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郵箱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健康養生_主關鍵詞>

文章來源:SEO    發布時間:2020-06-04 19:02:39  【字號:      】

行道樹讀音會計初級-天津會計網-中級財務會計報表學習網站山西新聞網具有新聞采寫社會化媒體資訊和產品為一體的互聯網媒體平臺記錄社會、傳播信息每天24小時面向廣大網民和網絡媒體,快速、準確地提供文字、圖片、視頻等多樣化的資訊服務力求及時、客觀、權威、獨立地報道新聞,致力于應用前沿。

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的恒通新城小區

鄭州一小區業委會主任梁芳靜反映,因參與小區業主維權,開發商派人跑到自己老家威脅dqo父母,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對此,開發商堅決予以否認。

這兩個人究竟是何身份?

梁芳靜表示老家派出所立案,民警告知她兩人確系開發商的人。

該說法未得到民警證實。

事件:

小區業委會主任稱老家父母遭開發商威脅dqo

梁芳靜,鄭州市鄭東新區恒通新城小區業主委員會主任。

月日上午,梁芳靜接到老家家人打來的電話,稱爸媽家中出現不明身份人員,對方所駕駛車輛為鄭州牌照。

他們上來就問是不是梁芳靜家。我家人說是并反問他們是誰。dqo梁芳靜回憶,對方撂下一句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就走了。

她的家人追到外面,拍下對方照片,以及對方駕駛的豫A牌照的汽車。

接到父母電話我特別害怕。dqo梁芳靜說,因擔心父母及家人安危,遂報警求助,當地惱里派出所民警受理此事并立案。

到梁芳靜老家的不明身份的人究竟是誰?為何偏偏告誡其不要再參與小區的事?

梁芳靜稱,因自己此前帶領全體小區業主在用水、供暖、房本、物業等問題方面維權,并多次對簿公堂,就此與開發商結下矛盾。

目前,業委會正在與開發商地面個車位按照規劃許可證補建及地下車位權屬進行訴訟。另,開發商遺留外墻質量問題業委會多次向中牟縣住建局反映無果,業委會于月份向鄭州市建委、河南省住建廳建筑質量管理處投訴。截止今天還沒有收到書面回復。

考慮到此前多次與開發商發生正面沖突,因此,她認定前往自己老家的人就是開發商派去的。

開發商:

對方造謠生事,不是我們的人!

恒通新城小區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向東米路南,由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開發建設(以下簡稱恒通置業),年月日交房,現有約八百多戶業主。

年月日,小區業主委員會備案成立,梁芳靜任主任。

月日,猛犸新聞middo東方今報記者電話聯系了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徐軍。

我們從來沒有威脅過她,一直都是她在威脅我們。dqo對于梁芳靜所指,徐軍再三予以否認,她造謠生事。我們太守規矩了,一直被她欺負。dqo

雙方的矛盾是怎么結下的?

徐軍對此表示說來話長,他稱自從小區交房以后,梁任業委會主任以來,雙方就不斷有沖突。

比如小區用水的問題。一開始自來水管道還沒有鋪到位,小區用的是地下水,化驗合格,她污蔑說是臟水。dqo徐軍稱,后來考慮到盡量讓業主滿意,用水問題解決了,此后就小區用暖、房本等多方面問題,雙方不斷有分歧,還曾因此打官司,她嘗到了維權的甜頭,不停生事。dqo

此外,徐軍還表示,梁本人以全體業主的名義,采取堵門堵路、懸掛條幅等不當方式進行所謂的維權。

所以,針對梁芳靜此次所指,是開發商派人到老家威脅dqo一事,徐軍的態度是,那是不可能的事,她愛咋說咋說,跟她沒啥好說的。dqo

當地派出所:

立案調查,已核實清楚

梁芳靜稱,她第一時間報警,老家所在地mdahmdah長垣縣公安局惱里派出所立案。

月日下午,記者與具體辦案民警聯系,對方拒絕采訪。

而據梁芳靜提供的一份錄音顯示,她曾于日上午聯系辦案民警咨詢案件進展情況。

辦案民警告訴我,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的律師已與他們聯系,稱當天到梁芳靜爸媽家的人確實是恒通置業的人,去家里的目的是核實我的身份信息是否準確,家里是否有其本人。dqo梁芳靜說。

她還表示,民警告知鄭州恒通置業律師,了解身份信息可以帶著律師證到轄區戶籍室、社區、村委會解決,不應該去家里。民警還說,已讓鄭州的恒通置業的律師轉告當時到梁芳靜爸媽家的兩名人員,盡快去派出所配合調查。

我對說過的話承擔一切法律后果。dqo梁芳靜言之鑿鑿。

觀點:

明確責任,事權和物權分配好,矛盾大大減少

一個小區的組成,離不開開發商、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和社區。四者之間彼此獨立又互相制約,有著不同程度的關系。

隨著當前住宅小區的蓬勃開發建設,業主對舒適環境和服務的需求也越來越細致,而業委會作為小區業主和物業及開發商之間的溝通橋梁,它的成立初衷就是更合理的規范小區管理模式,代表廣大業主的訴求。

也正因為這點,業委會和開發商之間在各地都會不同程度地存在矛盾糾紛。

針對此事,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長、中國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宋向清認為,開發商與業委會共同的服務對象是業主,讓業主滿意是他們共同的目的,因此二者本來是沒有矛盾和沖突的。但是業委會是從業主中產生的,這就使業委會與業主的利益疊加,業委會自然希望為業主爭取更多的利益。開發商是利益獨立的另一方。本來應該是三個不同的利益體,就成了事實上的兩個利益體,這是體制的問題。

另外,開發商與業主之間權力不對等、實力不對稱,業委會為業主的正當維權行為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忽略,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放大,導致業委會與開發商的溝通協調困難,久而久之就會出現矛盾甚至發生沖突。這種情況的出現顯然有制度設計問題,有利益分配問題,也有心態和情緒問題。

宋向清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業委會的產生要更多的融入第三方力量,比如獨立的執業律師,獨立的物業服務商以及街道辦事處或居委會等,適當增加第三方人員比重。

同時提前制定好小區物業服務標準,明確哪些問題應該由開發商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物業公司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業主解決,責任明確了,事權和物權就比較容易分配了,矛盾和沖突就可以大大減少。當然業委會與開發商各自調整好心態也很重要,不能情緒化解決問題,更不能仗勢欺人,甚至進行人身威脅,這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給自身利益帶來更大傷害。

轉自:中華網河南

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的恒通新城小區

鄭州一小區業委會主任梁芳靜反映,因參與小區業主維權,開發商派人跑到自己老家威脅dqo父母,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對此,開發商堅決予以否認。

這兩個人究竟是何身份?

梁芳靜表示老家派出所立案,民警告知她兩人確系開發商的人。

該說法未得到民警證實。

事件:

小區業委會主任稱老家父母遭開發商威脅dqo

梁芳靜,鄭州市鄭東新區恒通新城小區業主委員會主任。

月日上午,梁芳靜接到老家家人打來的電話,稱爸媽家中出現不明身份人員,對方所駕駛車輛為鄭州牌照。

他們上來就問是不是梁芳靜家。我家人說是并反問他們是誰。dqo梁芳靜回憶,對方撂下一句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就走了。

她的家人追到外面,拍下對方照片,以及對方駕駛的豫A牌照的汽車。

接到父母電話我特別害怕。dqo梁芳靜說,因擔心父母及家人安危,遂報警求助,當地惱里派出所民警受理此事并立案。

到梁芳靜老家的不明身份的人究竟是誰?為何偏偏告誡其不要再參與小區的事?

梁芳靜稱,因自己此前帶領全體小區業主在用水、供暖、房本、物業等問題方面維權,并多次對簿公堂,就此與開發商結下矛盾。

目前,業委會正在與開發商地面個車位按照規劃許可證補建及地下車位權屬進行訴訟。另,開發商遺留外墻質量問題業委會多次向中牟縣住建局反映無果,業委會于月份向鄭州市建委、河南省住建廳建筑質量管理處投訴。截止今天還沒有收到書面回復。

考慮到此前多次與開發商發生正面沖突,因此,她認定前往自己老家的人就是開發商派去的。

開發商:

對方造謠生事,不是我們的人!

恒通新城小區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向東米路南,由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開發建設(以下簡稱恒通置業),年月日交房,現有約八百多戶業主。

年月日,小區業主委員會備案成立,梁芳靜任主任。

月日,猛犸新聞middo東方今報記者電話聯系了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徐軍。

我們從來沒有威脅過她,一直都是她在威脅我們。dqo對于梁芳靜所指,徐軍再三予以否認,她造謠生事。我們太守規矩了,一直被她欺負。dqo

雙方的矛盾是怎么結下的?

徐軍對此表示說來話長,他稱自從小區交房以后,梁任業委會主任以來,雙方就不斷有沖突。

比如小區用水的問題。一開始自來水管道還沒有鋪到位,小區用的是地下水,化驗合格,她污蔑說是臟水。dqo徐軍稱,后來考慮到盡量讓業主滿意,用水問題解決了,此后就小區用暖、房本等多方面問題,雙方不斷有分歧,還曾因此打官司,她嘗到了維權的甜頭,不停生事。dqo

此外,徐軍還表示,梁本人以全體業主的名義,采取堵門堵路、懸掛條幅等不當方式進行所謂的維權。

所以,針對梁芳靜此次所指,是開發商派人到老家威脅dqo一事,徐軍的態度是,那是不可能的事,她愛咋說咋說,跟她沒啥好說的。dqo

當地派出所:

立案調查,已核實清楚

梁芳靜稱,她第一時間報警,老家所在地mdahmdah長垣縣公安局惱里派出所立案。

月日下午,記者與具體辦案民警聯系,對方拒絕采訪。

而據梁芳靜提供的一份錄音顯示,她曾于日上午聯系辦案民警咨詢案件進展情況。

辦案民警告訴我,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的律師已與他們聯系,稱當天到梁芳靜爸媽家的人確實是恒通置業的人,去家里的目的是核實我的身份信息是否準確,家里是否有其本人。dqo梁芳靜說。

她還表示,民警告知鄭州恒通置業律師,了解身份信息可以帶著律師證到轄區戶籍室、社區、村委會解決,不應該去家里。民警還說,已讓鄭州的恒通置業的律師轉告當時到梁芳靜爸媽家的兩名人員,盡快去派出所配合調查。

我對說過的話承擔一切法律后果。dqo梁芳靜言之鑿鑿。

觀點:

明確責任,事權和物權分配好,矛盾大大減少

一個小區的組成,離不開開發商、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和社區。四者之間彼此獨立又互相制約,有著不同程度的關系。

隨著當前住宅小區的蓬勃開發建設,業主對舒適環境和服務的需求也越來越細致,而業委會作為小區業主和物業及開發商之間的溝通橋梁,它的成立初衷就是更合理的規范小區管理模式,代表廣大業主的訴求。

也正因為這點,業委會和開發商之間在各地都會不同程度地存在矛盾糾紛。

針對此事,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長、中國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宋向清認為,開發商與業委會共同的服務對象是業主,讓業主滿意是他們共同的目的,因此二者本來是沒有矛盾和沖突的。但是業委會是從業主中產生的,這就使業委會與業主的利益疊加,業委會自然希望為業主爭取更多的利益。開發商是利益獨立的另一方。本來應該是三個不同的利益體,就成了事實上的兩個利益體,這是體制的問題。

另外,開發商與業主之間權力不對等、實力不對稱,業委會為業主的正當維權行為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忽略,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放大,導致業委會與開發商的溝通協調困難,久而久之就會出現矛盾甚至發生沖突。這種情況的出現顯然有制度設計問題,有利益分配問題,也有心態和情緒問題。

宋向清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業委會的產生要更多的融入第三方力量,比如獨立的執業律師,獨立的物業服務商以及街道辦事處或居委會等,適當增加第三方人員比重。

同時提前制定好小區物業服務標準,明確哪些問題應該由開發商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物業公司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業主解決,責任明確了,事權和物權就比較容易分配了,矛盾和沖突就可以大大減少。當然業委會與開發商各自調整好心態也很重要,不能情緒化解決問題,更不能仗勢欺人,甚至進行人身威脅,這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給自身利益帶來更大傷害。

轉自:中華網河南

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的恒通新城小區

鄭州一小區業委會主任梁芳靜反映,因參與小區業主維權,開發商派人跑到自己老家威脅dqo父母,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對此,開發商堅決予以否認。

這兩個人究竟是何身份?

梁芳靜表示老家派出所立案,民警告知她兩人確系開發商的人。

該說法未得到民警證實。

事件:

小區業委會主任稱老家父母遭開發商威脅dqo

梁芳靜,鄭州市鄭東新區恒通新城小區業主委員會主任。

月日上午,梁芳靜接到老家家人打來的電話,稱爸媽家中出現不明身份人員,對方所駕駛車輛為鄭州牌照。

他們上來就問是不是梁芳靜家。我家人說是并反問他們是誰。dqo梁芳靜回憶,對方撂下一句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就走了。

她的家人追到外面,拍下對方照片,以及對方駕駛的豫A牌照的汽車。

接到父母電話我特別害怕。dqo梁芳靜說,因擔心父母及家人安危,遂報警求助,當地惱里派出所民警受理此事并立案。

到梁芳靜老家的不明身份的人究竟是誰?為何偏偏告誡其不要再參與小區的事?

梁芳靜稱,因自己此前帶領全體小區業主在用水、供暖、房本、物業等問題方面維權,并多次對簿公堂,就此與開發商結下矛盾。

目前,業委會正在與開發商地面個車位按照規劃許可證補建及地下車位權屬進行訴訟。另,開發商遺留外墻質量問題業委會多次向中牟縣住建局反映無果,業委會于月份向鄭州市建委、河南省住建廳建筑質量管理處投訴。截止今天還沒有收到書面回復。

考慮到此前多次與開發商發生正面沖突,因此,她認定前往自己老家的人就是開發商派去的。

開發商:

對方造謠生事,不是我們的人!

恒通新城小區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向東米路南,由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開發建設(以下簡稱恒通置業),年月日交房,現有約八百多戶業主。

年月日,小區業主委員會備案成立,梁芳靜任主任。

月日,猛犸新聞middo東方今報記者電話聯系了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徐軍。

我們從來沒有威脅過她,一直都是她在威脅我們。dqo對于梁芳靜所指,徐軍再三予以否認,她造謠生事。我們太守規矩了,一直被她欺負。dqo

雙方的矛盾是怎么結下的?

徐軍對此表示說來話長,他稱自從小區交房以后,梁任業委會主任以來,雙方就不斷有沖突。

比如小區用水的問題。一開始自來水管道還沒有鋪到位,小區用的是地下水,化驗合格,她污蔑說是臟水。dqo徐軍稱,后來考慮到盡量讓業主滿意,用水問題解決了,此后就小區用暖、房本等多方面問題,雙方不斷有分歧,還曾因此打官司,她嘗到了維權的甜頭,不停生事。dqo

此外,徐軍還表示,梁本人以全體業主的名義,采取堵門堵路、懸掛條幅等不當方式進行所謂的維權。

所以,針對梁芳靜此次所指,是開發商派人到老家威脅dqo一事,徐軍的態度是,那是不可能的事,她愛咋說咋說,跟她沒啥好說的。dqo

當地派出所:

立案調查,已核實清楚

梁芳靜稱,她第一時間報警,老家所在地mdahmdah長垣縣公安局惱里派出所立案。

月日下午,記者與具體辦案民警聯系,對方拒絕采訪。

而據梁芳靜提供的一份錄音顯示,她曾于日上午聯系辦案民警咨詢案件進展情況。

辦案民警告訴我,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的律師已與他們聯系,稱當天到梁芳靜爸媽家的人確實是恒通置業的人,去家里的目的是核實我的身份信息是否準確,家里是否有其本人。dqo梁芳靜說。

她還表示,民警告知鄭州恒通置業律師,了解身份信息可以帶著律師證到轄區戶籍室、社區、村委會解決,不應該去家里。民警還說,已讓鄭州的恒通置業的律師轉告當時到梁芳靜爸媽家的兩名人員,盡快去派出所配合調查。

我對說過的話承擔一切法律后果。dqo梁芳靜言之鑿鑿。

觀點:

明確責任,事權和物權分配好,矛盾大大減少

一個小區的組成,離不開開發商、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和社區。四者之間彼此獨立又互相制約,有著不同程度的關系。

隨著當前住宅小區的蓬勃開發建設,業主對舒適環境和服務的需求也越來越細致,而業委會作為小區業主和物業及開發商之間的溝通橋梁,它的成立初衷就是更合理的規范小區管理模式,代表廣大業主的訴求。

也正因為這點,業委會和開發商之間在各地都會不同程度地存在矛盾糾紛。

針對此事,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長、中國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宋向清認為,開發商與業委會共同的服務對象是業主,讓業主滿意是他們共同的目的,因此二者本來是沒有矛盾和沖突的。但是業委會是從業主中產生的,這就使業委會與業主的利益疊加,業委會自然希望為業主爭取更多的利益。開發商是利益獨立的另一方。本來應該是三個不同的利益體,就成了事實上的兩個利益體,這是體制的問題。

另外,開發商與業主之間權力不對等、實力不對稱,業委會為業主的正當維權行為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忽略,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放大,導致業委會與開發商的溝通協調困難,久而久之就會出現矛盾甚至發生沖突。這種情況的出現顯然有制度設計問題,有利益分配問題,也有心態和情緒問題。

宋向清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業委會的產生要更多的融入第三方力量,比如獨立的執業律師,獨立的物業服務商以及街道辦事處或居委會等,適當增加第三方人員比重。

同時提前制定好小區物業服務標準,明確哪些問題應該由開發商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物業公司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業主解決,責任明確了,事權和物權就比較容易分配了,矛盾和沖突就可以大大減少。當然業委會與開發商各自調整好心態也很重要,不能情緒化解決問題,更不能仗勢欺人,甚至進行人身威脅,這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給自身利益帶來更大傷害。

轉自:中華網河南

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的恒通新城小區

鄭州一小區業委會主任梁芳靜反映,因參與小區業主維權,開發商派人跑到自己老家威脅dqo父母,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對此,開發商堅決予以否認。

這兩個人究竟是何身份?

梁芳靜表示老家派出所立案,民警告知她兩人確系開發商的人。

該說法未得到民警證實。

事件:

小區業委會主任稱老家父母遭開發商威脅dqo

梁芳靜,鄭州市鄭東新區恒通新城小區業主委員會主任。

月日上午,梁芳靜接到老家家人打來的電話,稱爸媽家中出現不明身份人員,對方所駕駛車輛為鄭州牌照。

他們上來就問是不是梁芳靜家。我家人說是并反問他們是誰。dqo梁芳靜回憶,對方撂下一句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就走了。

她的家人追到外面,拍下對方照片,以及對方駕駛的豫A牌照的汽車。

接到父母電話我特別害怕。dqo梁芳靜說,因擔心父母及家人安危,遂報警求助,當地惱里派出所民警受理此事并立案。

到梁芳靜老家的不明身份的人究竟是誰?為何偏偏告誡其不要再參與小區的事?

梁芳靜稱,因自己此前帶領全體小區業主在用水、供暖、房本、物業等問題方面維權,并多次對簿公堂,就此與開發商結下矛盾。

目前,業委會正在與開發商地面個車位按照規劃許可證補建及地下車位權屬進行訴訟。另,開發商遺留外墻質量問題業委會多次向中牟縣住建局反映無果,業委會于月份向鄭州市建委、河南省住建廳建筑質量管理處投訴。截止今天還沒有收到書面回復。

考慮到此前多次與開發商發生正面沖突,因此,她認定前往自己老家的人就是開發商派去的。

開發商:

對方造謠生事,不是我們的人!

恒通新城小區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向東米路南,由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開發建設(以下簡稱恒通置業),年月日交房,現有約八百多戶業主。

年月日,小區業主委員會備案成立,梁芳靜任主任。

月日,猛犸新聞middo東方今報記者電話聯系了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徐軍。

我們從來沒有威脅過她,一直都是她在威脅我們。dqo對于梁芳靜所指,徐軍再三予以否認,她造謠生事。我們太守規矩了,一直被她欺負。dqo

雙方的矛盾是怎么結下的?

徐軍對此表示說來話長,他稱自從小區交房以后,梁任業委會主任以來,雙方就不斷有沖突。

比如小區用水的問題。一開始自來水管道還沒有鋪到位,小區用的是地下水,化驗合格,她污蔑說是臟水。dqo徐軍稱,后來考慮到盡量讓業主滿意,用水問題解決了,此后就小區用暖、房本等多方面問題,雙方不斷有分歧,還曾因此打官司,她嘗到了維權的甜頭,不停生事。dqo

此外,徐軍還表示,梁本人以全體業主的名義,采取堵門堵路、懸掛條幅等不當方式進行所謂的維權。

所以,針對梁芳靜此次所指,是開發商派人到老家威脅dqo一事,徐軍的態度是,那是不可能的事,她愛咋說咋說,跟她沒啥好說的。dqo

當地派出所:

立案調查,已核實清楚

梁芳靜稱,她第一時間報警,老家所在地mdahmdah長垣縣公安局惱里派出所立案。

月日下午,記者與具體辦案民警聯系,對方拒絕采訪。

而據梁芳靜提供的一份錄音顯示,她曾于日上午聯系辦案民警咨詢案件進展情況。

辦案民警告訴我,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的律師已與他們聯系,稱當天到梁芳靜爸媽家的人確實是恒通置業的人,去家里的目的是核實我的身份信息是否準確,家里是否有其本人。dqo梁芳靜說。

她還表示,民警告知鄭州恒通置業律師,了解身份信息可以帶著律師證到轄區戶籍室、社區、村委會解決,不應該去家里。民警還說,已讓鄭州的恒通置業的律師轉告當時到梁芳靜爸媽家的兩名人員,盡快去派出所配合調查。

我對說過的話承擔一切法律后果。dqo梁芳靜言之鑿鑿。

觀點:

明確責任,事權和物權分配好,矛盾大大減少

一個小區的組成,離不開開發商、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和社區。四者之間彼此獨立又互相制約,有著不同程度的關系。

隨著當前住宅小區的蓬勃開發建設,業主對舒適環境和服務的需求也越來越細致,而業委會作為小區業主和物業及開發商之間的溝通橋梁,它的成立初衷就是更合理的規范小區管理模式,代表廣大業主的訴求。

也正因為這點,業委會和開發商之間在各地都會不同程度地存在矛盾糾紛。

針對此事,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長、中國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宋向清認為,開發商與業委會共同的服務對象是業主,讓業主滿意是他們共同的目的,因此二者本來是沒有矛盾和沖突的。但是業委會是從業主中產生的,這就使業委會與業主的利益疊加,業委會自然希望為業主爭取更多的利益。開發商是利益獨立的另一方。本來應該是三個不同的利益體,就成了事實上的兩個利益體,這是體制的問題。

另外,開發商與業主之間權力不對等、實力不對稱,業委會為業主的正當維權行為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忽略,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放大,導致業委會與開發商的溝通協調困難,久而久之就會出現矛盾甚至發生沖突。這種情況的出現顯然有制度設計問題,有利益分配問題,也有心態和情緒問題。

宋向清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業委會的產生要更多的融入第三方力量,比如獨立的執業律師,獨立的物業服務商以及街道辦事處或居委會等,適當增加第三方人員比重。

同時提前制定好小區物業服務標準,明確哪些問題應該由開發商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物業公司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業主解決,責任明確了,事權和物權就比較容易分配了,矛盾和沖突就可以大大減少。當然業委會與開發商各自調整好心態也很重要,不能情緒化解決問題,更不能仗勢欺人,甚至進行人身威脅,這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給自身利益帶來更大傷害。

轉自:中華網河南

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的恒通新城小區

鄭州一小區業委會主任梁芳靜反映,因參與小區業主維權,開發商派人跑到自己老家威脅dqo父母,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對此,開發商堅決予以否認。

這兩個人究竟是何身份?

梁芳靜表示老家派出所立案,民警告知她兩人確系開發商的人。

該說法未得到民警證實。

事件:

小區業委會主任稱老家父母遭開發商威脅dqo

梁芳靜,鄭州市鄭東新區恒通新城小區業主委員會主任。

月日上午,梁芳靜接到老家家人打來的電話,稱爸媽家中出現不明身份人員,對方所駕駛車輛為鄭州牌照。

他們上來就問是不是梁芳靜家。我家人說是并反問他們是誰。dqo梁芳靜回憶,對方撂下一句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就走了。

她的家人追到外面,拍下對方照片,以及對方駕駛的豫A牌照的汽車。

接到父母電話我特別害怕。dqo梁芳靜說,因擔心父母及家人安危,遂報警求助,當地惱里派出所民警受理此事并立案。

到梁芳靜老家的不明身份的人究竟是誰?為何偏偏告誡其不要再參與小區的事?

梁芳靜稱,因自己此前帶領全體小區業主在用水、供暖、房本、物業等問題方面維權,并多次對簿公堂,就此與開發商結下矛盾。

目前,業委會正在與開發商地面個車位按照規劃許可證補建及地下車位權屬進行訴訟。另,開發商遺留外墻質量問題業委會多次向中牟縣住建局反映無果,業委會于月份向鄭州市建委、河南省住建廳建筑質量管理處投訴。截止今天還沒有收到書面回復。

考慮到此前多次與開發商發生正面沖突,因此,她認定前往自己老家的人就是開發商派去的。

開發商:

對方造謠生事,不是我們的人!

恒通新城小區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向東米路南,由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開發建設(以下簡稱恒通置業),年月日交房,現有約八百多戶業主。

年月日,小區業主委員會備案成立,梁芳靜任主任。

月日,猛犸新聞middo東方今報記者電話聯系了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徐軍。

我們從來沒有威脅過她,一直都是她在威脅我們。dqo對于梁芳靜所指,徐軍再三予以否認,她造謠生事。我們太守規矩了,一直被她欺負。dqo

雙方的矛盾是怎么結下的?

徐軍對此表示說來話長,他稱自從小區交房以后,梁任業委會主任以來,雙方就不斷有沖突。

比如小區用水的問題。一開始自來水管道還沒有鋪到位,小區用的是地下水,化驗合格,她污蔑說是臟水。dqo徐軍稱,后來考慮到盡量讓業主滿意,用水問題解決了,此后就小區用暖、房本等多方面問題,雙方不斷有分歧,還曾因此打官司,她嘗到了維權的甜頭,不停生事。dqo

此外,徐軍還表示,梁本人以全體業主的名義,采取堵門堵路、懸掛條幅等不當方式進行所謂的維權。

所以,針對梁芳靜此次所指,是開發商派人到老家威脅dqo一事,徐軍的態度是,那是不可能的事,她愛咋說咋說,跟她沒啥好說的。dqo

當地派出所:

立案調查,已核實清楚

梁芳靜稱,她第一時間報警,老家所在地mdahmdah長垣縣公安局惱里派出所立案。

月日下午,記者與具體辦案民警聯系,對方拒絕采訪。

而據梁芳靜提供的一份錄音顯示,她曾于日上午聯系辦案民警咨詢案件進展情況。

辦案民警告訴我,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的律師已與他們聯系,稱當天到梁芳靜爸媽家的人確實是恒通置業的人,去家里的目的是核實我的身份信息是否準確,家里是否有其本人。dqo梁芳靜說。

她還表示,民警告知鄭州恒通置業律師,了解身份信息可以帶著律師證到轄區戶籍室、社區、村委會解決,不應該去家里。民警還說,已讓鄭州的恒通置業的律師轉告當時到梁芳靜爸媽家的兩名人員,盡快去派出所配合調查。

我對說過的話承擔一切法律后果。dqo梁芳靜言之鑿鑿。

觀點:

明確責任,事權和物權分配好,矛盾大大減少

一個小區的組成,離不開開發商、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和社區。四者之間彼此獨立又互相制約,有著不同程度的關系。

隨著當前住宅小區的蓬勃開發建設,業主對舒適環境和服務的需求也越來越細致,而業委會作為小區業主和物業及開發商之間的溝通橋梁,它的成立初衷就是更合理的規范小區管理模式,代表廣大業主的訴求。

也正因為這點,業委會和開發商之間在各地都會不同程度地存在矛盾糾紛。

針對此事,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長、中國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宋向清認為,開發商與業委會共同的服務對象是業主,讓業主滿意是他們共同的目的,因此二者本來是沒有矛盾和沖突的。但是業委會是從業主中產生的,這就使業委會與業主的利益疊加,業委會自然希望為業主爭取更多的利益。開發商是利益獨立的另一方。本來應該是三個不同的利益體,就成了事實上的兩個利益體,這是體制的問題。

另外,開發商與業主之間權力不對等、實力不對稱,業委會為業主的正當維權行為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忽略,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放大,導致業委會與開發商的溝通協調困難,久而久之就會出現矛盾甚至發生沖突。這種情況的出現顯然有制度設計問題,有利益分配問題,也有心態和情緒問題。

宋向清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業委會的產生要更多的融入第三方力量,比如獨立的執業律師,獨立的物業服務商以及街道辦事處或居委會等,適當增加第三方人員比重。

同時提前制定好小區物業服務標準,明確哪些問題應該由開發商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物業公司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業主解決,責任明確了,事權和物權就比較容易分配了,矛盾和沖突就可以大大減少。當然業委會與開發商各自調整好心態也很重要,不能情緒化解決問題,更不能仗勢欺人,甚至進行人身威脅,這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給自身利益帶來更大傷害。

轉自:中華網河南

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的恒通新城小區

鄭州一小區業委會主任梁芳靜反映,因參與小區業主維權,開發商派人跑到自己老家威脅dqo父母,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對此,開發商堅決予以否認。

這兩個人究竟是何身份?

梁芳靜表示老家派出所立案,民警告知她兩人確系開發商的人。

該說法未得到民警證實。

事件:

小區業委會主任稱老家父母遭開發商威脅dqo

梁芳靜,鄭州市鄭東新區恒通新城小區業主委員會主任。

月日上午,梁芳靜接到老家家人打來的電話,稱爸媽家中出現不明身份人員,對方所駕駛車輛為鄭州牌照。

他們上來就問是不是梁芳靜家。我家人說是并反問他們是誰。dqo梁芳靜回憶,對方撂下一句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就走了。

她的家人追到外面,拍下對方照片,以及對方駕駛的豫A牌照的汽車。

接到父母電話我特別害怕。dqo梁芳靜說,因擔心父母及家人安危,遂報警求助,當地惱里派出所民警受理此事并立案。

到梁芳靜老家的不明身份的人究竟是誰?為何偏偏告誡其不要再參與小區的事?

梁芳靜稱,因自己此前帶領全體小區業主在用水、供暖、房本、物業等問題方面維權,并多次對簿公堂,就此與開發商結下矛盾。

目前,業委會正在與開發商地面個車位按照規劃許可證補建及地下車位權屬進行訴訟。另,開發商遺留外墻質量問題業委會多次向中牟縣住建局反映無果,業委會于月份向鄭州市建委、河南省住建廳建筑質量管理處投訴。截止今天還沒有收到書面回復。

考慮到此前多次與開發商發生正面沖突,因此,她認定前往自己老家的人就是開發商派去的。

開發商:

對方造謠生事,不是我們的人!

恒通新城小區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向東米路南,由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開發建設(以下簡稱恒通置業),年月日交房,現有約八百多戶業主。

年月日,小區業主委員會備案成立,梁芳靜任主任。

月日,猛犸新聞middo東方今報記者電話聯系了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徐軍。

我們從來沒有威脅過她,一直都是她在威脅我們。dqo對于梁芳靜所指,徐軍再三予以否認,她造謠生事。我們太守規矩了,一直被她欺負。dqo

雙方的矛盾是怎么結下的?

徐軍對此表示說來話長,他稱自從小區交房以后,梁任業委會主任以來,雙方就不斷有沖突。

比如小區用水的問題。一開始自來水管道還沒有鋪到位,小區用的是地下水,化驗合格,她污蔑說是臟水。dqo徐軍稱,后來考慮到盡量讓業主滿意,用水問題解決了,此后就小區用暖、房本等多方面問題,雙方不斷有分歧,還曾因此打官司,她嘗到了維權的甜頭,不停生事。dqo

此外,徐軍還表示,梁本人以全體業主的名義,采取堵門堵路、懸掛條幅等不當方式進行所謂的維權。

所以,針對梁芳靜此次所指,是開發商派人到老家威脅dqo一事,徐軍的態度是,那是不可能的事,她愛咋說咋說,跟她沒啥好說的。dqo

當地派出所:

立案調查,已核實清楚

梁芳靜稱,她第一時間報警,老家所在地mdahmdah長垣縣公安局惱里派出所立案。

月日下午,記者與具體辦案民警聯系,對方拒絕采訪。

而據梁芳靜提供的一份錄音顯示,她曾于日上午聯系辦案民警咨詢案件進展情況。

辦案民警告訴我,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的律師已與他們聯系,稱當天到梁芳靜爸媽家的人確實是恒通置業的人,去家里的目的是核實我的身份信息是否準確,家里是否有其本人。dqo梁芳靜說。

她還表示,民警告知鄭州恒通置業律師,了解身份信息可以帶著律師證到轄區戶籍室、社區、村委會解決,不應該去家里。民警還說,已讓鄭州的恒通置業的律師轉告當時到梁芳靜爸媽家的兩名人員,盡快去派出所配合調查。

我對說過的話承擔一切法律后果。dqo梁芳靜言之鑿鑿。

觀點:

明確責任,事權和物權分配好,矛盾大大減少

一個小區的組成,離不開開發商、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和社區。四者之間彼此獨立又互相制約,有著不同程度的關系。

隨著當前住宅小區的蓬勃開發建設,業主對舒適環境和服務的需求也越來越細致,而業委會作為小區業主和物業及開發商之間的溝通橋梁,它的成立初衷就是更合理的規范小區管理模式,代表廣大業主的訴求。

也正因為這點,業委會和開發商之間在各地都會不同程度地存在矛盾糾紛。

針對此事,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長、中國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宋向清認為,開發商與業委會共同的服務對象是業主,讓業主滿意是他們共同的目的,因此二者本來是沒有矛盾和沖突的。但是業委會是從業主中產生的,這就使業委會與業主的利益疊加,業委會自然希望為業主爭取更多的利益。開發商是利益獨立的另一方。本來應該是三個不同的利益體,就成了事實上的兩個利益體,這是體制的問題。

另外,開發商與業主之間權力不對等、實力不對稱,業委會為業主的正當維權行為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忽略,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放大,導致業委會與開發商的溝通協調困難,久而久之就會出現矛盾甚至發生沖突。這種情況的出現顯然有制度設計問題,有利益分配問題,也有心態和情緒問題。

宋向清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業委會的產生要更多的融入第三方力量,比如獨立的執業律師,獨立的物業服務商以及街道辦事處或居委會等,適當增加第三方人員比重。

同時提前制定好小區物業服務標準,明確哪些問題應該由開發商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物業公司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業主解決,責任明確了,事權和物權就比較容易分配了,矛盾和沖突就可以大大減少。當然業委會與開發商各自調整好心態也很重要,不能情緒化解決問題,更不能仗勢欺人,甚至進行人身威脅,這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給自身利益帶來更大傷害。

轉自:中華網河南

行道樹讀音

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的恒通新城小區

鄭州一小區業委會主任梁芳靜反映,因參與小區業主維權,開發商派人跑到自己老家威脅dqo父母,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對此,開發商堅決予以否認。

這兩個人究竟是何身份?

梁芳靜表示老家派出所立案,民警告知她兩人確系開發商的人。

該說法未得到民警證實。

事件:

小區業委會主任稱老家父母遭開發商威脅dqo

梁芳靜,鄭州市鄭東新區恒通新城小區業主委員會主任。

月日上午,梁芳靜接到老家家人打來的電話,稱爸媽家中出現不明身份人員,對方所駕駛車輛為鄭州牌照。

他們上來就問是不是梁芳靜家。我家人說是并反問他們是誰。dqo梁芳靜回憶,對方撂下一句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就走了。

她的家人追到外面,拍下對方照片,以及對方駕駛的豫A牌照的汽車。

接到父母電話我特別害怕。dqo梁芳靜說,因擔心父母及家人安危,遂報警求助,當地惱里派出所民警受理此事并立案。

到梁芳靜老家的不明身份的人究竟是誰?為何偏偏告誡其不要再參與小區的事?

梁芳靜稱,因自己此前帶領全體小區業主在用水、供暖、房本、物業等問題方面維權,并多次對簿公堂,就此與開發商結下矛盾。

目前,業委會正在與開發商地面個車位按照規劃許可證補建及地下車位權屬進行訴訟。另,開發商遺留外墻質量問題業委會多次向中牟縣住建局反映無果,業委會于月份向鄭州市建委、河南省住建廳建筑質量管理處投訴。截止今天還沒有收到書面回復。

考慮到此前多次與開發商發生正面沖突,因此,她認定前往自己老家的人就是開發商派去的。

開發商:

對方造謠生事,不是我們的人!

恒通新城小區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向東米路南,由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開發建設(以下簡稱恒通置業),年月日交房,現有約八百多戶業主。

年月日,小區業主委員會備案成立,梁芳靜任主任。

月日,猛犸新聞middo東方今報記者電話聯系了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徐軍。

我們從來沒有威脅過她,一直都是她在威脅我們。dqo對于梁芳靜所指,徐軍再三予以否認,她造謠生事。我們太守規矩了,一直被她欺負。dqo

雙方的矛盾是怎么結下的?

徐軍對此表示說來話長,他稱自從小區交房以后,梁任業委會主任以來,雙方就不斷有沖突。

比如小區用水的問題。一開始自來水管道還沒有鋪到位,小區用的是地下水,化驗合格,她污蔑說是臟水。dqo徐軍稱,后來考慮到盡量讓業主滿意,用水問題解決了,此后就小區用暖、房本等多方面問題,雙方不斷有分歧,還曾因此打官司,她嘗到了維權的甜頭,不停生事。dqo

此外,徐軍還表示,梁本人以全體業主的名義,采取堵門堵路、懸掛條幅等不當方式進行所謂的維權。

所以,針對梁芳靜此次所指,是開發商派人到老家威脅dqo一事,徐軍的態度是,那是不可能的事,她愛咋說咋說,跟她沒啥好說的。dqo

當地派出所:

立案調查,已核實清楚

梁芳靜稱,她第一時間報警,老家所在地mdahmdah長垣縣公安局惱里派出所立案。

月日下午,記者與具體辦案民警聯系,對方拒絕采訪。

而據梁芳靜提供的一份錄音顯示,她曾于日上午聯系辦案民警咨詢案件進展情況。

辦案民警告訴我,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的律師已與他們聯系,稱當天到梁芳靜爸媽家的人確實是恒通置業的人,去家里的目的是核實我的身份信息是否準確,家里是否有其本人。dqo梁芳靜說。

她還表示,民警告知鄭州恒通置業律師,了解身份信息可以帶著律師證到轄區戶籍室、社區、村委會解決,不應該去家里。民警還說,已讓鄭州的恒通置業的律師轉告當時到梁芳靜爸媽家的兩名人員,盡快去派出所配合調查。

我對說過的話承擔一切法律后果。dqo梁芳靜言之鑿鑿。

觀點:

明確責任,事權和物權分配好,矛盾大大減少

一個小區的組成,離不開開發商、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和社區。四者之間彼此獨立又互相制約,有著不同程度的關系。

隨著當前住宅小區的蓬勃開發建設,業主對舒適環境和服務的需求也越來越細致,而業委會作為小區業主和物業及開發商之間的溝通橋梁,它的成立初衷就是更合理的規范小區管理模式,代表廣大業主的訴求。

也正因為這點,業委會和開發商之間在各地都會不同程度地存在矛盾糾紛。

針對此事,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長、中國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宋向清認為,開發商與業委會共同的服務對象是業主,讓業主滿意是他們共同的目的,因此二者本來是沒有矛盾和沖突的。但是業委會是從業主中產生的,這就使業委會與業主的利益疊加,業委會自然希望為業主爭取更多的利益。開發商是利益獨立的另一方。本來應該是三個不同的利益體,就成了事實上的兩個利益體,這是體制的問題。

另外,開發商與業主之間權力不對等、實力不對稱,業委會為業主的正當維權行為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忽略,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放大,導致業委會與開發商的溝通協調困難,久而久之就會出現矛盾甚至發生沖突。這種情況的出現顯然有制度設計問題,有利益分配問題,也有心態和情緒問題。

宋向清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業委會的產生要更多的融入第三方力量,比如獨立的執業律師,獨立的物業服務商以及街道辦事處或居委會等,適當增加第三方人員比重。

同時提前制定好小區物業服務標準,明確哪些問題應該由開發商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物業公司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業主解決,責任明確了,事權和物權就比較容易分配了,矛盾和沖突就可以大大減少。當然業委會與開發商各自調整好心態也很重要,不能情緒化解決問題,更不能仗勢欺人,甚至進行人身威脅,這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給自身利益帶來更大傷害。

轉自:中華網河南

行道樹讀音

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的恒通新城小區

鄭州一小區業委會主任梁芳靜反映,因參與小區業主維權,開發商派人跑到自己老家威脅dqo父母,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對此,開發商堅決予以否認。

這兩個人究竟是何身份?

梁芳靜表示老家派出所立案,民警告知她兩人確系開發商的人。

該說法未得到民警證實。

事件:

小區業委會主任稱老家父母遭開發商威脅dqo

梁芳靜,鄭州市鄭東新區恒通新城小區業主委員會主任。

月日上午,梁芳靜接到老家家人打來的電話,稱爸媽家中出現不明身份人員,對方所駕駛車輛為鄭州牌照。

他們上來就問是不是梁芳靜家。我家人說是并反問他們是誰。dqo梁芳靜回憶,對方撂下一句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就走了。

她的家人追到外面,拍下對方照片,以及對方駕駛的豫A牌照的汽車。

接到父母電話我特別害怕。dqo梁芳靜說,因擔心父母及家人安危,遂報警求助,當地惱里派出所民警受理此事并立案。

到梁芳靜老家的不明身份的人究竟是誰?為何偏偏告誡其不要再參與小區的事?

梁芳靜稱,因自己此前帶領全體小區業主在用水、供暖、房本、物業等問題方面維權,并多次對簿公堂,就此與開發商結下矛盾。

目前,業委會正在與開發商地面個車位按照規劃許可證補建及地下車位權屬進行訴訟。另,開發商遺留外墻質量問題業委會多次向中牟縣住建局反映無果,業委會于月份向鄭州市建委、河南省住建廳建筑質量管理處投訴。截止今天還沒有收到書面回復。

考慮到此前多次與開發商發生正面沖突,因此,她認定前往自己老家的人就是開發商派去的。

開發商:

對方造謠生事,不是我們的人!

恒通新城小區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向東米路南,由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開發建設(以下簡稱恒通置業),年月日交房,現有約八百多戶業主。

年月日,小區業主委員會備案成立,梁芳靜任主任。

月日,猛犸新聞middo東方今報記者電話聯系了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徐軍。

我們從來沒有威脅過她,一直都是她在威脅我們。dqo對于梁芳靜所指,徐軍再三予以否認,她造謠生事。我們太守規矩了,一直被她欺負。dqo

雙方的矛盾是怎么結下的?

徐軍對此表示說來話長,他稱自從小區交房以后,梁任業委會主任以來,雙方就不斷有沖突。

比如小區用水的問題。一開始自來水管道還沒有鋪到位,小區用的是地下水,化驗合格,她污蔑說是臟水。dqo徐軍稱,后來考慮到盡量讓業主滿意,用水問題解決了,此后就小區用暖、房本等多方面問題,雙方不斷有分歧,還曾因此打官司,她嘗到了維權的甜頭,不停生事。dqo

此外,徐軍還表示,梁本人以全體業主的名義,采取堵門堵路、懸掛條幅等不當方式進行所謂的維權。

所以,針對梁芳靜此次所指,是開發商派人到老家威脅dqo一事,徐軍的態度是,那是不可能的事,她愛咋說咋說,跟她沒啥好說的。dqo

當地派出所:

立案調查,已核實清楚

梁芳靜稱,她第一時間報警,老家所在地mdahmdah長垣縣公安局惱里派出所立案。

月日下午,記者與具體辦案民警聯系,對方拒絕采訪。

而據梁芳靜提供的一份錄音顯示,她曾于日上午聯系辦案民警咨詢案件進展情況。

辦案民警告訴我,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的律師已與他們聯系,稱當天到梁芳靜爸媽家的人確實是恒通置業的人,去家里的目的是核實我的身份信息是否準確,家里是否有其本人。dqo梁芳靜說。

她還表示,民警告知鄭州恒通置業律師,了解身份信息可以帶著律師證到轄區戶籍室、社區、村委會解決,不應該去家里。民警還說,已讓鄭州的恒通置業的律師轉告當時到梁芳靜爸媽家的兩名人員,盡快去派出所配合調查。

我對說過的話承擔一切法律后果。dqo梁芳靜言之鑿鑿。

觀點:

明確責任,事權和物權分配好,矛盾大大減少

一個小區的組成,離不開開發商、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和社區。四者之間彼此獨立又互相制約,有著不同程度的關系。

隨著當前住宅小區的蓬勃開發建設,業主對舒適環境和服務的需求也越來越細致,而業委會作為小區業主和物業及開發商之間的溝通橋梁,它的成立初衷就是更合理的規范小區管理模式,代表廣大業主的訴求。

也正因為這點,業委會和開發商之間在各地都會不同程度地存在矛盾糾紛。

針對此事,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長、中國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宋向清認為,開發商與業委會共同的服務對象是業主,讓業主滿意是他們共同的目的,因此二者本來是沒有矛盾和沖突的。但是業委會是從業主中產生的,這就使業委會與業主的利益疊加,業委會自然希望為業主爭取更多的利益。開發商是利益獨立的另一方。本來應該是三個不同的利益體,就成了事實上的兩個利益體,這是體制的問題。

另外,開發商與業主之間權力不對等、實力不對稱,業委會為業主的正當維權行為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忽略,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放大,導致業委會與開發商的溝通協調困難,久而久之就會出現矛盾甚至發生沖突。這種情況的出現顯然有制度設計問題,有利益分配問題,也有心態和情緒問題。

宋向清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業委會的產生要更多的融入第三方力量,比如獨立的執業律師,獨立的物業服務商以及街道辦事處或居委會等,適當增加第三方人員比重。

同時提前制定好小區物業服務標準,明確哪些問題應該由開發商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物業公司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業主解決,責任明確了,事權和物權就比較容易分配了,矛盾和沖突就可以大大減少。當然業委會與開發商各自調整好心態也很重要,不能情緒化解決問題,更不能仗勢欺人,甚至進行人身威脅,這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給自身利益帶來更大傷害。

轉自:中華網河南

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的恒通新城小區

鄭州一小區業委會主任梁芳靜反映,因參與小區業主維權,開發商派人跑到自己老家威脅dqo父母,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對此,開發商堅決予以否認。

這兩個人究竟是何身份?

梁芳靜表示老家派出所立案,民警告知她兩人確系開發商的人。

該說法未得到民警證實。

事件:

小區業委會主任稱老家父母遭開發商威脅dqo

梁芳靜,鄭州市鄭東新區恒通新城小區業主委員會主任。

月日上午,梁芳靜接到老家家人打來的電話,稱爸媽家中出現不明身份人員,對方所駕駛車輛為鄭州牌照。

他們上來就問是不是梁芳靜家。我家人說是并反問他們是誰。dqo梁芳靜回憶,對方撂下一句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就走了。

她的家人追到外面,拍下對方照片,以及對方駕駛的豫A牌照的汽車。

接到父母電話我特別害怕。dqo梁芳靜說,因擔心父母及家人安危,遂報警求助,當地惱里派出所民警受理此事并立案。

到梁芳靜老家的不明身份的人究竟是誰?為何偏偏告誡其不要再參與小區的事?

梁芳靜稱,因自己此前帶領全體小區業主在用水、供暖、房本、物業等問題方面維權,并多次對簿公堂,就此與開發商結下矛盾。

目前,業委會正在與開發商地面個車位按照規劃許可證補建及地下車位權屬進行訴訟。另,開發商遺留外墻質量問題業委會多次向中牟縣住建局反映無果,業委會于月份向鄭州市建委、河南省住建廳建筑質量管理處投訴。截止今天還沒有收到書面回復。

考慮到此前多次與開發商發生正面沖突,因此,她認定前往自己老家的人就是開發商派去的。

開發商:

對方造謠生事,不是我們的人!

恒通新城小區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向東米路南,由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開發建設(以下簡稱恒通置業),年月日交房,現有約八百多戶業主。

年月日,小區業主委員會備案成立,梁芳靜任主任。

月日,猛犸新聞middo東方今報記者電話聯系了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徐軍。

我們從來沒有威脅過她,一直都是她在威脅我們。dqo對于梁芳靜所指,徐軍再三予以否認,她造謠生事。我們太守規矩了,一直被她欺負。dqo

雙方的矛盾是怎么結下的?

徐軍對此表示說來話長,他稱自從小區交房以后,梁任業委會主任以來,雙方就不斷有沖突。

比如小區用水的問題。一開始自來水管道還沒有鋪到位,小區用的是地下水,化驗合格,她污蔑說是臟水。dqo徐軍稱,后來考慮到盡量讓業主滿意,用水問題解決了,此后就小區用暖、房本等多方面問題,雙方不斷有分歧,還曾因此打官司,她嘗到了維權的甜頭,不停生事。dqo

此外,徐軍還表示,梁本人以全體業主的名義,采取堵門堵路、懸掛條幅等不當方式進行所謂的維權。

所以,針對梁芳靜此次所指,是開發商派人到老家威脅dqo一事,徐軍的態度是,那是不可能的事,她愛咋說咋說,跟她沒啥好說的。dqo

當地派出所:

立案調查,已核實清楚

梁芳靜稱,她第一時間報警,老家所在地mdahmdah長垣縣公安局惱里派出所立案。

月日下午,記者與具體辦案民警聯系,對方拒絕采訪。

而據梁芳靜提供的一份錄音顯示,她曾于日上午聯系辦案民警咨詢案件進展情況。

辦案民警告訴我,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的律師已與他們聯系,稱當天到梁芳靜爸媽家的人確實是恒通置業的人,去家里的目的是核實我的身份信息是否準確,家里是否有其本人。dqo梁芳靜說。

她還表示,民警告知鄭州恒通置業律師,了解身份信息可以帶著律師證到轄區戶籍室、社區、村委會解決,不應該去家里。民警還說,已讓鄭州的恒通置業的律師轉告當時到梁芳靜爸媽家的兩名人員,盡快去派出所配合調查。

我對說過的話承擔一切法律后果。dqo梁芳靜言之鑿鑿。

觀點:

明確責任,事權和物權分配好,矛盾大大減少

一個小區的組成,離不開開發商、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和社區。四者之間彼此獨立又互相制約,有著不同程度的關系。

隨著當前住宅小區的蓬勃開發建設,業主對舒適環境和服務的需求也越來越細致,而業委會作為小區業主和物業及開發商之間的溝通橋梁,它的成立初衷就是更合理的規范小區管理模式,代表廣大業主的訴求。

也正因為這點,業委會和開發商之間在各地都會不同程度地存在矛盾糾紛。

針對此事,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長、中國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宋向清認為,開發商與業委會共同的服務對象是業主,讓業主滿意是他們共同的目的,因此二者本來是沒有矛盾和沖突的。但是業委會是從業主中產生的,這就使業委會與業主的利益疊加,業委會自然希望為業主爭取更多的利益。開發商是利益獨立的另一方。本來應該是三個不同的利益體,就成了事實上的兩個利益體,這是體制的問題。

另外,開發商與業主之間權力不對等、實力不對稱,業委會為業主的正當維權行為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忽略,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放大,導致業委會與開發商的溝通協調困難,久而久之就會出現矛盾甚至發生沖突。這種情況的出現顯然有制度設計問題,有利益分配問題,也有心態和情緒問題。

宋向清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業委會的產生要更多的融入第三方力量,比如獨立的執業律師,獨立的物業服務商以及街道辦事處或居委會等,適當增加第三方人員比重。

同時提前制定好小區物業服務標準,明確哪些問題應該由開發商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物業公司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業主解決,責任明確了,事權和物權就比較容易分配了,矛盾和沖突就可以大大減少。當然業委會與開發商各自調整好心態也很重要,不能情緒化解決問題,更不能仗勢欺人,甚至進行人身威脅,這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給自身利益帶來更大傷害。

轉自:中華網河南

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的恒通新城小區

鄭州一小區業委會主任梁芳靜反映,因參與小區業主維權,開發商派人跑到自己老家威脅dqo父母,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對此,開發商堅決予以否認。

這兩個人究竟是何身份?

梁芳靜表示老家派出所立案,民警告知她兩人確系開發商的人。

該說法未得到民警證實。

事件:

小區業委會主任稱老家父母遭開發商威脅dqo

梁芳靜,鄭州市鄭東新區恒通新城小區業主委員會主任。

月日上午,梁芳靜接到老家家人打來的電話,稱爸媽家中出現不明身份人員,對方所駕駛車輛為鄭州牌照。

他們上來就問是不是梁芳靜家。我家人說是并反問他們是誰。dqo梁芳靜回憶,對方撂下一句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就走了。

她的家人追到外面,拍下對方照片,以及對方駕駛的豫A牌照的汽車。

接到父母電話我特別害怕。dqo梁芳靜說,因擔心父母及家人安危,遂報警求助,當地惱里派出所民警受理此事并立案。

到梁芳靜老家的不明身份的人究竟是誰?為何偏偏告誡其不要再參與小區的事?

梁芳靜稱,因自己此前帶領全體小區業主在用水、供暖、房本、物業等問題方面維權,并多次對簿公堂,就此與開發商結下矛盾。

目前,業委會正在與開發商地面個車位按照規劃許可證補建及地下車位權屬進行訴訟。另,開發商遺留外墻質量問題業委會多次向中牟縣住建局反映無果,業委會于月份向鄭州市建委、河南省住建廳建筑質量管理處投訴。截止今天還沒有收到書面回復。

考慮到此前多次與開發商發生正面沖突,因此,她認定前往自己老家的人就是開發商派去的。

開發商:

對方造謠生事,不是我們的人!

恒通新城小區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向東米路南,由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開發建設(以下簡稱恒通置業),年月日交房,現有約八百多戶業主。

年月日,小區業主委員會備案成立,梁芳靜任主任。

月日,猛犸新聞middo東方今報記者電話聯系了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徐軍。

我們從來沒有威脅過她,一直都是她在威脅我們。dqo對于梁芳靜所指,徐軍再三予以否認,她造謠生事。我們太守規矩了,一直被她欺負。dqo

雙方的矛盾是怎么結下的?

徐軍對此表示說來話長,他稱自從小區交房以后,梁任業委會主任以來,雙方就不斷有沖突。

比如小區用水的問題。一開始自來水管道還沒有鋪到位,小區用的是地下水,化驗合格,她污蔑說是臟水。dqo徐軍稱,后來考慮到盡量讓業主滿意,用水問題解決了,此后就小區用暖、房本等多方面問題,雙方不斷有分歧,還曾因此打官司,她嘗到了維權的甜頭,不停生事。dqo

此外,徐軍還表示,梁本人以全體業主的名義,采取堵門堵路、懸掛條幅等不當方式進行所謂的維權。

所以,針對梁芳靜此次所指,是開發商派人到老家威脅dqo一事,徐軍的態度是,那是不可能的事,她愛咋說咋說,跟她沒啥好說的。dqo

當地派出所:

立案調查,已核實清楚

梁芳靜稱,她第一時間報警,老家所在地mdahmdah長垣縣公安局惱里派出所立案。

月日下午,記者與具體辦案民警聯系,對方拒絕采訪。

而據梁芳靜提供的一份錄音顯示,她曾于日上午聯系辦案民警咨詢案件進展情況。

辦案民警告訴我,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的律師已與他們聯系,稱當天到梁芳靜爸媽家的人確實是恒通置業的人,去家里的目的是核實我的身份信息是否準確,家里是否有其本人。dqo梁芳靜說。

她還表示,民警告知鄭州恒通置業律師,了解身份信息可以帶著律師證到轄區戶籍室、社區、村委會解決,不應該去家里。民警還說,已讓鄭州的恒通置業的律師轉告當時到梁芳靜爸媽家的兩名人員,盡快去派出所配合調查。

我對說過的話承擔一切法律后果。dqo梁芳靜言之鑿鑿。

觀點:

明確責任,事權和物權分配好,矛盾大大減少

一個小區的組成,離不開開發商、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和社區。四者之間彼此獨立又互相制約,有著不同程度的關系。

隨著當前住宅小區的蓬勃開發建設,業主對舒適環境和服務的需求也越來越細致,而業委會作為小區業主和物業及開發商之間的溝通橋梁,它的成立初衷就是更合理的規范小區管理模式,代表廣大業主的訴求。

也正因為這點,業委會和開發商之間在各地都會不同程度地存在矛盾糾紛。

針對此事,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長、中國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宋向清認為,開發商與業委會共同的服務對象是業主,讓業主滿意是他們共同的目的,因此二者本來是沒有矛盾和沖突的。但是業委會是從業主中產生的,這就使業委會與業主的利益疊加,業委會自然希望為業主爭取更多的利益。開發商是利益獨立的另一方。本來應該是三個不同的利益體,就成了事實上的兩個利益體,這是體制的問題。

另外,開發商與業主之間權力不對等、實力不對稱,業委會為業主的正當維權行為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忽略,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放大,導致業委會與開發商的溝通協調困難,久而久之就會出現矛盾甚至發生沖突。這種情況的出現顯然有制度設計問題,有利益分配問題,也有心態和情緒問題。

宋向清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業委會的產生要更多的融入第三方力量,比如獨立的執業律師,獨立的物業服務商以及街道辦事處或居委會等,適當增加第三方人員比重。

同時提前制定好小區物業服務標準,明確哪些問題應該由開發商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物業公司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業主解決,責任明確了,事權和物權就比較容易分配了,矛盾和沖突就可以大大減少。當然業委會與開發商各自調整好心態也很重要,不能情緒化解決問題,更不能仗勢欺人,甚至進行人身威脅,這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給自身利益帶來更大傷害。

轉自:中華網河南

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的恒通新城小區

鄭州一小區業委會主任梁芳靜反映,因參與小區業主維權,開發商派人跑到自己老家威脅dqo父母,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對此,開發商堅決予以否認。

這兩個人究竟是何身份?

梁芳靜表示老家派出所立案,民警告知她兩人確系開發商的人。

該說法未得到民警證實。

事件:

小區業委會主任稱老家父母遭開發商威脅dqo

梁芳靜,鄭州市鄭東新區恒通新城小區業主委員會主任。

月日上午,梁芳靜接到老家家人打來的電話,稱爸媽家中出現不明身份人員,對方所駕駛車輛為鄭州牌照。

他們上來就問是不是梁芳靜家。我家人說是并反問他們是誰。dqo梁芳靜回憶,對方撂下一句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就走了。

她的家人追到外面,拍下對方照片,以及對方駕駛的豫A牌照的汽車。

接到父母電話我特別害怕。dqo梁芳靜說,因擔心父母及家人安危,遂報警求助,當地惱里派出所民警受理此事并立案。

到梁芳靜老家的不明身份的人究竟是誰?為何偏偏告誡其不要再參與小區的事?

梁芳靜稱,因自己此前帶領全體小區業主在用水、供暖、房本、物業等問題方面維權,并多次對簿公堂,就此與開發商結下矛盾。

目前,業委會正在與開發商地面個車位按照規劃許可證補建及地下車位權屬進行訴訟。另,開發商遺留外墻質量問題業委會多次向中牟縣住建局反映無果,業委會于月份向鄭州市建委、河南省住建廳建筑質量管理處投訴。截止今天還沒有收到書面回復。

考慮到此前多次與開發商發生正面沖突,因此,她認定前往自己老家的人就是開發商派去的。

開發商:

對方造謠生事,不是我們的人!

恒通新城小區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向東米路南,由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開發建設(以下簡稱恒通置業),年月日交房,現有約八百多戶業主。

年月日,小區業主委員會備案成立,梁芳靜任主任。

月日,猛犸新聞middo東方今報記者電話聯系了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徐軍。

我們從來沒有威脅過她,一直都是她在威脅我們。dqo對于梁芳靜所指,徐軍再三予以否認,她造謠生事。我們太守規矩了,一直被她欺負。dqo

雙方的矛盾是怎么結下的?

徐軍對此表示說來話長,他稱自從小區交房以后,梁任業委會主任以來,雙方就不斷有沖突。

比如小區用水的問題。一開始自來水管道還沒有鋪到位,小區用的是地下水,化驗合格,她污蔑說是臟水。dqo徐軍稱,后來考慮到盡量讓業主滿意,用水問題解決了,此后就小區用暖、房本等多方面問題,雙方不斷有分歧,還曾因此打官司,她嘗到了維權的甜頭,不停生事。dqo

此外,徐軍還表示,梁本人以全體業主的名義,采取堵門堵路、懸掛條幅等不當方式進行所謂的維權。

所以,針對梁芳靜此次所指,是開發商派人到老家威脅dqo一事,徐軍的態度是,那是不可能的事,她愛咋說咋說,跟她沒啥好說的。dqo

當地派出所:

立案調查,已核實清楚

梁芳靜稱,她第一時間報警,老家所在地mdahmdah長垣縣公安局惱里派出所立案。

月日下午,記者與具體辦案民警聯系,對方拒絕采訪。

而據梁芳靜提供的一份錄音顯示,她曾于日上午聯系辦案民警咨詢案件進展情況。

辦案民警告訴我,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的律師已與他們聯系,稱當天到梁芳靜爸媽家的人確實是恒通置業的人,去家里的目的是核實我的身份信息是否準確,家里是否有其本人。dqo梁芳靜說。

她還表示,民警告知鄭州恒通置業律師,了解身份信息可以帶著律師證到轄區戶籍室、社區、村委會解決,不應該去家里。民警還說,已讓鄭州的恒通置業的律師轉告當時到梁芳靜爸媽家的兩名人員,盡快去派出所配合調查。

我對說過的話承擔一切法律后果。dqo梁芳靜言之鑿鑿。

觀點:

明確責任,事權和物權分配好,矛盾大大減少

一個小區的組成,離不開開發商、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和社區。四者之間彼此獨立又互相制約,有著不同程度的關系。

隨著當前住宅小區的蓬勃開發建設,業主對舒適環境和服務的需求也越來越細致,而業委會作為小區業主和物業及開發商之間的溝通橋梁,它的成立初衷就是更合理的規范小區管理模式,代表廣大業主的訴求。

也正因為這點,業委會和開發商之間在各地都會不同程度地存在矛盾糾紛。

針對此事,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長、中國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宋向清認為,開發商與業委會共同的服務對象是業主,讓業主滿意是他們共同的目的,因此二者本來是沒有矛盾和沖突的。但是業委會是從業主中產生的,這就使業委會與業主的利益疊加,業委會自然希望為業主爭取更多的利益。開發商是利益獨立的另一方。本來應該是三個不同的利益體,就成了事實上的兩個利益體,這是體制的問題。

另外,開發商與業主之間權力不對等、實力不對稱,業委會為業主的正當維權行為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忽略,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放大,導致業委會與開發商的溝通協調困難,久而久之就會出現矛盾甚至發生沖突。這種情況的出現顯然有制度設計問題,有利益分配問題,也有心態和情緒問題。

宋向清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業委會的產生要更多的融入第三方力量,比如獨立的執業律師,獨立的物業服務商以及街道辦事處或居委會等,適當增加第三方人員比重。

同時提前制定好小區物業服務標準,明確哪些問題應該由開發商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物業公司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業主解決,責任明確了,事權和物權就比較容易分配了,矛盾和沖突就可以大大減少。當然業委會與開發商各自調整好心態也很重要,不能情緒化解決問題,更不能仗勢欺人,甚至進行人身威脅,這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給自身利益帶來更大傷害。

轉自:中華網河南

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的恒通新城小區

鄭州一小區業委會主任梁芳靜反映,因參與小區業主維權,開發商派人跑到自己老家威脅dqo父母,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對此,開發商堅決予以否認。

這兩個人究竟是何身份?

梁芳靜表示老家派出所立案,民警告知她兩人確系開發商的人。

該說法未得到民警證實。

事件:

小區業委會主任稱老家父母遭開發商威脅dqo

梁芳靜,鄭州市鄭東新區恒通新城小區業主委員會主任。

月日上午,梁芳靜接到老家家人打來的電話,稱爸媽家中出現不明身份人員,對方所駕駛車輛為鄭州牌照。

他們上來就問是不是梁芳靜家。我家人說是并反問他們是誰。dqo梁芳靜回憶,對方撂下一句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就走了。

她的家人追到外面,拍下對方照片,以及對方駕駛的豫A牌照的汽車。

接到父母電話我特別害怕。dqo梁芳靜說,因擔心父母及家人安危,遂報警求助,當地惱里派出所民警受理此事并立案。

到梁芳靜老家的不明身份的人究竟是誰?為何偏偏告誡其不要再參與小區的事?

梁芳靜稱,因自己此前帶領全體小區業主在用水、供暖、房本、物業等問題方面維權,并多次對簿公堂,就此與開發商結下矛盾。

目前,業委會正在與開發商地面個車位按照規劃許可證補建及地下車位權屬進行訴訟。另,開發商遺留外墻質量問題業委會多次向中牟縣住建局反映無果,業委會于月份向鄭州市建委、河南省住建廳建筑質量管理處投訴。截止今天還沒有收到書面回復。

考慮到此前多次與開發商發生正面沖突,因此,她認定前往自己老家的人就是開發商派去的。

開發商:

對方造謠生事,不是我們的人!

恒通新城小區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向東米路南,由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開發建設(以下簡稱恒通置業),年月日交房,現有約八百多戶業主。

年月日,小區業主委員會備案成立,梁芳靜任主任。

月日,猛犸新聞middo東方今報記者電話聯系了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徐軍。

我們從來沒有威脅過她,一直都是她在威脅我們。dqo對于梁芳靜所指,徐軍再三予以否認,她造謠生事。我們太守規矩了,一直被她欺負。dqo

雙方的矛盾是怎么結下的?

徐軍對此表示說來話長,他稱自從小區交房以后,梁任業委會主任以來,雙方就不斷有沖突。

比如小區用水的問題。一開始自來水管道還沒有鋪到位,小區用的是地下水,化驗合格,她污蔑說是臟水。dqo徐軍稱,后來考慮到盡量讓業主滿意,用水問題解決了,此后就小區用暖、房本等多方面問題,雙方不斷有分歧,還曾因此打官司,她嘗到了維權的甜頭,不停生事。dqo

此外,徐軍還表示,梁本人以全體業主的名義,采取堵門堵路、懸掛條幅等不當方式進行所謂的維權。

所以,針對梁芳靜此次所指,是開發商派人到老家威脅dqo一事,徐軍的態度是,那是不可能的事,她愛咋說咋說,跟她沒啥好說的。dqo

當地派出所:

立案調查,已核實清楚

梁芳靜稱,她第一時間報警,老家所在地mdahmdah長垣縣公安局惱里派出所立案。

月日下午,記者與具體辦案民警聯系,對方拒絕采訪。

而據梁芳靜提供的一份錄音顯示,她曾于日上午聯系辦案民警咨詢案件進展情況。

辦案民警告訴我,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的律師已與他們聯系,稱當天到梁芳靜爸媽家的人確實是恒通置業的人,去家里的目的是核實我的身份信息是否準確,家里是否有其本人。dqo梁芳靜說。

她還表示,民警告知鄭州恒通置業律師,了解身份信息可以帶著律師證到轄區戶籍室、社區、村委會解決,不應該去家里。民警還說,已讓鄭州的恒通置業的律師轉告當時到梁芳靜爸媽家的兩名人員,盡快去派出所配合調查。

我對說過的話承擔一切法律后果。dqo梁芳靜言之鑿鑿。

觀點:

明確責任,事權和物權分配好,矛盾大大減少

一個小區的組成,離不開開發商、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和社區。四者之間彼此獨立又互相制約,有著不同程度的關系。

隨著當前住宅小區的蓬勃開發建設,業主對舒適環境和服務的需求也越來越細致,而業委會作為小區業主和物業及開發商之間的溝通橋梁,它的成立初衷就是更合理的規范小區管理模式,代表廣大業主的訴求。

也正因為這點,業委會和開發商之間在各地都會不同程度地存在矛盾糾紛。

針對此事,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長、中國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宋向清認為,開發商與業委會共同的服務對象是業主,讓業主滿意是他們共同的目的,因此二者本來是沒有矛盾和沖突的。但是業委會是從業主中產生的,這就使業委會與業主的利益疊加,業委會自然希望為業主爭取更多的利益。開發商是利益獨立的另一方。本來應該是三個不同的利益體,就成了事實上的兩個利益體,這是體制的問題。

另外,開發商與業主之間權力不對等、實力不對稱,業委會為業主的正當維權行為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忽略,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放大,導致業委會與開發商的溝通協調困難,久而久之就會出現矛盾甚至發生沖突。這種情況的出現顯然有制度設計問題,有利益分配問題,也有心態和情緒問題。

宋向清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業委會的產生要更多的融入第三方力量,比如獨立的執業律師,獨立的物業服務商以及街道辦事處或居委會等,適當增加第三方人員比重。

同時提前制定好小區物業服務標準,明確哪些問題應該由開發商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物業公司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業主解決,責任明確了,事權和物權就比較容易分配了,矛盾和沖突就可以大大減少。當然業委會與開發商各自調整好心態也很重要,不能情緒化解決問題,更不能仗勢欺人,甚至進行人身威脅,這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給自身利益帶來更大傷害。

轉自:中華網河南

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的恒通新城小區

鄭州一小區業委會主任梁芳靜反映,因參與小區業主維權,開發商派人跑到自己老家威脅dqo父母,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對此,開發商堅決予以否認。

這兩個人究竟是何身份?

梁芳靜表示老家派出所立案,民警告知她兩人確系開發商的人。

該說法未得到民警證實。

事件:

小區業委會主任稱老家父母遭開發商威脅dqo

梁芳靜,鄭州市鄭東新區恒通新城小區業主委員會主任。

月日上午,梁芳靜接到老家家人打來的電話,稱爸媽家中出現不明身份人員,對方所駕駛車輛為鄭州牌照。

他們上來就問是不是梁芳靜家。我家人說是并反問他們是誰。dqo梁芳靜回憶,對方撂下一句小區的事兒不要再參與,后果自負!dqo就走了。

她的家人追到外面,拍下對方照片,以及對方駕駛的豫A牌照的汽車。

接到父母電話我特別害怕。dqo梁芳靜說,因擔心父母及家人安危,遂報警求助,當地惱里派出所民警受理此事并立案。

到梁芳靜老家的不明身份的人究竟是誰?為何偏偏告誡其不要再參與小區的事?

梁芳靜稱,因自己此前帶領全體小區業主在用水、供暖、房本、物業等問題方面維權,并多次對簿公堂,就此與開發商結下矛盾。

目前,業委會正在與開發商地面個車位按照規劃許可證補建及地下車位權屬進行訴訟。另,開發商遺留外墻質量問題業委會多次向中牟縣住建局反映無果,業委會于月份向鄭州市建委、河南省住建廳建筑質量管理處投訴。截止今天還沒有收到書面回復。

考慮到此前多次與開發商發生正面沖突,因此,她認定前往自己老家的人就是開發商派去的。

開發商:

對方造謠生事,不是我們的人!

恒通新城小區位于鄭開大道與康莊路交叉口向東米路南,由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開發建設(以下簡稱恒通置業),年月日交房,現有約八百多戶業主。

年月日,小區業主委員會備案成立,梁芳靜任主任。

月日,猛犸新聞middo東方今報記者電話聯系了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徐軍。

我們從來沒有威脅過她,一直都是她在威脅我們。dqo對于梁芳靜所指,徐軍再三予以否認,她造謠生事。我們太守規矩了,一直被她欺負。dqo

雙方的矛盾是怎么結下的?

徐軍對此表示說來話長,他稱自從小區交房以后,梁任業委會主任以來,雙方就不斷有沖突。

比如小區用水的問題。一開始自來水管道還沒有鋪到位,小區用的是地下水,化驗合格,她污蔑說是臟水。dqo徐軍稱,后來考慮到盡量讓業主滿意,用水問題解決了,此后就小區用暖、房本等多方面問題,雙方不斷有分歧,還曾因此打官司,她嘗到了維權的甜頭,不停生事。dqo

此外,徐軍還表示,梁本人以全體業主的名義,采取堵門堵路、懸掛條幅等不當方式進行所謂的維權。

所以,針對梁芳靜此次所指,是開發商派人到老家威脅dqo一事,徐軍的態度是,那是不可能的事,她愛咋說咋說,跟她沒啥好說的。dqo

當地派出所:

立案調查,已核實清楚

梁芳靜稱,她第一時間報警,老家所在地mdahmdah長垣縣公安局惱里派出所立案。

月日下午,記者與具體辦案民警聯系,對方拒絕采訪。

而據梁芳靜提供的一份錄音顯示,她曾于日上午聯系辦案民警咨詢案件進展情況。

辦案民警告訴我,鄭州恒通置業有限公司的律師已與他們聯系,稱當天到梁芳靜爸媽家的人確實是恒通置業的人,去家里的目的是核實我的身份信息是否準確,家里是否有其本人。dqo梁芳靜說。

她還表示,民警告知鄭州恒通置業律師,了解身份信息可以帶著律師證到轄區戶籍室、社區、村委會解決,不應該去家里。民警還說,已讓鄭州的恒通置業的律師轉告當時到梁芳靜爸媽家的兩名人員,盡快去派出所配合調查。

我對說過的話承擔一切法律后果。dqo梁芳靜言之鑿鑿。

觀點:

明確責任,事權和物權分配好,矛盾大大減少

一個小區的組成,離不開開發商、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和社區。四者之間彼此獨立又互相制約,有著不同程度的關系。

隨著當前住宅小區的蓬勃開發建設,業主對舒適環境和服務的需求也越來越細致,而業委會作為小區業主和物業及開發商之間的溝通橋梁,它的成立初衷就是更合理的規范小區管理模式,代表廣大業主的訴求。

也正因為這點,業委會和開發商之間在各地都會不同程度地存在矛盾糾紛。

針對此事,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長、中國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宋向清認為,開發商與業委會共同的服務對象是業主,讓業主滿意是他們共同的目的,因此二者本來是沒有矛盾和沖突的。但是業委會是從業主中產生的,這就使業委會與業主的利益疊加,業委會自然希望為業主爭取更多的利益。開發商是利益獨立的另一方。本來應該是三個不同的利益體,就成了事實上的兩個利益體,這是體制的問題。

另外,開發商與業主之間權力不對等、實力不對稱,業委會為業主的正當維權行為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忽略,要么會被開發商有意無意的放大,導致業委會與開發商的溝通協調困難,久而久之就會出現矛盾甚至發生沖突。這種情況的出現顯然有制度設計問題,有利益分配問題,也有心態和情緒問題。

宋向清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業委會的產生要更多的融入第三方力量,比如獨立的執業律師,獨立的物業服務商以及街道辦事處或居委會等,適當增加第三方人員比重。

同時提前制定好小區物業服務標準,明確哪些問題應該由開發商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物業公司解決,哪些問題應該由業主解決,責任明確了,事權和物權就比較容易分配了,矛盾和沖突就可以大大減少。當然業委會與開發商各自調整好心態也很重要,不能情緒化解決問題,更不能仗勢欺人,甚至進行人身威脅,這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給自身利益帶來更大傷害。

轉自:中華網河南

行道樹讀音




(成都養生網)

附件:

中醫養生


© <養生網_主關鍵詞>成都養生網 聯系我們

請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則后果自負,一切與程序作者無關!

成都養生網 哈灵江苏麻将作弊器 福彩今晚开奖现场直播 富翁捕鱼城怎么赚钱 天天捕鱼2 琼崖海南麻将一元群号 足球巴巴 95至尊棋牌游戏 今日股票大盘指数 北京pk10牛牛是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彩经网络 四川打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