虧損。李勤當初攜.億元入主,如今僅剩.億元。

搏殺兩家公司合計巨虧.億元,李勤的危機不僅在于巨虧。目前,李勤通過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投)所持中迪投資股權全部處于質押狀態,爆倉風險如影隨形。

圍獵成都路橋浮虧億

曾經雄心勃勃要將成都路橋斬落馬下的李勤,如今黯然神傷。入主失敗,反而巨虧約億元。

在舉牌成都路橋之前,李勤并不為資本市場所知。

公開資料顯示,年出生的李勤是新晉崛起的四川富豪。年,其從四川萬縣商業?茖W校畢業,從做零工、拜師傅、學手藝開始,逐漸賺得人生第一桶金。

年,中迪禾邦創立,這是一家資產超兩億元的四川達州地產企業。兩年后,中迪禾邦豪擲.億元,摘得重慶市九龍坡區一地塊,震驚重慶樓市。

年月初,成都路橋的一紙公告引發市場對李勤這名資本新貴的關注。公告顯示,截至年月日,李勤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成都路橋股份達到%,構成舉牌。

當時,成都路橋深陷風波中,時任實控人、董事長鄭渝力因涉嫌行賄被檢察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顯然,李勤不滿足于單一舉牌,而是圖謀成都路橋控股權。

年月,李勤曾試圖過問成都路橋人事大權,與時任管理層交鋒,一度訴諸法律,最終仍無功而返。

期間,李勤通過二級市場瘋狂增持成都路橋股份,接連舉牌。年月日,李勤的持股比為.%,當年月日達到.%,月日達.%,成為成都路橋第一大股東。

短短兩個月,耗資約.億元完成四次舉牌,李勤如此密集舉牌也不可避免地觸及違反信息披露相關規定。

不過,李勤的激進手法引發廣泛質疑,還是資金來源的合理性。

年月,成都路橋發布修訂后的詳細權益變動報告書,李勤在其中披露了資金來源,包括向中迪禾邦借款、股權轉讓款、項目銷售款和其他投資項目收益等渠道。

正是這份權益變動報告書,將李勤背后的人脈公之于眾。劉江東、宋德安、唐銘陽等多名達州幫核心人物與李勤有交集,李勤也是達州幫核心人物。

李勤入主成都路橋爭議不斷之際,成都路橋迎來新的攪局者——劉峙宏。劉峙宏通過宏義嘉華舉牌成都路橋,加上原實控人鄭渝力、股東道誠力等向宏義嘉華轉入股權,最終,劉峙宏成為成都路橋實控人,李勤長達四年的愿望落空。

從年初開始,李勤籌劃向劉峙宏轉讓股權退出,最終,因二級市場股價下跌,三易轉入協議仍未果。百般無奈之際,李勤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套現。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從年月至月,李勤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占總股本的%,套現約.億元。去年月日至今年月日,其又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約占總股本的%。這一次,套現約.億元。

兩次減持合計達%股權,套現約.億元。以成都路橋月日收盤價.元/股計算,李勤手中所持股份市值約為.億元。二者合計為.億元,相較于.億元的四次舉牌成本,已經虧損.億元,考慮到年資金成本,虧損已超過億元。

借殼中迪投資巨虧.億

相較敗退成都路橋,在中迪投資(原綿石投資)身上,李勤輕而易舉獲得了控股權,只是,如今也深陷巨虧之中。

年月日,入主成都路橋遇挫后,李勤將目光轉向了綿石投資。這一天,綿石投資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中北能公司、實際控制人鄭寬等六方,與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和《表決權委托協議》,上述六方將合計.萬股綿石投資股份(占當時總股本的.%),以及.萬股綿石投資股份所對應的表決權轉讓、委托給中迪產融投。

本次股權轉讓價格為元/股,以此計算,李勤通過中迪產融投接盤的成本約為.億元。受讓股權及表決權,李勤間接控制公司.%股權,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并將綿石投資改名為中迪投資。

年月日,中迪產融又耗資.億元受讓了鄭寬、王瑞二人合計轉讓的.萬股股份。加上年月、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的.萬股股份(耗資約.億元),至此,中迪產融合計持有中迪投資.%股權,加上受托的.%股權表決權,仍然控制著公司.%股權。

綜上所述,李勤入主中迪投資的成本合計為.億元。

入主中迪投資,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如今,賺了多少呢?

李勤入主后,中迪投資未實施過送轉股,但在年月日,中迪投資實施了一次現金分紅,共計派發現金.萬元。不過,尚不知中迪產融是否完成過戶,是否享受了分紅。

截至上周五(月日),中迪投資收盤價為.元/股,李勤通過中迪產融等合計持有公司.%股權,持股市值為.億元。

在不考慮資金成本情況下,李勤.億元入主,時隔不到兩年僅剩下.億元,浮虧約.億元。

巨虧之下,李勤該何去何從?

跨界重組破局之路

搏殺成都路橋和中迪投資落敗,不過,李勤正在尋機破局。

李勤入主中迪投資遭遇巨虧,源于二級市場股價大幅下跌,主要原因還是中迪投資經營業績慘不忍睹。

年,當時的綿石投資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還有.億元、.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億元。

李勤入主第一年,即年,綿石投資更名為中迪投資,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億元、-.億元,同比分別下降.%、.%?芍^是慘不忍睹,與借殼上市時想象的業績簡直是天壤之別。

今年前三季度的經營業績同樣慘淡。前個月,中迪投資實現營業收入.萬元,同比增長.%,凈利潤為虧損.萬元,同比劇降.%。

經營業績慘淡,股價也從接盤時的元/股左右跌至今年月的元/股左右,加杠桿資本運作的李勤,風險隨時會來襲。

接盤中迪投資之時,李勤左手減持成都路橋,右手受讓中迪投資股權,并迅速轉手將所受讓的股權質押給長城資產管理公司進行融資。截至目前,中迪產融的股權質押率仍然高達%。

截至目前,李勤舉牌成都路橋和入主中迪投資的資金,究竟是自己擁有還是來源于達州幫,尚不清楚。

公開信息稱,年前后,達州幫成員在資本市場掀起一股風暴,先后舉牌金路集團、成都路橋、首控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背后似乎有用之不竭的資金來源。

然而,隨著年浦發銀行成都分行近千億騙貸案爆發,達州幫核心人物唐銘陽一度被指控制藍潤集團、中迪集團、中際能源、帝升集團等四家公司。唐銘陽究竟是不是李勤名下中迪集團背后的金主,目前仍不得而知。

目前,處于困境的李勤還需自救。今年月日,中迪投資拋出一份重組方案,擬以現金收購育達健康%股權。公司對外的說法是,為提高公司可持續經營能力,推進公司轉型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育達健康于去年月日成立,今年月日才核準。其注冊資本億元,目前,同為去年月才成立的三名股東尚未見認繳出資。截至去年底,其總資產為.萬元,負債總額萬元。去年,其銷售收入為.萬元,凈利潤萬元。

根據中迪投資披露的重組進展,截至月日晚,盡職調查工作正在進行。

本次重組標的只是一家成立僅一年多的公司,規模較小,重組之后,能否提升中迪投資經營能力尚為變數。此外,中迪投資自身資金并不寬裕,出人意料地要采用現金收購,也令人不解。

不過,不管本次重組結果如何,對李勤而言,都是一次破局的自救之旅。重組消息披露后,中迪投資股價一口氣收個漲停板,股價接近翻倍,李勤的爆倉風險也為之減輕。

究竟是真重組還是單單為了救急?李勤的危機仍未遠去!

曾經轟動資本市場的資本派系達州幫沉寂三年后,其核心人物之一李勤正面臨著危機。

月日晚,成都路橋(.SZ)發布股權變動公告,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減持了%股權,持股比降至.%。

年至年,李勤耗資約.億元圍獵成都路橋,成為其第一大股東。事與愿違的是,李勤入主成都路橋計劃失敗,同為四川商人的劉峙宏成為公司實控人。

從年開始,李勤開始從成都路橋撤退,多次協議轉讓告敗,無奈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截至目前,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已累計減持%股權。

據長江商報記者計算,李勤減持套現的資金約為.億元。以目前股價計算,所持成都路橋股權市值約為.億元。這意味著,歷經成都路橋一役,算上資金成本,李勤已經虧損超過億元。

入主成都路橋失敗,李勤轉戰綿石投資,成功借殼,更名為中迪投資(.SZ),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

然而,從去年開始,中迪投資接連虧損。李勤當初攜.億元入主,如今僅剩.億元。

搏殺兩家公司合計巨虧.億元,李勤的危機不僅在于巨虧。目前,李勤通過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投)所持中迪投資股權全部處于質押狀態,爆倉風險如影隨形。

圍獵成都路橋浮虧億

曾經雄心勃勃要將成都路橋斬落馬下的李勤,如今黯然神傷。入主失敗,反而巨虧約億元。

在舉牌成都路橋之前,李勤并不為資本市場所知。

公開資料顯示,年出生的李勤是新晉崛起的四川富豪。年,其從四川萬縣商業?茖W校畢業,從做零工、拜師傅、學手藝開始,逐漸賺得人生第一桶金。

年,中迪禾邦創立,這是一家資產超兩億元的四川達州地產企業。兩年后,中迪禾邦豪擲.億元,摘得重慶市九龍坡區一地塊,震驚重慶樓市。

年月初,成都路橋的一紙公告引發市場對李勤這名資本新貴的關注。公告顯示,截至年月日,李勤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成都路橋股份達到%,構成舉牌。

當時,成都路橋深陷風波中,時任實控人、董事長鄭渝力因涉嫌行賄被檢察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顯然,李勤不滿足于單一舉牌,而是圖謀成都路橋控股權。

年月,李勤曾試圖過問成都路橋人事大權,與時任管理層交鋒,一度訴諸法律,最終仍無功而返。

期間,李勤通過二級市場瘋狂增持成都路橋股份,接連舉牌。年月日,李勤的持股比為.%,當年月日達到.%,月日達.%,成為成都路橋第一大股東。

短短兩個月,耗資約.億元完成四次舉牌,李勤如此密集舉牌也不可避免地觸及違反信息披露相關規定。

不過,李勤的激進手法引發廣泛質疑,還是資金來源的合理性。

年月,成都路橋發布修訂后的詳細權益變動報告書,李勤在其中披露了資金來源,包括向中迪禾邦借款、股權轉讓款、項目銷售款和其他投資項目收益等渠道。

正是這份權益變動報告書,將李勤背后的人脈公之于眾。劉江東、宋德安、唐銘陽等多名達州幫核心人物與李勤有交集,李勤也是達州幫核心人物。

李勤入主成都路橋爭議不斷之際,成都路橋迎來新的攪局者——劉峙宏。劉峙宏通過宏義嘉華舉牌成都路橋,加上原實控人鄭渝力、股東道誠力等向宏義嘉華轉入股權,最終,劉峙宏成為成都路橋實控人,李勤長達四年的愿望落空。

從年初開始,李勤籌劃向劉峙宏轉讓股權退出,最終,因二級市場股價下跌,三易轉入協議仍未果。百般無奈之際,李勤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套現。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從年月至月,李勤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占總股本的%,套現約.億元。去年月日至今年月日,其又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約占總股本的%。這一次,套現約.億元。

兩次減持合計達%股權,套現約.億元。以成都路橋月日收盤價.元/股計算,李勤手中所持股份市值約為.億元。二者合計為.億元,相較于.億元的四次舉牌成本,已經虧損.億元,考慮到年資金成本,虧損已超過億元。

借殼中迪投資巨虧.億

相較敗退成都路橋,在中迪投資(原綿石投資)身上,李勤輕而易舉獲得了控股權,只是,如今也深陷巨虧之中。

年月日,入主成都路橋遇挫后,李勤將目光轉向了綿石投資。這一天,綿石投資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中北能公司、實際控制人鄭寬等六方,與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和《表決權委托協議》,上述六方將合計.萬股綿石投資股份(占當時總股本的.%),以及.萬股綿石投資股份所對應的表決權轉讓、委托給中迪產融投。

本次股權轉讓價格為元/股,以此計算,李勤通過中迪產融投接盤的成本約為.億元。受讓股權及表決權,李勤間接控制公司.%股權,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并將綿石投資改名為中迪投資。

年月日,中迪產融又耗資.億元受讓了鄭寬、王瑞二人合計轉讓的.萬股股份。加上年月、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的.萬股股份(耗資約.億元),至此,中迪產融合計持有中迪投資.%股權,加上受托的.%股權表決權,仍然控制著公司.%股權。

綜上所述,李勤入主中迪投資的成本合計為.億元。

入主中迪投資,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如今,賺了多少呢?

李勤入主后,中迪投資未實施過送轉股,但在年月日,中迪投資實施了一次現金分紅,共計派發現金.萬元。不過,尚不知中迪產融是否完成過戶,是否享受了分紅。

截至上周五(月日),中迪投資收盤價為.元/股,李勤通過中迪產融等合計持有公司.%股權,持股市值為.億元。

在不考慮資金成本情況下,李勤.億元入主,時隔不到兩年僅剩下.億元,浮虧約.億元。

巨虧之下,李勤該何去何從?

跨界重組破局之路

搏殺成都路橋和中迪投資落敗,不過,李勤正在尋機破局。

李勤入主中迪投資遭遇巨虧,源于二級市場股價大幅下跌,主要原因還是中迪投資經營業績慘不忍睹。

年,當時的綿石投資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還有.億元、.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億元。

李勤入主第一年,即年,綿石投資更名為中迪投資,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億元、-.億元,同比分別下降.%、.%?芍^是慘不忍睹,與借殼上市時想象的業績簡直是天壤之別。

今年前三季度的經營業績同樣慘淡。前個月,中迪投資實現營業收入.萬元,同比增長.%,凈利潤為虧損.萬元,同比劇降.%。

經營業績慘淡,股價也從接盤時的元/股左右跌至今年月的元/股左右,加杠桿資本運作的李勤,風險隨時會來襲。

接盤中迪投資之時,李勤左手減持成都路橋,右手受讓中迪投資股權,并迅速轉手將所受讓的股權質押給長城資產管理公司進行融資。截至目前,中迪產融的股權質押率仍然高達%。

截至目前,李勤舉牌成都路橋和入主中迪投資的資金,究竟是自己擁有還是來源于達州幫,尚不清楚。

公開信息稱,年前后,達州幫成員在資本市場掀起一股風暴,先后舉牌金路集團、成都路橋、首控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背后似乎有用之不竭的資金來源。

然而,隨著年浦發銀行成都分行近千億騙貸案爆發,達州幫核心人物唐銘陽一度被指控制藍潤集團、中迪集團、中際能源、帝升集團等四家公司。唐銘陽究竟是不是李勤名下中迪集團背后的金主,目前仍不得而知。

目前,處于困境的李勤還需自救。今年月日,中迪投資拋出一份重組方案,擬以現金收購育達健康%股權。公司對外的說法是,為提高公司可持續經營能力,推進公司轉型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育達健康于去年月日成立,今年月日才核準。其注冊資本億元,目前,同為去年月才成立的三名股東尚未見認繳出資。截至去年底,其總資產為.萬元,負債總額萬元。去年,其銷售收入為.萬元,凈利潤萬元。

根據中迪投資披露的重組進展,截至月日晚,盡職調查工作正在進行。

本次重組標的只是一家成立僅一年多的公司,規模較小,重組之后,能否提升中迪投資經營能力尚為變數。此外,中迪投資自身資金并不寬裕,出人意料地要采用現金收購,也令人不解。

不過,不管本次重組結果如何,對李勤而言,都是一次破局的自救之旅。重組消息披露后,中迪投資股價一口氣收個漲停板,股價接近翻倍,李勤的爆倉風險也為之減輕。

究竟是真重組還是單單為了救急?李勤的危機仍未遠去!

曾經轟動資本市場的資本派系達州幫沉寂三年后,其核心人物之一李勤正面臨著危機。

月日晚,成都路橋(.SZ)發布股權變動公告,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減持了%股權,持股比降至.%。

年至年,李勤耗資約.億元圍獵成都路橋,成為其第一大股東。事與愿違的是,李勤入主成都路橋計劃失敗,同為四川商人的劉峙宏成為公司實控人。

從年開始,李勤開始從成都路橋撤退,多次協議轉讓告敗,無奈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截至目前,李勤及其一致行動人已累計減持%股權。

據長江商報記者計算,李勤減持套現的資金約為.億元。以目前股價計算,所持成都路橋股權市值約為.億元。這意味著,歷經成都路橋一役,算上資金成本,李勤已經虧損超過億元。

入主成都路橋失敗,李勤轉戰綿石投資,成功借殼,更名為中迪投資(.SZ),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

然而,從去年開始,中迪投資接連虧損。李勤當初攜.億元入主,如今僅剩.億元。

搏殺兩家公司合計巨虧.億元,李勤的危機不僅在于巨虧。目前,李勤通過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投)所持中迪投資股權全部處于質押狀態,爆倉風險如影隨形。

圍獵成都路橋浮虧億

曾經雄心勃勃要將成都路橋斬落馬下的李勤,如今黯然神傷。入主失敗,反而巨虧約億元。

在舉牌成都路橋之前,李勤并不為資本市場所知。

公開資料顯示,年出生的李勤是新晉崛起的四川富豪。年,其從四川萬縣商業?茖W校畢業,從做零工、拜師傅、學手藝開始,逐漸賺得人生第一桶金。

年,中迪禾邦創立,這是一家資產超兩億元的四川達州地產企業。兩年后,中迪禾邦豪擲.億元,摘得重慶市九龍坡區一地塊,震驚重慶樓市。

年月初,成都路橋的一紙公告引發市場對李勤這名資本新貴的關注。公告顯示,截至年月日,李勤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成都路橋股份達到%,構成舉牌。

當時,成都路橋深陷風波中,時任實控人、董事長鄭渝力因涉嫌行賄被檢察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顯然,李勤不滿足于單一舉牌,而是圖謀成都路橋控股權。

年月,李勤曾試圖過問成都路橋人事大權,與時任管理層交鋒,一度訴諸法律,最終仍無功而返。

期間,李勤通過二級市場瘋狂增持成都路橋股份,接連舉牌。年月日,李勤的持股比為.%,當年月日達到.%,月日達.%,成為成都路橋第一大股東。

短短兩個月,耗資約.億元完成四次舉牌,李勤如此密集舉牌也不可避免地觸及違反信息披露相關規定。

不過,李勤的激進手法引發廣泛質疑,還是資金來源的合理性。

年月,成都路橋發布修訂后的詳細權益變動報告書,李勤在其中披露了資金來源,包括向中迪禾邦借款、股權轉讓款、項目銷售款和其他投資項目收益等渠道。

正是這份權益變動報告書,將李勤背后的人脈公之于眾。劉江東、宋德安、唐銘陽等多名達州幫核心人物與李勤有交集,李勤也是達州幫核心人物。

李勤入主成都路橋爭議不斷之際,成都路橋迎來新的攪局者——劉峙宏。劉峙宏通過宏義嘉華舉牌成都路橋,加上原實控人鄭渝力、股東道誠力等向宏義嘉華轉入股權,最終,劉峙宏成為成都路橋實控人,李勤長達四年的愿望落空。

從年初開始,李勤籌劃向劉峙宏轉讓股權退出,最終,因二級市場股價下跌,三易轉入協議仍未果。百般無奈之際,李勤選擇通過二級市場減持套現。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從年月至月,李勤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占總股本的%,套現約.億元。去年月日至今年月日,其又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約.萬股,約占總股本的%。這一次,套現約.億元。

兩次減持合計達%股權,套現約.億元。以成都路橋月日收盤價.元/股計算,李勤手中所持股份市值約為.億元。二者合計為.億元,相較于.億元的四次舉牌成本,已經虧損.億元,考慮到年資金成本,虧損已超過億元。

借殼中迪投資巨虧.億

相較敗退成都路橋,在中迪投資(原綿石投資)身上,李勤輕而易舉獲得了控股權,只是,如今也深陷巨虧之中。

年月日,入主成都路橋遇挫后,李勤將目光轉向了綿石投資。這一天,綿石投資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中北能公司、實際控制人鄭寬等六方,與成都中迪產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迪產融)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和《表決權委托協議》,上述六方將合計.萬股綿石投資股份(占當時總股本的.%),以及.萬股綿石投資股份所對應的表決權轉讓、委托給中迪產融投。

本次股權轉讓價格為元/股,以此計算,李勤通過中迪產融投接盤的成本約為.億元。受讓股權及表決權,李勤間接控制公司.%股權,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并將綿石投資改名為中迪投資。

年月日,中迪產融又耗資.億元受讓了鄭寬、王瑞二人合計轉讓的.萬股股份。加上年月、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的.萬股股份(耗資約.億元),至此,中迪產融合計持有中迪投資.%股權,加上受托的.%股權表決權,仍然控制著公司.%股權。

綜上所述,李勤入主中迪投資的成本合計為.億元。

入主中迪投資,李勤成為公司實控人,如今,賺了多少呢?

李勤入主后,中迪投資未實施過送轉股,但在年月日,中迪投資實施了一次現金分紅,共計派發現金.萬元。不過,尚不知中迪產融是否完成過戶,是否享受了分紅。

截至上周五(月日),中迪投資收盤價為.元/股,李勤通過中迪產融等合計持有公司.%股權,持股市值為.億元。

在不考慮資金成本情況下,李勤.億元入主,時隔不到兩年僅剩下.億元,浮虧約.億元。

巨虧之下,李勤該何去何從?

跨界重組破局之路

搏殺成都路橋和中迪投資落敗,不過,李勤正在尋機破局。

李勤入主中迪投資遭遇巨虧,源于二級市場股價大幅下跌,主要原因還是中迪投資經營業績慘不忍睹。

年,當時的綿石投資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還有.億元、.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億元。

李勤入主第一年,即年,綿石投資更名為中迪投資,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億元、-.億元,同比分別下降.%、.%?芍^是慘不忍睹,與借殼上市時想象的業績簡直是天壤之別。

今年前三季度的經營業績同樣慘淡。前個月,中迪投資實現營業收入.萬元,同比增長.%,凈利潤為虧損.萬元,同比劇降.%。

經營業績慘淡,股價也從接盤時的元/股左右跌至今年月的元/股左右,加杠桿資本運作的李勤,風險隨時會來襲。

接盤中迪投資之時,李勤左手減持成都路橋,右手受讓中迪投資股權,并迅速轉手將所受讓的股權質押給長城資產管理公司進行融資。截至目前,中迪產融的股權質押率仍然高達%。

截至目前,李勤舉牌成都路橋和入主中迪投資的資金,究竟是自己擁有還是來源于達州幫,尚不清楚。

公開信息稱,年前后,達州幫成員在資本市場掀起一股風暴,先后舉牌金路集團、成都路橋、首控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背后似乎有用之不竭的資金來源。

然而,隨著年浦發銀行成都分行近千億騙貸案爆發,達州幫核心人物唐銘陽一度被指控制藍潤集團、中迪集團、中際能源、帝升集團等四家公司。唐銘陽究竟是不是李勤名下中迪集團背后的金主,目前仍不得而知。

目前,處于困境的李勤還需自救。今年月日,中迪投資拋出一份重組方案,擬以現金收購育達健康%股權。公司對外的說法是,為提高公司可持續經營能力,推進公司轉型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育達健康于去年月日成立,今年月日才核準。其注冊資本億元,目前,同為去年月才成立的三名股東尚未見認繳出資。截至去年底,其總資產為.萬元,負債總額萬元。去年,其銷售收入為.萬元,凈利潤萬元。

根據中迪投資披露的重組進展,截至月日晚,盡職調查工作正在進行。

本次重組標的只是一家成立僅一年多的公司,規模較小,重組之后,能否提升中迪投資經營能力尚為變數。此外,中迪投資自身資金并不寬裕,出人意料地要采用現金收購,也令人不解。

不過,不管本次重組結果如何,對李勤而言,都是一次破局的自救之旅。重組消息披露后,中迪投資股價一口氣收個漲停板,股價接近翻倍,李勤的爆倉風險也為之減輕。

究竟是真重組還是單單為了救急?李勤的危機仍未遠去!

外匯歐元走勢圖




(成都養生網)

附件:

中醫養生


© <養生網_主關鍵詞>成都養生網-提供健康養生常識、養生之道、食療養生、運動養生等其他知識 聯系我們

請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則后果自負,一切與程序作者無關!

成都養生網 哈灵江苏麻将作弊器 捕鱼大亨辅助 捕鱼游戏送彩金可提现 12126期浙江20选5 山东十一运开奖直播 昨天浙江6 1开奖结果 利物浦英超冠军次数 新基建大数据的股票 安徽11选5遗漏一定牛下载 e球彩中奖规则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