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郵箱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健康養生_主關鍵詞>

文章來源:SEO    發布時間:2020-06-07 03:17:00  【字號:      】

穆勝會計初級-天津會計網-中級財務會計報表學習網站山西新聞網具有新聞采寫社會化媒體資訊和產品為一體的互聯網媒體平臺記錄社會、傳播信息每天24小時面向廣大網民和網絡媒體,快速、準確地提供文字、圖片、視頻等多樣化的資訊服務力求及時、客觀、權威、獨立地報道新聞,致力于應用前沿。存量市場不足以發動牛市乍一看,比特幣減半確實影響了市場供需,每天新挖出的比特幣為枚降低到了枚,市場會需要越來越多的比特幣,而每天新產出的比特幣變少了,供不應求,會直接導致比特幣價格拉升。這樣假設邏輯并沒有錯,但忽略了一個既定事實:比特幣已經挖出了萬枚了,除去已丟失的萬枚,市場上流通的比特幣還有萬枚。目前存量比特幣的交易深度和量還遠遠沒達到上一輪牛市的水平,又怎能相信,未挖出的萬枚比特幣可以逆天轉命?大家其實都清楚,比特幣價格要想拉升唯有靠增量用戶和資金。當某一天幣圈用戶增長了一倍,更多人需求持有比特幣的時候,就會向持有比特幣的人購買,而持有比特幣的人有著更高價格預期的囤幣需求,這樣一來才會產生溢價,帶動比特幣價格爬升?梢哉f,大部分人對比特幣的需求都還局限于囤幣,除了算力競爭中需要耗費大量電力的礦工。這些礦工為了維系現金流只好每天賣幣,如果市場上買幣的需求如果低于礦工賣幣的量,比特幣價格就可能下跌,相反則會直接刺激上漲。

年月份左右,比特幣將迎來第三次挖礦獎勵減半,這會是下一輪數字資產市場波瀾壯闊牛市的起點嗎?按照比特幣的挖礦規則,年創世區塊挖出獎勵枚,之后每四年減少一半,也就是年枚,年.枚,年.枚,直到年萬枚 BTC被全部挖出,比特幣挖礦獎勵也從此告別歷史舞臺。而根據比特幣歷史價格走勢圖來看,似乎每次比特幣減半周期后,市場都會出現一次熊轉牛的大行情。年比特幣減半價格暴漲倍,年比特幣減半價格暴漲倍,最高觸及美元的峰值。減半預期下的“盲目”心理建設年月份左右,比特幣將迎來第三次挖礦獎勵減半,這會是下一輪數字資產市場波瀾壯闊牛市的起點嗎?我想,大部分人都很期待過歷史規律能再次應驗,如果真那樣的話,比特幣價格將會從美元底部反彈至萬美元左右。想想都讓人有種說不出來的“爽”。馬克吐溫說,“歷史不會簡單的重復,但總會驚人的相似!北恫恍,倍不算夸張吧,萬美元妥妥的;倍也不行,倍總可以了吧,萬美元妥妥的;倍若還不行,倍算保守了吧,再沖刺一回兩萬美元妥妥的。身邊總有人勸你,現在投資點比特幣,減半之后漲一倍絕對沒有問題,至少可以跑贏絕大多數理財產品。事實真的如此么?大部分人都明白,過往既定的事實不能作為未來投資決策的判斷依據,但大部分人也都會犯一個錯誤,認為多次既定的且規律性的事實“大概率”可以作為判斷的依據。歷史規律這東西,你相信不相信,它并不受你的主管意志所控制,就像丟硬幣一樣,次擲的都是正面的話,大家都不假思索的覺得,第次大概率會是正。事實是,每次正反的概率永遠都是%。概率永遠不會變,變得只是大家的預期。根據 CoinMarketCap 數據,現在區塊鏈產業總市值億美元,盤子已經不算小了,且比特幣占據了總市值的%。比特幣減半或許能給行情帶來好轉,但要帶動整個區塊鏈產業再來一次瘋牛,怕是不太可能。但歷次減半后的大上漲,還是會讓人不自覺產生過于盲目的“心理建設”預期。樂觀情緒下的“看多”決策而基于大概率上漲的盲目“樂觀”情緒,市場上大部分決策都無形中“看多”了。一部分互聯網從業者開始跨界進入區塊鏈行業淘金,認為漫漫熊市已過,是時候乘風進場了;一些機構資金開始把比特幣納入投資組合了,期待在整體市場投資收益下行的情況下比特幣能夠一枝獨秀;比特幣礦工原先每天賣幣付電費以維持運轉,現在寧可捂著不賣,等著減半行情的到來;“資金盤項目方”也活躍起來策劃白皮書,幻想著借著牛市的熱錢再搞個百倍幣盡情的收割;合約玩家們也變得“大膽”了,等著行情有啟動苗頭的時候,倍、倍杠桿看多賺個盆滿缽滿;散戶們也都變得佛系了,任行情波動,持幣到大牛市再拋也不遲;屌絲們也變得瘋狂了,房子、信用卡等全部梭哈,一兩年的煎熬,賭一次翻身的機會也值得。你看,行情還是那樣,漲跌未知,不穩定的市場因素并沒有變,但市場情緒和一部分人的行動早就“看多”了。資金上的杠桿看多,分分鐘都有爆倉的風險,讓你的資金歸零。然而情緒和行動上的看多,也有著不容忽視的隱性成本,甚至不亞于純資金的損失,比如,囤幣會鎖住資金流動性,貿然跨界會產生機會成本,瘋狂合約操作會丟掉全部本金,梭哈房子豪賭會輸掉全部底牌等等。這其實都算是“盲目”樂觀下的隱性成本,包括經濟成本、社會成本、乃至人口成本(上天臺)等等。真正恐怖的影響,并不是過去已經產生損失,而是帶著錯誤的方法論和價值觀,去面對未知的可能。錢虧掉了還可以再賺,但方法論錯了很可能會一錯再錯,直至丟掉本金甚至全部的底牌。那么,我們該基于怎樣的認知來迎接下一輪牛市的到來呢?供需調節下的“牛熊轉換”周期市場“盲目”樂觀情緒一般也會出現在牛熊轉換的時期,不僅數字資產市場存在,在傳統股市證券市場,甚至更大的“康波”經濟周期也都存在這樣的規律。然而問題是,繁榮、衰退、蕭條、回升,這樣的市場周期循環短到-年便可發生,長至要橫跨四五十年,你如何確定一定以及肯定你就能踩到點上呢?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有洛克菲勒一樣的大勢判斷能力。經濟周期的繁榮和衰退雖然不可捉摸,但也有其內在的經濟規律可循。下游的消費需求,刺激中上游的生產產能。一旦下游的需求力不足,中游的商家便會產生庫存,當庫存累積到一定程度后,商家便會“清庫存”,而上游的廠家就會停止產能,經濟就開始衰退。反之,下游的消費需求大于供給后,則會有相反的效果。傳統實業的經濟周期規律,金融證券市場和數字市場也都遵循。應該講,任何經濟系統都會有供需,也會有非理性預期,一定時間累積后也會滋生泡沫,數字資產市場自然也不例外。且,比特幣等數字資產相對、更容易產生“預期心理“的放大作用,更容易產生“寅吃卯糧”時間跨度效果,其繁榮和衰退的后果往往也會被幾何倍放大。只不過,比特幣等數字資產還沒能找到大面積普及的落地應用場景,影響供需的是囤幣的共識和買賣易手的流通情況。真正應用層,其在點對點電子支付上的市場需求遠遠沒有起來。所以比特幣所在的數字資產市場目前還只是一個由“預期”驅動的中上游市場,其產生泡沫的速度會快,破裂的也更快,牛熊轉換的速度會很快。從這個邏輯來看,催生牛市的一定是超出現有市場存量的更大“需求”。

存量市場不足以發動牛市乍一看,比特幣減半確實影響了市場供需,每天新挖出的比特幣為枚降低到了枚,市場會需要越來越多的比特幣,而每天新產出的比特幣變少了,供不應求,會直接導致比特幣價格拉升。這樣假設邏輯并沒有錯,但忽略了一個既定事實:比特幣已經挖出了萬枚了,除去已丟失的萬枚,市場上流通的比特幣還有萬枚。目前存量比特幣的交易深度和量還遠遠沒達到上一輪牛市的水平,又怎能相信,未挖出的萬枚比特幣可以逆天轉命?大家其實都清楚,比特幣價格要想拉升唯有靠增量用戶和資金。當某一天幣圈用戶增長了一倍,更多人需求持有比特幣的時候,就會向持有比特幣的人購買,而持有比特幣的人有著更高價格預期的囤幣需求,這樣一來才會產生溢價,帶動比特幣價格爬升?梢哉f,大部分人對比特幣的需求都還局限于囤幣,除了算力競爭中需要耗費大量電力的礦工。這些礦工為了維系現金流只好每天賣幣,如果市場上買幣的需求如果低于礦工賣幣的量,比特幣價格就可能下跌,相反則會直接刺激上漲。存量市場不足以發動牛市乍一看,比特幣減半確實影響了市場供需,每天新挖出的比特幣為枚降低到了枚,市場會需要越來越多的比特幣,而每天新產出的比特幣變少了,供不應求,會直接導致比特幣價格拉升。這樣假設邏輯并沒有錯,但忽略了一個既定事實:比特幣已經挖出了萬枚了,除去已丟失的萬枚,市場上流通的比特幣還有萬枚。目前存量比特幣的交易深度和量還遠遠沒達到上一輪牛市的水平,又怎能相信,未挖出的萬枚比特幣可以逆天轉命?大家其實都清楚,比特幣價格要想拉升唯有靠增量用戶和資金。當某一天幣圈用戶增長了一倍,更多人需求持有比特幣的時候,就會向持有比特幣的人購買,而持有比特幣的人有著更高價格預期的囤幣需求,這樣一來才會產生溢價,帶動比特幣價格爬升?梢哉f,大部分人對比特幣的需求都還局限于囤幣,除了算力競爭中需要耗費大量電力的礦工。這些礦工為了維系現金流只好每天賣幣,如果市場上買幣的需求如果低于礦工賣幣的量,比特幣價格就可能下跌,相反則會直接刺激上漲。比特幣減半預期短期會讓一些礦工不再賣幣,讓市場上的存量比特幣滿足不了市場的需求,從而推動價格上漲,然而現在挖礦成本這么大,未來挖一枚比特幣的成本可能會達到美元,礦工咋可能一直不賣幣。有人計算過挖礦成本,當比特幣算力超過E,挖礦總功耗會達到萬千瓦,平均每小時就要燒掉萬度電,按.毛一度電計算,一小時的挖礦成本就要消耗萬人民幣。咋可能不賣?相反,如果比特幣減半后市場價格沒達到預期,礦工挖礦入不敷出還會產生一系列崩塌惡果。頻發的礦難、恐慌性的砸盤會瞬間化牛成熊,透支市場對于牛市的期待,摧毀市場對于區塊鏈技術落地普及的信心,造成更可怕的后果。存量市場下,短暫也會產生供需不平衡,產生一個牛市,但往往持續時間會很短。而沒有持續時長的牛市,就像盤口沒有交易量的最高價一樣,只不過是個價格海市蜃樓而已。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在牛市里受益呢?這正是現在存量市場牛市的尷尬之處,有漲幅但是沒有支撐。下一輪牛市來臨前的關鍵變量如果說純炒作可以炮制“假“牛市,那么年底誕生的牛市,從筑底機構來看,相對還算“真”。以太坊智能合約掀起的 CO 模式,不僅改變了傳統投融資模式,正好延續了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時代主旋律,掀起一波區塊鏈產業熱潮。投資機構的熱錢、創新人才、形形色色的創業項目等,一時間為區塊鏈產業拉進了資金,制造了供需,拉進了創業創新力量。所以年上演了百幣爭鳴的大盛世狂歡,很多屌絲也因此實現了逆襲,走上了財富自由之路。然而即將到來的年“牛市”呢?也有一定增量但是否能承接甚至發揚年的輝煌,還存在很多“關鍵詞”變量。、機構進場。有一種說法,上一輪牛市是由散戶推動的,下一輪牛市會由機構帶動。機構的錢體量更大,深度更強,布局更穩,理論上會把市場價格抬升到一個不敢想象的新高度。然而機構買幣,不像散戶只是為了賺增值空間。事實表明,機構的熱錢更傾向于投資賺錢機器而非升值空間。機構投資比特幣,只因比特幣代表最廣泛的區塊鏈技術共識,將來會成為引領區塊鏈技術深化落地的硬通貨,機構提前搶一些籌碼,只是為未來拓展區塊鏈技術產業鋪路。吸引更多機構入場和熱情入場,還是得靠源源不斷的創新項目,比如,DeFi、跨鏈、layer 等諸多新興領域。不要假想機構會進場搶籌了,那些金融大鱷玩遍了憑空生錢的伎倆,咋可能妄想從他們腰包里掏錢來養肥你們早已占領的市場。、監管黑天鵝。以來,國家頂層設計把區塊鏈技術作為核心突破口,給本以疲軟的數字資產市場打了一針強心劑,這預示著監管層逐漸趨于明朗。但、后眼里的“區塊鏈”和各位眼中的“區塊鏈”真的一樣么?當監管的黑天鵝事件,一點點刮骨割肉,把 Token 機制、去中心化從當前區塊鏈技術領域里剝離的時候,屆時的區塊鏈產業還會有靈魂么?這都是不容樂觀的變量因素。事實上,現在區塊鏈產業要克服的核心技術不正是Token模型的合理性和去中心化下的安全性和運行效率么?沒了這些,區塊鏈技術就僅等于互聯網的升級版了,有意思,但一定也不性感。最關鍵是,現有區塊鏈能否借上政策號令下數字經濟的東風呢?該如何借力,如何實現聯盟鏈和公鏈的融合,如何讓 Token 機制合規化,不能不想,也不得不想。、秩序重建。任何經濟體的增長都離不開創新人才的累積。而早期以炒幣和投機為主的行業風氣,無形之中會把一大批創新人才驅趕下車。我發現,數字資產市場的風光可以很好用“幸存者偏差”理論來詮釋。那些用歷史規律喊話充值信仰的人大都是上兩輪牛市的幸存者,他們只是受益的極少數,很少有人能復制他們的逆襲之路。與之相比,我們更應該看看大多數人是如何被洗下車的?那才是血的經驗和教訓。Token 機制原本是用來激勵社區的生態經濟模型,在人們的投機和賭徒心理下卻成為扼殺創新于搖籃之中的毒藥。技術和模式創新才是催生新項目的不二法則,在CO乃至之后 EO 等模式的引領下卻成為收割智商稅的鐮刀。這個生態目前太無序了。區塊鏈生態需要太多標準和規則秩序的重新制定,這樣野蠻的生長的無序發展會給行業的成熟和穩定埋下種種隱患,F在問牛市增量市場的臨界點在哪里,你一定知道我想表達什么:價值、創新、秩序。要實現真正的大牛市還需要資本的試錯,人才的奉獻,創業創新的筑基,時間的沉淀。數字經濟,牛市必然到來的基本面說了一大段明年牛市不要盲目樂觀的理由,有的人開始不爽了,你不讓我們看多,你就看空吧。恰恰相反,我是絕對看多的。李笑來說:“短期看,沒有哪一只數字資產絕對看漲,但長期看一定是漲的!本拖裢苿庸墒性鲩L的絕對性力量一定是基本面經濟增長一樣,驅動數字資產上漲的則是未來數字經濟社會的到來。你總不能否認經濟會增長,社會會進步吧?大部分人看股票漲跌都習慣不假思索的說是莊家控盤收割散戶的,數字資產市場由于市場盤子小,更被認為是莊家揮舞鐮刀的疆場。在這些人的認知里,行情漲起來是誘多,行情跌下來是收割,反正都是莊家在下的一盤大旗,而散戶都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事實果真如此么?散戶哪有那么傻,那些博短期利益的賭徒才是天下最聰明,最懂得趨利避害的。之所以從結果看他們確實挺傻的,那完全是因為聰明反被聰明誤。你看看那些玩資金盤模式幣的,項目方跑路了都擺出一臉無辜的樣子,他們真的傻么?要知道,雪崩來臨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生產力在進步,科技在發展,協作在深化,效率在提升,我們需要看到任何證券型投資標的背后所投射的經濟增長源動力。這是散戶提升理性認知,清除零和博弈陰謀論,甩脫受迫害妄想癥的第一步。從趨勢發展來看,互聯網向數字經濟轉型是必然的。原因很簡單:信息互聯網以虛擬馬甲身份和信息流復制為主的連接形式正在侵犯個體的隱私,沖刷社會的誠信,增大協助的成本,而價值互聯網以分布式數據庫存儲和數字即資產的連接方式重構了這一切。Facebook 搞 Libra,央行做 DECP,他們都在為數字經濟的到來鋪路了。而比特幣等價值數字資產很可能會成為未來數字經濟世界的價值之錨。這不只是一廂情愿的展望,真正在區塊鏈生態內做事的項目和團隊,都明白這當中沉淀的價值是什么。穆勝比特幣減半預期短期會讓一些礦工不再賣幣,讓市場上的存量比特幣滿足不了市場的需求,從而推動價格上漲,然而現在挖礦成本這么大,未來挖一枚比特幣的成本可能會達到美元,礦工咋可能一直不賣幣。有人計算過挖礦成本,當比特幣算力超過E,挖礦總功耗會達到萬千瓦,平均每小時就要燒掉萬度電,按.毛一度電計算,一小時的挖礦成本就要消耗萬人民幣。咋可能不賣?相反,如果比特幣減半后市場價格沒達到預期,礦工挖礦入不敷出還會產生一系列崩塌惡果。頻發的礦難、恐慌性的砸盤會瞬間化牛成熊,透支市場對于牛市的期待,摧毀市場對于區塊鏈技術落地普及的信心,造成更可怕的后果。存量市場下,短暫也會產生供需不平衡,產生一個牛市,但往往持續時間會很短。而沒有持續時長的牛市,就像盤口沒有交易量的最高價一樣,只不過是個價格海市蜃樓而已。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在牛市里受益呢?這正是現在存量市場牛市的尷尬之處,有漲幅但是沒有支撐。下一輪牛市來臨前的關鍵變量如果說純炒作可以炮制“假“牛市,那么年底誕生的牛市,從筑底機構來看,相對還算“真”。以太坊智能合約掀起的 CO 模式,不僅改變了傳統投融資模式,正好延續了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時代主旋律,掀起一波區塊鏈產業熱潮。投資機構的熱錢、創新人才、形形色色的創業項目等,一時間為區塊鏈產業拉進了資金,制造了供需,拉進了創業創新力量。所以年上演了百幣爭鳴的大盛世狂歡,很多屌絲也因此實現了逆襲,走上了財富自由之路。然而即將到來的年“牛市”呢?也有一定增量但是否能承接甚至發揚年的輝煌,還存在很多“關鍵詞”變量。、機構進場。有一種說法,上一輪牛市是由散戶推動的,下一輪牛市會由機構帶動。機構的錢體量更大,深度更強,布局更穩,理論上會把市場價格抬升到一個不敢想象的新高度。然而機構買幣,不像散戶只是為了賺增值空間。事實表明,機構的熱錢更傾向于投資賺錢機器而非升值空間。機構投資比特幣,只因比特幣代表最廣泛的區塊鏈技術共識,將來會成為引領區塊鏈技術深化落地的硬通貨,機構提前搶一些籌碼,只是為未來拓展區塊鏈技術產業鋪路。吸引更多機構入場和熱情入場,還是得靠源源不斷的創新項目,比如,DeFi、跨鏈、layer 等諸多新興領域。不要假想機構會進場搶籌了,那些金融大鱷玩遍了憑空生錢的伎倆,咋可能妄想從他們腰包里掏錢來養肥你們早已占領的市場。、監管黑天鵝。以來,國家頂層設計把區塊鏈技術作為核心突破口,給本以疲軟的數字資產市場打了一針強心劑,這預示著監管層逐漸趨于明朗。但、后眼里的“區塊鏈”和各位眼中的“區塊鏈”真的一樣么?當監管的黑天鵝事件,一點點刮骨割肉,把 Token 機制、去中心化從當前區塊鏈技術領域里剝離的時候,屆時的區塊鏈產業還會有靈魂么?這都是不容樂觀的變量因素。事實上,現在區塊鏈產業要克服的核心技術不正是Token模型的合理性和去中心化下的安全性和運行效率么?沒了這些,區塊鏈技術就僅等于互聯網的升級版了,有意思,但一定也不性感。最關鍵是,現有區塊鏈能否借上政策號令下數字經濟的東風呢?該如何借力,如何實現聯盟鏈和公鏈的融合,如何讓 Token 機制合規化,不能不想,也不得不想。、秩序重建。任何經濟體的增長都離不開創新人才的累積。而早期以炒幣和投機為主的行業風氣,無形之中會把一大批創新人才驅趕下車。我發現,數字資產市場的風光可以很好用“幸存者偏差”理論來詮釋。那些用歷史規律喊話充值信仰的人大都是上兩輪牛市的幸存者,他們只是受益的極少數,很少有人能復制他們的逆襲之路。與之相比,我們更應該看看大多數人是如何被洗下車的?那才是血的經驗和教訓。Token 機制原本是用來激勵社區的生態經濟模型,在人們的投機和賭徒心理下卻成為扼殺創新于搖籃之中的毒藥。技術和模式創新才是催生新項目的不二法則,在CO乃至之后 EO 等模式的引領下卻成為收割智商稅的鐮刀。這個生態目前太無序了。區塊鏈生態需要太多標準和規則秩序的重新制定,這樣野蠻的生長的無序發展會給行業的成熟和穩定埋下種種隱患,F在問牛市增量市場的臨界點在哪里,你一定知道我想表達什么:價值、創新、秩序。要實現真正的大牛市還需要資本的試錯,人才的奉獻,創業創新的筑基,時間的沉淀。數字經濟,牛市必然到來的基本面說了一大段明年牛市不要盲目樂觀的理由,有的人開始不爽了,你不讓我們看多,你就看空吧。恰恰相反,我是絕對看多的。李笑來說:“短期看,沒有哪一只數字資產絕對看漲,但長期看一定是漲的!本拖裢苿庸墒性鲩L的絕對性力量一定是基本面經濟增長一樣,驅動數字資產上漲的則是未來數字經濟社會的到來。你總不能否認經濟會增長,社會會進步吧?大部分人看股票漲跌都習慣不假思索的說是莊家控盤收割散戶的,數字資產市場由于市場盤子小,更被認為是莊家揮舞鐮刀的疆場。在這些人的認知里,行情漲起來是誘多,行情跌下來是收割,反正都是莊家在下的一盤大旗,而散戶都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事實果真如此么?散戶哪有那么傻,那些博短期利益的賭徒才是天下最聰明,最懂得趨利避害的。之所以從結果看他們確實挺傻的,那完全是因為聰明反被聰明誤。你看看那些玩資金盤模式幣的,項目方跑路了都擺出一臉無辜的樣子,他們真的傻么?要知道,雪崩來臨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生產力在進步,科技在發展,協作在深化,效率在提升,我們需要看到任何證券型投資標的背后所投射的經濟增長源動力。這是散戶提升理性認知,清除零和博弈陰謀論,甩脫受迫害妄想癥的第一步。從趨勢發展來看,互聯網向數字經濟轉型是必然的。原因很簡單:信息互聯網以虛擬馬甲身份和信息流復制為主的連接形式正在侵犯個體的隱私,沖刷社會的誠信,增大協助的成本,而價值互聯網以分布式數據庫存儲和數字即資產的連接方式重構了這一切。Facebook 搞 Libra,央行做 DECP,他們都在為數字經濟的到來鋪路了。而比特幣等價值數字資產很可能會成為未來數字經濟世界的價值之錨。這不只是一廂情愿的展望,真正在區塊鏈生態內做事的項目和團隊,都明白這當中沉淀的價值是什么。

穆勝比特幣減半預期短期會讓一些礦工不再賣幣,讓市場上的存量比特幣滿足不了市場的需求,從而推動價格上漲,然而現在挖礦成本這么大,未來挖一枚比特幣的成本可能會達到美元,礦工咋可能一直不賣幣。有人計算過挖礦成本,當比特幣算力超過E,挖礦總功耗會達到萬千瓦,平均每小時就要燒掉萬度電,按.毛一度電計算,一小時的挖礦成本就要消耗萬人民幣。咋可能不賣?相反,如果比特幣減半后市場價格沒達到預期,礦工挖礦入不敷出還會產生一系列崩塌惡果。頻發的礦難、恐慌性的砸盤會瞬間化牛成熊,透支市場對于牛市的期待,摧毀市場對于區塊鏈技術落地普及的信心,造成更可怕的后果。存量市場下,短暫也會產生供需不平衡,產生一個牛市,但往往持續時間會很短。而沒有持續時長的牛市,就像盤口沒有交易量的最高價一樣,只不過是個價格海市蜃樓而已。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在牛市里受益呢?這正是現在存量市場牛市的尷尬之處,有漲幅但是沒有支撐。下一輪牛市來臨前的關鍵變量如果說純炒作可以炮制“假“牛市,那么年底誕生的牛市,從筑底機構來看,相對還算“真”。以太坊智能合約掀起的 CO 模式,不僅改變了傳統投融資模式,正好延續了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時代主旋律,掀起一波區塊鏈產業熱潮。投資機構的熱錢、創新人才、形形色色的創業項目等,一時間為區塊鏈產業拉進了資金,制造了供需,拉進了創業創新力量。所以年上演了百幣爭鳴的大盛世狂歡,很多屌絲也因此實現了逆襲,走上了財富自由之路。然而即將到來的年“牛市”呢?也有一定增量但是否能承接甚至發揚年的輝煌,還存在很多“關鍵詞”變量。、機構進場。有一種說法,上一輪牛市是由散戶推動的,下一輪牛市會由機構帶動。機構的錢體量更大,深度更強,布局更穩,理論上會把市場價格抬升到一個不敢想象的新高度。然而機構買幣,不像散戶只是為了賺增值空間。事實表明,機構的熱錢更傾向于投資賺錢機器而非升值空間。機構投資比特幣,只因比特幣代表最廣泛的區塊鏈技術共識,將來會成為引領區塊鏈技術深化落地的硬通貨,機構提前搶一些籌碼,只是為未來拓展區塊鏈技術產業鋪路。吸引更多機構入場和熱情入場,還是得靠源源不斷的創新項目,比如,DeFi、跨鏈、layer 等諸多新興領域。不要假想機構會進場搶籌了,那些金融大鱷玩遍了憑空生錢的伎倆,咋可能妄想從他們腰包里掏錢來養肥你們早已占領的市場。、監管黑天鵝。以來,國家頂層設計把區塊鏈技術作為核心突破口,給本以疲軟的數字資產市場打了一針強心劑,這預示著監管層逐漸趨于明朗。但、后眼里的“區塊鏈”和各位眼中的“區塊鏈”真的一樣么?當監管的黑天鵝事件,一點點刮骨割肉,把 Token 機制、去中心化從當前區塊鏈技術領域里剝離的時候,屆時的區塊鏈產業還會有靈魂么?這都是不容樂觀的變量因素。事實上,現在區塊鏈產業要克服的核心技術不正是Token模型的合理性和去中心化下的安全性和運行效率么?沒了這些,區塊鏈技術就僅等于互聯網的升級版了,有意思,但一定也不性感。最關鍵是,現有區塊鏈能否借上政策號令下數字經濟的東風呢?該如何借力,如何實現聯盟鏈和公鏈的融合,如何讓 Token 機制合規化,不能不想,也不得不想。、秩序重建。任何經濟體的增長都離不開創新人才的累積。而早期以炒幣和投機為主的行業風氣,無形之中會把一大批創新人才驅趕下車。我發現,數字資產市場的風光可以很好用“幸存者偏差”理論來詮釋。那些用歷史規律喊話充值信仰的人大都是上兩輪牛市的幸存者,他們只是受益的極少數,很少有人能復制他們的逆襲之路。與之相比,我們更應該看看大多數人是如何被洗下車的?那才是血的經驗和教訓。Token 機制原本是用來激勵社區的生態經濟模型,在人們的投機和賭徒心理下卻成為扼殺創新于搖籃之中的毒藥。技術和模式創新才是催生新項目的不二法則,在CO乃至之后 EO 等模式的引領下卻成為收割智商稅的鐮刀。這個生態目前太無序了。區塊鏈生態需要太多標準和規則秩序的重新制定,這樣野蠻的生長的無序發展會給行業的成熟和穩定埋下種種隱患,F在問牛市增量市場的臨界點在哪里,你一定知道我想表達什么:價值、創新、秩序。要實現真正的大牛市還需要資本的試錯,人才的奉獻,創業創新的筑基,時間的沉淀。數字經濟,牛市必然到來的基本面說了一大段明年牛市不要盲目樂觀的理由,有的人開始不爽了,你不讓我們看多,你就看空吧。恰恰相反,我是絕對看多的。李笑來說:“短期看,沒有哪一只數字資產絕對看漲,但長期看一定是漲的!本拖裢苿庸墒性鲩L的絕對性力量一定是基本面經濟增長一樣,驅動數字資產上漲的則是未來數字經濟社會的到來。你總不能否認經濟會增長,社會會進步吧?大部分人看股票漲跌都習慣不假思索的說是莊家控盤收割散戶的,數字資產市場由于市場盤子小,更被認為是莊家揮舞鐮刀的疆場。在這些人的認知里,行情漲起來是誘多,行情跌下來是收割,反正都是莊家在下的一盤大旗,而散戶都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事實果真如此么?散戶哪有那么傻,那些博短期利益的賭徒才是天下最聰明,最懂得趨利避害的。之所以從結果看他們確實挺傻的,那完全是因為聰明反被聰明誤。你看看那些玩資金盤模式幣的,項目方跑路了都擺出一臉無辜的樣子,他們真的傻么?要知道,雪崩來臨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生產力在進步,科技在發展,協作在深化,效率在提升,我們需要看到任何證券型投資標的背后所投射的經濟增長源動力。這是散戶提升理性認知,清除零和博弈陰謀論,甩脫受迫害妄想癥的第一步。從趨勢發展來看,互聯網向數字經濟轉型是必然的。原因很簡單:信息互聯網以虛擬馬甲身份和信息流復制為主的連接形式正在侵犯個體的隱私,沖刷社會的誠信,增大協助的成本,而價值互聯網以分布式數據庫存儲和數字即資產的連接方式重構了這一切。Facebook 搞 Libra,央行做 DECP,他們都在為數字經濟的到來鋪路了。而比特幣等價值數字資產很可能會成為未來數字經濟世界的價值之錨。這不只是一廂情愿的展望,真正在區塊鏈生態內做事的項目和團隊,都明白這當中沉淀的價值是什么。

年月份左右,比特幣將迎來第三次挖礦獎勵減半,這會是下一輪數字資產市場波瀾壯闊牛市的起點嗎?按照比特幣的挖礦規則,年創世區塊挖出獎勵枚,之后每四年減少一半,也就是年枚,年.枚,年.枚,直到年萬枚 BTC被全部挖出,比特幣挖礦獎勵也從此告別歷史舞臺。而根據比特幣歷史價格走勢圖來看,似乎每次比特幣減半周期后,市場都會出現一次熊轉牛的大行情。年比特幣減半價格暴漲倍,年比特幣減半價格暴漲倍,最高觸及美元的峰值。減半預期下的“盲目”心理建設年月份左右,比特幣將迎來第三次挖礦獎勵減半,這會是下一輪數字資產市場波瀾壯闊牛市的起點嗎?我想,大部分人都很期待過歷史規律能再次應驗,如果真那樣的話,比特幣價格將會從美元底部反彈至萬美元左右。想想都讓人有種說不出來的“爽”。馬克吐溫說,“歷史不會簡單的重復,但總會驚人的相似!北恫恍,倍不算夸張吧,萬美元妥妥的;倍也不行,倍總可以了吧,萬美元妥妥的;倍若還不行,倍算保守了吧,再沖刺一回兩萬美元妥妥的。身邊總有人勸你,現在投資點比特幣,減半之后漲一倍絕對沒有問題,至少可以跑贏絕大多數理財產品。事實真的如此么?大部分人都明白,過往既定的事實不能作為未來投資決策的判斷依據,但大部分人也都會犯一個錯誤,認為多次既定的且規律性的事實“大概率”可以作為判斷的依據。歷史規律這東西,你相信不相信,它并不受你的主管意志所控制,就像丟硬幣一樣,次擲的都是正面的話,大家都不假思索的覺得,第次大概率會是正。事實是,每次正反的概率永遠都是%。概率永遠不會變,變得只是大家的預期。根據 CoinMarketCap 數據,現在區塊鏈產業總市值億美元,盤子已經不算小了,且比特幣占據了總市值的%。比特幣減半或許能給行情帶來好轉,但要帶動整個區塊鏈產業再來一次瘋牛,怕是不太可能。但歷次減半后的大上漲,還是會讓人不自覺產生過于盲目的“心理建設”預期。樂觀情緒下的“看多”決策而基于大概率上漲的盲目“樂觀”情緒,市場上大部分決策都無形中“看多”了。一部分互聯網從業者開始跨界進入區塊鏈行業淘金,認為漫漫熊市已過,是時候乘風進場了;一些機構資金開始把比特幣納入投資組合了,期待在整體市場投資收益下行的情況下比特幣能夠一枝獨秀;比特幣礦工原先每天賣幣付電費以維持運轉,現在寧可捂著不賣,等著減半行情的到來;“資金盤項目方”也活躍起來策劃白皮書,幻想著借著牛市的熱錢再搞個百倍幣盡情的收割;合約玩家們也變得“大膽”了,等著行情有啟動苗頭的時候,倍、倍杠桿看多賺個盆滿缽滿;散戶們也都變得佛系了,任行情波動,持幣到大牛市再拋也不遲;屌絲們也變得瘋狂了,房子、信用卡等全部梭哈,一兩年的煎熬,賭一次翻身的機會也值得。你看,行情還是那樣,漲跌未知,不穩定的市場因素并沒有變,但市場情緒和一部分人的行動早就“看多”了。資金上的杠桿看多,分分鐘都有爆倉的風險,讓你的資金歸零。然而情緒和行動上的看多,也有著不容忽視的隱性成本,甚至不亞于純資金的損失,比如,囤幣會鎖住資金流動性,貿然跨界會產生機會成本,瘋狂合約操作會丟掉全部本金,梭哈房子豪賭會輸掉全部底牌等等。這其實都算是“盲目”樂觀下的隱性成本,包括經濟成本、社會成本、乃至人口成本(上天臺)等等。真正恐怖的影響,并不是過去已經產生損失,而是帶著錯誤的方法論和價值觀,去面對未知的可能。錢虧掉了還可以再賺,但方法論錯了很可能會一錯再錯,直至丟掉本金甚至全部的底牌。那么,我們該基于怎樣的認知來迎接下一輪牛市的到來呢?存量市場不足以發動牛市乍一看,比特幣減半確實影響了市場供需,每天新挖出的比特幣為枚降低到了枚,市場會需要越來越多的比特幣,而每天新產出的比特幣變少了,供不應求,會直接導致比特幣價格拉升。這樣假設邏輯并沒有錯,但忽略了一個既定事實:比特幣已經挖出了萬枚了,除去已丟失的萬枚,市場上流通的比特幣還有萬枚。目前存量比特幣的交易深度和量還遠遠沒達到上一輪牛市的水平,又怎能相信,未挖出的萬枚比特幣可以逆天轉命?大家其實都清楚,比特幣價格要想拉升唯有靠增量用戶和資金。當某一天幣圈用戶增長了一倍,更多人需求持有比特幣的時候,就會向持有比特幣的人購買,而持有比特幣的人有著更高價格預期的囤幣需求,這樣一來才會產生溢價,帶動比特幣價格爬升?梢哉f,大部分人對比特幣的需求都還局限于囤幣,除了算力競爭中需要耗費大量電力的礦工。這些礦工為了維系現金流只好每天賣幣,如果市場上買幣的需求如果低于礦工賣幣的量,比特幣價格就可能下跌,相反則會直接刺激上漲。

年月份左右,比特幣將迎來第三次挖礦獎勵減半,這會是下一輪數字資產市場波瀾壯闊牛市的起點嗎?按照比特幣的挖礦規則,年創世區塊挖出獎勵枚,之后每四年減少一半,也就是年枚,年.枚,年.枚,直到年萬枚 BTC被全部挖出,比特幣挖礦獎勵也從此告別歷史舞臺。而根據比特幣歷史價格走勢圖來看,似乎每次比特幣減半周期后,市場都會出現一次熊轉牛的大行情。年比特幣減半價格暴漲倍,年比特幣減半價格暴漲倍,最高觸及美元的峰值。減半預期下的“盲目”心理建設年月份左右,比特幣將迎來第三次挖礦獎勵減半,這會是下一輪數字資產市場波瀾壯闊牛市的起點嗎?我想,大部分人都很期待過歷史規律能再次應驗,如果真那樣的話,比特幣價格將會從美元底部反彈至萬美元左右。想想都讓人有種說不出來的“爽”。馬克吐溫說,“歷史不會簡單的重復,但總會驚人的相似!北恫恍,倍不算夸張吧,萬美元妥妥的;倍也不行,倍總可以了吧,萬美元妥妥的;倍若還不行,倍算保守了吧,再沖刺一回兩萬美元妥妥的。身邊總有人勸你,現在投資點比特幣,減半之后漲一倍絕對沒有問題,至少可以跑贏絕大多數理財產品。事實真的如此么?大部分人都明白,過往既定的事實不能作為未來投資決策的判斷依據,但大部分人也都會犯一個錯誤,認為多次既定的且規律性的事實“大概率”可以作為判斷的依據。歷史規律這東西,你相信不相信,它并不受你的主管意志所控制,就像丟硬幣一樣,次擲的都是正面的話,大家都不假思索的覺得,第次大概率會是正。事實是,每次正反的概率永遠都是%。概率永遠不會變,變得只是大家的預期。根據 CoinMarketCap 數據,現在區塊鏈產業總市值億美元,盤子已經不算小了,且比特幣占據了總市值的%。比特幣減半或許能給行情帶來好轉,但要帶動整個區塊鏈產業再來一次瘋牛,怕是不太可能。但歷次減半后的大上漲,還是會讓人不自覺產生過于盲目的“心理建設”預期。樂觀情緒下的“看多”決策而基于大概率上漲的盲目“樂觀”情緒,市場上大部分決策都無形中“看多”了。一部分互聯網從業者開始跨界進入區塊鏈行業淘金,認為漫漫熊市已過,是時候乘風進場了;一些機構資金開始把比特幣納入投資組合了,期待在整體市場投資收益下行的情況下比特幣能夠一枝獨秀;比特幣礦工原先每天賣幣付電費以維持運轉,現在寧可捂著不賣,等著減半行情的到來;“資金盤項目方”也活躍起來策劃白皮書,幻想著借著牛市的熱錢再搞個百倍幣盡情的收割;合約玩家們也變得“大膽”了,等著行情有啟動苗頭的時候,倍、倍杠桿看多賺個盆滿缽滿;散戶們也都變得佛系了,任行情波動,持幣到大牛市再拋也不遲;屌絲們也變得瘋狂了,房子、信用卡等全部梭哈,一兩年的煎熬,賭一次翻身的機會也值得。你看,行情還是那樣,漲跌未知,不穩定的市場因素并沒有變,但市場情緒和一部分人的行動早就“看多”了。資金上的杠桿看多,分分鐘都有爆倉的風險,讓你的資金歸零。然而情緒和行動上的看多,也有著不容忽視的隱性成本,甚至不亞于純資金的損失,比如,囤幣會鎖住資金流動性,貿然跨界會產生機會成本,瘋狂合約操作會丟掉全部本金,梭哈房子豪賭會輸掉全部底牌等等。這其實都算是“盲目”樂觀下的隱性成本,包括經濟成本、社會成本、乃至人口成本(上天臺)等等。真正恐怖的影響,并不是過去已經產生損失,而是帶著錯誤的方法論和價值觀,去面對未知的可能。錢虧掉了還可以再賺,但方法論錯了很可能會一錯再錯,直至丟掉本金甚至全部的底牌。那么,我們該基于怎樣的認知來迎接下一輪牛市的到來呢?若給未來三年內的數字資產市場牛市加一個注腳,我希望創新力量、資本市場、人才梯隊、落地應用等產業上下游會被激活,被打通,區塊鏈大眾創業的盛景會正式上演。相信新的市場規則秩序,新的技術發展標準,新的交易供需模式,新的協作方式等會給互聯網經濟帶來一次大換血,屆時新的阿里騰訊,新的微博、新的美團大眾點評、新的滴滴出行或許會基于區塊鏈的土壤再次重生。牛不牛,你說。不盲目樂觀,本質上才是真樂觀!獏^塊鏈價值認知布道者,資深區塊鏈從業者。這里沒有高大上的概念,也沒有生僻的技術說明,只有最通俗的商業、最敏銳的視角、最獨到的見解。本人尚且是區塊鏈行業的小學差生,文章所思所想,皆是碎碎念,圈內人您莫笑,歡迎切磋,圈外人您莫噴,碼字不易。作者微信號:tmel 微信公眾號:ai-heikeji

供需調節下的“牛熊轉換”周期市場“盲目”樂觀情緒一般也會出現在牛熊轉換的時期,不僅數字資產市場存在,在傳統股市證券市場,甚至更大的“康波”經濟周期也都存在這樣的規律。然而問題是,繁榮、衰退、蕭條、回升,這樣的市場周期循環短到-年便可發生,長至要橫跨四五十年,你如何確定一定以及肯定你就能踩到點上呢?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有洛克菲勒一樣的大勢判斷能力。經濟周期的繁榮和衰退雖然不可捉摸,但也有其內在的經濟規律可循。下游的消費需求,刺激中上游的生產產能。一旦下游的需求力不足,中游的商家便會產生庫存,當庫存累積到一定程度后,商家便會“清庫存”,而上游的廠家就會停止產能,經濟就開始衰退。反之,下游的消費需求大于供給后,則會有相反的效果。傳統實業的經濟周期規律,金融證券市場和數字市場也都遵循。應該講,任何經濟系統都會有供需,也會有非理性預期,一定時間累積后也會滋生泡沫,數字資產市場自然也不例外。且,比特幣等數字資產相對、更容易產生“預期心理“的放大作用,更容易產生“寅吃卯糧”時間跨度效果,其繁榮和衰退的后果往往也會被幾何倍放大。只不過,比特幣等數字資產還沒能找到大面積普及的落地應用場景,影響供需的是囤幣的共識和買賣易手的流通情況。真正應用層,其在點對點電子支付上的市場需求遠遠沒有起來。所以比特幣所在的數字資產市場目前還只是一個由“預期”驅動的中上游市場,其產生泡沫的速度會快,破裂的也更快,牛熊轉換的速度會很快。從這個邏輯來看,催生牛市的一定是超出現有市場存量的更大“需求”。穆勝




(成都養生網)

附件:

中醫養生


© <養生網_主關鍵詞>成都養生網 聯系我們

請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則后果自負,一切與程序作者無關!

成都養生網 哈灵江苏麻将作弊器 大嘴棋牌app 山水云南麻将 天津11选五预测工具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 pk10八码百分百 捕鱼达人3破解版最新版下载 850游戏下载官方网站 湖南幸运赛车 捕鱼大师安卓版1.1.9 海南飞鱼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