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郵箱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養生網_主關鍵詞>

文章來源:SEO    發布時間:<養生網_發布時間>  【字號:      】

低通濾波器設計會計初級-天津會計網-中級財務會計報表學習網站山西新聞網具有新聞采寫社會化媒體資訊和產品為一體的互聯網媒體平臺記錄社會、傳播信息每天24小時面向廣大網民和網絡媒體,快速、準確地提供文字、圖片、視頻等多樣化的資訊服務力求及時、客觀、權威、獨立地報道新聞,致力于應用前沿。

作 者:孫允廣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只有真正經歷過貧窮的人,才會迫切地想要成功。任正非常說:"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 但其實,這句話的源頭是其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即 " 面子是給狗吃的 "!任正非父親任摩遜,是一個知識分子。文革時間里,他被扣上 " 臭老九 " 的帽子,身陷囹圄。受難期間,任摩遜常被反動派推到大街上游行示眾,頭上戴著高帽子,臉上被涂抹得漆黑,其慘景令人內心震顫。但父親、母親一邊忍受羞辱,一邊工作,照顧任正非的弟弟和妹妹。無論條件多么艱苦,也都要抽空讀書、學習。這段難忘的歲月,讓任正非初嘗了人生艱辛的一面。任正非的青少年時代,全家 口人,靠父母的微薄收入度日。加上當時全國經濟處于困難時期,糧食嚴重短缺,全家人常常餓肚子。 歲前,任正非沒穿過一件新衣服。因為孩子多,每到新學期,母親就為學費發愁,經常要靠向人借錢維持,有時還借不到,因為別人也一樣困難。盡管日子十分難過,任摩遜和妻子還是堅持讓 個孩子都上學讀書。任正非每天饑腸轆轆,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上一個白面饅頭。而直到他高考前,這個愿望都沒能達成,倒是可以吃上一個小小的玉米餅了。而任正非也知曉," 這小小的玉米餅來之不易,是從父母、弟妹的嘴里摳出來的,我無以報答他們。"家里所遭遇的一切,任正非都歷歷在目。他覺得痛心疾首,自己愧對父母。任正非想,如果真要做一個孝子,就得馬上回去,繼續在學業上深造。任摩遜為了鼓勵任正非,把自己穿的翻毛皮鞋給他,希望他在大學歲月里,不要虛度。多年以后,任正非回憶起來這一幕說:" 我當年穿走父親的皮鞋,沒念及父親那時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濕,他更需要鞋子,F在回憶起來,感覺自己太自私。"在文革期間坐了 年牢,出獄后,任正非父親任摩遜二話沒說,繼續出任中學校長,一直干到 歲。父親讓任正非看到了什么是 "活下去的倔強"。所以任正非經常感慨:"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 你是想吃飽肚子還是出名?"" 知識分子不要臉才能進步。"這種艱難的歲月,讓任正非形成了,活著就是一切的信念。" 我不要臉,我要活下去 "在華為初期,活下去成為最高綱領。" 那時候,活下去真的是難!" 華為原董事長孫亞芳曾經這樣感嘆。一開始華為是個貿易公司," 十幾個人,七八條槍 ",既無產品,又無資本。在華為最響亮的口號是:" 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拼死相救 "。這時候,活下來就是勝利。當時中國企業的平均壽命不到 . 年,每年倒閉 萬家以上。在改革開放 年里,甚至作為 MBA 優秀案例的企業,都有 % 倒下了。任正非其實并不甘心,只做一個為賺錢而奔波的商人。但現實異常殘酷,他明白:必須先賺錢,先壯大自身。在華為年銷售額還不到 億的時候,大家覺得任正非最大的特點就是:愛吹牛!有一次吃午飯時間,任正非從廚房里出來,帶著圍裙、揮舞著鍋鏟,熱情洋溢地說:" 年后,華為將是世界級的公司,全球通信市場將‘三分天下’,華為有其一…… "當時大家先是錯愕,然后興奮的鼓掌。那是一個 " 半夜吹口哨 "、互相壯膽的時代。然而,華為人也明白:為理想而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它終成笑談。而剛起步的華為,招來的年輕人,大家都很 " 好面子 "。江西生,現在的華為董事會秘書。 年前,他去拜訪某縣郵電局局長,推門進去之后,都不敢看對方,滿臉通紅地把材料放在桌子上,說:" 局長,這是我們公司的介紹。" 沒等對方答話,就跑了出去。任正非就是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不要臉才能進步。任正非要求員工,到了華為,一切從 開始,華為是靠業績說話的,任何人的過往輝煌在這里必須被清零。所以,任何人必須戰勝自我,包括虛榮、自大、自卑、浮夸以及惰怠的心理。在 " 不要臉才能活下去 " 的鼓勵下:胡厚崑,曾經在廣西百色縣郵局走廊里等了 天,才有機會進門拜訪;李健,在尼日利亞做產品,費盡周折才約上對方總裁,結果在總裁門口等了 個多小時,最后當人家上廁所時,堵在廁所門口,才見上一面;魏承敏,在河南做售后工程師,曾經和同事連續三天三夜,在冰天雪地的鄉下,坐大巴、手扶拖拉機,晚上在礦山、村鎮為客戶維修交換機,餓了就在農戶家吃,困了就在機房里睡;……臉皮就是這樣磨厚了的,意志力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變得堅韌起來,個性也變得粗糙和 " 匪性 "。幾年后,江西生成了華為董事會秘書;李健曾創造了一年 億美元的業績,銷售連續幾年全球第一,成了西非地區部總裁;魏承敏成了南太地區部總裁。就像任正非說的," 不要臉的人,才能進步 "。華為進步了,不僅在通信市場 " 三分天下有其一 ",還成為世界第一。在鼎盛時候,寫《華為的冬天》活下去,也是華為的最低綱領。任正非說,誰能忍受別人忍受不了的痛苦,誰就能走在別人的前面。為了走在前面,任正非在一篇《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中,第一次明確提出了 " 狼文化 ":狼有 大特性:、敏銳的嗅覺;、不屈不撓、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群體奮斗。但這個 " 狼性 ",絕非殘忍和反人性,而是一種高度敏感、放眼未來的戰略視野,是奮斗精神、群體合作的凝聚力。于是,土狼以 : 的兵力,蠶食獅子的邊緣市場,在復雜的利益關系中穿梭,用面對挫折屢敗屢戰的執著和忍耐,向獅子證明:自己是一個兇猛而難纏的對手。最終土狼逐漸進化成獅子。而任正非擔心,華為成為獅子后,組織的 " 狼性 ",奮斗精神消失了。而成功與繁榮的背后,充滿了各種陷阱。于是,任正非在華為鼎盛的時期,寫下了《華為的冬天》: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我們大家要一起來想,怎樣才能活下去,也許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巨人的崩潰,往往只是一瞬間。諾基亞就是,在最鼎盛的時候倒下的。任正非深知,最安逸的時刻,往往也會埋藏下未知的隱患。為了能夠 " 活下去 ",任正非想象出無數種華為可能被打敗的場景,這就是——藍軍戰略。任正非對藍軍戰略的解釋是:" 藍軍就是要想盡辦法來否定紅軍 "。藍軍可以虛擬各種對抗性聲音,模擬各種虛擬對抗聲音,模擬各種可能發生的信號,通過自我批判、警告語模擬……這樣,才能使華為保持很高的 " 冬天 " 意識。因為華為,不能在舒服中死去。所以,華為的人,從來不要面子,不講究舒適,也不畏懼失敗。在中東、在非洲,在世界各地,他們背著床墊、毯子,甚至在戰爭中冒著危險,只為第一時間搶修通信。這才在外資巨頭圍獵下,用一代人的拼搏,奮斗出一個春天。沒本事的人,才處處在乎面子任正非自己也是這樣。 年 月 日,上海虹橋機場,有人拍下一張照片,發在微博上。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任正非,這一年的任正非 歲,沒有助理、沒有專車,一個人和成群結隊的人擠在一起,等著乘坐出租車。過了幾天,還有人拍下任正非在公司的大食堂,自己端著盤子打飯的場景。他雖然滿臉皺紋,但精神煥發,毫無老態龍鐘的感覺。這是任正非日常中,最為普通的幾個影像。 多億華為的創始人,卻與很多 " 要面子 " 的人,形成了深刻對比。在很多公司里,越是上級,派頭越大。畢竟我們是個人情社會,面子大于一切,在有的地方,丟面子是可以死人的。在華為,任正非說他最不要臉,所以他進步最快,他也要求所有干部,應該不要 " 臉 ",要 " 臉 " 的干部沒多大出息。為什么?任正非說:好 " 面子 " 的人,怎么能做到 " 三人行,必有我師呢 "?沒有 " 三人行,必有我師 ",你又怎么能提高呢?誰最要 " 臉面 "?是那些沒有學問、沒有本事的人!我最不要 " 面子 ",因為我知道自己有本事,我不怕任何人批評我,批評對了,我就承認錯誤,我公開承認自己有缺點、存在問題。對于一些有些成就,自命不凡的人來說,要他們坦承自己的錯誤和失敗,有的時候比登天還難。但任正非覺得,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面子都戰勝不了,還有何可作為?" 高級干部內心強大的表現是經得起批評,真金不怕火煉。世界上肯定會有不同意見,我們一定要有戰略自信,這個自信首先是不怕別人批評。"" 只有有犧牲精神的人才有可能最終成長為將軍;只有長期堅持自我批判的人,才會有廣闊的胸懷。"所以,到最后,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 " 面子是給狗吃的 ",就衍化成了任正非常說的:"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其實,對于任正非來說,很多磨難,在他心中烙下深刻印象。早在 年的時候,任正非曾經痛不欲生:父親任摩遜離開了人世。當時,父親為了支持他做生意,拼命省錢,日子過得十分清苦。而后的一天,他想喝飲料,卻又怕浪費錢,于是在小攤上買了一瓶,喝完之后便腹瀉不止,最終因全身功能衰竭,撒手人寰。 年后, 年時候,任正非在出國訪問回公司的路上,傳來母親遭遇車禍的消息。他悲痛欲絕,立刻飛到昆明后,母親還是去世了。這是任正非一生的悲痛。他才在《我的父親母親》中寫下這樣一段話:……爸爸媽媽,千聲萬聲呼喚你們,千聲萬聲喚不回,捫心自問,我無愧于祖國,無愧于人民,無愧于事業與員工,無愧于朋友,唯一有愧的是父母。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因為這些,任正非成為謙卑和強勢的共同體。以自己的個性、智慧、意志力,在中國企業發展史上,創造了不朽的業績。今天的華為,技術上已經探索到了無人區和深水區。即孤獨,又迷茫,更有無數不確定性。任正非不但不迷茫,而且還自信。他說即便有 " 黑天鵝 ",也不會出現在外部,而是出現在我們的咖啡杯中,我們要及時的把 " 黑天鵝 " 轉化成 " 白天鵝 "。所謂迷茫,只是表象。只有對未來有深刻把握的人,才能夠在清醒中為迷茫者指點迷津。也才能夠: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而對任正非來說,他的人生,外表越是樸實無華,內心就越是熠熠生輝。很多人佩服任正非,但每一個人,不也是一樣嗎?放下 " 給狗吃的面子 ",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參考資料: [ ] . 浙江人民出版社《任正非傳》 [ ] . 中信出版社《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 . 中信出版社《華為沒有秘密 》 [ ] . 機械工業出版社《華為奮斗密碼》排版 | 一幾 圖片 | IC photo審校 | 葉開甫 主編 | 葉正新

作 者:孫允廣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只有真正經歷過貧窮的人,才會迫切地想要成功。任正非常說:"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 但其實,這句話的源頭是其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即 " 面子是給狗吃的 "!任正非父親任摩遜,是一個知識分子。文革時間里,他被扣上 " 臭老九 " 的帽子,身陷囹圄。受難期間,任摩遜常被反動派推到大街上游行示眾,頭上戴著高帽子,臉上被涂抹得漆黑,其慘景令人內心震顫。但父親、母親一邊忍受羞辱,一邊工作,照顧任正非的弟弟和妹妹。無論條件多么艱苦,也都要抽空讀書、學習。這段難忘的歲月,讓任正非初嘗了人生艱辛的一面。任正非的青少年時代,全家 口人,靠父母的微薄收入度日。加上當時全國經濟處于困難時期,糧食嚴重短缺,全家人常常餓肚子。 歲前,任正非沒穿過一件新衣服。因為孩子多,每到新學期,母親就為學費發愁,經常要靠向人借錢維持,有時還借不到,因為別人也一樣困難。盡管日子十分難過,任摩遜和妻子還是堅持讓 個孩子都上學讀書。任正非每天饑腸轆轆,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上一個白面饅頭。而直到他高考前,這個愿望都沒能達成,倒是可以吃上一個小小的玉米餅了。而任正非也知曉," 這小小的玉米餅來之不易,是從父母、弟妹的嘴里摳出來的,我無以報答他們。"家里所遭遇的一切,任正非都歷歷在目。他覺得痛心疾首,自己愧對父母。任正非想,如果真要做一個孝子,就得馬上回去,繼續在學業上深造。任摩遜為了鼓勵任正非,把自己穿的翻毛皮鞋給他,希望他在大學歲月里,不要虛度。多年以后,任正非回憶起來這一幕說:" 我當年穿走父親的皮鞋,沒念及父親那時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濕,他更需要鞋子,F在回憶起來,感覺自己太自私。"在文革期間坐了 年牢,出獄后,任正非父親任摩遜二話沒說,繼續出任中學校長,一直干到 歲。父親讓任正非看到了什么是 "活下去的倔強"。所以任正非經常感慨:"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 你是想吃飽肚子還是出名?"" 知識分子不要臉才能進步。"這種艱難的歲月,讓任正非形成了,活著就是一切的信念。" 我不要臉,我要活下去 "在華為初期,活下去成為最高綱領。" 那時候,活下去真的是難!" 華為原董事長孫亞芳曾經這樣感嘆。一開始華為是個貿易公司," 十幾個人,七八條槍 ",既無產品,又無資本。在華為最響亮的口號是:" 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拼死相救 "。這時候,活下來就是勝利。當時中國企業的平均壽命不到 . 年,每年倒閉 萬家以上。在改革開放 年里,甚至作為 MBA 優秀案例的企業,都有 % 倒下了。任正非其實并不甘心,只做一個為賺錢而奔波的商人。但現實異常殘酷,他明白:必須先賺錢,先壯大自身。在華為年銷售額還不到 億的時候,大家覺得任正非最大的特點就是:愛吹牛!有一次吃午飯時間,任正非從廚房里出來,帶著圍裙、揮舞著鍋鏟,熱情洋溢地說:" 年后,華為將是世界級的公司,全球通信市場將‘三分天下’,華為有其一…… "當時大家先是錯愕,然后興奮的鼓掌。那是一個 " 半夜吹口哨 "、互相壯膽的時代。然而,華為人也明白:為理想而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它終成笑談。而剛起步的華為,招來的年輕人,大家都很 " 好面子 "。江西生,現在的華為董事會秘書。 年前,他去拜訪某縣郵電局局長,推門進去之后,都不敢看對方,滿臉通紅地把材料放在桌子上,說:" 局長,這是我們公司的介紹。" 沒等對方答話,就跑了出去。任正非就是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不要臉才能進步。任正非要求員工,到了華為,一切從 開始,華為是靠業績說話的,任何人的過往輝煌在這里必須被清零。所以,任何人必須戰勝自我,包括虛榮、自大、自卑、浮夸以及惰怠的心理。在 " 不要臉才能活下去 " 的鼓勵下:胡厚崑,曾經在廣西百色縣郵局走廊里等了 天,才有機會進門拜訪;李健,在尼日利亞做產品,費盡周折才約上對方總裁,結果在總裁門口等了 個多小時,最后當人家上廁所時,堵在廁所門口,才見上一面;魏承敏,在河南做售后工程師,曾經和同事連續三天三夜,在冰天雪地的鄉下,坐大巴、手扶拖拉機,晚上在礦山、村鎮為客戶維修交換機,餓了就在農戶家吃,困了就在機房里睡;……臉皮就是這樣磨厚了的,意志力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變得堅韌起來,個性也變得粗糙和 " 匪性 "。幾年后,江西生成了華為董事會秘書;李健曾創造了一年 億美元的業績,銷售連續幾年全球第一,成了西非地區部總裁;魏承敏成了南太地區部總裁。就像任正非說的," 不要臉的人,才能進步 "。華為進步了,不僅在通信市場 " 三分天下有其一 ",還成為世界第一。在鼎盛時候,寫《華為的冬天》活下去,也是華為的最低綱領。任正非說,誰能忍受別人忍受不了的痛苦,誰就能走在別人的前面。為了走在前面,任正非在一篇《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中,第一次明確提出了 " 狼文化 ":狼有 大特性:、敏銳的嗅覺;、不屈不撓、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群體奮斗。但這個 " 狼性 ",絕非殘忍和反人性,而是一種高度敏感、放眼未來的戰略視野,是奮斗精神、群體合作的凝聚力。于是,土狼以 : 的兵力,蠶食獅子的邊緣市場,在復雜的利益關系中穿梭,用面對挫折屢敗屢戰的執著和忍耐,向獅子證明:自己是一個兇猛而難纏的對手。最終土狼逐漸進化成獅子。而任正非擔心,華為成為獅子后,組織的 " 狼性 ",奮斗精神消失了。而成功與繁榮的背后,充滿了各種陷阱。于是,任正非在華為鼎盛的時期,寫下了《華為的冬天》: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我們大家要一起來想,怎樣才能活下去,也許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巨人的崩潰,往往只是一瞬間。諾基亞就是,在最鼎盛的時候倒下的。任正非深知,最安逸的時刻,往往也會埋藏下未知的隱患。為了能夠 " 活下去 ",任正非想象出無數種華為可能被打敗的場景,這就是——藍軍戰略。任正非對藍軍戰略的解釋是:" 藍軍就是要想盡辦法來否定紅軍 "。藍軍可以虛擬各種對抗性聲音,模擬各種虛擬對抗聲音,模擬各種可能發生的信號,通過自我批判、警告語模擬……這樣,才能使華為保持很高的 " 冬天 " 意識。因為華為,不能在舒服中死去。所以,華為的人,從來不要面子,不講究舒適,也不畏懼失敗。在中東、在非洲,在世界各地,他們背著床墊、毯子,甚至在戰爭中冒著危險,只為第一時間搶修通信。這才在外資巨頭圍獵下,用一代人的拼搏,奮斗出一個春天。沒本事的人,才處處在乎面子任正非自己也是這樣。 年 月 日,上海虹橋機場,有人拍下一張照片,發在微博上。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任正非,這一年的任正非 歲,沒有助理、沒有專車,一個人和成群結隊的人擠在一起,等著乘坐出租車。過了幾天,還有人拍下任正非在公司的大食堂,自己端著盤子打飯的場景。他雖然滿臉皺紋,但精神煥發,毫無老態龍鐘的感覺。這是任正非日常中,最為普通的幾個影像。 多億華為的創始人,卻與很多 " 要面子 " 的人,形成了深刻對比。在很多公司里,越是上級,派頭越大。畢竟我們是個人情社會,面子大于一切,在有的地方,丟面子是可以死人的。在華為,任正非說他最不要臉,所以他進步最快,他也要求所有干部,應該不要 " 臉 ",要 " 臉 " 的干部沒多大出息。為什么?任正非說:好 " 面子 " 的人,怎么能做到 " 三人行,必有我師呢 "?沒有 " 三人行,必有我師 ",你又怎么能提高呢?誰最要 " 臉面 "?是那些沒有學問、沒有本事的人!我最不要 " 面子 ",因為我知道自己有本事,我不怕任何人批評我,批評對了,我就承認錯誤,我公開承認自己有缺點、存在問題。對于一些有些成就,自命不凡的人來說,要他們坦承自己的錯誤和失敗,有的時候比登天還難。但任正非覺得,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面子都戰勝不了,還有何可作為?" 高級干部內心強大的表現是經得起批評,真金不怕火煉。世界上肯定會有不同意見,我們一定要有戰略自信,這個自信首先是不怕別人批評。"" 只有有犧牲精神的人才有可能最終成長為將軍;只有長期堅持自我批判的人,才會有廣闊的胸懷。"所以,到最后,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 " 面子是給狗吃的 ",就衍化成了任正非常說的:"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其實,對于任正非來說,很多磨難,在他心中烙下深刻印象。早在 年的時候,任正非曾經痛不欲生:父親任摩遜離開了人世。當時,父親為了支持他做生意,拼命省錢,日子過得十分清苦。而后的一天,他想喝飲料,卻又怕浪費錢,于是在小攤上買了一瓶,喝完之后便腹瀉不止,最終因全身功能衰竭,撒手人寰。 年后, 年時候,任正非在出國訪問回公司的路上,傳來母親遭遇車禍的消息。他悲痛欲絕,立刻飛到昆明后,母親還是去世了。這是任正非一生的悲痛。他才在《我的父親母親》中寫下這樣一段話:……爸爸媽媽,千聲萬聲呼喚你們,千聲萬聲喚不回,捫心自問,我無愧于祖國,無愧于人民,無愧于事業與員工,無愧于朋友,唯一有愧的是父母。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因為這些,任正非成為謙卑和強勢的共同體。以自己的個性、智慧、意志力,在中國企業發展史上,創造了不朽的業績。今天的華為,技術上已經探索到了無人區和深水區。即孤獨,又迷茫,更有無數不確定性。任正非不但不迷茫,而且還自信。他說即便有 " 黑天鵝 ",也不會出現在外部,而是出現在我們的咖啡杯中,我們要及時的把 " 黑天鵝 " 轉化成 " 白天鵝 "。所謂迷茫,只是表象。只有對未來有深刻把握的人,才能夠在清醒中為迷茫者指點迷津。也才能夠: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而對任正非來說,他的人生,外表越是樸實無華,內心就越是熠熠生輝。很多人佩服任正非,但每一個人,不也是一樣嗎?放下 " 給狗吃的面子 ",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參考資料: [ ] . 浙江人民出版社《任正非傳》 [ ] . 中信出版社《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 . 中信出版社《華為沒有秘密 》 [ ] . 機械工業出版社《華為奮斗密碼》排版 | 一幾 圖片 | IC photo審校 | 葉開甫 主編 | 葉正新

作 者:孫允廣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只有真正經歷過貧窮的人,才會迫切地想要成功。任正非常說:"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 但其實,這句話的源頭是其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即 " 面子是給狗吃的 "!任正非父親任摩遜,是一個知識分子。文革時間里,他被扣上 " 臭老九 " 的帽子,身陷囹圄。受難期間,任摩遜常被反動派推到大街上游行示眾,頭上戴著高帽子,臉上被涂抹得漆黑,其慘景令人內心震顫。但父親、母親一邊忍受羞辱,一邊工作,照顧任正非的弟弟和妹妹。無論條件多么艱苦,也都要抽空讀書、學習。這段難忘的歲月,讓任正非初嘗了人生艱辛的一面。任正非的青少年時代,全家 口人,靠父母的微薄收入度日。加上當時全國經濟處于困難時期,糧食嚴重短缺,全家人常常餓肚子。 歲前,任正非沒穿過一件新衣服。因為孩子多,每到新學期,母親就為學費發愁,經常要靠向人借錢維持,有時還借不到,因為別人也一樣困難。盡管日子十分難過,任摩遜和妻子還是堅持讓 個孩子都上學讀書。任正非每天饑腸轆轆,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上一個白面饅頭。而直到他高考前,這個愿望都沒能達成,倒是可以吃上一個小小的玉米餅了。而任正非也知曉," 這小小的玉米餅來之不易,是從父母、弟妹的嘴里摳出來的,我無以報答他們。"家里所遭遇的一切,任正非都歷歷在目。他覺得痛心疾首,自己愧對父母。任正非想,如果真要做一個孝子,就得馬上回去,繼續在學業上深造。任摩遜為了鼓勵任正非,把自己穿的翻毛皮鞋給他,希望他在大學歲月里,不要虛度。多年以后,任正非回憶起來這一幕說:" 我當年穿走父親的皮鞋,沒念及父親那時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濕,他更需要鞋子,F在回憶起來,感覺自己太自私。"在文革期間坐了 年牢,出獄后,任正非父親任摩遜二話沒說,繼續出任中學校長,一直干到 歲。父親讓任正非看到了什么是 "活下去的倔強"。所以任正非經常感慨:"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 你是想吃飽肚子還是出名?"" 知識分子不要臉才能進步。"這種艱難的歲月,讓任正非形成了,活著就是一切的信念。" 我不要臉,我要活下去 "在華為初期,活下去成為最高綱領。" 那時候,活下去真的是難!" 華為原董事長孫亞芳曾經這樣感嘆。一開始華為是個貿易公司," 十幾個人,七八條槍 ",既無產品,又無資本。在華為最響亮的口號是:" 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拼死相救 "。這時候,活下來就是勝利。當時中國企業的平均壽命不到 . 年,每年倒閉 萬家以上。在改革開放 年里,甚至作為 MBA 優秀案例的企業,都有 % 倒下了。任正非其實并不甘心,只做一個為賺錢而奔波的商人。但現實異常殘酷,他明白:必須先賺錢,先壯大自身。在華為年銷售額還不到 億的時候,大家覺得任正非最大的特點就是:愛吹牛!有一次吃午飯時間,任正非從廚房里出來,帶著圍裙、揮舞著鍋鏟,熱情洋溢地說:" 年后,華為將是世界級的公司,全球通信市場將‘三分天下’,華為有其一…… "當時大家先是錯愕,然后興奮的鼓掌。那是一個 " 半夜吹口哨 "、互相壯膽的時代。然而,華為人也明白:為理想而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它終成笑談。而剛起步的華為,招來的年輕人,大家都很 " 好面子 "。江西生,現在的華為董事會秘書。 年前,他去拜訪某縣郵電局局長,推門進去之后,都不敢看對方,滿臉通紅地把材料放在桌子上,說:" 局長,這是我們公司的介紹。" 沒等對方答話,就跑了出去。任正非就是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不要臉才能進步。任正非要求員工,到了華為,一切從 開始,華為是靠業績說話的,任何人的過往輝煌在這里必須被清零。所以,任何人必須戰勝自我,包括虛榮、自大、自卑、浮夸以及惰怠的心理。在 " 不要臉才能活下去 " 的鼓勵下:胡厚崑,曾經在廣西百色縣郵局走廊里等了 天,才有機會進門拜訪;李健,在尼日利亞做產品,費盡周折才約上對方總裁,結果在總裁門口等了 個多小時,最后當人家上廁所時,堵在廁所門口,才見上一面;魏承敏,在河南做售后工程師,曾經和同事連續三天三夜,在冰天雪地的鄉下,坐大巴、手扶拖拉機,晚上在礦山、村鎮為客戶維修交換機,餓了就在農戶家吃,困了就在機房里睡;……臉皮就是這樣磨厚了的,意志力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變得堅韌起來,個性也變得粗糙和 " 匪性 "。幾年后,江西生成了華為董事會秘書;李健曾創造了一年 億美元的業績,銷售連續幾年全球第一,成了西非地區部總裁;魏承敏成了南太地區部總裁。就像任正非說的," 不要臉的人,才能進步 "。華為進步了,不僅在通信市場 " 三分天下有其一 ",還成為世界第一。在鼎盛時候,寫《華為的冬天》活下去,也是華為的最低綱領。任正非說,誰能忍受別人忍受不了的痛苦,誰就能走在別人的前面。為了走在前面,任正非在一篇《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中,第一次明確提出了 " 狼文化 ":狼有 大特性:、敏銳的嗅覺;、不屈不撓、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群體奮斗。但這個 " 狼性 ",絕非殘忍和反人性,而是一種高度敏感、放眼未來的戰略視野,是奮斗精神、群體合作的凝聚力。于是,土狼以 : 的兵力,蠶食獅子的邊緣市場,在復雜的利益關系中穿梭,用面對挫折屢敗屢戰的執著和忍耐,向獅子證明:自己是一個兇猛而難纏的對手。最終土狼逐漸進化成獅子。而任正非擔心,華為成為獅子后,組織的 " 狼性 ",奮斗精神消失了。而成功與繁榮的背后,充滿了各種陷阱。于是,任正非在華為鼎盛的時期,寫下了《華為的冬天》: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我們大家要一起來想,怎樣才能活下去,也許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巨人的崩潰,往往只是一瞬間。諾基亞就是,在最鼎盛的時候倒下的。任正非深知,最安逸的時刻,往往也會埋藏下未知的隱患。為了能夠 " 活下去 ",任正非想象出無數種華為可能被打敗的場景,這就是——藍軍戰略。任正非對藍軍戰略的解釋是:" 藍軍就是要想盡辦法來否定紅軍 "。藍軍可以虛擬各種對抗性聲音,模擬各種虛擬對抗聲音,模擬各種可能發生的信號,通過自我批判、警告語模擬……這樣,才能使華為保持很高的 " 冬天 " 意識。因為華為,不能在舒服中死去。所以,華為的人,從來不要面子,不講究舒適,也不畏懼失敗。在中東、在非洲,在世界各地,他們背著床墊、毯子,甚至在戰爭中冒著危險,只為第一時間搶修通信。這才在外資巨頭圍獵下,用一代人的拼搏,奮斗出一個春天。沒本事的人,才處處在乎面子任正非自己也是這樣。 年 月 日,上海虹橋機場,有人拍下一張照片,發在微博上。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任正非,這一年的任正非 歲,沒有助理、沒有專車,一個人和成群結隊的人擠在一起,等著乘坐出租車。過了幾天,還有人拍下任正非在公司的大食堂,自己端著盤子打飯的場景。他雖然滿臉皺紋,但精神煥發,毫無老態龍鐘的感覺。這是任正非日常中,最為普通的幾個影像。 多億華為的創始人,卻與很多 " 要面子 " 的人,形成了深刻對比。在很多公司里,越是上級,派頭越大。畢竟我們是個人情社會,面子大于一切,在有的地方,丟面子是可以死人的。在華為,任正非說他最不要臉,所以他進步最快,他也要求所有干部,應該不要 " 臉 ",要 " 臉 " 的干部沒多大出息。為什么?任正非說:好 " 面子 " 的人,怎么能做到 " 三人行,必有我師呢 "?沒有 " 三人行,必有我師 ",你又怎么能提高呢?誰最要 " 臉面 "?是那些沒有學問、沒有本事的人!我最不要 " 面子 ",因為我知道自己有本事,我不怕任何人批評我,批評對了,我就承認錯誤,我公開承認自己有缺點、存在問題。對于一些有些成就,自命不凡的人來說,要他們坦承自己的錯誤和失敗,有的時候比登天還難。但任正非覺得,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面子都戰勝不了,還有何可作為?" 高級干部內心強大的表現是經得起批評,真金不怕火煉。世界上肯定會有不同意見,我們一定要有戰略自信,這個自信首先是不怕別人批評。"" 只有有犧牲精神的人才有可能最終成長為將軍;只有長期堅持自我批判的人,才會有廣闊的胸懷。"所以,到最后,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 " 面子是給狗吃的 ",就衍化成了任正非常說的:"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其實,對于任正非來說,很多磨難,在他心中烙下深刻印象。早在 年的時候,任正非曾經痛不欲生:父親任摩遜離開了人世。當時,父親為了支持他做生意,拼命省錢,日子過得十分清苦。而后的一天,他想喝飲料,卻又怕浪費錢,于是在小攤上買了一瓶,喝完之后便腹瀉不止,最終因全身功能衰竭,撒手人寰。 年后, 年時候,任正非在出國訪問回公司的路上,傳來母親遭遇車禍的消息。他悲痛欲絕,立刻飛到昆明后,母親還是去世了。這是任正非一生的悲痛。他才在《我的父親母親》中寫下這樣一段話:……爸爸媽媽,千聲萬聲呼喚你們,千聲萬聲喚不回,捫心自問,我無愧于祖國,無愧于人民,無愧于事業與員工,無愧于朋友,唯一有愧的是父母。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因為這些,任正非成為謙卑和強勢的共同體。以自己的個性、智慧、意志力,在中國企業發展史上,創造了不朽的業績。今天的華為,技術上已經探索到了無人區和深水區。即孤獨,又迷茫,更有無數不確定性。任正非不但不迷茫,而且還自信。他說即便有 " 黑天鵝 ",也不會出現在外部,而是出現在我們的咖啡杯中,我們要及時的把 " 黑天鵝 " 轉化成 " 白天鵝 "。所謂迷茫,只是表象。只有對未來有深刻把握的人,才能夠在清醒中為迷茫者指點迷津。也才能夠: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而對任正非來說,他的人生,外表越是樸實無華,內心就越是熠熠生輝。很多人佩服任正非,但每一個人,不也是一樣嗎?放下 " 給狗吃的面子 ",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參考資料: [ ] . 浙江人民出版社《任正非傳》 [ ] . 中信出版社《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 . 中信出版社《華為沒有秘密 》 [ ] . 機械工業出版社《華為奮斗密碼》排版 | 一幾 圖片 | IC photo審校 | 葉開甫 主編 | 葉正新

作 者:孫允廣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只有真正經歷過貧窮的人,才會迫切地想要成功。任正非常說:"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 但其實,這句話的源頭是其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即 " 面子是給狗吃的 "!任正非父親任摩遜,是一個知識分子。文革時間里,他被扣上 " 臭老九 " 的帽子,身陷囹圄。受難期間,任摩遜常被反動派推到大街上游行示眾,頭上戴著高帽子,臉上被涂抹得漆黑,其慘景令人內心震顫。但父親、母親一邊忍受羞辱,一邊工作,照顧任正非的弟弟和妹妹。無論條件多么艱苦,也都要抽空讀書、學習。這段難忘的歲月,讓任正非初嘗了人生艱辛的一面。任正非的青少年時代,全家 口人,靠父母的微薄收入度日。加上當時全國經濟處于困難時期,糧食嚴重短缺,全家人常常餓肚子。 歲前,任正非沒穿過一件新衣服。因為孩子多,每到新學期,母親就為學費發愁,經常要靠向人借錢維持,有時還借不到,因為別人也一樣困難。盡管日子十分難過,任摩遜和妻子還是堅持讓 個孩子都上學讀書。任正非每天饑腸轆轆,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上一個白面饅頭。而直到他高考前,這個愿望都沒能達成,倒是可以吃上一個小小的玉米餅了。而任正非也知曉," 這小小的玉米餅來之不易,是從父母、弟妹的嘴里摳出來的,我無以報答他們。"家里所遭遇的一切,任正非都歷歷在目。他覺得痛心疾首,自己愧對父母。任正非想,如果真要做一個孝子,就得馬上回去,繼續在學業上深造。任摩遜為了鼓勵任正非,把自己穿的翻毛皮鞋給他,希望他在大學歲月里,不要虛度。多年以后,任正非回憶起來這一幕說:" 我當年穿走父親的皮鞋,沒念及父親那時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濕,他更需要鞋子,F在回憶起來,感覺自己太自私。"在文革期間坐了 年牢,出獄后,任正非父親任摩遜二話沒說,繼續出任中學校長,一直干到 歲。父親讓任正非看到了什么是 "活下去的倔強"。所以任正非經常感慨:"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 你是想吃飽肚子還是出名?"" 知識分子不要臉才能進步。"這種艱難的歲月,讓任正非形成了,活著就是一切的信念。" 我不要臉,我要活下去 "在華為初期,活下去成為最高綱領。" 那時候,活下去真的是難!" 華為原董事長孫亞芳曾經這樣感嘆。一開始華為是個貿易公司," 十幾個人,七八條槍 ",既無產品,又無資本。在華為最響亮的口號是:" 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拼死相救 "。這時候,活下來就是勝利。當時中國企業的平均壽命不到 . 年,每年倒閉 萬家以上。在改革開放 年里,甚至作為 MBA 優秀案例的企業,都有 % 倒下了。任正非其實并不甘心,只做一個為賺錢而奔波的商人。但現實異常殘酷,他明白:必須先賺錢,先壯大自身。在華為年銷售額還不到 億的時候,大家覺得任正非最大的特點就是:愛吹牛!有一次吃午飯時間,任正非從廚房里出來,帶著圍裙、揮舞著鍋鏟,熱情洋溢地說:" 年后,華為將是世界級的公司,全球通信市場將‘三分天下’,華為有其一…… "當時大家先是錯愕,然后興奮的鼓掌。那是一個 " 半夜吹口哨 "、互相壯膽的時代。然而,華為人也明白:為理想而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它終成笑談。而剛起步的華為,招來的年輕人,大家都很 " 好面子 "。江西生,現在的華為董事會秘書。 年前,他去拜訪某縣郵電局局長,推門進去之后,都不敢看對方,滿臉通紅地把材料放在桌子上,說:" 局長,這是我們公司的介紹。" 沒等對方答話,就跑了出去。任正非就是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不要臉才能進步。任正非要求員工,到了華為,一切從 開始,華為是靠業績說話的,任何人的過往輝煌在這里必須被清零。所以,任何人必須戰勝自我,包括虛榮、自大、自卑、浮夸以及惰怠的心理。在 " 不要臉才能活下去 " 的鼓勵下:胡厚崑,曾經在廣西百色縣郵局走廊里等了 天,才有機會進門拜訪;李健,在尼日利亞做產品,費盡周折才約上對方總裁,結果在總裁門口等了 個多小時,最后當人家上廁所時,堵在廁所門口,才見上一面;魏承敏,在河南做售后工程師,曾經和同事連續三天三夜,在冰天雪地的鄉下,坐大巴、手扶拖拉機,晚上在礦山、村鎮為客戶維修交換機,餓了就在農戶家吃,困了就在機房里睡;……臉皮就是這樣磨厚了的,意志力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變得堅韌起來,個性也變得粗糙和 " 匪性 "。幾年后,江西生成了華為董事會秘書;李健曾創造了一年 億美元的業績,銷售連續幾年全球第一,成了西非地區部總裁;魏承敏成了南太地區部總裁。就像任正非說的," 不要臉的人,才能進步 "。華為進步了,不僅在通信市場 " 三分天下有其一 ",還成為世界第一。在鼎盛時候,寫《華為的冬天》活下去,也是華為的最低綱領。任正非說,誰能忍受別人忍受不了的痛苦,誰就能走在別人的前面。為了走在前面,任正非在一篇《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中,第一次明確提出了 " 狼文化 ":狼有 大特性:、敏銳的嗅覺;、不屈不撓、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群體奮斗。但這個 " 狼性 ",絕非殘忍和反人性,而是一種高度敏感、放眼未來的戰略視野,是奮斗精神、群體合作的凝聚力。于是,土狼以 : 的兵力,蠶食獅子的邊緣市場,在復雜的利益關系中穿梭,用面對挫折屢敗屢戰的執著和忍耐,向獅子證明:自己是一個兇猛而難纏的對手。最終土狼逐漸進化成獅子。而任正非擔心,華為成為獅子后,組織的 " 狼性 ",奮斗精神消失了。而成功與繁榮的背后,充滿了各種陷阱。于是,任正非在華為鼎盛的時期,寫下了《華為的冬天》: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我們大家要一起來想,怎樣才能活下去,也許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巨人的崩潰,往往只是一瞬間。諾基亞就是,在最鼎盛的時候倒下的。任正非深知,最安逸的時刻,往往也會埋藏下未知的隱患。為了能夠 " 活下去 ",任正非想象出無數種華為可能被打敗的場景,這就是——藍軍戰略。任正非對藍軍戰略的解釋是:" 藍軍就是要想盡辦法來否定紅軍 "。藍軍可以虛擬各種對抗性聲音,模擬各種虛擬對抗聲音,模擬各種可能發生的信號,通過自我批判、警告語模擬……這樣,才能使華為保持很高的 " 冬天 " 意識。因為華為,不能在舒服中死去。所以,華為的人,從來不要面子,不講究舒適,也不畏懼失敗。在中東、在非洲,在世界各地,他們背著床墊、毯子,甚至在戰爭中冒著危險,只為第一時間搶修通信。這才在外資巨頭圍獵下,用一代人的拼搏,奮斗出一個春天。沒本事的人,才處處在乎面子任正非自己也是這樣。 年 月 日,上海虹橋機場,有人拍下一張照片,發在微博上。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任正非,這一年的任正非 歲,沒有助理、沒有專車,一個人和成群結隊的人擠在一起,等著乘坐出租車。過了幾天,還有人拍下任正非在公司的大食堂,自己端著盤子打飯的場景。他雖然滿臉皺紋,但精神煥發,毫無老態龍鐘的感覺。這是任正非日常中,最為普通的幾個影像。 多億華為的創始人,卻與很多 " 要面子 " 的人,形成了深刻對比。在很多公司里,越是上級,派頭越大。畢竟我們是個人情社會,面子大于一切,在有的地方,丟面子是可以死人的。在華為,任正非說他最不要臉,所以他進步最快,他也要求所有干部,應該不要 " 臉 ",要 " 臉 " 的干部沒多大出息。為什么?任正非說:好 " 面子 " 的人,怎么能做到 " 三人行,必有我師呢 "?沒有 " 三人行,必有我師 ",你又怎么能提高呢?誰最要 " 臉面 "?是那些沒有學問、沒有本事的人!我最不要 " 面子 ",因為我知道自己有本事,我不怕任何人批評我,批評對了,我就承認錯誤,我公開承認自己有缺點、存在問題。對于一些有些成就,自命不凡的人來說,要他們坦承自己的錯誤和失敗,有的時候比登天還難。但任正非覺得,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面子都戰勝不了,還有何可作為?" 高級干部內心強大的表現是經得起批評,真金不怕火煉。世界上肯定會有不同意見,我們一定要有戰略自信,這個自信首先是不怕別人批評。"" 只有有犧牲精神的人才有可能最終成長為將軍;只有長期堅持自我批判的人,才會有廣闊的胸懷。"所以,到最后,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 " 面子是給狗吃的 ",就衍化成了任正非常說的:"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其實,對于任正非來說,很多磨難,在他心中烙下深刻印象。早在 年的時候,任正非曾經痛不欲生:父親任摩遜離開了人世。當時,父親為了支持他做生意,拼命省錢,日子過得十分清苦。而后的一天,他想喝飲料,卻又怕浪費錢,于是在小攤上買了一瓶,喝完之后便腹瀉不止,最終因全身功能衰竭,撒手人寰。 年后, 年時候,任正非在出國訪問回公司的路上,傳來母親遭遇車禍的消息。他悲痛欲絕,立刻飛到昆明后,母親還是去世了。這是任正非一生的悲痛。他才在《我的父親母親》中寫下這樣一段話:……爸爸媽媽,千聲萬聲呼喚你們,千聲萬聲喚不回,捫心自問,我無愧于祖國,無愧于人民,無愧于事業與員工,無愧于朋友,唯一有愧的是父母。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因為這些,任正非成為謙卑和強勢的共同體。以自己的個性、智慧、意志力,在中國企業發展史上,創造了不朽的業績。今天的華為,技術上已經探索到了無人區和深水區。即孤獨,又迷茫,更有無數不確定性。任正非不但不迷茫,而且還自信。他說即便有 " 黑天鵝 ",也不會出現在外部,而是出現在我們的咖啡杯中,我們要及時的把 " 黑天鵝 " 轉化成 " 白天鵝 "。所謂迷茫,只是表象。只有對未來有深刻把握的人,才能夠在清醒中為迷茫者指點迷津。也才能夠: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而對任正非來說,他的人生,外表越是樸實無華,內心就越是熠熠生輝。很多人佩服任正非,但每一個人,不也是一樣嗎?放下 " 給狗吃的面子 ",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參考資料: [ ] . 浙江人民出版社《任正非傳》 [ ] . 中信出版社《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 . 中信出版社《華為沒有秘密 》 [ ] . 機械工業出版社《華為奮斗密碼》排版 | 一幾 圖片 | IC photo審校 | 葉開甫 主編 | 葉正新

作 者:孫允廣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只有真正經歷過貧窮的人,才會迫切地想要成功。任正非常說:"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 但其實,這句話的源頭是其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即 " 面子是給狗吃的 "!任正非父親任摩遜,是一個知識分子。文革時間里,他被扣上 " 臭老九 " 的帽子,身陷囹圄。受難期間,任摩遜常被反動派推到大街上游行示眾,頭上戴著高帽子,臉上被涂抹得漆黑,其慘景令人內心震顫。但父親、母親一邊忍受羞辱,一邊工作,照顧任正非的弟弟和妹妹。無論條件多么艱苦,也都要抽空讀書、學習。這段難忘的歲月,讓任正非初嘗了人生艱辛的一面。任正非的青少年時代,全家 口人,靠父母的微薄收入度日。加上當時全國經濟處于困難時期,糧食嚴重短缺,全家人常常餓肚子。 歲前,任正非沒穿過一件新衣服。因為孩子多,每到新學期,母親就為學費發愁,經常要靠向人借錢維持,有時還借不到,因為別人也一樣困難。盡管日子十分難過,任摩遜和妻子還是堅持讓 個孩子都上學讀書。任正非每天饑腸轆轆,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上一個白面饅頭。而直到他高考前,這個愿望都沒能達成,倒是可以吃上一個小小的玉米餅了。而任正非也知曉," 這小小的玉米餅來之不易,是從父母、弟妹的嘴里摳出來的,我無以報答他們。"家里所遭遇的一切,任正非都歷歷在目。他覺得痛心疾首,自己愧對父母。任正非想,如果真要做一個孝子,就得馬上回去,繼續在學業上深造。任摩遜為了鼓勵任正非,把自己穿的翻毛皮鞋給他,希望他在大學歲月里,不要虛度。多年以后,任正非回憶起來這一幕說:" 我當年穿走父親的皮鞋,沒念及父親那時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濕,他更需要鞋子,F在回憶起來,感覺自己太自私。"在文革期間坐了 年牢,出獄后,任正非父親任摩遜二話沒說,繼續出任中學校長,一直干到 歲。父親讓任正非看到了什么是 "活下去的倔強"。所以任正非經常感慨:"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 你是想吃飽肚子還是出名?"" 知識分子不要臉才能進步。"這種艱難的歲月,讓任正非形成了,活著就是一切的信念。" 我不要臉,我要活下去 "在華為初期,活下去成為最高綱領。" 那時候,活下去真的是難!" 華為原董事長孫亞芳曾經這樣感嘆。一開始華為是個貿易公司," 十幾個人,七八條槍 ",既無產品,又無資本。在華為最響亮的口號是:" 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拼死相救 "。這時候,活下來就是勝利。當時中國企業的平均壽命不到 . 年,每年倒閉 萬家以上。在改革開放 年里,甚至作為 MBA 優秀案例的企業,都有 % 倒下了。任正非其實并不甘心,只做一個為賺錢而奔波的商人。但現實異常殘酷,他明白:必須先賺錢,先壯大自身。在華為年銷售額還不到 億的時候,大家覺得任正非最大的特點就是:愛吹牛!有一次吃午飯時間,任正非從廚房里出來,帶著圍裙、揮舞著鍋鏟,熱情洋溢地說:" 年后,華為將是世界級的公司,全球通信市場將‘三分天下’,華為有其一…… "當時大家先是錯愕,然后興奮的鼓掌。那是一個 " 半夜吹口哨 "、互相壯膽的時代。然而,華為人也明白:為理想而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它終成笑談。而剛起步的華為,招來的年輕人,大家都很 " 好面子 "。江西生,現在的華為董事會秘書。 年前,他去拜訪某縣郵電局局長,推門進去之后,都不敢看對方,滿臉通紅地把材料放在桌子上,說:" 局長,這是我們公司的介紹。" 沒等對方答話,就跑了出去。任正非就是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不要臉才能進步。任正非要求員工,到了華為,一切從 開始,華為是靠業績說話的,任何人的過往輝煌在這里必須被清零。所以,任何人必須戰勝自我,包括虛榮、自大、自卑、浮夸以及惰怠的心理。在 " 不要臉才能活下去 " 的鼓勵下:胡厚崑,曾經在廣西百色縣郵局走廊里等了 天,才有機會進門拜訪;李健,在尼日利亞做產品,費盡周折才約上對方總裁,結果在總裁門口等了 個多小時,最后當人家上廁所時,堵在廁所門口,才見上一面;魏承敏,在河南做售后工程師,曾經和同事連續三天三夜,在冰天雪地的鄉下,坐大巴、手扶拖拉機,晚上在礦山、村鎮為客戶維修交換機,餓了就在農戶家吃,困了就在機房里睡;……臉皮就是這樣磨厚了的,意志力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變得堅韌起來,個性也變得粗糙和 " 匪性 "。幾年后,江西生成了華為董事會秘書;李健曾創造了一年 億美元的業績,銷售連續幾年全球第一,成了西非地區部總裁;魏承敏成了南太地區部總裁。就像任正非說的," 不要臉的人,才能進步 "。華為進步了,不僅在通信市場 " 三分天下有其一 ",還成為世界第一。在鼎盛時候,寫《華為的冬天》活下去,也是華為的最低綱領。任正非說,誰能忍受別人忍受不了的痛苦,誰就能走在別人的前面。為了走在前面,任正非在一篇《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中,第一次明確提出了 " 狼文化 ":狼有 大特性:、敏銳的嗅覺;、不屈不撓、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群體奮斗。但這個 " 狼性 ",絕非殘忍和反人性,而是一種高度敏感、放眼未來的戰略視野,是奮斗精神、群體合作的凝聚力。于是,土狼以 : 的兵力,蠶食獅子的邊緣市場,在復雜的利益關系中穿梭,用面對挫折屢敗屢戰的執著和忍耐,向獅子證明:自己是一個兇猛而難纏的對手。最終土狼逐漸進化成獅子。而任正非擔心,華為成為獅子后,組織的 " 狼性 ",奮斗精神消失了。而成功與繁榮的背后,充滿了各種陷阱。于是,任正非在華為鼎盛的時期,寫下了《華為的冬天》: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我們大家要一起來想,怎樣才能活下去,也許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巨人的崩潰,往往只是一瞬間。諾基亞就是,在最鼎盛的時候倒下的。任正非深知,最安逸的時刻,往往也會埋藏下未知的隱患。為了能夠 " 活下去 ",任正非想象出無數種華為可能被打敗的場景,這就是——藍軍戰略。任正非對藍軍戰略的解釋是:" 藍軍就是要想盡辦法來否定紅軍 "。藍軍可以虛擬各種對抗性聲音,模擬各種虛擬對抗聲音,模擬各種可能發生的信號,通過自我批判、警告語模擬……這樣,才能使華為保持很高的 " 冬天 " 意識。因為華為,不能在舒服中死去。所以,華為的人,從來不要面子,不講究舒適,也不畏懼失敗。在中東、在非洲,在世界各地,他們背著床墊、毯子,甚至在戰爭中冒著危險,只為第一時間搶修通信。這才在外資巨頭圍獵下,用一代人的拼搏,奮斗出一個春天。沒本事的人,才處處在乎面子任正非自己也是這樣。 年 月 日,上海虹橋機場,有人拍下一張照片,發在微博上。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任正非,這一年的任正非 歲,沒有助理、沒有專車,一個人和成群結隊的人擠在一起,等著乘坐出租車。過了幾天,還有人拍下任正非在公司的大食堂,自己端著盤子打飯的場景。他雖然滿臉皺紋,但精神煥發,毫無老態龍鐘的感覺。這是任正非日常中,最為普通的幾個影像。 多億華為的創始人,卻與很多 " 要面子 " 的人,形成了深刻對比。在很多公司里,越是上級,派頭越大。畢竟我們是個人情社會,面子大于一切,在有的地方,丟面子是可以死人的。在華為,任正非說他最不要臉,所以他進步最快,他也要求所有干部,應該不要 " 臉 ",要 " 臉 " 的干部沒多大出息。為什么?任正非說:好 " 面子 " 的人,怎么能做到 " 三人行,必有我師呢 "?沒有 " 三人行,必有我師 ",你又怎么能提高呢?誰最要 " 臉面 "?是那些沒有學問、沒有本事的人!我最不要 " 面子 ",因為我知道自己有本事,我不怕任何人批評我,批評對了,我就承認錯誤,我公開承認自己有缺點、存在問題。對于一些有些成就,自命不凡的人來說,要他們坦承自己的錯誤和失敗,有的時候比登天還難。但任正非覺得,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面子都戰勝不了,還有何可作為?" 高級干部內心強大的表現是經得起批評,真金不怕火煉。世界上肯定會有不同意見,我們一定要有戰略自信,這個自信首先是不怕別人批評。"" 只有有犧牲精神的人才有可能最終成長為將軍;只有長期堅持自我批判的人,才會有廣闊的胸懷。"所以,到最后,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 " 面子是給狗吃的 ",就衍化成了任正非常說的:"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其實,對于任正非來說,很多磨難,在他心中烙下深刻印象。早在 年的時候,任正非曾經痛不欲生:父親任摩遜離開了人世。當時,父親為了支持他做生意,拼命省錢,日子過得十分清苦。而后的一天,他想喝飲料,卻又怕浪費錢,于是在小攤上買了一瓶,喝完之后便腹瀉不止,最終因全身功能衰竭,撒手人寰。 年后, 年時候,任正非在出國訪問回公司的路上,傳來母親遭遇車禍的消息。他悲痛欲絕,立刻飛到昆明后,母親還是去世了。這是任正非一生的悲痛。他才在《我的父親母親》中寫下這樣一段話:……爸爸媽媽,千聲萬聲呼喚你們,千聲萬聲喚不回,捫心自問,我無愧于祖國,無愧于人民,無愧于事業與員工,無愧于朋友,唯一有愧的是父母。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因為這些,任正非成為謙卑和強勢的共同體。以自己的個性、智慧、意志力,在中國企業發展史上,創造了不朽的業績。今天的華為,技術上已經探索到了無人區和深水區。即孤獨,又迷茫,更有無數不確定性。任正非不但不迷茫,而且還自信。他說即便有 " 黑天鵝 ",也不會出現在外部,而是出現在我們的咖啡杯中,我們要及時的把 " 黑天鵝 " 轉化成 " 白天鵝 "。所謂迷茫,只是表象。只有對未來有深刻把握的人,才能夠在清醒中為迷茫者指點迷津。也才能夠: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而對任正非來說,他的人生,外表越是樸實無華,內心就越是熠熠生輝。很多人佩服任正非,但每一個人,不也是一樣嗎?放下 " 給狗吃的面子 ",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參考資料: [ ] . 浙江人民出版社《任正非傳》 [ ] . 中信出版社《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 . 中信出版社《華為沒有秘密 》 [ ] . 機械工業出版社《華為奮斗密碼》排版 | 一幾 圖片 | IC photo審校 | 葉開甫 主編 | 葉正新

作 者:孫允廣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只有真正經歷過貧窮的人,才會迫切地想要成功。任正非常說:"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 但其實,這句話的源頭是其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即 " 面子是給狗吃的 "!任正非父親任摩遜,是一個知識分子。文革時間里,他被扣上 " 臭老九 " 的帽子,身陷囹圄。受難期間,任摩遜常被反動派推到大街上游行示眾,頭上戴著高帽子,臉上被涂抹得漆黑,其慘景令人內心震顫。但父親、母親一邊忍受羞辱,一邊工作,照顧任正非的弟弟和妹妹。無論條件多么艱苦,也都要抽空讀書、學習。這段難忘的歲月,讓任正非初嘗了人生艱辛的一面。任正非的青少年時代,全家 口人,靠父母的微薄收入度日。加上當時全國經濟處于困難時期,糧食嚴重短缺,全家人常常餓肚子。 歲前,任正非沒穿過一件新衣服。因為孩子多,每到新學期,母親就為學費發愁,經常要靠向人借錢維持,有時還借不到,因為別人也一樣困難。盡管日子十分難過,任摩遜和妻子還是堅持讓 個孩子都上學讀書。任正非每天饑腸轆轆,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上一個白面饅頭。而直到他高考前,這個愿望都沒能達成,倒是可以吃上一個小小的玉米餅了。而任正非也知曉," 這小小的玉米餅來之不易,是從父母、弟妹的嘴里摳出來的,我無以報答他們。"家里所遭遇的一切,任正非都歷歷在目。他覺得痛心疾首,自己愧對父母。任正非想,如果真要做一個孝子,就得馬上回去,繼續在學業上深造。任摩遜為了鼓勵任正非,把自己穿的翻毛皮鞋給他,希望他在大學歲月里,不要虛度。多年以后,任正非回憶起來這一幕說:" 我當年穿走父親的皮鞋,沒念及父親那時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濕,他更需要鞋子,F在回憶起來,感覺自己太自私。"在文革期間坐了 年牢,出獄后,任正非父親任摩遜二話沒說,繼續出任中學校長,一直干到 歲。父親讓任正非看到了什么是 "活下去的倔強"。所以任正非經常感慨:"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 你是想吃飽肚子還是出名?"" 知識分子不要臉才能進步。"這種艱難的歲月,讓任正非形成了,活著就是一切的信念。" 我不要臉,我要活下去 "在華為初期,活下去成為最高綱領。" 那時候,活下去真的是難!" 華為原董事長孫亞芳曾經這樣感嘆。一開始華為是個貿易公司," 十幾個人,七八條槍 ",既無產品,又無資本。在華為最響亮的口號是:" 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拼死相救 "。這時候,活下來就是勝利。當時中國企業的平均壽命不到 . 年,每年倒閉 萬家以上。在改革開放 年里,甚至作為 MBA 優秀案例的企業,都有 % 倒下了。任正非其實并不甘心,只做一個為賺錢而奔波的商人。但現實異常殘酷,他明白:必須先賺錢,先壯大自身。在華為年銷售額還不到 億的時候,大家覺得任正非最大的特點就是:愛吹牛!有一次吃午飯時間,任正非從廚房里出來,帶著圍裙、揮舞著鍋鏟,熱情洋溢地說:" 年后,華為將是世界級的公司,全球通信市場將‘三分天下’,華為有其一…… "當時大家先是錯愕,然后興奮的鼓掌。那是一個 " 半夜吹口哨 "、互相壯膽的時代。然而,華為人也明白:為理想而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它終成笑談。而剛起步的華為,招來的年輕人,大家都很 " 好面子 "。江西生,現在的華為董事會秘書。 年前,他去拜訪某縣郵電局局長,推門進去之后,都不敢看對方,滿臉通紅地把材料放在桌子上,說:" 局長,這是我們公司的介紹。" 沒等對方答話,就跑了出去。任正非就是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不要臉才能進步。任正非要求員工,到了華為,一切從 開始,華為是靠業績說話的,任何人的過往輝煌在這里必須被清零。所以,任何人必須戰勝自我,包括虛榮、自大、自卑、浮夸以及惰怠的心理。在 " 不要臉才能活下去 " 的鼓勵下:胡厚崑,曾經在廣西百色縣郵局走廊里等了 天,才有機會進門拜訪;李健,在尼日利亞做產品,費盡周折才約上對方總裁,結果在總裁門口等了 個多小時,最后當人家上廁所時,堵在廁所門口,才見上一面;魏承敏,在河南做售后工程師,曾經和同事連續三天三夜,在冰天雪地的鄉下,坐大巴、手扶拖拉機,晚上在礦山、村鎮為客戶維修交換機,餓了就在農戶家吃,困了就在機房里睡;……臉皮就是這樣磨厚了的,意志力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變得堅韌起來,個性也變得粗糙和 " 匪性 "。幾年后,江西生成了華為董事會秘書;李健曾創造了一年 億美元的業績,銷售連續幾年全球第一,成了西非地區部總裁;魏承敏成了南太地區部總裁。就像任正非說的," 不要臉的人,才能進步 "。華為進步了,不僅在通信市場 " 三分天下有其一 ",還成為世界第一。在鼎盛時候,寫《華為的冬天》活下去,也是華為的最低綱領。任正非說,誰能忍受別人忍受不了的痛苦,誰就能走在別人的前面。為了走在前面,任正非在一篇《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中,第一次明確提出了 " 狼文化 ":狼有 大特性:、敏銳的嗅覺;、不屈不撓、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群體奮斗。但這個 " 狼性 ",絕非殘忍和反人性,而是一種高度敏感、放眼未來的戰略視野,是奮斗精神、群體合作的凝聚力。于是,土狼以 : 的兵力,蠶食獅子的邊緣市場,在復雜的利益關系中穿梭,用面對挫折屢敗屢戰的執著和忍耐,向獅子證明:自己是一個兇猛而難纏的對手。最終土狼逐漸進化成獅子。而任正非擔心,華為成為獅子后,組織的 " 狼性 ",奮斗精神消失了。而成功與繁榮的背后,充滿了各種陷阱。于是,任正非在華為鼎盛的時期,寫下了《華為的冬天》: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我們大家要一起來想,怎樣才能活下去,也許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巨人的崩潰,往往只是一瞬間。諾基亞就是,在最鼎盛的時候倒下的。任正非深知,最安逸的時刻,往往也會埋藏下未知的隱患。為了能夠 " 活下去 ",任正非想象出無數種華為可能被打敗的場景,這就是——藍軍戰略。任正非對藍軍戰略的解釋是:" 藍軍就是要想盡辦法來否定紅軍 "。藍軍可以虛擬各種對抗性聲音,模擬各種虛擬對抗聲音,模擬各種可能發生的信號,通過自我批判、警告語模擬……這樣,才能使華為保持很高的 " 冬天 " 意識。因為華為,不能在舒服中死去。所以,華為的人,從來不要面子,不講究舒適,也不畏懼失敗。在中東、在非洲,在世界各地,他們背著床墊、毯子,甚至在戰爭中冒著危險,只為第一時間搶修通信。這才在外資巨頭圍獵下,用一代人的拼搏,奮斗出一個春天。沒本事的人,才處處在乎面子任正非自己也是這樣。 年 月 日,上海虹橋機場,有人拍下一張照片,發在微博上。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任正非,這一年的任正非 歲,沒有助理、沒有專車,一個人和成群結隊的人擠在一起,等著乘坐出租車。過了幾天,還有人拍下任正非在公司的大食堂,自己端著盤子打飯的場景。他雖然滿臉皺紋,但精神煥發,毫無老態龍鐘的感覺。這是任正非日常中,最為普通的幾個影像。 多億華為的創始人,卻與很多 " 要面子 " 的人,形成了深刻對比。在很多公司里,越是上級,派頭越大。畢竟我們是個人情社會,面子大于一切,在有的地方,丟面子是可以死人的。在華為,任正非說他最不要臉,所以他進步最快,他也要求所有干部,應該不要 " 臉 ",要 " 臉 " 的干部沒多大出息。為什么?任正非說:好 " 面子 " 的人,怎么能做到 " 三人行,必有我師呢 "?沒有 " 三人行,必有我師 ",你又怎么能提高呢?誰最要 " 臉面 "?是那些沒有學問、沒有本事的人!我最不要 " 面子 ",因為我知道自己有本事,我不怕任何人批評我,批評對了,我就承認錯誤,我公開承認自己有缺點、存在問題。對于一些有些成就,自命不凡的人來說,要他們坦承自己的錯誤和失敗,有的時候比登天還難。但任正非覺得,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面子都戰勝不了,還有何可作為?" 高級干部內心強大的表現是經得起批評,真金不怕火煉。世界上肯定會有不同意見,我們一定要有戰略自信,這個自信首先是不怕別人批評。"" 只有有犧牲精神的人才有可能最終成長為將軍;只有長期堅持自我批判的人,才會有廣闊的胸懷。"所以,到最后,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 " 面子是給狗吃的 ",就衍化成了任正非常說的:"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其實,對于任正非來說,很多磨難,在他心中烙下深刻印象。早在 年的時候,任正非曾經痛不欲生:父親任摩遜離開了人世。當時,父親為了支持他做生意,拼命省錢,日子過得十分清苦。而后的一天,他想喝飲料,卻又怕浪費錢,于是在小攤上買了一瓶,喝完之后便腹瀉不止,最終因全身功能衰竭,撒手人寰。 年后, 年時候,任正非在出國訪問回公司的路上,傳來母親遭遇車禍的消息。他悲痛欲絕,立刻飛到昆明后,母親還是去世了。這是任正非一生的悲痛。他才在《我的父親母親》中寫下這樣一段話:……爸爸媽媽,千聲萬聲呼喚你們,千聲萬聲喚不回,捫心自問,我無愧于祖國,無愧于人民,無愧于事業與員工,無愧于朋友,唯一有愧的是父母。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因為這些,任正非成為謙卑和強勢的共同體。以自己的個性、智慧、意志力,在中國企業發展史上,創造了不朽的業績。今天的華為,技術上已經探索到了無人區和深水區。即孤獨,又迷茫,更有無數不確定性。任正非不但不迷茫,而且還自信。他說即便有 " 黑天鵝 ",也不會出現在外部,而是出現在我們的咖啡杯中,我們要及時的把 " 黑天鵝 " 轉化成 " 白天鵝 "。所謂迷茫,只是表象。只有對未來有深刻把握的人,才能夠在清醒中為迷茫者指點迷津。也才能夠: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而對任正非來說,他的人生,外表越是樸實無華,內心就越是熠熠生輝。很多人佩服任正非,但每一個人,不也是一樣嗎?放下 " 給狗吃的面子 ",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參考資料: [ ] . 浙江人民出版社《任正非傳》 [ ] . 中信出版社《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 . 中信出版社《華為沒有秘密 》 [ ] . 機械工業出版社《華為奮斗密碼》排版 | 一幾 圖片 | IC photo審校 | 葉開甫 主編 | 葉正新

低通濾波器設計

作 者:孫允廣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只有真正經歷過貧窮的人,才會迫切地想要成功。任正非常說:"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 但其實,這句話的源頭是其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即 " 面子是給狗吃的 "!任正非父親任摩遜,是一個知識分子。文革時間里,他被扣上 " 臭老九 " 的帽子,身陷囹圄。受難期間,任摩遜常被反動派推到大街上游行示眾,頭上戴著高帽子,臉上被涂抹得漆黑,其慘景令人內心震顫。但父親、母親一邊忍受羞辱,一邊工作,照顧任正非的弟弟和妹妹。無論條件多么艱苦,也都要抽空讀書、學習。這段難忘的歲月,讓任正非初嘗了人生艱辛的一面。任正非的青少年時代,全家 口人,靠父母的微薄收入度日。加上當時全國經濟處于困難時期,糧食嚴重短缺,全家人常常餓肚子。 歲前,任正非沒穿過一件新衣服。因為孩子多,每到新學期,母親就為學費發愁,經常要靠向人借錢維持,有時還借不到,因為別人也一樣困難。盡管日子十分難過,任摩遜和妻子還是堅持讓 個孩子都上學讀書。任正非每天饑腸轆轆,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上一個白面饅頭。而直到他高考前,這個愿望都沒能達成,倒是可以吃上一個小小的玉米餅了。而任正非也知曉," 這小小的玉米餅來之不易,是從父母、弟妹的嘴里摳出來的,我無以報答他們。"家里所遭遇的一切,任正非都歷歷在目。他覺得痛心疾首,自己愧對父母。任正非想,如果真要做一個孝子,就得馬上回去,繼續在學業上深造。任摩遜為了鼓勵任正非,把自己穿的翻毛皮鞋給他,希望他在大學歲月里,不要虛度。多年以后,任正非回憶起來這一幕說:" 我當年穿走父親的皮鞋,沒念及父親那時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濕,他更需要鞋子,F在回憶起來,感覺自己太自私。"在文革期間坐了 年牢,出獄后,任正非父親任摩遜二話沒說,繼續出任中學校長,一直干到 歲。父親讓任正非看到了什么是 "活下去的倔強"。所以任正非經常感慨:"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 你是想吃飽肚子還是出名?"" 知識分子不要臉才能進步。"這種艱難的歲月,讓任正非形成了,活著就是一切的信念。" 我不要臉,我要活下去 "在華為初期,活下去成為最高綱領。" 那時候,活下去真的是難!" 華為原董事長孫亞芳曾經這樣感嘆。一開始華為是個貿易公司," 十幾個人,七八條槍 ",既無產品,又無資本。在華為最響亮的口號是:" 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拼死相救 "。這時候,活下來就是勝利。當時中國企業的平均壽命不到 . 年,每年倒閉 萬家以上。在改革開放 年里,甚至作為 MBA 優秀案例的企業,都有 % 倒下了。任正非其實并不甘心,只做一個為賺錢而奔波的商人。但現實異常殘酷,他明白:必須先賺錢,先壯大自身。在華為年銷售額還不到 億的時候,大家覺得任正非最大的特點就是:愛吹牛!有一次吃午飯時間,任正非從廚房里出來,帶著圍裙、揮舞著鍋鏟,熱情洋溢地說:" 年后,華為將是世界級的公司,全球通信市場將‘三分天下’,華為有其一…… "當時大家先是錯愕,然后興奮的鼓掌。那是一個 " 半夜吹口哨 "、互相壯膽的時代。然而,華為人也明白:為理想而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它終成笑談。而剛起步的華為,招來的年輕人,大家都很 " 好面子 "。江西生,現在的華為董事會秘書。 年前,他去拜訪某縣郵電局局長,推門進去之后,都不敢看對方,滿臉通紅地把材料放在桌子上,說:" 局長,這是我們公司的介紹。" 沒等對方答話,就跑了出去。任正非就是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不要臉才能進步。任正非要求員工,到了華為,一切從 開始,華為是靠業績說話的,任何人的過往輝煌在這里必須被清零。所以,任何人必須戰勝自我,包括虛榮、自大、自卑、浮夸以及惰怠的心理。在 " 不要臉才能活下去 " 的鼓勵下:胡厚崑,曾經在廣西百色縣郵局走廊里等了 天,才有機會進門拜訪;李健,在尼日利亞做產品,費盡周折才約上對方總裁,結果在總裁門口等了 個多小時,最后當人家上廁所時,堵在廁所門口,才見上一面;魏承敏,在河南做售后工程師,曾經和同事連續三天三夜,在冰天雪地的鄉下,坐大巴、手扶拖拉機,晚上在礦山、村鎮為客戶維修交換機,餓了就在農戶家吃,困了就在機房里睡;……臉皮就是這樣磨厚了的,意志力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變得堅韌起來,個性也變得粗糙和 " 匪性 "。幾年后,江西生成了華為董事會秘書;李健曾創造了一年 億美元的業績,銷售連續幾年全球第一,成了西非地區部總裁;魏承敏成了南太地區部總裁。就像任正非說的," 不要臉的人,才能進步 "。華為進步了,不僅在通信市場 " 三分天下有其一 ",還成為世界第一。在鼎盛時候,寫《華為的冬天》活下去,也是華為的最低綱領。任正非說,誰能忍受別人忍受不了的痛苦,誰就能走在別人的前面。為了走在前面,任正非在一篇《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中,第一次明確提出了 " 狼文化 ":狼有 大特性:、敏銳的嗅覺;、不屈不撓、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群體奮斗。但這個 " 狼性 ",絕非殘忍和反人性,而是一種高度敏感、放眼未來的戰略視野,是奮斗精神、群體合作的凝聚力。于是,土狼以 : 的兵力,蠶食獅子的邊緣市場,在復雜的利益關系中穿梭,用面對挫折屢敗屢戰的執著和忍耐,向獅子證明:自己是一個兇猛而難纏的對手。最終土狼逐漸進化成獅子。而任正非擔心,華為成為獅子后,組織的 " 狼性 ",奮斗精神消失了。而成功與繁榮的背后,充滿了各種陷阱。于是,任正非在華為鼎盛的時期,寫下了《華為的冬天》: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我們大家要一起來想,怎樣才能活下去,也許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巨人的崩潰,往往只是一瞬間。諾基亞就是,在最鼎盛的時候倒下的。任正非深知,最安逸的時刻,往往也會埋藏下未知的隱患。為了能夠 " 活下去 ",任正非想象出無數種華為可能被打敗的場景,這就是——藍軍戰略。任正非對藍軍戰略的解釋是:" 藍軍就是要想盡辦法來否定紅軍 "。藍軍可以虛擬各種對抗性聲音,模擬各種虛擬對抗聲音,模擬各種可能發生的信號,通過自我批判、警告語模擬……這樣,才能使華為保持很高的 " 冬天 " 意識。因為華為,不能在舒服中死去。所以,華為的人,從來不要面子,不講究舒適,也不畏懼失敗。在中東、在非洲,在世界各地,他們背著床墊、毯子,甚至在戰爭中冒著危險,只為第一時間搶修通信。這才在外資巨頭圍獵下,用一代人的拼搏,奮斗出一個春天。沒本事的人,才處處在乎面子任正非自己也是這樣。 年 月 日,上海虹橋機場,有人拍下一張照片,發在微博上。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任正非,這一年的任正非 歲,沒有助理、沒有專車,一個人和成群結隊的人擠在一起,等著乘坐出租車。過了幾天,還有人拍下任正非在公司的大食堂,自己端著盤子打飯的場景。他雖然滿臉皺紋,但精神煥發,毫無老態龍鐘的感覺。這是任正非日常中,最為普通的幾個影像。 多億華為的創始人,卻與很多 " 要面子 " 的人,形成了深刻對比。在很多公司里,越是上級,派頭越大。畢竟我們是個人情社會,面子大于一切,在有的地方,丟面子是可以死人的。在華為,任正非說他最不要臉,所以他進步最快,他也要求所有干部,應該不要 " 臉 ",要 " 臉 " 的干部沒多大出息。為什么?任正非說:好 " 面子 " 的人,怎么能做到 " 三人行,必有我師呢 "?沒有 " 三人行,必有我師 ",你又怎么能提高呢?誰最要 " 臉面 "?是那些沒有學問、沒有本事的人!我最不要 " 面子 ",因為我知道自己有本事,我不怕任何人批評我,批評對了,我就承認錯誤,我公開承認自己有缺點、存在問題。對于一些有些成就,自命不凡的人來說,要他們坦承自己的錯誤和失敗,有的時候比登天還難。但任正非覺得,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面子都戰勝不了,還有何可作為?" 高級干部內心強大的表現是經得起批評,真金不怕火煉。世界上肯定會有不同意見,我們一定要有戰略自信,這個自信首先是不怕別人批評。"" 只有有犧牲精神的人才有可能最終成長為將軍;只有長期堅持自我批判的人,才會有廣闊的胸懷。"所以,到最后,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 " 面子是給狗吃的 ",就衍化成了任正非常說的:"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其實,對于任正非來說,很多磨難,在他心中烙下深刻印象。早在 年的時候,任正非曾經痛不欲生:父親任摩遜離開了人世。當時,父親為了支持他做生意,拼命省錢,日子過得十分清苦。而后的一天,他想喝飲料,卻又怕浪費錢,于是在小攤上買了一瓶,喝完之后便腹瀉不止,最終因全身功能衰竭,撒手人寰。 年后, 年時候,任正非在出國訪問回公司的路上,傳來母親遭遇車禍的消息。他悲痛欲絕,立刻飛到昆明后,母親還是去世了。這是任正非一生的悲痛。他才在《我的父親母親》中寫下這樣一段話:……爸爸媽媽,千聲萬聲呼喚你們,千聲萬聲喚不回,捫心自問,我無愧于祖國,無愧于人民,無愧于事業與員工,無愧于朋友,唯一有愧的是父母。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因為這些,任正非成為謙卑和強勢的共同體。以自己的個性、智慧、意志力,在中國企業發展史上,創造了不朽的業績。今天的華為,技術上已經探索到了無人區和深水區。即孤獨,又迷茫,更有無數不確定性。任正非不但不迷茫,而且還自信。他說即便有 " 黑天鵝 ",也不會出現在外部,而是出現在我們的咖啡杯中,我們要及時的把 " 黑天鵝 " 轉化成 " 白天鵝 "。所謂迷茫,只是表象。只有對未來有深刻把握的人,才能夠在清醒中為迷茫者指點迷津。也才能夠: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而對任正非來說,他的人生,外表越是樸實無華,內心就越是熠熠生輝。很多人佩服任正非,但每一個人,不也是一樣嗎?放下 " 給狗吃的面子 ",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參考資料: [ ] . 浙江人民出版社《任正非傳》 [ ] . 中信出版社《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 . 中信出版社《華為沒有秘密 》 [ ] . 機械工業出版社《華為奮斗密碼》排版 | 一幾 圖片 | IC photo審校 | 葉開甫 主編 | 葉正新

低通濾波器設計

作 者:孫允廣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只有真正經歷過貧窮的人,才會迫切地想要成功。任正非常說:"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 但其實,這句話的源頭是其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即 " 面子是給狗吃的 "!任正非父親任摩遜,是一個知識分子。文革時間里,他被扣上 " 臭老九 " 的帽子,身陷囹圄。受難期間,任摩遜常被反動派推到大街上游行示眾,頭上戴著高帽子,臉上被涂抹得漆黑,其慘景令人內心震顫。但父親、母親一邊忍受羞辱,一邊工作,照顧任正非的弟弟和妹妹。無論條件多么艱苦,也都要抽空讀書、學習。這段難忘的歲月,讓任正非初嘗了人生艱辛的一面。任正非的青少年時代,全家 口人,靠父母的微薄收入度日。加上當時全國經濟處于困難時期,糧食嚴重短缺,全家人常常餓肚子。 歲前,任正非沒穿過一件新衣服。因為孩子多,每到新學期,母親就為學費發愁,經常要靠向人借錢維持,有時還借不到,因為別人也一樣困難。盡管日子十分難過,任摩遜和妻子還是堅持讓 個孩子都上學讀書。任正非每天饑腸轆轆,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上一個白面饅頭。而直到他高考前,這個愿望都沒能達成,倒是可以吃上一個小小的玉米餅了。而任正非也知曉," 這小小的玉米餅來之不易,是從父母、弟妹的嘴里摳出來的,我無以報答他們。"家里所遭遇的一切,任正非都歷歷在目。他覺得痛心疾首,自己愧對父母。任正非想,如果真要做一個孝子,就得馬上回去,繼續在學業上深造。任摩遜為了鼓勵任正非,把自己穿的翻毛皮鞋給他,希望他在大學歲月里,不要虛度。多年以后,任正非回憶起來這一幕說:" 我當年穿走父親的皮鞋,沒念及父親那時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濕,他更需要鞋子,F在回憶起來,感覺自己太自私。"在文革期間坐了 年牢,出獄后,任正非父親任摩遜二話沒說,繼續出任中學校長,一直干到 歲。父親讓任正非看到了什么是 "活下去的倔強"。所以任正非經常感慨:"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 你是想吃飽肚子還是出名?"" 知識分子不要臉才能進步。"這種艱難的歲月,讓任正非形成了,活著就是一切的信念。" 我不要臉,我要活下去 "在華為初期,活下去成為最高綱領。" 那時候,活下去真的是難!" 華為原董事長孫亞芳曾經這樣感嘆。一開始華為是個貿易公司," 十幾個人,七八條槍 ",既無產品,又無資本。在華為最響亮的口號是:" 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拼死相救 "。這時候,活下來就是勝利。當時中國企業的平均壽命不到 . 年,每年倒閉 萬家以上。在改革開放 年里,甚至作為 MBA 優秀案例的企業,都有 % 倒下了。任正非其實并不甘心,只做一個為賺錢而奔波的商人。但現實異常殘酷,他明白:必須先賺錢,先壯大自身。在華為年銷售額還不到 億的時候,大家覺得任正非最大的特點就是:愛吹牛!有一次吃午飯時間,任正非從廚房里出來,帶著圍裙、揮舞著鍋鏟,熱情洋溢地說:" 年后,華為將是世界級的公司,全球通信市場將‘三分天下’,華為有其一…… "當時大家先是錯愕,然后興奮的鼓掌。那是一個 " 半夜吹口哨 "、互相壯膽的時代。然而,華為人也明白:為理想而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它終成笑談。而剛起步的華為,招來的年輕人,大家都很 " 好面子 "。江西生,現在的華為董事會秘書。 年前,他去拜訪某縣郵電局局長,推門進去之后,都不敢看對方,滿臉通紅地把材料放在桌子上,說:" 局長,這是我們公司的介紹。" 沒等對方答話,就跑了出去。任正非就是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不要臉才能進步。任正非要求員工,到了華為,一切從 開始,華為是靠業績說話的,任何人的過往輝煌在這里必須被清零。所以,任何人必須戰勝自我,包括虛榮、自大、自卑、浮夸以及惰怠的心理。在 " 不要臉才能活下去 " 的鼓勵下:胡厚崑,曾經在廣西百色縣郵局走廊里等了 天,才有機會進門拜訪;李健,在尼日利亞做產品,費盡周折才約上對方總裁,結果在總裁門口等了 個多小時,最后當人家上廁所時,堵在廁所門口,才見上一面;魏承敏,在河南做售后工程師,曾經和同事連續三天三夜,在冰天雪地的鄉下,坐大巴、手扶拖拉機,晚上在礦山、村鎮為客戶維修交換機,餓了就在農戶家吃,困了就在機房里睡;……臉皮就是這樣磨厚了的,意志力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變得堅韌起來,個性也變得粗糙和 " 匪性 "。幾年后,江西生成了華為董事會秘書;李健曾創造了一年 億美元的業績,銷售連續幾年全球第一,成了西非地區部總裁;魏承敏成了南太地區部總裁。就像任正非說的," 不要臉的人,才能進步 "。華為進步了,不僅在通信市場 " 三分天下有其一 ",還成為世界第一。在鼎盛時候,寫《華為的冬天》活下去,也是華為的最低綱領。任正非說,誰能忍受別人忍受不了的痛苦,誰就能走在別人的前面。為了走在前面,任正非在一篇《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中,第一次明確提出了 " 狼文化 ":狼有 大特性:、敏銳的嗅覺;、不屈不撓、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群體奮斗。但這個 " 狼性 ",絕非殘忍和反人性,而是一種高度敏感、放眼未來的戰略視野,是奮斗精神、群體合作的凝聚力。于是,土狼以 : 的兵力,蠶食獅子的邊緣市場,在復雜的利益關系中穿梭,用面對挫折屢敗屢戰的執著和忍耐,向獅子證明:自己是一個兇猛而難纏的對手。最終土狼逐漸進化成獅子。而任正非擔心,華為成為獅子后,組織的 " 狼性 ",奮斗精神消失了。而成功與繁榮的背后,充滿了各種陷阱。于是,任正非在華為鼎盛的時期,寫下了《華為的冬天》: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我們大家要一起來想,怎樣才能活下去,也許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巨人的崩潰,往往只是一瞬間。諾基亞就是,在最鼎盛的時候倒下的。任正非深知,最安逸的時刻,往往也會埋藏下未知的隱患。為了能夠 " 活下去 ",任正非想象出無數種華為可能被打敗的場景,這就是——藍軍戰略。任正非對藍軍戰略的解釋是:" 藍軍就是要想盡辦法來否定紅軍 "。藍軍可以虛擬各種對抗性聲音,模擬各種虛擬對抗聲音,模擬各種可能發生的信號,通過自我批判、警告語模擬……這樣,才能使華為保持很高的 " 冬天 " 意識。因為華為,不能在舒服中死去。所以,華為的人,從來不要面子,不講究舒適,也不畏懼失敗。在中東、在非洲,在世界各地,他們背著床墊、毯子,甚至在戰爭中冒著危險,只為第一時間搶修通信。這才在外資巨頭圍獵下,用一代人的拼搏,奮斗出一個春天。沒本事的人,才處處在乎面子任正非自己也是這樣。 年 月 日,上海虹橋機場,有人拍下一張照片,發在微博上。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任正非,這一年的任正非 歲,沒有助理、沒有專車,一個人和成群結隊的人擠在一起,等著乘坐出租車。過了幾天,還有人拍下任正非在公司的大食堂,自己端著盤子打飯的場景。他雖然滿臉皺紋,但精神煥發,毫無老態龍鐘的感覺。這是任正非日常中,最為普通的幾個影像。 多億華為的創始人,卻與很多 " 要面子 " 的人,形成了深刻對比。在很多公司里,越是上級,派頭越大。畢竟我們是個人情社會,面子大于一切,在有的地方,丟面子是可以死人的。在華為,任正非說他最不要臉,所以他進步最快,他也要求所有干部,應該不要 " 臉 ",要 " 臉 " 的干部沒多大出息。為什么?任正非說:好 " 面子 " 的人,怎么能做到 " 三人行,必有我師呢 "?沒有 " 三人行,必有我師 ",你又怎么能提高呢?誰最要 " 臉面 "?是那些沒有學問、沒有本事的人!我最不要 " 面子 ",因為我知道自己有本事,我不怕任何人批評我,批評對了,我就承認錯誤,我公開承認自己有缺點、存在問題。對于一些有些成就,自命不凡的人來說,要他們坦承自己的錯誤和失敗,有的時候比登天還難。但任正非覺得,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面子都戰勝不了,還有何可作為?" 高級干部內心強大的表現是經得起批評,真金不怕火煉。世界上肯定會有不同意見,我們一定要有戰略自信,這個自信首先是不怕別人批評。"" 只有有犧牲精神的人才有可能最終成長為將軍;只有長期堅持自我批判的人,才會有廣闊的胸懷。"所以,到最后,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 " 面子是給狗吃的 ",就衍化成了任正非常說的:"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其實,對于任正非來說,很多磨難,在他心中烙下深刻印象。早在 年的時候,任正非曾經痛不欲生:父親任摩遜離開了人世。當時,父親為了支持他做生意,拼命省錢,日子過得十分清苦。而后的一天,他想喝飲料,卻又怕浪費錢,于是在小攤上買了一瓶,喝完之后便腹瀉不止,最終因全身功能衰竭,撒手人寰。 年后, 年時候,任正非在出國訪問回公司的路上,傳來母親遭遇車禍的消息。他悲痛欲絕,立刻飛到昆明后,母親還是去世了。這是任正非一生的悲痛。他才在《我的父親母親》中寫下這樣一段話:……爸爸媽媽,千聲萬聲呼喚你們,千聲萬聲喚不回,捫心自問,我無愧于祖國,無愧于人民,無愧于事業與員工,無愧于朋友,唯一有愧的是父母。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因為這些,任正非成為謙卑和強勢的共同體。以自己的個性、智慧、意志力,在中國企業發展史上,創造了不朽的業績。今天的華為,技術上已經探索到了無人區和深水區。即孤獨,又迷茫,更有無數不確定性。任正非不但不迷茫,而且還自信。他說即便有 " 黑天鵝 ",也不會出現在外部,而是出現在我們的咖啡杯中,我們要及時的把 " 黑天鵝 " 轉化成 " 白天鵝 "。所謂迷茫,只是表象。只有對未來有深刻把握的人,才能夠在清醒中為迷茫者指點迷津。也才能夠: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而對任正非來說,他的人生,外表越是樸實無華,內心就越是熠熠生輝。很多人佩服任正非,但每一個人,不也是一樣嗎?放下 " 給狗吃的面子 ",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參考資料: [ ] . 浙江人民出版社《任正非傳》 [ ] . 中信出版社《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 . 中信出版社《華為沒有秘密 》 [ ] . 機械工業出版社《華為奮斗密碼》排版 | 一幾 圖片 | IC photo審校 | 葉開甫 主編 | 葉正新

作 者:孫允廣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只有真正經歷過貧窮的人,才會迫切地想要成功。任正非常說:"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 但其實,這句話的源頭是其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即 " 面子是給狗吃的 "!任正非父親任摩遜,是一個知識分子。文革時間里,他被扣上 " 臭老九 " 的帽子,身陷囹圄。受難期間,任摩遜常被反動派推到大街上游行示眾,頭上戴著高帽子,臉上被涂抹得漆黑,其慘景令人內心震顫。但父親、母親一邊忍受羞辱,一邊工作,照顧任正非的弟弟和妹妹。無論條件多么艱苦,也都要抽空讀書、學習。這段難忘的歲月,讓任正非初嘗了人生艱辛的一面。任正非的青少年時代,全家 口人,靠父母的微薄收入度日。加上當時全國經濟處于困難時期,糧食嚴重短缺,全家人常常餓肚子。 歲前,任正非沒穿過一件新衣服。因為孩子多,每到新學期,母親就為學費發愁,經常要靠向人借錢維持,有時還借不到,因為別人也一樣困難。盡管日子十分難過,任摩遜和妻子還是堅持讓 個孩子都上學讀書。任正非每天饑腸轆轆,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上一個白面饅頭。而直到他高考前,這個愿望都沒能達成,倒是可以吃上一個小小的玉米餅了。而任正非也知曉," 這小小的玉米餅來之不易,是從父母、弟妹的嘴里摳出來的,我無以報答他們。"家里所遭遇的一切,任正非都歷歷在目。他覺得痛心疾首,自己愧對父母。任正非想,如果真要做一個孝子,就得馬上回去,繼續在學業上深造。任摩遜為了鼓勵任正非,把自己穿的翻毛皮鞋給他,希望他在大學歲月里,不要虛度。多年以后,任正非回憶起來這一幕說:" 我當年穿走父親的皮鞋,沒念及父親那時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濕,他更需要鞋子,F在回憶起來,感覺自己太自私。"在文革期間坐了 年牢,出獄后,任正非父親任摩遜二話沒說,繼續出任中學校長,一直干到 歲。父親讓任正非看到了什么是 "活下去的倔強"。所以任正非經常感慨:"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 你是想吃飽肚子還是出名?"" 知識分子不要臉才能進步。"這種艱難的歲月,讓任正非形成了,活著就是一切的信念。" 我不要臉,我要活下去 "在華為初期,活下去成為最高綱領。" 那時候,活下去真的是難!" 華為原董事長孫亞芳曾經這樣感嘆。一開始華為是個貿易公司," 十幾個人,七八條槍 ",既無產品,又無資本。在華為最響亮的口號是:" 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拼死相救 "。這時候,活下來就是勝利。當時中國企業的平均壽命不到 . 年,每年倒閉 萬家以上。在改革開放 年里,甚至作為 MBA 優秀案例的企業,都有 % 倒下了。任正非其實并不甘心,只做一個為賺錢而奔波的商人。但現實異常殘酷,他明白:必須先賺錢,先壯大自身。在華為年銷售額還不到 億的時候,大家覺得任正非最大的特點就是:愛吹牛!有一次吃午飯時間,任正非從廚房里出來,帶著圍裙、揮舞著鍋鏟,熱情洋溢地說:" 年后,華為將是世界級的公司,全球通信市場將‘三分天下’,華為有其一…… "當時大家先是錯愕,然后興奮的鼓掌。那是一個 " 半夜吹口哨 "、互相壯膽的時代。然而,華為人也明白:為理想而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它終成笑談。而剛起步的華為,招來的年輕人,大家都很 " 好面子 "。江西生,現在的華為董事會秘書。 年前,他去拜訪某縣郵電局局長,推門進去之后,都不敢看對方,滿臉通紅地把材料放在桌子上,說:" 局長,這是我們公司的介紹。" 沒等對方答話,就跑了出去。任正非就是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不要臉才能進步。任正非要求員工,到了華為,一切從 開始,華為是靠業績說話的,任何人的過往輝煌在這里必須被清零。所以,任何人必須戰勝自我,包括虛榮、自大、自卑、浮夸以及惰怠的心理。在 " 不要臉才能活下去 " 的鼓勵下:胡厚崑,曾經在廣西百色縣郵局走廊里等了 天,才有機會進門拜訪;李健,在尼日利亞做產品,費盡周折才約上對方總裁,結果在總裁門口等了 個多小時,最后當人家上廁所時,堵在廁所門口,才見上一面;魏承敏,在河南做售后工程師,曾經和同事連續三天三夜,在冰天雪地的鄉下,坐大巴、手扶拖拉機,晚上在礦山、村鎮為客戶維修交換機,餓了就在農戶家吃,困了就在機房里睡;……臉皮就是這樣磨厚了的,意志力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變得堅韌起來,個性也變得粗糙和 " 匪性 "。幾年后,江西生成了華為董事會秘書;李健曾創造了一年 億美元的業績,銷售連續幾年全球第一,成了西非地區部總裁;魏承敏成了南太地區部總裁。就像任正非說的," 不要臉的人,才能進步 "。華為進步了,不僅在通信市場 " 三分天下有其一 ",還成為世界第一。在鼎盛時候,寫《華為的冬天》活下去,也是華為的最低綱領。任正非說,誰能忍受別人忍受不了的痛苦,誰就能走在別人的前面。為了走在前面,任正非在一篇《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中,第一次明確提出了 " 狼文化 ":狼有 大特性:、敏銳的嗅覺;、不屈不撓、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群體奮斗。但這個 " 狼性 ",絕非殘忍和反人性,而是一種高度敏感、放眼未來的戰略視野,是奮斗精神、群體合作的凝聚力。于是,土狼以 : 的兵力,蠶食獅子的邊緣市場,在復雜的利益關系中穿梭,用面對挫折屢敗屢戰的執著和忍耐,向獅子證明:自己是一個兇猛而難纏的對手。最終土狼逐漸進化成獅子。而任正非擔心,華為成為獅子后,組織的 " 狼性 ",奮斗精神消失了。而成功與繁榮的背后,充滿了各種陷阱。于是,任正非在華為鼎盛的時期,寫下了《華為的冬天》: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我們大家要一起來想,怎樣才能活下去,也許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巨人的崩潰,往往只是一瞬間。諾基亞就是,在最鼎盛的時候倒下的。任正非深知,最安逸的時刻,往往也會埋藏下未知的隱患。為了能夠 " 活下去 ",任正非想象出無數種華為可能被打敗的場景,這就是——藍軍戰略。任正非對藍軍戰略的解釋是:" 藍軍就是要想盡辦法來否定紅軍 "。藍軍可以虛擬各種對抗性聲音,模擬各種虛擬對抗聲音,模擬各種可能發生的信號,通過自我批判、警告語模擬……這樣,才能使華為保持很高的 " 冬天 " 意識。因為華為,不能在舒服中死去。所以,華為的人,從來不要面子,不講究舒適,也不畏懼失敗。在中東、在非洲,在世界各地,他們背著床墊、毯子,甚至在戰爭中冒著危險,只為第一時間搶修通信。這才在外資巨頭圍獵下,用一代人的拼搏,奮斗出一個春天。沒本事的人,才處處在乎面子任正非自己也是這樣。 年 月 日,上海虹橋機場,有人拍下一張照片,發在微博上。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任正非,這一年的任正非 歲,沒有助理、沒有專車,一個人和成群結隊的人擠在一起,等著乘坐出租車。過了幾天,還有人拍下任正非在公司的大食堂,自己端著盤子打飯的場景。他雖然滿臉皺紋,但精神煥發,毫無老態龍鐘的感覺。這是任正非日常中,最為普通的幾個影像。 多億華為的創始人,卻與很多 " 要面子 " 的人,形成了深刻對比。在很多公司里,越是上級,派頭越大。畢竟我們是個人情社會,面子大于一切,在有的地方,丟面子是可以死人的。在華為,任正非說他最不要臉,所以他進步最快,他也要求所有干部,應該不要 " 臉 ",要 " 臉 " 的干部沒多大出息。為什么?任正非說:好 " 面子 " 的人,怎么能做到 " 三人行,必有我師呢 "?沒有 " 三人行,必有我師 ",你又怎么能提高呢?誰最要 " 臉面 "?是那些沒有學問、沒有本事的人!我最不要 " 面子 ",因為我知道自己有本事,我不怕任何人批評我,批評對了,我就承認錯誤,我公開承認自己有缺點、存在問題。對于一些有些成就,自命不凡的人來說,要他們坦承自己的錯誤和失敗,有的時候比登天還難。但任正非覺得,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面子都戰勝不了,還有何可作為?" 高級干部內心強大的表現是經得起批評,真金不怕火煉。世界上肯定會有不同意見,我們一定要有戰略自信,這個自信首先是不怕別人批評。"" 只有有犧牲精神的人才有可能最終成長為將軍;只有長期堅持自我批判的人,才會有廣闊的胸懷。"所以,到最后,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 " 面子是給狗吃的 ",就衍化成了任正非常說的:"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其實,對于任正非來說,很多磨難,在他心中烙下深刻印象。早在 年的時候,任正非曾經痛不欲生:父親任摩遜離開了人世。當時,父親為了支持他做生意,拼命省錢,日子過得十分清苦。而后的一天,他想喝飲料,卻又怕浪費錢,于是在小攤上買了一瓶,喝完之后便腹瀉不止,最終因全身功能衰竭,撒手人寰。 年后, 年時候,任正非在出國訪問回公司的路上,傳來母親遭遇車禍的消息。他悲痛欲絕,立刻飛到昆明后,母親還是去世了。這是任正非一生的悲痛。他才在《我的父親母親》中寫下這樣一段話:……爸爸媽媽,千聲萬聲呼喚你們,千聲萬聲喚不回,捫心自問,我無愧于祖國,無愧于人民,無愧于事業與員工,無愧于朋友,唯一有愧的是父母。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因為這些,任正非成為謙卑和強勢的共同體。以自己的個性、智慧、意志力,在中國企業發展史上,創造了不朽的業績。今天的華為,技術上已經探索到了無人區和深水區。即孤獨,又迷茫,更有無數不確定性。任正非不但不迷茫,而且還自信。他說即便有 " 黑天鵝 ",也不會出現在外部,而是出現在我們的咖啡杯中,我們要及時的把 " 黑天鵝 " 轉化成 " 白天鵝 "。所謂迷茫,只是表象。只有對未來有深刻把握的人,才能夠在清醒中為迷茫者指點迷津。也才能夠: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而對任正非來說,他的人生,外表越是樸實無華,內心就越是熠熠生輝。很多人佩服任正非,但每一個人,不也是一樣嗎?放下 " 給狗吃的面子 ",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參考資料: [ ] . 浙江人民出版社《任正非傳》 [ ] . 中信出版社《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 . 中信出版社《華為沒有秘密 》 [ ] . 機械工業出版社《華為奮斗密碼》排版 | 一幾 圖片 | IC photo審校 | 葉開甫 主編 | 葉正新

作 者:孫允廣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只有真正經歷過貧窮的人,才會迫切地想要成功。任正非常說:"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 但其實,這句話的源頭是其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即 " 面子是給狗吃的 "!任正非父親任摩遜,是一個知識分子。文革時間里,他被扣上 " 臭老九 " 的帽子,身陷囹圄。受難期間,任摩遜常被反動派推到大街上游行示眾,頭上戴著高帽子,臉上被涂抹得漆黑,其慘景令人內心震顫。但父親、母親一邊忍受羞辱,一邊工作,照顧任正非的弟弟和妹妹。無論條件多么艱苦,也都要抽空讀書、學習。這段難忘的歲月,讓任正非初嘗了人生艱辛的一面。任正非的青少年時代,全家 口人,靠父母的微薄收入度日。加上當時全國經濟處于困難時期,糧食嚴重短缺,全家人常常餓肚子。 歲前,任正非沒穿過一件新衣服。因為孩子多,每到新學期,母親就為學費發愁,經常要靠向人借錢維持,有時還借不到,因為別人也一樣困難。盡管日子十分難過,任摩遜和妻子還是堅持讓 個孩子都上學讀書。任正非每天饑腸轆轆,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上一個白面饅頭。而直到他高考前,這個愿望都沒能達成,倒是可以吃上一個小小的玉米餅了。而任正非也知曉," 這小小的玉米餅來之不易,是從父母、弟妹的嘴里摳出來的,我無以報答他們。"家里所遭遇的一切,任正非都歷歷在目。他覺得痛心疾首,自己愧對父母。任正非想,如果真要做一個孝子,就得馬上回去,繼續在學業上深造。任摩遜為了鼓勵任正非,把自己穿的翻毛皮鞋給他,希望他在大學歲月里,不要虛度。多年以后,任正非回憶起來這一幕說:" 我當年穿走父親的皮鞋,沒念及父親那時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濕,他更需要鞋子,F在回憶起來,感覺自己太自私。"在文革期間坐了 年牢,出獄后,任正非父親任摩遜二話沒說,繼續出任中學校長,一直干到 歲。父親讓任正非看到了什么是 "活下去的倔強"。所以任正非經常感慨:"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 你是想吃飽肚子還是出名?"" 知識分子不要臉才能進步。"這種艱難的歲月,讓任正非形成了,活著就是一切的信念。" 我不要臉,我要活下去 "在華為初期,活下去成為最高綱領。" 那時候,活下去真的是難!" 華為原董事長孫亞芳曾經這樣感嘆。一開始華為是個貿易公司," 十幾個人,七八條槍 ",既無產品,又無資本。在華為最響亮的口號是:" 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拼死相救 "。這時候,活下來就是勝利。當時中國企業的平均壽命不到 . 年,每年倒閉 萬家以上。在改革開放 年里,甚至作為 MBA 優秀案例的企業,都有 % 倒下了。任正非其實并不甘心,只做一個為賺錢而奔波的商人。但現實異常殘酷,他明白:必須先賺錢,先壯大自身。在華為年銷售額還不到 億的時候,大家覺得任正非最大的特點就是:愛吹牛!有一次吃午飯時間,任正非從廚房里出來,帶著圍裙、揮舞著鍋鏟,熱情洋溢地說:" 年后,華為將是世界級的公司,全球通信市場將‘三分天下’,華為有其一…… "當時大家先是錯愕,然后興奮的鼓掌。那是一個 " 半夜吹口哨 "、互相壯膽的時代。然而,華為人也明白:為理想而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它終成笑談。而剛起步的華為,招來的年輕人,大家都很 " 好面子 "。江西生,現在的華為董事會秘書。 年前,他去拜訪某縣郵電局局長,推門進去之后,都不敢看對方,滿臉通紅地把材料放在桌子上,說:" 局長,這是我們公司的介紹。" 沒等對方答話,就跑了出去。任正非就是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不要臉才能進步。任正非要求員工,到了華為,一切從 開始,華為是靠業績說話的,任何人的過往輝煌在這里必須被清零。所以,任何人必須戰勝自我,包括虛榮、自大、自卑、浮夸以及惰怠的心理。在 " 不要臉才能活下去 " 的鼓勵下:胡厚崑,曾經在廣西百色縣郵局走廊里等了 天,才有機會進門拜訪;李健,在尼日利亞做產品,費盡周折才約上對方總裁,結果在總裁門口等了 個多小時,最后當人家上廁所時,堵在廁所門口,才見上一面;魏承敏,在河南做售后工程師,曾經和同事連續三天三夜,在冰天雪地的鄉下,坐大巴、手扶拖拉機,晚上在礦山、村鎮為客戶維修交換機,餓了就在農戶家吃,困了就在機房里睡;……臉皮就是這樣磨厚了的,意志力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變得堅韌起來,個性也變得粗糙和 " 匪性 "。幾年后,江西生成了華為董事會秘書;李健曾創造了一年 億美元的業績,銷售連續幾年全球第一,成了西非地區部總裁;魏承敏成了南太地區部總裁。就像任正非說的," 不要臉的人,才能進步 "。華為進步了,不僅在通信市場 " 三分天下有其一 ",還成為世界第一。在鼎盛時候,寫《華為的冬天》活下去,也是華為的最低綱領。任正非說,誰能忍受別人忍受不了的痛苦,誰就能走在別人的前面。為了走在前面,任正非在一篇《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中,第一次明確提出了 " 狼文化 ":狼有 大特性:、敏銳的嗅覺;、不屈不撓、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群體奮斗。但這個 " 狼性 ",絕非殘忍和反人性,而是一種高度敏感、放眼未來的戰略視野,是奮斗精神、群體合作的凝聚力。于是,土狼以 : 的兵力,蠶食獅子的邊緣市場,在復雜的利益關系中穿梭,用面對挫折屢敗屢戰的執著和忍耐,向獅子證明:自己是一個兇猛而難纏的對手。最終土狼逐漸進化成獅子。而任正非擔心,華為成為獅子后,組織的 " 狼性 ",奮斗精神消失了。而成功與繁榮的背后,充滿了各種陷阱。于是,任正非在華為鼎盛的時期,寫下了《華為的冬天》: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我們大家要一起來想,怎樣才能活下去,也許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巨人的崩潰,往往只是一瞬間。諾基亞就是,在最鼎盛的時候倒下的。任正非深知,最安逸的時刻,往往也會埋藏下未知的隱患。為了能夠 " 活下去 ",任正非想象出無數種華為可能被打敗的場景,這就是——藍軍戰略。任正非對藍軍戰略的解釋是:" 藍軍就是要想盡辦法來否定紅軍 "。藍軍可以虛擬各種對抗性聲音,模擬各種虛擬對抗聲音,模擬各種可能發生的信號,通過自我批判、警告語模擬……這樣,才能使華為保持很高的 " 冬天 " 意識。因為華為,不能在舒服中死去。所以,華為的人,從來不要面子,不講究舒適,也不畏懼失敗。在中東、在非洲,在世界各地,他們背著床墊、毯子,甚至在戰爭中冒著危險,只為第一時間搶修通信。這才在外資巨頭圍獵下,用一代人的拼搏,奮斗出一個春天。沒本事的人,才處處在乎面子任正非自己也是這樣。 年 月 日,上海虹橋機場,有人拍下一張照片,發在微博上。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任正非,這一年的任正非 歲,沒有助理、沒有專車,一個人和成群結隊的人擠在一起,等著乘坐出租車。過了幾天,還有人拍下任正非在公司的大食堂,自己端著盤子打飯的場景。他雖然滿臉皺紋,但精神煥發,毫無老態龍鐘的感覺。這是任正非日常中,最為普通的幾個影像。 多億華為的創始人,卻與很多 " 要面子 " 的人,形成了深刻對比。在很多公司里,越是上級,派頭越大。畢竟我們是個人情社會,面子大于一切,在有的地方,丟面子是可以死人的。在華為,任正非說他最不要臉,所以他進步最快,他也要求所有干部,應該不要 " 臉 ",要 " 臉 " 的干部沒多大出息。為什么?任正非說:好 " 面子 " 的人,怎么能做到 " 三人行,必有我師呢 "?沒有 " 三人行,必有我師 ",你又怎么能提高呢?誰最要 " 臉面 "?是那些沒有學問、沒有本事的人!我最不要 " 面子 ",因為我知道自己有本事,我不怕任何人批評我,批評對了,我就承認錯誤,我公開承認自己有缺點、存在問題。對于一些有些成就,自命不凡的人來說,要他們坦承自己的錯誤和失敗,有的時候比登天還難。但任正非覺得,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面子都戰勝不了,還有何可作為?" 高級干部內心強大的表現是經得起批評,真金不怕火煉。世界上肯定會有不同意見,我們一定要有戰略自信,這個自信首先是不怕別人批評。"" 只有有犧牲精神的人才有可能最終成長為將軍;只有長期堅持自我批判的人,才會有廣闊的胸懷。"所以,到最后,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 " 面子是給狗吃的 ",就衍化成了任正非常說的:"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其實,對于任正非來說,很多磨難,在他心中烙下深刻印象。早在 年的時候,任正非曾經痛不欲生:父親任摩遜離開了人世。當時,父親為了支持他做生意,拼命省錢,日子過得十分清苦。而后的一天,他想喝飲料,卻又怕浪費錢,于是在小攤上買了一瓶,喝完之后便腹瀉不止,最終因全身功能衰竭,撒手人寰。 年后, 年時候,任正非在出國訪問回公司的路上,傳來母親遭遇車禍的消息。他悲痛欲絕,立刻飛到昆明后,母親還是去世了。這是任正非一生的悲痛。他才在《我的父親母親》中寫下這樣一段話:……爸爸媽媽,千聲萬聲呼喚你們,千聲萬聲喚不回,捫心自問,我無愧于祖國,無愧于人民,無愧于事業與員工,無愧于朋友,唯一有愧的是父母。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因為這些,任正非成為謙卑和強勢的共同體。以自己的個性、智慧、意志力,在中國企業發展史上,創造了不朽的業績。今天的華為,技術上已經探索到了無人區和深水區。即孤獨,又迷茫,更有無數不確定性。任正非不但不迷茫,而且還自信。他說即便有 " 黑天鵝 ",也不會出現在外部,而是出現在我們的咖啡杯中,我們要及時的把 " 黑天鵝 " 轉化成 " 白天鵝 "。所謂迷茫,只是表象。只有對未來有深刻把握的人,才能夠在清醒中為迷茫者指點迷津。也才能夠: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而對任正非來說,他的人生,外表越是樸實無華,內心就越是熠熠生輝。很多人佩服任正非,但每一個人,不也是一樣嗎?放下 " 給狗吃的面子 ",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參考資料: [ ] . 浙江人民出版社《任正非傳》 [ ] . 中信出版社《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 . 中信出版社《華為沒有秘密 》 [ ] . 機械工業出版社《華為奮斗密碼》排版 | 一幾 圖片 | IC photo審校 | 葉開甫 主編 | 葉正新

作 者:孫允廣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只有真正經歷過貧窮的人,才會迫切地想要成功。任正非常說:"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 但其實,這句話的源頭是其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即 " 面子是給狗吃的 "!任正非父親任摩遜,是一個知識分子。文革時間里,他被扣上 " 臭老九 " 的帽子,身陷囹圄。受難期間,任摩遜常被反動派推到大街上游行示眾,頭上戴著高帽子,臉上被涂抹得漆黑,其慘景令人內心震顫。但父親、母親一邊忍受羞辱,一邊工作,照顧任正非的弟弟和妹妹。無論條件多么艱苦,也都要抽空讀書、學習。這段難忘的歲月,讓任正非初嘗了人生艱辛的一面。任正非的青少年時代,全家 口人,靠父母的微薄收入度日。加上當時全國經濟處于困難時期,糧食嚴重短缺,全家人常常餓肚子。 歲前,任正非沒穿過一件新衣服。因為孩子多,每到新學期,母親就為學費發愁,經常要靠向人借錢維持,有時還借不到,因為別人也一樣困難。盡管日子十分難過,任摩遜和妻子還是堅持讓 個孩子都上學讀書。任正非每天饑腸轆轆,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上一個白面饅頭。而直到他高考前,這個愿望都沒能達成,倒是可以吃上一個小小的玉米餅了。而任正非也知曉," 這小小的玉米餅來之不易,是從父母、弟妹的嘴里摳出來的,我無以報答他們。"家里所遭遇的一切,任正非都歷歷在目。他覺得痛心疾首,自己愧對父母。任正非想,如果真要做一個孝子,就得馬上回去,繼續在學業上深造。任摩遜為了鼓勵任正非,把自己穿的翻毛皮鞋給他,希望他在大學歲月里,不要虛度。多年以后,任正非回憶起來這一幕說:" 我當年穿走父親的皮鞋,沒念及父親那時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濕,他更需要鞋子,F在回憶起來,感覺自己太自私。"在文革期間坐了 年牢,出獄后,任正非父親任摩遜二話沒說,繼續出任中學校長,一直干到 歲。父親讓任正非看到了什么是 "活下去的倔強"。所以任正非經常感慨:"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 你是想吃飽肚子還是出名?"" 知識分子不要臉才能進步。"這種艱難的歲月,讓任正非形成了,活著就是一切的信念。" 我不要臉,我要活下去 "在華為初期,活下去成為最高綱領。" 那時候,活下去真的是難!" 華為原董事長孫亞芳曾經這樣感嘆。一開始華為是個貿易公司," 十幾個人,七八條槍 ",既無產品,又無資本。在華為最響亮的口號是:" 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拼死相救 "。這時候,活下來就是勝利。當時中國企業的平均壽命不到 . 年,每年倒閉 萬家以上。在改革開放 年里,甚至作為 MBA 優秀案例的企業,都有 % 倒下了。任正非其實并不甘心,只做一個為賺錢而奔波的商人。但現實異常殘酷,他明白:必須先賺錢,先壯大自身。在華為年銷售額還不到 億的時候,大家覺得任正非最大的特點就是:愛吹牛!有一次吃午飯時間,任正非從廚房里出來,帶著圍裙、揮舞著鍋鏟,熱情洋溢地說:" 年后,華為將是世界級的公司,全球通信市場將‘三分天下’,華為有其一…… "當時大家先是錯愕,然后興奮的鼓掌。那是一個 " 半夜吹口哨 "、互相壯膽的時代。然而,華為人也明白:為理想而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它終成笑談。而剛起步的華為,招來的年輕人,大家都很 " 好面子 "。江西生,現在的華為董事會秘書。 年前,他去拜訪某縣郵電局局長,推門進去之后,都不敢看對方,滿臉通紅地把材料放在桌子上,說:" 局長,這是我們公司的介紹。" 沒等對方答話,就跑了出去。任正非就是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不要臉才能進步。任正非要求員工,到了華為,一切從 開始,華為是靠業績說話的,任何人的過往輝煌在這里必須被清零。所以,任何人必須戰勝自我,包括虛榮、自大、自卑、浮夸以及惰怠的心理。在 " 不要臉才能活下去 " 的鼓勵下:胡厚崑,曾經在廣西百色縣郵局走廊里等了 天,才有機會進門拜訪;李健,在尼日利亞做產品,費盡周折才約上對方總裁,結果在總裁門口等了 個多小時,最后當人家上廁所時,堵在廁所門口,才見上一面;魏承敏,在河南做售后工程師,曾經和同事連續三天三夜,在冰天雪地的鄉下,坐大巴、手扶拖拉機,晚上在礦山、村鎮為客戶維修交換機,餓了就在農戶家吃,困了就在機房里睡;……臉皮就是這樣磨厚了的,意志力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變得堅韌起來,個性也變得粗糙和 " 匪性 "。幾年后,江西生成了華為董事會秘書;李健曾創造了一年 億美元的業績,銷售連續幾年全球第一,成了西非地區部總裁;魏承敏成了南太地區部總裁。就像任正非說的," 不要臉的人,才能進步 "。華為進步了,不僅在通信市場 " 三分天下有其一 ",還成為世界第一。在鼎盛時候,寫《華為的冬天》活下去,也是華為的最低綱領。任正非說,誰能忍受別人忍受不了的痛苦,誰就能走在別人的前面。為了走在前面,任正非在一篇《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中,第一次明確提出了 " 狼文化 ":狼有 大特性:、敏銳的嗅覺;、不屈不撓、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群體奮斗。但這個 " 狼性 ",絕非殘忍和反人性,而是一種高度敏感、放眼未來的戰略視野,是奮斗精神、群體合作的凝聚力。于是,土狼以 : 的兵力,蠶食獅子的邊緣市場,在復雜的利益關系中穿梭,用面對挫折屢敗屢戰的執著和忍耐,向獅子證明:自己是一個兇猛而難纏的對手。最終土狼逐漸進化成獅子。而任正非擔心,華為成為獅子后,組織的 " 狼性 ",奮斗精神消失了。而成功與繁榮的背后,充滿了各種陷阱。于是,任正非在華為鼎盛的時期,寫下了《華為的冬天》: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我們大家要一起來想,怎樣才能活下去,也許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巨人的崩潰,往往只是一瞬間。諾基亞就是,在最鼎盛的時候倒下的。任正非深知,最安逸的時刻,往往也會埋藏下未知的隱患。為了能夠 " 活下去 ",任正非想象出無數種華為可能被打敗的場景,這就是——藍軍戰略。任正非對藍軍戰略的解釋是:" 藍軍就是要想盡辦法來否定紅軍 "。藍軍可以虛擬各種對抗性聲音,模擬各種虛擬對抗聲音,模擬各種可能發生的信號,通過自我批判、警告語模擬……這樣,才能使華為保持很高的 " 冬天 " 意識。因為華為,不能在舒服中死去。所以,華為的人,從來不要面子,不講究舒適,也不畏懼失敗。在中東、在非洲,在世界各地,他們背著床墊、毯子,甚至在戰爭中冒著危險,只為第一時間搶修通信。這才在外資巨頭圍獵下,用一代人的拼搏,奮斗出一個春天。沒本事的人,才處處在乎面子任正非自己也是這樣。 年 月 日,上海虹橋機場,有人拍下一張照片,發在微博上。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任正非,這一年的任正非 歲,沒有助理、沒有專車,一個人和成群結隊的人擠在一起,等著乘坐出租車。過了幾天,還有人拍下任正非在公司的大食堂,自己端著盤子打飯的場景。他雖然滿臉皺紋,但精神煥發,毫無老態龍鐘的感覺。這是任正非日常中,最為普通的幾個影像。 多億華為的創始人,卻與很多 " 要面子 " 的人,形成了深刻對比。在很多公司里,越是上級,派頭越大。畢竟我們是個人情社會,面子大于一切,在有的地方,丟面子是可以死人的。在華為,任正非說他最不要臉,所以他進步最快,他也要求所有干部,應該不要 " 臉 ",要 " 臉 " 的干部沒多大出息。為什么?任正非說:好 " 面子 " 的人,怎么能做到 " 三人行,必有我師呢 "?沒有 " 三人行,必有我師 ",你又怎么能提高呢?誰最要 " 臉面 "?是那些沒有學問、沒有本事的人!我最不要 " 面子 ",因為我知道自己有本事,我不怕任何人批評我,批評對了,我就承認錯誤,我公開承認自己有缺點、存在問題。對于一些有些成就,自命不凡的人來說,要他們坦承自己的錯誤和失敗,有的時候比登天還難。但任正非覺得,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面子都戰勝不了,還有何可作為?" 高級干部內心強大的表現是經得起批評,真金不怕火煉。世界上肯定會有不同意見,我們一定要有戰略自信,這個自信首先是不怕別人批評。"" 只有有犧牲精神的人才有可能最終成長為將軍;只有長期堅持自我批判的人,才會有廣闊的胸懷。"所以,到最后,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 " 面子是給狗吃的 ",就衍化成了任正非常說的:"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其實,對于任正非來說,很多磨難,在他心中烙下深刻印象。早在 年的時候,任正非曾經痛不欲生:父親任摩遜離開了人世。當時,父親為了支持他做生意,拼命省錢,日子過得十分清苦。而后的一天,他想喝飲料,卻又怕浪費錢,于是在小攤上買了一瓶,喝完之后便腹瀉不止,最終因全身功能衰竭,撒手人寰。 年后, 年時候,任正非在出國訪問回公司的路上,傳來母親遭遇車禍的消息。他悲痛欲絕,立刻飛到昆明后,母親還是去世了。這是任正非一生的悲痛。他才在《我的父親母親》中寫下這樣一段話:……爸爸媽媽,千聲萬聲呼喚你們,千聲萬聲喚不回,捫心自問,我無愧于祖國,無愧于人民,無愧于事業與員工,無愧于朋友,唯一有愧的是父母。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因為這些,任正非成為謙卑和強勢的共同體。以自己的個性、智慧、意志力,在中國企業發展史上,創造了不朽的業績。今天的華為,技術上已經探索到了無人區和深水區。即孤獨,又迷茫,更有無數不確定性。任正非不但不迷茫,而且還自信。他說即便有 " 黑天鵝 ",也不會出現在外部,而是出現在我們的咖啡杯中,我們要及時的把 " 黑天鵝 " 轉化成 " 白天鵝 "。所謂迷茫,只是表象。只有對未來有深刻把握的人,才能夠在清醒中為迷茫者指點迷津。也才能夠: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而對任正非來說,他的人生,外表越是樸實無華,內心就越是熠熠生輝。很多人佩服任正非,但每一個人,不也是一樣嗎?放下 " 給狗吃的面子 ",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參考資料: [ ] . 浙江人民出版社《任正非傳》 [ ] . 中信出版社《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 . 中信出版社《華為沒有秘密 》 [ ] . 機械工業出版社《華為奮斗密碼》排版 | 一幾 圖片 | IC photo審校 | 葉開甫 主編 | 葉正新

作 者:孫允廣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只有真正經歷過貧窮的人,才會迫切地想要成功。任正非常說:"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 但其實,這句話的源頭是其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即 " 面子是給狗吃的 "!任正非父親任摩遜,是一個知識分子。文革時間里,他被扣上 " 臭老九 " 的帽子,身陷囹圄。受難期間,任摩遜常被反動派推到大街上游行示眾,頭上戴著高帽子,臉上被涂抹得漆黑,其慘景令人內心震顫。但父親、母親一邊忍受羞辱,一邊工作,照顧任正非的弟弟和妹妹。無論條件多么艱苦,也都要抽空讀書、學習。這段難忘的歲月,讓任正非初嘗了人生艱辛的一面。任正非的青少年時代,全家 口人,靠父母的微薄收入度日。加上當時全國經濟處于困難時期,糧食嚴重短缺,全家人常常餓肚子。 歲前,任正非沒穿過一件新衣服。因為孩子多,每到新學期,母親就為學費發愁,經常要靠向人借錢維持,有時還借不到,因為別人也一樣困難。盡管日子十分難過,任摩遜和妻子還是堅持讓 個孩子都上學讀書。任正非每天饑腸轆轆,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上一個白面饅頭。而直到他高考前,這個愿望都沒能達成,倒是可以吃上一個小小的玉米餅了。而任正非也知曉," 這小小的玉米餅來之不易,是從父母、弟妹的嘴里摳出來的,我無以報答他們。"家里所遭遇的一切,任正非都歷歷在目。他覺得痛心疾首,自己愧對父母。任正非想,如果真要做一個孝子,就得馬上回去,繼續在學業上深造。任摩遜為了鼓勵任正非,把自己穿的翻毛皮鞋給他,希望他在大學歲月里,不要虛度。多年以后,任正非回憶起來這一幕說:" 我當年穿走父親的皮鞋,沒念及父親那時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濕,他更需要鞋子,F在回憶起來,感覺自己太自私。"在文革期間坐了 年牢,出獄后,任正非父親任摩遜二話沒說,繼續出任中學校長,一直干到 歲。父親讓任正非看到了什么是 "活下去的倔強"。所以任正非經常感慨:"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 你是想吃飽肚子還是出名?"" 知識分子不要臉才能進步。"這種艱難的歲月,讓任正非形成了,活著就是一切的信念。" 我不要臉,我要活下去 "在華為初期,活下去成為最高綱領。" 那時候,活下去真的是難!" 華為原董事長孫亞芳曾經這樣感嘆。一開始華為是個貿易公司," 十幾個人,七八條槍 ",既無產品,又無資本。在華為最響亮的口號是:" 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拼死相救 "。這時候,活下來就是勝利。當時中國企業的平均壽命不到 . 年,每年倒閉 萬家以上。在改革開放 年里,甚至作為 MBA 優秀案例的企業,都有 % 倒下了。任正非其實并不甘心,只做一個為賺錢而奔波的商人。但現實異常殘酷,他明白:必須先賺錢,先壯大自身。在華為年銷售額還不到 億的時候,大家覺得任正非最大的特點就是:愛吹牛!有一次吃午飯時間,任正非從廚房里出來,帶著圍裙、揮舞著鍋鏟,熱情洋溢地說:" 年后,華為將是世界級的公司,全球通信市場將‘三分天下’,華為有其一…… "當時大家先是錯愕,然后興奮的鼓掌。那是一個 " 半夜吹口哨 "、互相壯膽的時代。然而,華為人也明白:為理想而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它終成笑談。而剛起步的華為,招來的年輕人,大家都很 " 好面子 "。江西生,現在的華為董事會秘書。 年前,他去拜訪某縣郵電局局長,推門進去之后,都不敢看對方,滿臉通紅地把材料放在桌子上,說:" 局長,這是我們公司的介紹。" 沒等對方答話,就跑了出去。任正非就是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不要臉才能進步。任正非要求員工,到了華為,一切從 開始,華為是靠業績說話的,任何人的過往輝煌在這里必須被清零。所以,任何人必須戰勝自我,包括虛榮、自大、自卑、浮夸以及惰怠的心理。在 " 不要臉才能活下去 " 的鼓勵下:胡厚崑,曾經在廣西百色縣郵局走廊里等了 天,才有機會進門拜訪;李健,在尼日利亞做產品,費盡周折才約上對方總裁,結果在總裁門口等了 個多小時,最后當人家上廁所時,堵在廁所門口,才見上一面;魏承敏,在河南做售后工程師,曾經和同事連續三天三夜,在冰天雪地的鄉下,坐大巴、手扶拖拉機,晚上在礦山、村鎮為客戶維修交換機,餓了就在農戶家吃,困了就在機房里睡;……臉皮就是這樣磨厚了的,意志力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變得堅韌起來,個性也變得粗糙和 " 匪性 "。幾年后,江西生成了華為董事會秘書;李健曾創造了一年 億美元的業績,銷售連續幾年全球第一,成了西非地區部總裁;魏承敏成了南太地區部總裁。就像任正非說的," 不要臉的人,才能進步 "。華為進步了,不僅在通信市場 " 三分天下有其一 ",還成為世界第一。在鼎盛時候,寫《華為的冬天》活下去,也是華為的最低綱領。任正非說,誰能忍受別人忍受不了的痛苦,誰就能走在別人的前面。為了走在前面,任正非在一篇《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中,第一次明確提出了 " 狼文化 ":狼有 大特性:、敏銳的嗅覺;、不屈不撓、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群體奮斗。但這個 " 狼性 ",絕非殘忍和反人性,而是一種高度敏感、放眼未來的戰略視野,是奮斗精神、群體合作的凝聚力。于是,土狼以 : 的兵力,蠶食獅子的邊緣市場,在復雜的利益關系中穿梭,用面對挫折屢敗屢戰的執著和忍耐,向獅子證明:自己是一個兇猛而難纏的對手。最終土狼逐漸進化成獅子。而任正非擔心,華為成為獅子后,組織的 " 狼性 ",奮斗精神消失了。而成功與繁榮的背后,充滿了各種陷阱。于是,任正非在華為鼎盛的時期,寫下了《華為的冬天》: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我們大家要一起來想,怎樣才能活下去,也許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巨人的崩潰,往往只是一瞬間。諾基亞就是,在最鼎盛的時候倒下的。任正非深知,最安逸的時刻,往往也會埋藏下未知的隱患。為了能夠 " 活下去 ",任正非想象出無數種華為可能被打敗的場景,這就是——藍軍戰略。任正非對藍軍戰略的解釋是:" 藍軍就是要想盡辦法來否定紅軍 "。藍軍可以虛擬各種對抗性聲音,模擬各種虛擬對抗聲音,模擬各種可能發生的信號,通過自我批判、警告語模擬……這樣,才能使華為保持很高的 " 冬天 " 意識。因為華為,不能在舒服中死去。所以,華為的人,從來不要面子,不講究舒適,也不畏懼失敗。在中東、在非洲,在世界各地,他們背著床墊、毯子,甚至在戰爭中冒著危險,只為第一時間搶修通信。這才在外資巨頭圍獵下,用一代人的拼搏,奮斗出一個春天。沒本事的人,才處處在乎面子任正非自己也是這樣。 年 月 日,上海虹橋機場,有人拍下一張照片,發在微博上。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任正非,這一年的任正非 歲,沒有助理、沒有專車,一個人和成群結隊的人擠在一起,等著乘坐出租車。過了幾天,還有人拍下任正非在公司的大食堂,自己端著盤子打飯的場景。他雖然滿臉皺紋,但精神煥發,毫無老態龍鐘的感覺。這是任正非日常中,最為普通的幾個影像。 多億華為的創始人,卻與很多 " 要面子 " 的人,形成了深刻對比。在很多公司里,越是上級,派頭越大。畢竟我們是個人情社會,面子大于一切,在有的地方,丟面子是可以死人的。在華為,任正非說他最不要臉,所以他進步最快,他也要求所有干部,應該不要 " 臉 ",要 " 臉 " 的干部沒多大出息。為什么?任正非說:好 " 面子 " 的人,怎么能做到 " 三人行,必有我師呢 "?沒有 " 三人行,必有我師 ",你又怎么能提高呢?誰最要 " 臉面 "?是那些沒有學問、沒有本事的人!我最不要 " 面子 ",因為我知道自己有本事,我不怕任何人批評我,批評對了,我就承認錯誤,我公開承認自己有缺點、存在問題。對于一些有些成就,自命不凡的人來說,要他們坦承自己的錯誤和失敗,有的時候比登天還難。但任正非覺得,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面子都戰勝不了,還有何可作為?" 高級干部內心強大的表現是經得起批評,真金不怕火煉。世界上肯定會有不同意見,我們一定要有戰略自信,這個自信首先是不怕別人批評。"" 只有有犧牲精神的人才有可能最終成長為將軍;只有長期堅持自我批判的人,才會有廣闊的胸懷。"所以,到最后,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 " 面子是給狗吃的 ",就衍化成了任正非常說的:"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其實,對于任正非來說,很多磨難,在他心中烙下深刻印象。早在 年的時候,任正非曾經痛不欲生:父親任摩遜離開了人世。當時,父親為了支持他做生意,拼命省錢,日子過得十分清苦。而后的一天,他想喝飲料,卻又怕浪費錢,于是在小攤上買了一瓶,喝完之后便腹瀉不止,最終因全身功能衰竭,撒手人寰。 年后, 年時候,任正非在出國訪問回公司的路上,傳來母親遭遇車禍的消息。他悲痛欲絕,立刻飛到昆明后,母親還是去世了。這是任正非一生的悲痛。他才在《我的父親母親》中寫下這樣一段話:……爸爸媽媽,千聲萬聲呼喚你們,千聲萬聲喚不回,捫心自問,我無愧于祖國,無愧于人民,無愧于事業與員工,無愧于朋友,唯一有愧的是父母。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因為這些,任正非成為謙卑和強勢的共同體。以自己的個性、智慧、意志力,在中國企業發展史上,創造了不朽的業績。今天的華為,技術上已經探索到了無人區和深水區。即孤獨,又迷茫,更有無數不確定性。任正非不但不迷茫,而且還自信。他說即便有 " 黑天鵝 ",也不會出現在外部,而是出現在我們的咖啡杯中,我們要及時的把 " 黑天鵝 " 轉化成 " 白天鵝 "。所謂迷茫,只是表象。只有對未來有深刻把握的人,才能夠在清醒中為迷茫者指點迷津。也才能夠: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而對任正非來說,他的人生,外表越是樸實無華,內心就越是熠熠生輝。很多人佩服任正非,但每一個人,不也是一樣嗎?放下 " 給狗吃的面子 ",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參考資料: [ ] . 浙江人民出版社《任正非傳》 [ ] . 中信出版社《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 . 中信出版社《華為沒有秘密 》 [ ] . 機械工業出版社《華為奮斗密碼》排版 | 一幾 圖片 | IC photo審校 | 葉開甫 主編 | 葉正新

作 者:孫允廣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只有真正經歷過貧窮的人,才會迫切地想要成功。任正非常說:"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 但其實,這句話的源頭是其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即 " 面子是給狗吃的 "!任正非父親任摩遜,是一個知識分子。文革時間里,他被扣上 " 臭老九 " 的帽子,身陷囹圄。受難期間,任摩遜常被反動派推到大街上游行示眾,頭上戴著高帽子,臉上被涂抹得漆黑,其慘景令人內心震顫。但父親、母親一邊忍受羞辱,一邊工作,照顧任正非的弟弟和妹妹。無論條件多么艱苦,也都要抽空讀書、學習。這段難忘的歲月,讓任正非初嘗了人生艱辛的一面。任正非的青少年時代,全家 口人,靠父母的微薄收入度日。加上當時全國經濟處于困難時期,糧食嚴重短缺,全家人常常餓肚子。 歲前,任正非沒穿過一件新衣服。因為孩子多,每到新學期,母親就為學費發愁,經常要靠向人借錢維持,有時還借不到,因為別人也一樣困難。盡管日子十分難過,任摩遜和妻子還是堅持讓 個孩子都上學讀書。任正非每天饑腸轆轆,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上一個白面饅頭。而直到他高考前,這個愿望都沒能達成,倒是可以吃上一個小小的玉米餅了。而任正非也知曉," 這小小的玉米餅來之不易,是從父母、弟妹的嘴里摳出來的,我無以報答他們。"家里所遭遇的一切,任正非都歷歷在目。他覺得痛心疾首,自己愧對父母。任正非想,如果真要做一個孝子,就得馬上回去,繼續在學業上深造。任摩遜為了鼓勵任正非,把自己穿的翻毛皮鞋給他,希望他在大學歲月里,不要虛度。多年以后,任正非回憶起來這一幕說:" 我當年穿走父親的皮鞋,沒念及父親那時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濕,他更需要鞋子,F在回憶起來,感覺自己太自私。"在文革期間坐了 年牢,出獄后,任正非父親任摩遜二話沒說,繼續出任中學校長,一直干到 歲。父親讓任正非看到了什么是 "活下去的倔強"。所以任正非經常感慨:"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 你是想吃飽肚子還是出名?"" 知識分子不要臉才能進步。"這種艱難的歲月,讓任正非形成了,活著就是一切的信念。" 我不要臉,我要活下去 "在華為初期,活下去成為最高綱領。" 那時候,活下去真的是難!" 華為原董事長孫亞芳曾經這樣感嘆。一開始華為是個貿易公司," 十幾個人,七八條槍 ",既無產品,又無資本。在華為最響亮的口號是:" 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拼死相救 "。這時候,活下來就是勝利。當時中國企業的平均壽命不到 . 年,每年倒閉 萬家以上。在改革開放 年里,甚至作為 MBA 優秀案例的企業,都有 % 倒下了。任正非其實并不甘心,只做一個為賺錢而奔波的商人。但現實異常殘酷,他明白:必須先賺錢,先壯大自身。在華為年銷售額還不到 億的時候,大家覺得任正非最大的特點就是:愛吹牛!有一次吃午飯時間,任正非從廚房里出來,帶著圍裙、揮舞著鍋鏟,熱情洋溢地說:" 年后,華為將是世界級的公司,全球通信市場將‘三分天下’,華為有其一…… "當時大家先是錯愕,然后興奮的鼓掌。那是一個 " 半夜吹口哨 "、互相壯膽的時代。然而,華為人也明白:為理想而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它終成笑談。而剛起步的華為,招來的年輕人,大家都很 " 好面子 "。江西生,現在的華為董事會秘書。 年前,他去拜訪某縣郵電局局長,推門進去之后,都不敢看對方,滿臉通紅地把材料放在桌子上,說:" 局長,這是我們公司的介紹。" 沒等對方答話,就跑了出去。任正非就是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不要臉才能進步。任正非要求員工,到了華為,一切從 開始,華為是靠業績說話的,任何人的過往輝煌在這里必須被清零。所以,任何人必須戰勝自我,包括虛榮、自大、自卑、浮夸以及惰怠的心理。在 " 不要臉才能活下去 " 的鼓勵下:胡厚崑,曾經在廣西百色縣郵局走廊里等了 天,才有機會進門拜訪;李健,在尼日利亞做產品,費盡周折才約上對方總裁,結果在總裁門口等了 個多小時,最后當人家上廁所時,堵在廁所門口,才見上一面;魏承敏,在河南做售后工程師,曾經和同事連續三天三夜,在冰天雪地的鄉下,坐大巴、手扶拖拉機,晚上在礦山、村鎮為客戶維修交換機,餓了就在農戶家吃,困了就在機房里睡;……臉皮就是這樣磨厚了的,意志力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變得堅韌起來,個性也變得粗糙和 " 匪性 "。幾年后,江西生成了華為董事會秘書;李健曾創造了一年 億美元的業績,銷售連續幾年全球第一,成了西非地區部總裁;魏承敏成了南太地區部總裁。就像任正非說的," 不要臉的人,才能進步 "。華為進步了,不僅在通信市場 " 三分天下有其一 ",還成為世界第一。在鼎盛時候,寫《華為的冬天》活下去,也是華為的最低綱領。任正非說,誰能忍受別人忍受不了的痛苦,誰就能走在別人的前面。為了走在前面,任正非在一篇《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中,第一次明確提出了 " 狼文化 ":狼有 大特性:、敏銳的嗅覺;、不屈不撓、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群體奮斗。但這個 " 狼性 ",絕非殘忍和反人性,而是一種高度敏感、放眼未來的戰略視野,是奮斗精神、群體合作的凝聚力。于是,土狼以 : 的兵力,蠶食獅子的邊緣市場,在復雜的利益關系中穿梭,用面對挫折屢敗屢戰的執著和忍耐,向獅子證明:自己是一個兇猛而難纏的對手。最終土狼逐漸進化成獅子。而任正非擔心,華為成為獅子后,組織的 " 狼性 ",奮斗精神消失了。而成功與繁榮的背后,充滿了各種陷阱。于是,任正非在華為鼎盛的時期,寫下了《華為的冬天》: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我們大家要一起來想,怎樣才能活下去,也許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巨人的崩潰,往往只是一瞬間。諾基亞就是,在最鼎盛的時候倒下的。任正非深知,最安逸的時刻,往往也會埋藏下未知的隱患。為了能夠 " 活下去 ",任正非想象出無數種華為可能被打敗的場景,這就是——藍軍戰略。任正非對藍軍戰略的解釋是:" 藍軍就是要想盡辦法來否定紅軍 "。藍軍可以虛擬各種對抗性聲音,模擬各種虛擬對抗聲音,模擬各種可能發生的信號,通過自我批判、警告語模擬……這樣,才能使華為保持很高的 " 冬天 " 意識。因為華為,不能在舒服中死去。所以,華為的人,從來不要面子,不講究舒適,也不畏懼失敗。在中東、在非洲,在世界各地,他們背著床墊、毯子,甚至在戰爭中冒著危險,只為第一時間搶修通信。這才在外資巨頭圍獵下,用一代人的拼搏,奮斗出一個春天。沒本事的人,才處處在乎面子任正非自己也是這樣。 年 月 日,上海虹橋機場,有人拍下一張照片,發在微博上。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任正非,這一年的任正非 歲,沒有助理、沒有專車,一個人和成群結隊的人擠在一起,等著乘坐出租車。過了幾天,還有人拍下任正非在公司的大食堂,自己端著盤子打飯的場景。他雖然滿臉皺紋,但精神煥發,毫無老態龍鐘的感覺。這是任正非日常中,最為普通的幾個影像。 多億華為的創始人,卻與很多 " 要面子 " 的人,形成了深刻對比。在很多公司里,越是上級,派頭越大。畢竟我們是個人情社會,面子大于一切,在有的地方,丟面子是可以死人的。在華為,任正非說他最不要臉,所以他進步最快,他也要求所有干部,應該不要 " 臉 ",要 " 臉 " 的干部沒多大出息。為什么?任正非說:好 " 面子 " 的人,怎么能做到 " 三人行,必有我師呢 "?沒有 " 三人行,必有我師 ",你又怎么能提高呢?誰最要 " 臉面 "?是那些沒有學問、沒有本事的人!我最不要 " 面子 ",因為我知道自己有本事,我不怕任何人批評我,批評對了,我就承認錯誤,我公開承認自己有缺點、存在問題。對于一些有些成就,自命不凡的人來說,要他們坦承自己的錯誤和失敗,有的時候比登天還難。但任正非覺得,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面子都戰勝不了,還有何可作為?" 高級干部內心強大的表現是經得起批評,真金不怕火煉。世界上肯定會有不同意見,我們一定要有戰略自信,這個自信首先是不怕別人批評。"" 只有有犧牲精神的人才有可能最終成長為將軍;只有長期堅持自我批判的人,才會有廣闊的胸懷。"所以,到最后,父親任摩遜的口頭禪 " 面子是給狗吃的 ",就衍化成了任正非常說的:" 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虛的,不能當飯吃,面子是給狗吃的。"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其實,對于任正非來說,很多磨難,在他心中烙下深刻印象。早在 年的時候,任正非曾經痛不欲生:父親任摩遜離開了人世。當時,父親為了支持他做生意,拼命省錢,日子過得十分清苦。而后的一天,他想喝飲料,卻又怕浪費錢,于是在小攤上買了一瓶,喝完之后便腹瀉不止,最終因全身功能衰竭,撒手人寰。 年后, 年時候,任正非在出國訪問回公司的路上,傳來母親遭遇車禍的消息。他悲痛欲絕,立刻飛到昆明后,母親還是去世了。這是任正非一生的悲痛。他才在《我的父親母親》中寫下這樣一段話:……爸爸媽媽,千聲萬聲呼喚你們,千聲萬聲喚不回,捫心自問,我無愧于祖國,無愧于人民,無愧于事業與員工,無愧于朋友,唯一有愧的是父母。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因為這些,任正非成為謙卑和強勢的共同體。以自己的個性、智慧、意志力,在中國企業發展史上,創造了不朽的業績。今天的華為,技術上已經探索到了無人區和深水區。即孤獨,又迷茫,更有無數不確定性。任正非不但不迷茫,而且還自信。他說即便有 " 黑天鵝 ",也不會出現在外部,而是出現在我們的咖啡杯中,我們要及時的把 " 黑天鵝 " 轉化成 " 白天鵝 "。所謂迷茫,只是表象。只有對未來有深刻把握的人,才能夠在清醒中為迷茫者指點迷津。也才能夠: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而對任正非來說,他的人生,外表越是樸實無華,內心就越是熠熠生輝。很多人佩服任正非,但每一個人,不也是一樣嗎?放下 " 給狗吃的面子 ",以過冬的心態,永遠活在春天里。參考資料: [ ] . 浙江人民出版社《任正非傳》 [ ] . 中信出版社《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 . 中信出版社《華為沒有秘密 》 [ ] . 機械工業出版社《華為奮斗密碼》排版 | 一幾 圖片 | IC photo審校 | 葉開甫 主編 | 葉正新

低通濾波器設計




(成都養生網)

附件:

中醫養生


© <養生網_主關鍵詞>成都養生網-提供健康養生常識、養生之道、食療養生、運動養生等其他知識 聯系我們

請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則后果自負,一切與程序作者無關!

成都養生網 哈灵江苏麻将作弊器 最大股票平台 幸运28北京在线预测 盛京娱乐棋牌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 下载遇乐棋牌大厅游 nba赛程虎扑 下载一个博乐填大坑 宁夏11选五当天开奖 云顶娱乐棋牌官网下 广东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