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郵箱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健康養生_主關鍵詞>

文章來源:SEO    發布時間:2020-06-01 17:42:48  【字號:      】

描述心情的句子會計初級-天津會計網-中級財務會計報表學習網站山西新聞網具有新聞采寫社會化媒體資訊和產品為一體的互聯網媒體平臺記錄社會、傳播信息每天24小時面向廣大網民和網絡媒體,快速、準確地提供文字、圖片、視頻等多樣化的資訊服務力求及時、客觀、權威、獨立地報道新聞,致力于應用前沿。

估值暴跌千億,共享經濟巨頭泡沫破滅!創始人分走億,日本前首富痛苦埋單

幾年后,當商學院教授們在寫他們的WeWork案例研究時,最大的實踐教訓之一可能是:WeWork應該從軟銀的孫正義那里少拿點錢。

據CNBC報道,月日,軟銀計劃為即將現金流枯竭的WeWork提供-億美元投資,對應WeWork的整體估值為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相比年初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估值只剩%。軟銀將控股超過%。

此外,為了讓WeWork創始人Adam Neumann(亞當·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長期以來,WeWork以共享辦公空間的商業模式為榮,將長租辦公空間改造再出租,賺取中間差價。這一商業模式并不復雜,但WeWork被加上“共享辦公鼻祖”“顛覆傳統寫字樓”等光環后,這一切就不同了。

WeWork神話

WeWork成立于年,主要為企業家、自由職業者、小型企業及大公司員工提供共享辦公的空間。年來,WeWork迅速崛起,目前業務覆蓋個國家和地區,會員共計萬名,幾乎成為“共享辦公”的代名詞。

WeWork的兩位聯合創始人諾依曼和Miguel McKelvey(米格爾·邁克爾維)曾在紐約同一棟辦公大樓工作,并在那里相識。在年,兩人聯合創辦了了綠桌公司(Green Desk)。綠桌公司提供可持續的聯合辦公空間,里面有可回收的家具和綠色辦公用品。盡管當時房地產市場不景氣,綠桌公司卻蓬勃發展。之后,兩位創始人意識到不是“可持續”這個概念吸引大家來到綠桌公司,而是共享辦公。

年,兩人賣掉了綠桌公司的股份,創辦了WeWork。在接下來的年里,WeWork新開了家辦公空間,并引起了頂級風投公司Benchmark的注意。Benchmark是Twitter和Uber的早期投資者。

憑借Benchmark的投資,到年,WeWork的辦公空間面積達到萬平方英尺,會員數量達到人。隨著更多風險資金的涌入,WeWork辦公空間的數量激增。在年,WeWork走出美國,在倫敦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國際辦公空間。

年,WeWork第個辦公空間正式開幕,也就是在這一年,諾依曼碰到了軟銀的孫正義。

孫正義與諾依曼在WeWork的總部進行了會面,并且明確表示自己只有分鐘的參觀時間。在這短短的分鐘之后,他邀請諾依曼上了自己的車,在車里孫正義用自己的iPad草擬了對WeWork的投資計劃,他要想對WeWork進行億美元的投資。孫正義告訴諾依曼,要將WeWork的規模發展到比他自己最早預想的大倍。他還要求諾依曼意識到一點,在一場戰斗中,當個瘋子比當個聰明人更有用,他認為WeWork當前還是不夠瘋狂。孫正義認為,WeWork有可能會價值“數千億美元”。

危機浮現

在手握千億美元愿景基金的軟銀支持下,WeWork走上了瘋狂的擴張之路。

年月,WeWork以We Company的名義秘密提交IPO申請。個月之后,也即是年月,諾依曼對此進行了公布。

據第一財經,今年月,軟銀直接向WeWork投資了億美元。當時,WeWork風光無限,被市場認為是一家超級獨角獸,軟銀給其的估值高達億美元。

但是隨著IPO文件的逐步公布,投資者卻對這家超級獨角獸產生了質疑。

根據WeWork招股書顯示,年到年WeWork的營收分別為.億美元、.億美元、.億美元。不過,營收上的持續增長來源于門店不斷擴張帶來的虧損。從年到年,WeWork的凈虧損額從.億美元擴大至.億美元。

進入年以后,凈虧損的狀況仍未改變。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約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凈虧損達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同比增長%。無論增長還是虧損,WeWork都是全球最激進的公司之一。

WeWork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長期看,盡管我們不認為凈虧損占我們收入的百分比會增加,但這一比例可能會在短期內增加,并將繼續絕對增長!睂O正義也曾表示WeWork將在年之內“實現可觀的盈利”。

據世紀經濟報道,這些說辭并無法緩解投資者的擔憂。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師克里斯·萊恩預計,WeWork需要在未來年內需要有億美元現金,才能夠把現金流轉正。而如果在年之前出現經濟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錢,將提升到億美元。

但是WeWork過高的溢價與其業績形成的巨大反差讓投資者擔心,除此之外,許多觀察人士和投資者將其視為一家房地產公司,而非科技公司。盡管WeWork在上市申請文件中次使用“科技”一詞,但它的基本商業模式與其最大競爭對手IWG沒有什么不同。IWG通常被認為是一家房地產公司。

泡沫破滅

今年月,WeWork股票收到兩份賣方報價,可供交易規模均為萬美元,出讓價格分別為美元/股和美元/股。若交易成立,WeWork對應的估值分別為億美元和億美元。這與其億美元的估值相去甚遠,媒體紛紛用“估值腰斬”來形容。

月日,道瓊斯報道說,WeWork考慮將其IPO估值降至億美元以下。

月日,路透社報道,WeWork的IPO估值已經跌至億到億美元之間。

WeWork估值變化

據國際金融報,英國報刊《Evening Standard》甚至將WeWork形容為華爾街急診病房中病情最重的患者。華爾街金融機構曾對市場進行調研,以了解有多少投資者愿意為WeWork的股票買單,得出的答案令人失望:有意者寥寥。

月日,WeWork正式發布聲明:將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撤回招股說明書,推遲公司IPO。這個曾經耀眼的超級獨角獸最終沒能如愿地站上敲鐘舞臺。

本月初,彭博社報道稱,月底宣布推遲IPO數日后,WeWork就向員工發出了裁員警告,聲稱預計將本月底實施大規模裁員。雖然WeWork的高管并未明確說明具體裁員人數,但是知情人士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透露,此次裁員人數在人左右,約占WeWork員工總數的%。受影響的員工包括產品經理、工程師以及數據科學家。

軟銀才是始作俑者?

WeWork泡沫的破滅,與軟銀的投資脫不了干系。

WeWork在年時的億美元估值,實際上也是軟銀設定的。在年成立了規模達千億美元的軟銀愿景基金之后,軟銀在隨后一年對WeWork投入了億美元。

當WeWork在年月和年月分別接受軟銀億美元和億美元投資時,WeWork的估值從億美元飆升至億美元。換句話說,是軟銀的投資讓WeWork的估值提升了億美元。

此前據券商CLSA與研究機構Bernstein預估,過去兩年軟銀及其千億級投資基金愿景基金通過向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多次注資,已獲得后者接近%的股權,投資規模近億美元。

隨著WeWork的問題不斷被曝出,孫正義的投資不僅沒有收到什么回報,反而面臨著“打水漂”的風險。

WeWork中止IPO,正是其背后以軟銀為代表的投資方的決定。自從踏上IPO之路,WeWork的估值一降再降,從最高的億美元直線下調至億到億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這個估值,一旦上市無疑會令絕大數投資方虧得血本無歸。

當然,面對這樣的情況,軟銀更焦慮。據報道,當地時間月日,軟銀集團已獲得WeWork董事會的批準,將接管這家陷入困境的創業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方案,軟銀計劃向WeWork共投資億至億美元(約合人民幣億元)用于新融資和現有股票。此次交易對WeWork的預融資估值為億至億美元,比起今年月的億美元,只剩了個零頭。

軟銀新一輪投資額將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軟銀計劃以億美元的價格從現有的股東手上收購WeWork的股份。第二部分,軟銀計劃以認股權證的形式,加速向WeWork注資億美元。第三部分,軟銀聯合瑞穗集團為WeWork提供約億美元銀團貸款。軟銀希望大量的現金注入后,WeWork可以實現正向自由現金流,并實現盈利。

此外,為了讓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一旦融資順利完成,軟銀對WeWork的控制權將超過%。軟銀首席運營官Marcelo Claure將接替諾依曼擔任董事長。

這意味著,軟銀將在WeWork身上燒更多錢。

現在,WeWork的“上市”風波終于可以告一段落。WeWork未來的發展以及市場估值就要依靠軟銀來指引。畢竟,軟銀已經在WeWork身上耗費了多億美元,遠遠高于WeWork眼下的估值。

眾所周知,軟銀曾經投資阿里巴巴萬美元,獲得了超過億美元的回報。迄今為止,軟銀也是阿里巴巴集團的第一大股東,孫正義也被稱為“馬云背后的男人”。此外軟銀也是Uber、滴滴、Grab、ARM、OYO、餓了么等企業的投資者,這些企業組成了當今互聯網世界的金字塔。為此,孫正義稱自己為“獨角獸獵人”,他自己也曾以億美元財富超過比爾·蓋茨,做了天世界首富。

如今WeWork可能成為孫正義最失敗的一筆生意。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s)在給投資者的報告中指出:“WeWork IPO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即‘哪怕公司不盈利也可以獲得巨大市場估值’的時代宣告終結!

估值暴跌千億,共享經濟巨頭泡沫破滅!創始人分走億,日本前首富痛苦埋單

幾年后,當商學院教授們在寫他們的WeWork案例研究時,最大的實踐教訓之一可能是:WeWork應該從軟銀的孫正義那里少拿點錢。

據CNBC報道,月日,軟銀計劃為即將現金流枯竭的WeWork提供-億美元投資,對應WeWork的整體估值為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相比年初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估值只剩%。軟銀將控股超過%。

此外,為了讓WeWork創始人Adam Neumann(亞當·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長期以來,WeWork以共享辦公空間的商業模式為榮,將長租辦公空間改造再出租,賺取中間差價。這一商業模式并不復雜,但WeWork被加上“共享辦公鼻祖”“顛覆傳統寫字樓”等光環后,這一切就不同了。

WeWork神話

WeWork成立于年,主要為企業家、自由職業者、小型企業及大公司員工提供共享辦公的空間。年來,WeWork迅速崛起,目前業務覆蓋個國家和地區,會員共計萬名,幾乎成為“共享辦公”的代名詞。

WeWork的兩位聯合創始人諾依曼和Miguel McKelvey(米格爾·邁克爾維)曾在紐約同一棟辦公大樓工作,并在那里相識。在年,兩人聯合創辦了了綠桌公司(Green Desk)。綠桌公司提供可持續的聯合辦公空間,里面有可回收的家具和綠色辦公用品。盡管當時房地產市場不景氣,綠桌公司卻蓬勃發展。之后,兩位創始人意識到不是“可持續”這個概念吸引大家來到綠桌公司,而是共享辦公。

年,兩人賣掉了綠桌公司的股份,創辦了WeWork。在接下來的年里,WeWork新開了家辦公空間,并引起了頂級風投公司Benchmark的注意。Benchmark是Twitter和Uber的早期投資者。

憑借Benchmark的投資,到年,WeWork的辦公空間面積達到萬平方英尺,會員數量達到人。隨著更多風險資金的涌入,WeWork辦公空間的數量激增。在年,WeWork走出美國,在倫敦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國際辦公空間。

年,WeWork第個辦公空間正式開幕,也就是在這一年,諾依曼碰到了軟銀的孫正義。

孫正義與諾依曼在WeWork的總部進行了會面,并且明確表示自己只有分鐘的參觀時間。在這短短的分鐘之后,他邀請諾依曼上了自己的車,在車里孫正義用自己的iPad草擬了對WeWork的投資計劃,他要想對WeWork進行億美元的投資。孫正義告訴諾依曼,要將WeWork的規模發展到比他自己最早預想的大倍。他還要求諾依曼意識到一點,在一場戰斗中,當個瘋子比當個聰明人更有用,他認為WeWork當前還是不夠瘋狂。孫正義認為,WeWork有可能會價值“數千億美元”。

危機浮現

在手握千億美元愿景基金的軟銀支持下,WeWork走上了瘋狂的擴張之路。

年月,WeWork以We Company的名義秘密提交IPO申請。個月之后,也即是年月,諾依曼對此進行了公布。

據第一財經,今年月,軟銀直接向WeWork投資了億美元。當時,WeWork風光無限,被市場認為是一家超級獨角獸,軟銀給其的估值高達億美元。

但是隨著IPO文件的逐步公布,投資者卻對這家超級獨角獸產生了質疑。

根據WeWork招股書顯示,年到年WeWork的營收分別為.億美元、.億美元、.億美元。不過,營收上的持續增長來源于門店不斷擴張帶來的虧損。從年到年,WeWork的凈虧損額從.億美元擴大至.億美元。

進入年以后,凈虧損的狀況仍未改變。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約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凈虧損達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同比增長%。無論增長還是虧損,WeWork都是全球最激進的公司之一。

WeWork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長期看,盡管我們不認為凈虧損占我們收入的百分比會增加,但這一比例可能會在短期內增加,并將繼續絕對增長!睂O正義也曾表示WeWork將在年之內“實現可觀的盈利”。

據世紀經濟報道,這些說辭并無法緩解投資者的擔憂。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師克里斯·萊恩預計,WeWork需要在未來年內需要有億美元現金,才能夠把現金流轉正。而如果在年之前出現經濟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錢,將提升到億美元。

但是WeWork過高的溢價與其業績形成的巨大反差讓投資者擔心,除此之外,許多觀察人士和投資者將其視為一家房地產公司,而非科技公司。盡管WeWork在上市申請文件中次使用“科技”一詞,但它的基本商業模式與其最大競爭對手IWG沒有什么不同。IWG通常被認為是一家房地產公司。

泡沫破滅

今年月,WeWork股票收到兩份賣方報價,可供交易規模均為萬美元,出讓價格分別為美元/股和美元/股。若交易成立,WeWork對應的估值分別為億美元和億美元。這與其億美元的估值相去甚遠,媒體紛紛用“估值腰斬”來形容。

月日,道瓊斯報道說,WeWork考慮將其IPO估值降至億美元以下。

月日,路透社報道,WeWork的IPO估值已經跌至億到億美元之間。

WeWork估值變化

據國際金融報,英國報刊《Evening Standard》甚至將WeWork形容為華爾街急診病房中病情最重的患者。華爾街金融機構曾對市場進行調研,以了解有多少投資者愿意為WeWork的股票買單,得出的答案令人失望:有意者寥寥。

月日,WeWork正式發布聲明:將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撤回招股說明書,推遲公司IPO。這個曾經耀眼的超級獨角獸最終沒能如愿地站上敲鐘舞臺。

本月初,彭博社報道稱,月底宣布推遲IPO數日后,WeWork就向員工發出了裁員警告,聲稱預計將本月底實施大規模裁員。雖然WeWork的高管并未明確說明具體裁員人數,但是知情人士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透露,此次裁員人數在人左右,約占WeWork員工總數的%。受影響的員工包括產品經理、工程師以及數據科學家。

軟銀才是始作俑者?

WeWork泡沫的破滅,與軟銀的投資脫不了干系。

WeWork在年時的億美元估值,實際上也是軟銀設定的。在年成立了規模達千億美元的軟銀愿景基金之后,軟銀在隨后一年對WeWork投入了億美元。

當WeWork在年月和年月分別接受軟銀億美元和億美元投資時,WeWork的估值從億美元飆升至億美元。換句話說,是軟銀的投資讓WeWork的估值提升了億美元。

此前據券商CLSA與研究機構Bernstein預估,過去兩年軟銀及其千億級投資基金愿景基金通過向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多次注資,已獲得后者接近%的股權,投資規模近億美元。

隨著WeWork的問題不斷被曝出,孫正義的投資不僅沒有收到什么回報,反而面臨著“打水漂”的風險。

WeWork中止IPO,正是其背后以軟銀為代表的投資方的決定。自從踏上IPO之路,WeWork的估值一降再降,從最高的億美元直線下調至億到億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這個估值,一旦上市無疑會令絕大數投資方虧得血本無歸。

當然,面對這樣的情況,軟銀更焦慮。據報道,當地時間月日,軟銀集團已獲得WeWork董事會的批準,將接管這家陷入困境的創業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方案,軟銀計劃向WeWork共投資億至億美元(約合人民幣億元)用于新融資和現有股票。此次交易對WeWork的預融資估值為億至億美元,比起今年月的億美元,只剩了個零頭。

軟銀新一輪投資額將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軟銀計劃以億美元的價格從現有的股東手上收購WeWork的股份。第二部分,軟銀計劃以認股權證的形式,加速向WeWork注資億美元。第三部分,軟銀聯合瑞穗集團為WeWork提供約億美元銀團貸款。軟銀希望大量的現金注入后,WeWork可以實現正向自由現金流,并實現盈利。

此外,為了讓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一旦融資順利完成,軟銀對WeWork的控制權將超過%。軟銀首席運營官Marcelo Claure將接替諾依曼擔任董事長。

這意味著,軟銀將在WeWork身上燒更多錢。

現在,WeWork的“上市”風波終于可以告一段落。WeWork未來的發展以及市場估值就要依靠軟銀來指引。畢竟,軟銀已經在WeWork身上耗費了多億美元,遠遠高于WeWork眼下的估值。

眾所周知,軟銀曾經投資阿里巴巴萬美元,獲得了超過億美元的回報。迄今為止,軟銀也是阿里巴巴集團的第一大股東,孫正義也被稱為“馬云背后的男人”。此外軟銀也是Uber、滴滴、Grab、ARM、OYO、餓了么等企業的投資者,這些企業組成了當今互聯網世界的金字塔。為此,孫正義稱自己為“獨角獸獵人”,他自己也曾以億美元財富超過比爾·蓋茨,做了天世界首富。

如今WeWork可能成為孫正義最失敗的一筆生意。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s)在給投資者的報告中指出:“WeWork IPO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即‘哪怕公司不盈利也可以獲得巨大市場估值’的時代宣告終結!

估值暴跌千億,共享經濟巨頭泡沫破滅!創始人分走億,日本前首富痛苦埋單

幾年后,當商學院教授們在寫他們的WeWork案例研究時,最大的實踐教訓之一可能是:WeWork應該從軟銀的孫正義那里少拿點錢。

據CNBC報道,月日,軟銀計劃為即將現金流枯竭的WeWork提供-億美元投資,對應WeWork的整體估值為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相比年初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估值只剩%。軟銀將控股超過%。

此外,為了讓WeWork創始人Adam Neumann(亞當·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長期以來,WeWork以共享辦公空間的商業模式為榮,將長租辦公空間改造再出租,賺取中間差價。這一商業模式并不復雜,但WeWork被加上“共享辦公鼻祖”“顛覆傳統寫字樓”等光環后,這一切就不同了。

WeWork神話

WeWork成立于年,主要為企業家、自由職業者、小型企業及大公司員工提供共享辦公的空間。年來,WeWork迅速崛起,目前業務覆蓋個國家和地區,會員共計萬名,幾乎成為“共享辦公”的代名詞。

WeWork的兩位聯合創始人諾依曼和Miguel McKelvey(米格爾·邁克爾維)曾在紐約同一棟辦公大樓工作,并在那里相識。在年,兩人聯合創辦了了綠桌公司(Green Desk)。綠桌公司提供可持續的聯合辦公空間,里面有可回收的家具和綠色辦公用品。盡管當時房地產市場不景氣,綠桌公司卻蓬勃發展。之后,兩位創始人意識到不是“可持續”這個概念吸引大家來到綠桌公司,而是共享辦公。

年,兩人賣掉了綠桌公司的股份,創辦了WeWork。在接下來的年里,WeWork新開了家辦公空間,并引起了頂級風投公司Benchmark的注意。Benchmark是Twitter和Uber的早期投資者。

憑借Benchmark的投資,到年,WeWork的辦公空間面積達到萬平方英尺,會員數量達到人。隨著更多風險資金的涌入,WeWork辦公空間的數量激增。在年,WeWork走出美國,在倫敦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國際辦公空間。

年,WeWork第個辦公空間正式開幕,也就是在這一年,諾依曼碰到了軟銀的孫正義。

孫正義與諾依曼在WeWork的總部進行了會面,并且明確表示自己只有分鐘的參觀時間。在這短短的分鐘之后,他邀請諾依曼上了自己的車,在車里孫正義用自己的iPad草擬了對WeWork的投資計劃,他要想對WeWork進行億美元的投資。孫正義告訴諾依曼,要將WeWork的規模發展到比他自己最早預想的大倍。他還要求諾依曼意識到一點,在一場戰斗中,當個瘋子比當個聰明人更有用,他認為WeWork當前還是不夠瘋狂。孫正義認為,WeWork有可能會價值“數千億美元”。

危機浮現

在手握千億美元愿景基金的軟銀支持下,WeWork走上了瘋狂的擴張之路。

年月,WeWork以We Company的名義秘密提交IPO申請。個月之后,也即是年月,諾依曼對此進行了公布。

據第一財經,今年月,軟銀直接向WeWork投資了億美元。當時,WeWork風光無限,被市場認為是一家超級獨角獸,軟銀給其的估值高達億美元。

但是隨著IPO文件的逐步公布,投資者卻對這家超級獨角獸產生了質疑。

根據WeWork招股書顯示,年到年WeWork的營收分別為.億美元、.億美元、.億美元。不過,營收上的持續增長來源于門店不斷擴張帶來的虧損。從年到年,WeWork的凈虧損額從.億美元擴大至.億美元。

進入年以后,凈虧損的狀況仍未改變。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約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凈虧損達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同比增長%。無論增長還是虧損,WeWork都是全球最激進的公司之一。

WeWork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長期看,盡管我們不認為凈虧損占我們收入的百分比會增加,但這一比例可能會在短期內增加,并將繼續絕對增長!睂O正義也曾表示WeWork將在年之內“實現可觀的盈利”。

據世紀經濟報道,這些說辭并無法緩解投資者的擔憂。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師克里斯·萊恩預計,WeWork需要在未來年內需要有億美元現金,才能夠把現金流轉正。而如果在年之前出現經濟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錢,將提升到億美元。

但是WeWork過高的溢價與其業績形成的巨大反差讓投資者擔心,除此之外,許多觀察人士和投資者將其視為一家房地產公司,而非科技公司。盡管WeWork在上市申請文件中次使用“科技”一詞,但它的基本商業模式與其最大競爭對手IWG沒有什么不同。IWG通常被認為是一家房地產公司。

泡沫破滅

今年月,WeWork股票收到兩份賣方報價,可供交易規模均為萬美元,出讓價格分別為美元/股和美元/股。若交易成立,WeWork對應的估值分別為億美元和億美元。這與其億美元的估值相去甚遠,媒體紛紛用“估值腰斬”來形容。

月日,道瓊斯報道說,WeWork考慮將其IPO估值降至億美元以下。

月日,路透社報道,WeWork的IPO估值已經跌至億到億美元之間。

WeWork估值變化

據國際金融報,英國報刊《Evening Standard》甚至將WeWork形容為華爾街急診病房中病情最重的患者。華爾街金融機構曾對市場進行調研,以了解有多少投資者愿意為WeWork的股票買單,得出的答案令人失望:有意者寥寥。

月日,WeWork正式發布聲明:將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撤回招股說明書,推遲公司IPO。這個曾經耀眼的超級獨角獸最終沒能如愿地站上敲鐘舞臺。

本月初,彭博社報道稱,月底宣布推遲IPO數日后,WeWork就向員工發出了裁員警告,聲稱預計將本月底實施大規模裁員。雖然WeWork的高管并未明確說明具體裁員人數,但是知情人士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透露,此次裁員人數在人左右,約占WeWork員工總數的%。受影響的員工包括產品經理、工程師以及數據科學家。

軟銀才是始作俑者?

WeWork泡沫的破滅,與軟銀的投資脫不了干系。

WeWork在年時的億美元估值,實際上也是軟銀設定的。在年成立了規模達千億美元的軟銀愿景基金之后,軟銀在隨后一年對WeWork投入了億美元。

當WeWork在年月和年月分別接受軟銀億美元和億美元投資時,WeWork的估值從億美元飆升至億美元。換句話說,是軟銀的投資讓WeWork的估值提升了億美元。

此前據券商CLSA與研究機構Bernstein預估,過去兩年軟銀及其千億級投資基金愿景基金通過向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多次注資,已獲得后者接近%的股權,投資規模近億美元。

隨著WeWork的問題不斷被曝出,孫正義的投資不僅沒有收到什么回報,反而面臨著“打水漂”的風險。

WeWork中止IPO,正是其背后以軟銀為代表的投資方的決定。自從踏上IPO之路,WeWork的估值一降再降,從最高的億美元直線下調至億到億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這個估值,一旦上市無疑會令絕大數投資方虧得血本無歸。

當然,面對這樣的情況,軟銀更焦慮。據報道,當地時間月日,軟銀集團已獲得WeWork董事會的批準,將接管這家陷入困境的創業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方案,軟銀計劃向WeWork共投資億至億美元(約合人民幣億元)用于新融資和現有股票。此次交易對WeWork的預融資估值為億至億美元,比起今年月的億美元,只剩了個零頭。

軟銀新一輪投資額將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軟銀計劃以億美元的價格從現有的股東手上收購WeWork的股份。第二部分,軟銀計劃以認股權證的形式,加速向WeWork注資億美元。第三部分,軟銀聯合瑞穗集團為WeWork提供約億美元銀團貸款。軟銀希望大量的現金注入后,WeWork可以實現正向自由現金流,并實現盈利。

此外,為了讓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一旦融資順利完成,軟銀對WeWork的控制權將超過%。軟銀首席運營官Marcelo Claure將接替諾依曼擔任董事長。

這意味著,軟銀將在WeWork身上燒更多錢。

現在,WeWork的“上市”風波終于可以告一段落。WeWork未來的發展以及市場估值就要依靠軟銀來指引。畢竟,軟銀已經在WeWork身上耗費了多億美元,遠遠高于WeWork眼下的估值。

眾所周知,軟銀曾經投資阿里巴巴萬美元,獲得了超過億美元的回報。迄今為止,軟銀也是阿里巴巴集團的第一大股東,孫正義也被稱為“馬云背后的男人”。此外軟銀也是Uber、滴滴、Grab、ARM、OYO、餓了么等企業的投資者,這些企業組成了當今互聯網世界的金字塔。為此,孫正義稱自己為“獨角獸獵人”,他自己也曾以億美元財富超過比爾·蓋茨,做了天世界首富。

如今WeWork可能成為孫正義最失敗的一筆生意。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s)在給投資者的報告中指出:“WeWork IPO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即‘哪怕公司不盈利也可以獲得巨大市場估值’的時代宣告終結!

估值暴跌千億,共享經濟巨頭泡沫破滅!創始人分走億,日本前首富痛苦埋單

幾年后,當商學院教授們在寫他們的WeWork案例研究時,最大的實踐教訓之一可能是:WeWork應該從軟銀的孫正義那里少拿點錢。

據CNBC報道,月日,軟銀計劃為即將現金流枯竭的WeWork提供-億美元投資,對應WeWork的整體估值為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相比年初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估值只剩%。軟銀將控股超過%。

此外,為了讓WeWork創始人Adam Neumann(亞當·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長期以來,WeWork以共享辦公空間的商業模式為榮,將長租辦公空間改造再出租,賺取中間差價。這一商業模式并不復雜,但WeWork被加上“共享辦公鼻祖”“顛覆傳統寫字樓”等光環后,這一切就不同了。

WeWork神話

WeWork成立于年,主要為企業家、自由職業者、小型企業及大公司員工提供共享辦公的空間。年來,WeWork迅速崛起,目前業務覆蓋個國家和地區,會員共計萬名,幾乎成為“共享辦公”的代名詞。

WeWork的兩位聯合創始人諾依曼和Miguel McKelvey(米格爾·邁克爾維)曾在紐約同一棟辦公大樓工作,并在那里相識。在年,兩人聯合創辦了了綠桌公司(Green Desk)。綠桌公司提供可持續的聯合辦公空間,里面有可回收的家具和綠色辦公用品。盡管當時房地產市場不景氣,綠桌公司卻蓬勃發展。之后,兩位創始人意識到不是“可持續”這個概念吸引大家來到綠桌公司,而是共享辦公。

年,兩人賣掉了綠桌公司的股份,創辦了WeWork。在接下來的年里,WeWork新開了家辦公空間,并引起了頂級風投公司Benchmark的注意。Benchmark是Twitter和Uber的早期投資者。

憑借Benchmark的投資,到年,WeWork的辦公空間面積達到萬平方英尺,會員數量達到人。隨著更多風險資金的涌入,WeWork辦公空間的數量激增。在年,WeWork走出美國,在倫敦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國際辦公空間。

年,WeWork第個辦公空間正式開幕,也就是在這一年,諾依曼碰到了軟銀的孫正義。

孫正義與諾依曼在WeWork的總部進行了會面,并且明確表示自己只有分鐘的參觀時間。在這短短的分鐘之后,他邀請諾依曼上了自己的車,在車里孫正義用自己的iPad草擬了對WeWork的投資計劃,他要想對WeWork進行億美元的投資。孫正義告訴諾依曼,要將WeWork的規模發展到比他自己最早預想的大倍。他還要求諾依曼意識到一點,在一場戰斗中,當個瘋子比當個聰明人更有用,他認為WeWork當前還是不夠瘋狂。孫正義認為,WeWork有可能會價值“數千億美元”。

危機浮現

在手握千億美元愿景基金的軟銀支持下,WeWork走上了瘋狂的擴張之路。

年月,WeWork以We Company的名義秘密提交IPO申請。個月之后,也即是年月,諾依曼對此進行了公布。

據第一財經,今年月,軟銀直接向WeWork投資了億美元。當時,WeWork風光無限,被市場認為是一家超級獨角獸,軟銀給其的估值高達億美元。

但是隨著IPO文件的逐步公布,投資者卻對這家超級獨角獸產生了質疑。

根據WeWork招股書顯示,年到年WeWork的營收分別為.億美元、.億美元、.億美元。不過,營收上的持續增長來源于門店不斷擴張帶來的虧損。從年到年,WeWork的凈虧損額從.億美元擴大至.億美元。

進入年以后,凈虧損的狀況仍未改變。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約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凈虧損達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同比增長%。無論增長還是虧損,WeWork都是全球最激進的公司之一。

WeWork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長期看,盡管我們不認為凈虧損占我們收入的百分比會增加,但這一比例可能會在短期內增加,并將繼續絕對增長!睂O正義也曾表示WeWork將在年之內“實現可觀的盈利”。

據世紀經濟報道,這些說辭并無法緩解投資者的擔憂。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師克里斯·萊恩預計,WeWork需要在未來年內需要有億美元現金,才能夠把現金流轉正。而如果在年之前出現經濟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錢,將提升到億美元。

但是WeWork過高的溢價與其業績形成的巨大反差讓投資者擔心,除此之外,許多觀察人士和投資者將其視為一家房地產公司,而非科技公司。盡管WeWork在上市申請文件中次使用“科技”一詞,但它的基本商業模式與其最大競爭對手IWG沒有什么不同。IWG通常被認為是一家房地產公司。

泡沫破滅

今年月,WeWork股票收到兩份賣方報價,可供交易規模均為萬美元,出讓價格分別為美元/股和美元/股。若交易成立,WeWork對應的估值分別為億美元和億美元。這與其億美元的估值相去甚遠,媒體紛紛用“估值腰斬”來形容。

月日,道瓊斯報道說,WeWork考慮將其IPO估值降至億美元以下。

月日,路透社報道,WeWork的IPO估值已經跌至億到億美元之間。

WeWork估值變化

據國際金融報,英國報刊《Evening Standard》甚至將WeWork形容為華爾街急診病房中病情最重的患者。華爾街金融機構曾對市場進行調研,以了解有多少投資者愿意為WeWork的股票買單,得出的答案令人失望:有意者寥寥。

月日,WeWork正式發布聲明:將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撤回招股說明書,推遲公司IPO。這個曾經耀眼的超級獨角獸最終沒能如愿地站上敲鐘舞臺。

本月初,彭博社報道稱,月底宣布推遲IPO數日后,WeWork就向員工發出了裁員警告,聲稱預計將本月底實施大規模裁員。雖然WeWork的高管并未明確說明具體裁員人數,但是知情人士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透露,此次裁員人數在人左右,約占WeWork員工總數的%。受影響的員工包括產品經理、工程師以及數據科學家。

軟銀才是始作俑者?

WeWork泡沫的破滅,與軟銀的投資脫不了干系。

WeWork在年時的億美元估值,實際上也是軟銀設定的。在年成立了規模達千億美元的軟銀愿景基金之后,軟銀在隨后一年對WeWork投入了億美元。

當WeWork在年月和年月分別接受軟銀億美元和億美元投資時,WeWork的估值從億美元飆升至億美元。換句話說,是軟銀的投資讓WeWork的估值提升了億美元。

此前據券商CLSA與研究機構Bernstein預估,過去兩年軟銀及其千億級投資基金愿景基金通過向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多次注資,已獲得后者接近%的股權,投資規模近億美元。

隨著WeWork的問題不斷被曝出,孫正義的投資不僅沒有收到什么回報,反而面臨著“打水漂”的風險。

WeWork中止IPO,正是其背后以軟銀為代表的投資方的決定。自從踏上IPO之路,WeWork的估值一降再降,從最高的億美元直線下調至億到億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這個估值,一旦上市無疑會令絕大數投資方虧得血本無歸。

當然,面對這樣的情況,軟銀更焦慮。據報道,當地時間月日,軟銀集團已獲得WeWork董事會的批準,將接管這家陷入困境的創業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方案,軟銀計劃向WeWork共投資億至億美元(約合人民幣億元)用于新融資和現有股票。此次交易對WeWork的預融資估值為億至億美元,比起今年月的億美元,只剩了個零頭。

軟銀新一輪投資額將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軟銀計劃以億美元的價格從現有的股東手上收購WeWork的股份。第二部分,軟銀計劃以認股權證的形式,加速向WeWork注資億美元。第三部分,軟銀聯合瑞穗集團為WeWork提供約億美元銀團貸款。軟銀希望大量的現金注入后,WeWork可以實現正向自由現金流,并實現盈利。

此外,為了讓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一旦融資順利完成,軟銀對WeWork的控制權將超過%。軟銀首席運營官Marcelo Claure將接替諾依曼擔任董事長。

這意味著,軟銀將在WeWork身上燒更多錢。

現在,WeWork的“上市”風波終于可以告一段落。WeWork未來的發展以及市場估值就要依靠軟銀來指引。畢竟,軟銀已經在WeWork身上耗費了多億美元,遠遠高于WeWork眼下的估值。

眾所周知,軟銀曾經投資阿里巴巴萬美元,獲得了超過億美元的回報。迄今為止,軟銀也是阿里巴巴集團的第一大股東,孫正義也被稱為“馬云背后的男人”。此外軟銀也是Uber、滴滴、Grab、ARM、OYO、餓了么等企業的投資者,這些企業組成了當今互聯網世界的金字塔。為此,孫正義稱自己為“獨角獸獵人”,他自己也曾以億美元財富超過比爾·蓋茨,做了天世界首富。

如今WeWork可能成為孫正義最失敗的一筆生意。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s)在給投資者的報告中指出:“WeWork IPO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即‘哪怕公司不盈利也可以獲得巨大市場估值’的時代宣告終結!

估值暴跌千億,共享經濟巨頭泡沫破滅!創始人分走億,日本前首富痛苦埋單

幾年后,當商學院教授們在寫他們的WeWork案例研究時,最大的實踐教訓之一可能是:WeWork應該從軟銀的孫正義那里少拿點錢。

據CNBC報道,月日,軟銀計劃為即將現金流枯竭的WeWork提供-億美元投資,對應WeWork的整體估值為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相比年初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估值只剩%。軟銀將控股超過%。

此外,為了讓WeWork創始人Adam Neumann(亞當·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長期以來,WeWork以共享辦公空間的商業模式為榮,將長租辦公空間改造再出租,賺取中間差價。這一商業模式并不復雜,但WeWork被加上“共享辦公鼻祖”“顛覆傳統寫字樓”等光環后,這一切就不同了。

WeWork神話

WeWork成立于年,主要為企業家、自由職業者、小型企業及大公司員工提供共享辦公的空間。年來,WeWork迅速崛起,目前業務覆蓋個國家和地區,會員共計萬名,幾乎成為“共享辦公”的代名詞。

WeWork的兩位聯合創始人諾依曼和Miguel McKelvey(米格爾·邁克爾維)曾在紐約同一棟辦公大樓工作,并在那里相識。在年,兩人聯合創辦了了綠桌公司(Green Desk)。綠桌公司提供可持續的聯合辦公空間,里面有可回收的家具和綠色辦公用品。盡管當時房地產市場不景氣,綠桌公司卻蓬勃發展。之后,兩位創始人意識到不是“可持續”這個概念吸引大家來到綠桌公司,而是共享辦公。

年,兩人賣掉了綠桌公司的股份,創辦了WeWork。在接下來的年里,WeWork新開了家辦公空間,并引起了頂級風投公司Benchmark的注意。Benchmark是Twitter和Uber的早期投資者。

憑借Benchmark的投資,到年,WeWork的辦公空間面積達到萬平方英尺,會員數量達到人。隨著更多風險資金的涌入,WeWork辦公空間的數量激增。在年,WeWork走出美國,在倫敦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國際辦公空間。

年,WeWork第個辦公空間正式開幕,也就是在這一年,諾依曼碰到了軟銀的孫正義。

孫正義與諾依曼在WeWork的總部進行了會面,并且明確表示自己只有分鐘的參觀時間。在這短短的分鐘之后,他邀請諾依曼上了自己的車,在車里孫正義用自己的iPad草擬了對WeWork的投資計劃,他要想對WeWork進行億美元的投資。孫正義告訴諾依曼,要將WeWork的規模發展到比他自己最早預想的大倍。他還要求諾依曼意識到一點,在一場戰斗中,當個瘋子比當個聰明人更有用,他認為WeWork當前還是不夠瘋狂。孫正義認為,WeWork有可能會價值“數千億美元”。

危機浮現

在手握千億美元愿景基金的軟銀支持下,WeWork走上了瘋狂的擴張之路。

年月,WeWork以We Company的名義秘密提交IPO申請。個月之后,也即是年月,諾依曼對此進行了公布。

據第一財經,今年月,軟銀直接向WeWork投資了億美元。當時,WeWork風光無限,被市場認為是一家超級獨角獸,軟銀給其的估值高達億美元。

但是隨著IPO文件的逐步公布,投資者卻對這家超級獨角獸產生了質疑。

根據WeWork招股書顯示,年到年WeWork的營收分別為.億美元、.億美元、.億美元。不過,營收上的持續增長來源于門店不斷擴張帶來的虧損。從年到年,WeWork的凈虧損額從.億美元擴大至.億美元。

進入年以后,凈虧損的狀況仍未改變。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約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凈虧損達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同比增長%。無論增長還是虧損,WeWork都是全球最激進的公司之一。

WeWork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長期看,盡管我們不認為凈虧損占我們收入的百分比會增加,但這一比例可能會在短期內增加,并將繼續絕對增長!睂O正義也曾表示WeWork將在年之內“實現可觀的盈利”。

據世紀經濟報道,這些說辭并無法緩解投資者的擔憂。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師克里斯·萊恩預計,WeWork需要在未來年內需要有億美元現金,才能夠把現金流轉正。而如果在年之前出現經濟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錢,將提升到億美元。

但是WeWork過高的溢價與其業績形成的巨大反差讓投資者擔心,除此之外,許多觀察人士和投資者將其視為一家房地產公司,而非科技公司。盡管WeWork在上市申請文件中次使用“科技”一詞,但它的基本商業模式與其最大競爭對手IWG沒有什么不同。IWG通常被認為是一家房地產公司。

泡沫破滅

今年月,WeWork股票收到兩份賣方報價,可供交易規模均為萬美元,出讓價格分別為美元/股和美元/股。若交易成立,WeWork對應的估值分別為億美元和億美元。這與其億美元的估值相去甚遠,媒體紛紛用“估值腰斬”來形容。

月日,道瓊斯報道說,WeWork考慮將其IPO估值降至億美元以下。

月日,路透社報道,WeWork的IPO估值已經跌至億到億美元之間。

WeWork估值變化

據國際金融報,英國報刊《Evening Standard》甚至將WeWork形容為華爾街急診病房中病情最重的患者。華爾街金融機構曾對市場進行調研,以了解有多少投資者愿意為WeWork的股票買單,得出的答案令人失望:有意者寥寥。

月日,WeWork正式發布聲明:將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撤回招股說明書,推遲公司IPO。這個曾經耀眼的超級獨角獸最終沒能如愿地站上敲鐘舞臺。

本月初,彭博社報道稱,月底宣布推遲IPO數日后,WeWork就向員工發出了裁員警告,聲稱預計將本月底實施大規模裁員。雖然WeWork的高管并未明確說明具體裁員人數,但是知情人士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透露,此次裁員人數在人左右,約占WeWork員工總數的%。受影響的員工包括產品經理、工程師以及數據科學家。

軟銀才是始作俑者?

WeWork泡沫的破滅,與軟銀的投資脫不了干系。

WeWork在年時的億美元估值,實際上也是軟銀設定的。在年成立了規模達千億美元的軟銀愿景基金之后,軟銀在隨后一年對WeWork投入了億美元。

當WeWork在年月和年月分別接受軟銀億美元和億美元投資時,WeWork的估值從億美元飆升至億美元。換句話說,是軟銀的投資讓WeWork的估值提升了億美元。

此前據券商CLSA與研究機構Bernstein預估,過去兩年軟銀及其千億級投資基金愿景基金通過向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多次注資,已獲得后者接近%的股權,投資規模近億美元。

隨著WeWork的問題不斷被曝出,孫正義的投資不僅沒有收到什么回報,反而面臨著“打水漂”的風險。

WeWork中止IPO,正是其背后以軟銀為代表的投資方的決定。自從踏上IPO之路,WeWork的估值一降再降,從最高的億美元直線下調至億到億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這個估值,一旦上市無疑會令絕大數投資方虧得血本無歸。

當然,面對這樣的情況,軟銀更焦慮。據報道,當地時間月日,軟銀集團已獲得WeWork董事會的批準,將接管這家陷入困境的創業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方案,軟銀計劃向WeWork共投資億至億美元(約合人民幣億元)用于新融資和現有股票。此次交易對WeWork的預融資估值為億至億美元,比起今年月的億美元,只剩了個零頭。

軟銀新一輪投資額將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軟銀計劃以億美元的價格從現有的股東手上收購WeWork的股份。第二部分,軟銀計劃以認股權證的形式,加速向WeWork注資億美元。第三部分,軟銀聯合瑞穗集團為WeWork提供約億美元銀團貸款。軟銀希望大量的現金注入后,WeWork可以實現正向自由現金流,并實現盈利。

此外,為了讓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一旦融資順利完成,軟銀對WeWork的控制權將超過%。軟銀首席運營官Marcelo Claure將接替諾依曼擔任董事長。

這意味著,軟銀將在WeWork身上燒更多錢。

現在,WeWork的“上市”風波終于可以告一段落。WeWork未來的發展以及市場估值就要依靠軟銀來指引。畢竟,軟銀已經在WeWork身上耗費了多億美元,遠遠高于WeWork眼下的估值。

眾所周知,軟銀曾經投資阿里巴巴萬美元,獲得了超過億美元的回報。迄今為止,軟銀也是阿里巴巴集團的第一大股東,孫正義也被稱為“馬云背后的男人”。此外軟銀也是Uber、滴滴、Grab、ARM、OYO、餓了么等企業的投資者,這些企業組成了當今互聯網世界的金字塔。為此,孫正義稱自己為“獨角獸獵人”,他自己也曾以億美元財富超過比爾·蓋茨,做了天世界首富。

如今WeWork可能成為孫正義最失敗的一筆生意。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s)在給投資者的報告中指出:“WeWork IPO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即‘哪怕公司不盈利也可以獲得巨大市場估值’的時代宣告終結!

估值暴跌千億,共享經濟巨頭泡沫破滅!創始人分走億,日本前首富痛苦埋單

幾年后,當商學院教授們在寫他們的WeWork案例研究時,最大的實踐教訓之一可能是:WeWork應該從軟銀的孫正義那里少拿點錢。

據CNBC報道,月日,軟銀計劃為即將現金流枯竭的WeWork提供-億美元投資,對應WeWork的整體估值為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相比年初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估值只剩%。軟銀將控股超過%。

此外,為了讓WeWork創始人Adam Neumann(亞當·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長期以來,WeWork以共享辦公空間的商業模式為榮,將長租辦公空間改造再出租,賺取中間差價。這一商業模式并不復雜,但WeWork被加上“共享辦公鼻祖”“顛覆傳統寫字樓”等光環后,這一切就不同了。

WeWork神話

WeWork成立于年,主要為企業家、自由職業者、小型企業及大公司員工提供共享辦公的空間。年來,WeWork迅速崛起,目前業務覆蓋個國家和地區,會員共計萬名,幾乎成為“共享辦公”的代名詞。

WeWork的兩位聯合創始人諾依曼和Miguel McKelvey(米格爾·邁克爾維)曾在紐約同一棟辦公大樓工作,并在那里相識。在年,兩人聯合創辦了了綠桌公司(Green Desk)。綠桌公司提供可持續的聯合辦公空間,里面有可回收的家具和綠色辦公用品。盡管當時房地產市場不景氣,綠桌公司卻蓬勃發展。之后,兩位創始人意識到不是“可持續”這個概念吸引大家來到綠桌公司,而是共享辦公。

年,兩人賣掉了綠桌公司的股份,創辦了WeWork。在接下來的年里,WeWork新開了家辦公空間,并引起了頂級風投公司Benchmark的注意。Benchmark是Twitter和Uber的早期投資者。

憑借Benchmark的投資,到年,WeWork的辦公空間面積達到萬平方英尺,會員數量達到人。隨著更多風險資金的涌入,WeWork辦公空間的數量激增。在年,WeWork走出美國,在倫敦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國際辦公空間。

年,WeWork第個辦公空間正式開幕,也就是在這一年,諾依曼碰到了軟銀的孫正義。

孫正義與諾依曼在WeWork的總部進行了會面,并且明確表示自己只有分鐘的參觀時間。在這短短的分鐘之后,他邀請諾依曼上了自己的車,在車里孫正義用自己的iPad草擬了對WeWork的投資計劃,他要想對WeWork進行億美元的投資。孫正義告訴諾依曼,要將WeWork的規模發展到比他自己最早預想的大倍。他還要求諾依曼意識到一點,在一場戰斗中,當個瘋子比當個聰明人更有用,他認為WeWork當前還是不夠瘋狂。孫正義認為,WeWork有可能會價值“數千億美元”。

危機浮現

在手握千億美元愿景基金的軟銀支持下,WeWork走上了瘋狂的擴張之路。

年月,WeWork以We Company的名義秘密提交IPO申請。個月之后,也即是年月,諾依曼對此進行了公布。

據第一財經,今年月,軟銀直接向WeWork投資了億美元。當時,WeWork風光無限,被市場認為是一家超級獨角獸,軟銀給其的估值高達億美元。

但是隨著IPO文件的逐步公布,投資者卻對這家超級獨角獸產生了質疑。

根據WeWork招股書顯示,年到年WeWork的營收分別為.億美元、.億美元、.億美元。不過,營收上的持續增長來源于門店不斷擴張帶來的虧損。從年到年,WeWork的凈虧損額從.億美元擴大至.億美元。

進入年以后,凈虧損的狀況仍未改變。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約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凈虧損達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同比增長%。無論增長還是虧損,WeWork都是全球最激進的公司之一。

WeWork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長期看,盡管我們不認為凈虧損占我們收入的百分比會增加,但這一比例可能會在短期內增加,并將繼續絕對增長!睂O正義也曾表示WeWork將在年之內“實現可觀的盈利”。

據世紀經濟報道,這些說辭并無法緩解投資者的擔憂。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師克里斯·萊恩預計,WeWork需要在未來年內需要有億美元現金,才能夠把現金流轉正。而如果在年之前出現經濟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錢,將提升到億美元。

但是WeWork過高的溢價與其業績形成的巨大反差讓投資者擔心,除此之外,許多觀察人士和投資者將其視為一家房地產公司,而非科技公司。盡管WeWork在上市申請文件中次使用“科技”一詞,但它的基本商業模式與其最大競爭對手IWG沒有什么不同。IWG通常被認為是一家房地產公司。

泡沫破滅

今年月,WeWork股票收到兩份賣方報價,可供交易規模均為萬美元,出讓價格分別為美元/股和美元/股。若交易成立,WeWork對應的估值分別為億美元和億美元。這與其億美元的估值相去甚遠,媒體紛紛用“估值腰斬”來形容。

月日,道瓊斯報道說,WeWork考慮將其IPO估值降至億美元以下。

月日,路透社報道,WeWork的IPO估值已經跌至億到億美元之間。

WeWork估值變化

據國際金融報,英國報刊《Evening Standard》甚至將WeWork形容為華爾街急診病房中病情最重的患者。華爾街金融機構曾對市場進行調研,以了解有多少投資者愿意為WeWork的股票買單,得出的答案令人失望:有意者寥寥。

月日,WeWork正式發布聲明:將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撤回招股說明書,推遲公司IPO。這個曾經耀眼的超級獨角獸最終沒能如愿地站上敲鐘舞臺。

本月初,彭博社報道稱,月底宣布推遲IPO數日后,WeWork就向員工發出了裁員警告,聲稱預計將本月底實施大規模裁員。雖然WeWork的高管并未明確說明具體裁員人數,但是知情人士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透露,此次裁員人數在人左右,約占WeWork員工總數的%。受影響的員工包括產品經理、工程師以及數據科學家。

軟銀才是始作俑者?

WeWork泡沫的破滅,與軟銀的投資脫不了干系。

WeWork在年時的億美元估值,實際上也是軟銀設定的。在年成立了規模達千億美元的軟銀愿景基金之后,軟銀在隨后一年對WeWork投入了億美元。

當WeWork在年月和年月分別接受軟銀億美元和億美元投資時,WeWork的估值從億美元飆升至億美元。換句話說,是軟銀的投資讓WeWork的估值提升了億美元。

此前據券商CLSA與研究機構Bernstein預估,過去兩年軟銀及其千億級投資基金愿景基金通過向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多次注資,已獲得后者接近%的股權,投資規模近億美元。

隨著WeWork的問題不斷被曝出,孫正義的投資不僅沒有收到什么回報,反而面臨著“打水漂”的風險。

WeWork中止IPO,正是其背后以軟銀為代表的投資方的決定。自從踏上IPO之路,WeWork的估值一降再降,從最高的億美元直線下調至億到億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這個估值,一旦上市無疑會令絕大數投資方虧得血本無歸。

當然,面對這樣的情況,軟銀更焦慮。據報道,當地時間月日,軟銀集團已獲得WeWork董事會的批準,將接管這家陷入困境的創業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方案,軟銀計劃向WeWork共投資億至億美元(約合人民幣億元)用于新融資和現有股票。此次交易對WeWork的預融資估值為億至億美元,比起今年月的億美元,只剩了個零頭。

軟銀新一輪投資額將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軟銀計劃以億美元的價格從現有的股東手上收購WeWork的股份。第二部分,軟銀計劃以認股權證的形式,加速向WeWork注資億美元。第三部分,軟銀聯合瑞穗集團為WeWork提供約億美元銀團貸款。軟銀希望大量的現金注入后,WeWork可以實現正向自由現金流,并實現盈利。

此外,為了讓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一旦融資順利完成,軟銀對WeWork的控制權將超過%。軟銀首席運營官Marcelo Claure將接替諾依曼擔任董事長。

這意味著,軟銀將在WeWork身上燒更多錢。

現在,WeWork的“上市”風波終于可以告一段落。WeWork未來的發展以及市場估值就要依靠軟銀來指引。畢竟,軟銀已經在WeWork身上耗費了多億美元,遠遠高于WeWork眼下的估值。

眾所周知,軟銀曾經投資阿里巴巴萬美元,獲得了超過億美元的回報。迄今為止,軟銀也是阿里巴巴集團的第一大股東,孫正義也被稱為“馬云背后的男人”。此外軟銀也是Uber、滴滴、Grab、ARM、OYO、餓了么等企業的投資者,這些企業組成了當今互聯網世界的金字塔。為此,孫正義稱自己為“獨角獸獵人”,他自己也曾以億美元財富超過比爾·蓋茨,做了天世界首富。

如今WeWork可能成為孫正義最失敗的一筆生意。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s)在給投資者的報告中指出:“WeWork IPO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即‘哪怕公司不盈利也可以獲得巨大市場估值’的時代宣告終結!

描述心情的句子

估值暴跌千億,共享經濟巨頭泡沫破滅!創始人分走億,日本前首富痛苦埋單

幾年后,當商學院教授們在寫他們的WeWork案例研究時,最大的實踐教訓之一可能是:WeWork應該從軟銀的孫正義那里少拿點錢。

據CNBC報道,月日,軟銀計劃為即將現金流枯竭的WeWork提供-億美元投資,對應WeWork的整體估值為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相比年初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估值只剩%。軟銀將控股超過%。

此外,為了讓WeWork創始人Adam Neumann(亞當·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長期以來,WeWork以共享辦公空間的商業模式為榮,將長租辦公空間改造再出租,賺取中間差價。這一商業模式并不復雜,但WeWork被加上“共享辦公鼻祖”“顛覆傳統寫字樓”等光環后,這一切就不同了。

WeWork神話

WeWork成立于年,主要為企業家、自由職業者、小型企業及大公司員工提供共享辦公的空間。年來,WeWork迅速崛起,目前業務覆蓋個國家和地區,會員共計萬名,幾乎成為“共享辦公”的代名詞。

WeWork的兩位聯合創始人諾依曼和Miguel McKelvey(米格爾·邁克爾維)曾在紐約同一棟辦公大樓工作,并在那里相識。在年,兩人聯合創辦了了綠桌公司(Green Desk)。綠桌公司提供可持續的聯合辦公空間,里面有可回收的家具和綠色辦公用品。盡管當時房地產市場不景氣,綠桌公司卻蓬勃發展。之后,兩位創始人意識到不是“可持續”這個概念吸引大家來到綠桌公司,而是共享辦公。

年,兩人賣掉了綠桌公司的股份,創辦了WeWork。在接下來的年里,WeWork新開了家辦公空間,并引起了頂級風投公司Benchmark的注意。Benchmark是Twitter和Uber的早期投資者。

憑借Benchmark的投資,到年,WeWork的辦公空間面積達到萬平方英尺,會員數量達到人。隨著更多風險資金的涌入,WeWork辦公空間的數量激增。在年,WeWork走出美國,在倫敦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國際辦公空間。

年,WeWork第個辦公空間正式開幕,也就是在這一年,諾依曼碰到了軟銀的孫正義。

孫正義與諾依曼在WeWork的總部進行了會面,并且明確表示自己只有分鐘的參觀時間。在這短短的分鐘之后,他邀請諾依曼上了自己的車,在車里孫正義用自己的iPad草擬了對WeWork的投資計劃,他要想對WeWork進行億美元的投資。孫正義告訴諾依曼,要將WeWork的規模發展到比他自己最早預想的大倍。他還要求諾依曼意識到一點,在一場戰斗中,當個瘋子比當個聰明人更有用,他認為WeWork當前還是不夠瘋狂。孫正義認為,WeWork有可能會價值“數千億美元”。

危機浮現

在手握千億美元愿景基金的軟銀支持下,WeWork走上了瘋狂的擴張之路。

年月,WeWork以We Company的名義秘密提交IPO申請。個月之后,也即是年月,諾依曼對此進行了公布。

據第一財經,今年月,軟銀直接向WeWork投資了億美元。當時,WeWork風光無限,被市場認為是一家超級獨角獸,軟銀給其的估值高達億美元。

但是隨著IPO文件的逐步公布,投資者卻對這家超級獨角獸產生了質疑。

根據WeWork招股書顯示,年到年WeWork的營收分別為.億美元、.億美元、.億美元。不過,營收上的持續增長來源于門店不斷擴張帶來的虧損。從年到年,WeWork的凈虧損額從.億美元擴大至.億美元。

進入年以后,凈虧損的狀況仍未改變。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約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凈虧損達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同比增長%。無論增長還是虧損,WeWork都是全球最激進的公司之一。

WeWork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長期看,盡管我們不認為凈虧損占我們收入的百分比會增加,但這一比例可能會在短期內增加,并將繼續絕對增長!睂O正義也曾表示WeWork將在年之內“實現可觀的盈利”。

據世紀經濟報道,這些說辭并無法緩解投資者的擔憂。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師克里斯·萊恩預計,WeWork需要在未來年內需要有億美元現金,才能夠把現金流轉正。而如果在年之前出現經濟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錢,將提升到億美元。

但是WeWork過高的溢價與其業績形成的巨大反差讓投資者擔心,除此之外,許多觀察人士和投資者將其視為一家房地產公司,而非科技公司。盡管WeWork在上市申請文件中次使用“科技”一詞,但它的基本商業模式與其最大競爭對手IWG沒有什么不同。IWG通常被認為是一家房地產公司。

泡沫破滅

今年月,WeWork股票收到兩份賣方報價,可供交易規模均為萬美元,出讓價格分別為美元/股和美元/股。若交易成立,WeWork對應的估值分別為億美元和億美元。這與其億美元的估值相去甚遠,媒體紛紛用“估值腰斬”來形容。

月日,道瓊斯報道說,WeWork考慮將其IPO估值降至億美元以下。

月日,路透社報道,WeWork的IPO估值已經跌至億到億美元之間。

WeWork估值變化

據國際金融報,英國報刊《Evening Standard》甚至將WeWork形容為華爾街急診病房中病情最重的患者。華爾街金融機構曾對市場進行調研,以了解有多少投資者愿意為WeWork的股票買單,得出的答案令人失望:有意者寥寥。

月日,WeWork正式發布聲明:將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撤回招股說明書,推遲公司IPO。這個曾經耀眼的超級獨角獸最終沒能如愿地站上敲鐘舞臺。

本月初,彭博社報道稱,月底宣布推遲IPO數日后,WeWork就向員工發出了裁員警告,聲稱預計將本月底實施大規模裁員。雖然WeWork的高管并未明確說明具體裁員人數,但是知情人士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透露,此次裁員人數在人左右,約占WeWork員工總數的%。受影響的員工包括產品經理、工程師以及數據科學家。

軟銀才是始作俑者?

WeWork泡沫的破滅,與軟銀的投資脫不了干系。

WeWork在年時的億美元估值,實際上也是軟銀設定的。在年成立了規模達千億美元的軟銀愿景基金之后,軟銀在隨后一年對WeWork投入了億美元。

當WeWork在年月和年月分別接受軟銀億美元和億美元投資時,WeWork的估值從億美元飆升至億美元。換句話說,是軟銀的投資讓WeWork的估值提升了億美元。

此前據券商CLSA與研究機構Bernstein預估,過去兩年軟銀及其千億級投資基金愿景基金通過向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多次注資,已獲得后者接近%的股權,投資規模近億美元。

隨著WeWork的問題不斷被曝出,孫正義的投資不僅沒有收到什么回報,反而面臨著“打水漂”的風險。

WeWork中止IPO,正是其背后以軟銀為代表的投資方的決定。自從踏上IPO之路,WeWork的估值一降再降,從最高的億美元直線下調至億到億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這個估值,一旦上市無疑會令絕大數投資方虧得血本無歸。

當然,面對這樣的情況,軟銀更焦慮。據報道,當地時間月日,軟銀集團已獲得WeWork董事會的批準,將接管這家陷入困境的創業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方案,軟銀計劃向WeWork共投資億至億美元(約合人民幣億元)用于新融資和現有股票。此次交易對WeWork的預融資估值為億至億美元,比起今年月的億美元,只剩了個零頭。

軟銀新一輪投資額將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軟銀計劃以億美元的價格從現有的股東手上收購WeWork的股份。第二部分,軟銀計劃以認股權證的形式,加速向WeWork注資億美元。第三部分,軟銀聯合瑞穗集團為WeWork提供約億美元銀團貸款。軟銀希望大量的現金注入后,WeWork可以實現正向自由現金流,并實現盈利。

此外,為了讓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一旦融資順利完成,軟銀對WeWork的控制權將超過%。軟銀首席運營官Marcelo Claure將接替諾依曼擔任董事長。

這意味著,軟銀將在WeWork身上燒更多錢。

現在,WeWork的“上市”風波終于可以告一段落。WeWork未來的發展以及市場估值就要依靠軟銀來指引。畢竟,軟銀已經在WeWork身上耗費了多億美元,遠遠高于WeWork眼下的估值。

眾所周知,軟銀曾經投資阿里巴巴萬美元,獲得了超過億美元的回報。迄今為止,軟銀也是阿里巴巴集團的第一大股東,孫正義也被稱為“馬云背后的男人”。此外軟銀也是Uber、滴滴、Grab、ARM、OYO、餓了么等企業的投資者,這些企業組成了當今互聯網世界的金字塔。為此,孫正義稱自己為“獨角獸獵人”,他自己也曾以億美元財富超過比爾·蓋茨,做了天世界首富。

如今WeWork可能成為孫正義最失敗的一筆生意。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s)在給投資者的報告中指出:“WeWork IPO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即‘哪怕公司不盈利也可以獲得巨大市場估值’的時代宣告終結!

描述心情的句子

估值暴跌千億,共享經濟巨頭泡沫破滅!創始人分走億,日本前首富痛苦埋單

幾年后,當商學院教授們在寫他們的WeWork案例研究時,最大的實踐教訓之一可能是:WeWork應該從軟銀的孫正義那里少拿點錢。

據CNBC報道,月日,軟銀計劃為即將現金流枯竭的WeWork提供-億美元投資,對應WeWork的整體估值為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相比年初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估值只剩%。軟銀將控股超過%。

此外,為了讓WeWork創始人Adam Neumann(亞當·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長期以來,WeWork以共享辦公空間的商業模式為榮,將長租辦公空間改造再出租,賺取中間差價。這一商業模式并不復雜,但WeWork被加上“共享辦公鼻祖”“顛覆傳統寫字樓”等光環后,這一切就不同了。

WeWork神話

WeWork成立于年,主要為企業家、自由職業者、小型企業及大公司員工提供共享辦公的空間。年來,WeWork迅速崛起,目前業務覆蓋個國家和地區,會員共計萬名,幾乎成為“共享辦公”的代名詞。

WeWork的兩位聯合創始人諾依曼和Miguel McKelvey(米格爾·邁克爾維)曾在紐約同一棟辦公大樓工作,并在那里相識。在年,兩人聯合創辦了了綠桌公司(Green Desk)。綠桌公司提供可持續的聯合辦公空間,里面有可回收的家具和綠色辦公用品。盡管當時房地產市場不景氣,綠桌公司卻蓬勃發展。之后,兩位創始人意識到不是“可持續”這個概念吸引大家來到綠桌公司,而是共享辦公。

年,兩人賣掉了綠桌公司的股份,創辦了WeWork。在接下來的年里,WeWork新開了家辦公空間,并引起了頂級風投公司Benchmark的注意。Benchmark是Twitter和Uber的早期投資者。

憑借Benchmark的投資,到年,WeWork的辦公空間面積達到萬平方英尺,會員數量達到人。隨著更多風險資金的涌入,WeWork辦公空間的數量激增。在年,WeWork走出美國,在倫敦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國際辦公空間。

年,WeWork第個辦公空間正式開幕,也就是在這一年,諾依曼碰到了軟銀的孫正義。

孫正義與諾依曼在WeWork的總部進行了會面,并且明確表示自己只有分鐘的參觀時間。在這短短的分鐘之后,他邀請諾依曼上了自己的車,在車里孫正義用自己的iPad草擬了對WeWork的投資計劃,他要想對WeWork進行億美元的投資。孫正義告訴諾依曼,要將WeWork的規模發展到比他自己最早預想的大倍。他還要求諾依曼意識到一點,在一場戰斗中,當個瘋子比當個聰明人更有用,他認為WeWork當前還是不夠瘋狂。孫正義認為,WeWork有可能會價值“數千億美元”。

危機浮現

在手握千億美元愿景基金的軟銀支持下,WeWork走上了瘋狂的擴張之路。

年月,WeWork以We Company的名義秘密提交IPO申請。個月之后,也即是年月,諾依曼對此進行了公布。

據第一財經,今年月,軟銀直接向WeWork投資了億美元。當時,WeWork風光無限,被市場認為是一家超級獨角獸,軟銀給其的估值高達億美元。

但是隨著IPO文件的逐步公布,投資者卻對這家超級獨角獸產生了質疑。

根據WeWork招股書顯示,年到年WeWork的營收分別為.億美元、.億美元、.億美元。不過,營收上的持續增長來源于門店不斷擴張帶來的虧損。從年到年,WeWork的凈虧損額從.億美元擴大至.億美元。

進入年以后,凈虧損的狀況仍未改變。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約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凈虧損達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同比增長%。無論增長還是虧損,WeWork都是全球最激進的公司之一。

WeWork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長期看,盡管我們不認為凈虧損占我們收入的百分比會增加,但這一比例可能會在短期內增加,并將繼續絕對增長!睂O正義也曾表示WeWork將在年之內“實現可觀的盈利”。

據世紀經濟報道,這些說辭并無法緩解投資者的擔憂。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師克里斯·萊恩預計,WeWork需要在未來年內需要有億美元現金,才能夠把現金流轉正。而如果在年之前出現經濟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錢,將提升到億美元。

但是WeWork過高的溢價與其業績形成的巨大反差讓投資者擔心,除此之外,許多觀察人士和投資者將其視為一家房地產公司,而非科技公司。盡管WeWork在上市申請文件中次使用“科技”一詞,但它的基本商業模式與其最大競爭對手IWG沒有什么不同。IWG通常被認為是一家房地產公司。

泡沫破滅

今年月,WeWork股票收到兩份賣方報價,可供交易規模均為萬美元,出讓價格分別為美元/股和美元/股。若交易成立,WeWork對應的估值分別為億美元和億美元。這與其億美元的估值相去甚遠,媒體紛紛用“估值腰斬”來形容。

月日,道瓊斯報道說,WeWork考慮將其IPO估值降至億美元以下。

月日,路透社報道,WeWork的IPO估值已經跌至億到億美元之間。

WeWork估值變化

據國際金融報,英國報刊《Evening Standard》甚至將WeWork形容為華爾街急診病房中病情最重的患者。華爾街金融機構曾對市場進行調研,以了解有多少投資者愿意為WeWork的股票買單,得出的答案令人失望:有意者寥寥。

月日,WeWork正式發布聲明:將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撤回招股說明書,推遲公司IPO。這個曾經耀眼的超級獨角獸最終沒能如愿地站上敲鐘舞臺。

本月初,彭博社報道稱,月底宣布推遲IPO數日后,WeWork就向員工發出了裁員警告,聲稱預計將本月底實施大規模裁員。雖然WeWork的高管并未明確說明具體裁員人數,但是知情人士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透露,此次裁員人數在人左右,約占WeWork員工總數的%。受影響的員工包括產品經理、工程師以及數據科學家。

軟銀才是始作俑者?

WeWork泡沫的破滅,與軟銀的投資脫不了干系。

WeWork在年時的億美元估值,實際上也是軟銀設定的。在年成立了規模達千億美元的軟銀愿景基金之后,軟銀在隨后一年對WeWork投入了億美元。

當WeWork在年月和年月分別接受軟銀億美元和億美元投資時,WeWork的估值從億美元飆升至億美元。換句話說,是軟銀的投資讓WeWork的估值提升了億美元。

此前據券商CLSA與研究機構Bernstein預估,過去兩年軟銀及其千億級投資基金愿景基金通過向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多次注資,已獲得后者接近%的股權,投資規模近億美元。

隨著WeWork的問題不斷被曝出,孫正義的投資不僅沒有收到什么回報,反而面臨著“打水漂”的風險。

WeWork中止IPO,正是其背后以軟銀為代表的投資方的決定。自從踏上IPO之路,WeWork的估值一降再降,從最高的億美元直線下調至億到億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這個估值,一旦上市無疑會令絕大數投資方虧得血本無歸。

當然,面對這樣的情況,軟銀更焦慮。據報道,當地時間月日,軟銀集團已獲得WeWork董事會的批準,將接管這家陷入困境的創業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方案,軟銀計劃向WeWork共投資億至億美元(約合人民幣億元)用于新融資和現有股票。此次交易對WeWork的預融資估值為億至億美元,比起今年月的億美元,只剩了個零頭。

軟銀新一輪投資額將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軟銀計劃以億美元的價格從現有的股東手上收購WeWork的股份。第二部分,軟銀計劃以認股權證的形式,加速向WeWork注資億美元。第三部分,軟銀聯合瑞穗集團為WeWork提供約億美元銀團貸款。軟銀希望大量的現金注入后,WeWork可以實現正向自由現金流,并實現盈利。

此外,為了讓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一旦融資順利完成,軟銀對WeWork的控制權將超過%。軟銀首席運營官Marcelo Claure將接替諾依曼擔任董事長。

這意味著,軟銀將在WeWork身上燒更多錢。

現在,WeWork的“上市”風波終于可以告一段落。WeWork未來的發展以及市場估值就要依靠軟銀來指引。畢竟,軟銀已經在WeWork身上耗費了多億美元,遠遠高于WeWork眼下的估值。

眾所周知,軟銀曾經投資阿里巴巴萬美元,獲得了超過億美元的回報。迄今為止,軟銀也是阿里巴巴集團的第一大股東,孫正義也被稱為“馬云背后的男人”。此外軟銀也是Uber、滴滴、Grab、ARM、OYO、餓了么等企業的投資者,這些企業組成了當今互聯網世界的金字塔。為此,孫正義稱自己為“獨角獸獵人”,他自己也曾以億美元財富超過比爾·蓋茨,做了天世界首富。

如今WeWork可能成為孫正義最失敗的一筆生意。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s)在給投資者的報告中指出:“WeWork IPO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即‘哪怕公司不盈利也可以獲得巨大市場估值’的時代宣告終結!

估值暴跌千億,共享經濟巨頭泡沫破滅!創始人分走億,日本前首富痛苦埋單

幾年后,當商學院教授們在寫他們的WeWork案例研究時,最大的實踐教訓之一可能是:WeWork應該從軟銀的孫正義那里少拿點錢。

據CNBC報道,月日,軟銀計劃為即將現金流枯竭的WeWork提供-億美元投資,對應WeWork的整體估值為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相比年初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估值只剩%。軟銀將控股超過%。

此外,為了讓WeWork創始人Adam Neumann(亞當·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長期以來,WeWork以共享辦公空間的商業模式為榮,將長租辦公空間改造再出租,賺取中間差價。這一商業模式并不復雜,但WeWork被加上“共享辦公鼻祖”“顛覆傳統寫字樓”等光環后,這一切就不同了。

WeWork神話

WeWork成立于年,主要為企業家、自由職業者、小型企業及大公司員工提供共享辦公的空間。年來,WeWork迅速崛起,目前業務覆蓋個國家和地區,會員共計萬名,幾乎成為“共享辦公”的代名詞。

WeWork的兩位聯合創始人諾依曼和Miguel McKelvey(米格爾·邁克爾維)曾在紐約同一棟辦公大樓工作,并在那里相識。在年,兩人聯合創辦了了綠桌公司(Green Desk)。綠桌公司提供可持續的聯合辦公空間,里面有可回收的家具和綠色辦公用品。盡管當時房地產市場不景氣,綠桌公司卻蓬勃發展。之后,兩位創始人意識到不是“可持續”這個概念吸引大家來到綠桌公司,而是共享辦公。

年,兩人賣掉了綠桌公司的股份,創辦了WeWork。在接下來的年里,WeWork新開了家辦公空間,并引起了頂級風投公司Benchmark的注意。Benchmark是Twitter和Uber的早期投資者。

憑借Benchmark的投資,到年,WeWork的辦公空間面積達到萬平方英尺,會員數量達到人。隨著更多風險資金的涌入,WeWork辦公空間的數量激增。在年,WeWork走出美國,在倫敦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國際辦公空間。

年,WeWork第個辦公空間正式開幕,也就是在這一年,諾依曼碰到了軟銀的孫正義。

孫正義與諾依曼在WeWork的總部進行了會面,并且明確表示自己只有分鐘的參觀時間。在這短短的分鐘之后,他邀請諾依曼上了自己的車,在車里孫正義用自己的iPad草擬了對WeWork的投資計劃,他要想對WeWork進行億美元的投資。孫正義告訴諾依曼,要將WeWork的規模發展到比他自己最早預想的大倍。他還要求諾依曼意識到一點,在一場戰斗中,當個瘋子比當個聰明人更有用,他認為WeWork當前還是不夠瘋狂。孫正義認為,WeWork有可能會價值“數千億美元”。

危機浮現

在手握千億美元愿景基金的軟銀支持下,WeWork走上了瘋狂的擴張之路。

年月,WeWork以We Company的名義秘密提交IPO申請。個月之后,也即是年月,諾依曼對此進行了公布。

據第一財經,今年月,軟銀直接向WeWork投資了億美元。當時,WeWork風光無限,被市場認為是一家超級獨角獸,軟銀給其的估值高達億美元。

但是隨著IPO文件的逐步公布,投資者卻對這家超級獨角獸產生了質疑。

根據WeWork招股書顯示,年到年WeWork的營收分別為.億美元、.億美元、.億美元。不過,營收上的持續增長來源于門店不斷擴張帶來的虧損。從年到年,WeWork的凈虧損額從.億美元擴大至.億美元。

進入年以后,凈虧損的狀況仍未改變。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約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凈虧損達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同比增長%。無論增長還是虧損,WeWork都是全球最激進的公司之一。

WeWork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長期看,盡管我們不認為凈虧損占我們收入的百分比會增加,但這一比例可能會在短期內增加,并將繼續絕對增長!睂O正義也曾表示WeWork將在年之內“實現可觀的盈利”。

據世紀經濟報道,這些說辭并無法緩解投資者的擔憂。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師克里斯·萊恩預計,WeWork需要在未來年內需要有億美元現金,才能夠把現金流轉正。而如果在年之前出現經濟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錢,將提升到億美元。

但是WeWork過高的溢價與其業績形成的巨大反差讓投資者擔心,除此之外,許多觀察人士和投資者將其視為一家房地產公司,而非科技公司。盡管WeWork在上市申請文件中次使用“科技”一詞,但它的基本商業模式與其最大競爭對手IWG沒有什么不同。IWG通常被認為是一家房地產公司。

泡沫破滅

今年月,WeWork股票收到兩份賣方報價,可供交易規模均為萬美元,出讓價格分別為美元/股和美元/股。若交易成立,WeWork對應的估值分別為億美元和億美元。這與其億美元的估值相去甚遠,媒體紛紛用“估值腰斬”來形容。

月日,道瓊斯報道說,WeWork考慮將其IPO估值降至億美元以下。

月日,路透社報道,WeWork的IPO估值已經跌至億到億美元之間。

WeWork估值變化

據國際金融報,英國報刊《Evening Standard》甚至將WeWork形容為華爾街急診病房中病情最重的患者。華爾街金融機構曾對市場進行調研,以了解有多少投資者愿意為WeWork的股票買單,得出的答案令人失望:有意者寥寥。

月日,WeWork正式發布聲明:將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撤回招股說明書,推遲公司IPO。這個曾經耀眼的超級獨角獸最終沒能如愿地站上敲鐘舞臺。

本月初,彭博社報道稱,月底宣布推遲IPO數日后,WeWork就向員工發出了裁員警告,聲稱預計將本月底實施大規模裁員。雖然WeWork的高管并未明確說明具體裁員人數,但是知情人士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透露,此次裁員人數在人左右,約占WeWork員工總數的%。受影響的員工包括產品經理、工程師以及數據科學家。

軟銀才是始作俑者?

WeWork泡沫的破滅,與軟銀的投資脫不了干系。

WeWork在年時的億美元估值,實際上也是軟銀設定的。在年成立了規模達千億美元的軟銀愿景基金之后,軟銀在隨后一年對WeWork投入了億美元。

當WeWork在年月和年月分別接受軟銀億美元和億美元投資時,WeWork的估值從億美元飆升至億美元。換句話說,是軟銀的投資讓WeWork的估值提升了億美元。

此前據券商CLSA與研究機構Bernstein預估,過去兩年軟銀及其千億級投資基金愿景基金通過向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多次注資,已獲得后者接近%的股權,投資規模近億美元。

隨著WeWork的問題不斷被曝出,孫正義的投資不僅沒有收到什么回報,反而面臨著“打水漂”的風險。

WeWork中止IPO,正是其背后以軟銀為代表的投資方的決定。自從踏上IPO之路,WeWork的估值一降再降,從最高的億美元直線下調至億到億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這個估值,一旦上市無疑會令絕大數投資方虧得血本無歸。

當然,面對這樣的情況,軟銀更焦慮。據報道,當地時間月日,軟銀集團已獲得WeWork董事會的批準,將接管這家陷入困境的創業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方案,軟銀計劃向WeWork共投資億至億美元(約合人民幣億元)用于新融資和現有股票。此次交易對WeWork的預融資估值為億至億美元,比起今年月的億美元,只剩了個零頭。

軟銀新一輪投資額將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軟銀計劃以億美元的價格從現有的股東手上收購WeWork的股份。第二部分,軟銀計劃以認股權證的形式,加速向WeWork注資億美元。第三部分,軟銀聯合瑞穗集團為WeWork提供約億美元銀團貸款。軟銀希望大量的現金注入后,WeWork可以實現正向自由現金流,并實現盈利。

此外,為了讓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一旦融資順利完成,軟銀對WeWork的控制權將超過%。軟銀首席運營官Marcelo Claure將接替諾依曼擔任董事長。

這意味著,軟銀將在WeWork身上燒更多錢。

現在,WeWork的“上市”風波終于可以告一段落。WeWork未來的發展以及市場估值就要依靠軟銀來指引。畢竟,軟銀已經在WeWork身上耗費了多億美元,遠遠高于WeWork眼下的估值。

眾所周知,軟銀曾經投資阿里巴巴萬美元,獲得了超過億美元的回報。迄今為止,軟銀也是阿里巴巴集團的第一大股東,孫正義也被稱為“馬云背后的男人”。此外軟銀也是Uber、滴滴、Grab、ARM、OYO、餓了么等企業的投資者,這些企業組成了當今互聯網世界的金字塔。為此,孫正義稱自己為“獨角獸獵人”,他自己也曾以億美元財富超過比爾·蓋茨,做了天世界首富。

如今WeWork可能成為孫正義最失敗的一筆生意。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s)在給投資者的報告中指出:“WeWork IPO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即‘哪怕公司不盈利也可以獲得巨大市場估值’的時代宣告終結!

估值暴跌千億,共享經濟巨頭泡沫破滅!創始人分走億,日本前首富痛苦埋單

幾年后,當商學院教授們在寫他們的WeWork案例研究時,最大的實踐教訓之一可能是:WeWork應該從軟銀的孫正義那里少拿點錢。

據CNBC報道,月日,軟銀計劃為即將現金流枯竭的WeWork提供-億美元投資,對應WeWork的整體估值為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相比年初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估值只剩%。軟銀將控股超過%。

此外,為了讓WeWork創始人Adam Neumann(亞當·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長期以來,WeWork以共享辦公空間的商業模式為榮,將長租辦公空間改造再出租,賺取中間差價。這一商業模式并不復雜,但WeWork被加上“共享辦公鼻祖”“顛覆傳統寫字樓”等光環后,這一切就不同了。

WeWork神話

WeWork成立于年,主要為企業家、自由職業者、小型企業及大公司員工提供共享辦公的空間。年來,WeWork迅速崛起,目前業務覆蓋個國家和地區,會員共計萬名,幾乎成為“共享辦公”的代名詞。

WeWork的兩位聯合創始人諾依曼和Miguel McKelvey(米格爾·邁克爾維)曾在紐約同一棟辦公大樓工作,并在那里相識。在年,兩人聯合創辦了了綠桌公司(Green Desk)。綠桌公司提供可持續的聯合辦公空間,里面有可回收的家具和綠色辦公用品。盡管當時房地產市場不景氣,綠桌公司卻蓬勃發展。之后,兩位創始人意識到不是“可持續”這個概念吸引大家來到綠桌公司,而是共享辦公。

年,兩人賣掉了綠桌公司的股份,創辦了WeWork。在接下來的年里,WeWork新開了家辦公空間,并引起了頂級風投公司Benchmark的注意。Benchmark是Twitter和Uber的早期投資者。

憑借Benchmark的投資,到年,WeWork的辦公空間面積達到萬平方英尺,會員數量達到人。隨著更多風險資金的涌入,WeWork辦公空間的數量激增。在年,WeWork走出美國,在倫敦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國際辦公空間。

年,WeWork第個辦公空間正式開幕,也就是在這一年,諾依曼碰到了軟銀的孫正義。

孫正義與諾依曼在WeWork的總部進行了會面,并且明確表示自己只有分鐘的參觀時間。在這短短的分鐘之后,他邀請諾依曼上了自己的車,在車里孫正義用自己的iPad草擬了對WeWork的投資計劃,他要想對WeWork進行億美元的投資。孫正義告訴諾依曼,要將WeWork的規模發展到比他自己最早預想的大倍。他還要求諾依曼意識到一點,在一場戰斗中,當個瘋子比當個聰明人更有用,他認為WeWork當前還是不夠瘋狂。孫正義認為,WeWork有可能會價值“數千億美元”。

危機浮現

在手握千億美元愿景基金的軟銀支持下,WeWork走上了瘋狂的擴張之路。

年月,WeWork以We Company的名義秘密提交IPO申請。個月之后,也即是年月,諾依曼對此進行了公布。

據第一財經,今年月,軟銀直接向WeWork投資了億美元。當時,WeWork風光無限,被市場認為是一家超級獨角獸,軟銀給其的估值高達億美元。

但是隨著IPO文件的逐步公布,投資者卻對這家超級獨角獸產生了質疑。

根據WeWork招股書顯示,年到年WeWork的營收分別為.億美元、.億美元、.億美元。不過,營收上的持續增長來源于門店不斷擴張帶來的虧損。從年到年,WeWork的凈虧損額從.億美元擴大至.億美元。

進入年以后,凈虧損的狀況仍未改變。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約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凈虧損達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同比增長%。無論增長還是虧損,WeWork都是全球最激進的公司之一。

WeWork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長期看,盡管我們不認為凈虧損占我們收入的百分比會增加,但這一比例可能會在短期內增加,并將繼續絕對增長!睂O正義也曾表示WeWork將在年之內“實現可觀的盈利”。

據世紀經濟報道,這些說辭并無法緩解投資者的擔憂。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師克里斯·萊恩預計,WeWork需要在未來年內需要有億美元現金,才能夠把現金流轉正。而如果在年之前出現經濟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錢,將提升到億美元。

但是WeWork過高的溢價與其業績形成的巨大反差讓投資者擔心,除此之外,許多觀察人士和投資者將其視為一家房地產公司,而非科技公司。盡管WeWork在上市申請文件中次使用“科技”一詞,但它的基本商業模式與其最大競爭對手IWG沒有什么不同。IWG通常被認為是一家房地產公司。

泡沫破滅

今年月,WeWork股票收到兩份賣方報價,可供交易規模均為萬美元,出讓價格分別為美元/股和美元/股。若交易成立,WeWork對應的估值分別為億美元和億美元。這與其億美元的估值相去甚遠,媒體紛紛用“估值腰斬”來形容。

月日,道瓊斯報道說,WeWork考慮將其IPO估值降至億美元以下。

月日,路透社報道,WeWork的IPO估值已經跌至億到億美元之間。

WeWork估值變化

據國際金融報,英國報刊《Evening Standard》甚至將WeWork形容為華爾街急診病房中病情最重的患者。華爾街金融機構曾對市場進行調研,以了解有多少投資者愿意為WeWork的股票買單,得出的答案令人失望:有意者寥寥。

月日,WeWork正式發布聲明:將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撤回招股說明書,推遲公司IPO。這個曾經耀眼的超級獨角獸最終沒能如愿地站上敲鐘舞臺。

本月初,彭博社報道稱,月底宣布推遲IPO數日后,WeWork就向員工發出了裁員警告,聲稱預計將本月底實施大規模裁員。雖然WeWork的高管并未明確說明具體裁員人數,但是知情人士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透露,此次裁員人數在人左右,約占WeWork員工總數的%。受影響的員工包括產品經理、工程師以及數據科學家。

軟銀才是始作俑者?

WeWork泡沫的破滅,與軟銀的投資脫不了干系。

WeWork在年時的億美元估值,實際上也是軟銀設定的。在年成立了規模達千億美元的軟銀愿景基金之后,軟銀在隨后一年對WeWork投入了億美元。

當WeWork在年月和年月分別接受軟銀億美元和億美元投資時,WeWork的估值從億美元飆升至億美元。換句話說,是軟銀的投資讓WeWork的估值提升了億美元。

此前據券商CLSA與研究機構Bernstein預估,過去兩年軟銀及其千億級投資基金愿景基金通過向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多次注資,已獲得后者接近%的股權,投資規模近億美元。

隨著WeWork的問題不斷被曝出,孫正義的投資不僅沒有收到什么回報,反而面臨著“打水漂”的風險。

WeWork中止IPO,正是其背后以軟銀為代表的投資方的決定。自從踏上IPO之路,WeWork的估值一降再降,從最高的億美元直線下調至億到億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這個估值,一旦上市無疑會令絕大數投資方虧得血本無歸。

當然,面對這樣的情況,軟銀更焦慮。據報道,當地時間月日,軟銀集團已獲得WeWork董事會的批準,將接管這家陷入困境的創業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方案,軟銀計劃向WeWork共投資億至億美元(約合人民幣億元)用于新融資和現有股票。此次交易對WeWork的預融資估值為億至億美元,比起今年月的億美元,只剩了個零頭。

軟銀新一輪投資額將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軟銀計劃以億美元的價格從現有的股東手上收購WeWork的股份。第二部分,軟銀計劃以認股權證的形式,加速向WeWork注資億美元。第三部分,軟銀聯合瑞穗集團為WeWork提供約億美元銀團貸款。軟銀希望大量的現金注入后,WeWork可以實現正向自由現金流,并實現盈利。

此外,為了讓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一旦融資順利完成,軟銀對WeWork的控制權將超過%。軟銀首席運營官Marcelo Claure將接替諾依曼擔任董事長。

這意味著,軟銀將在WeWork身上燒更多錢。

現在,WeWork的“上市”風波終于可以告一段落。WeWork未來的發展以及市場估值就要依靠軟銀來指引。畢竟,軟銀已經在WeWork身上耗費了多億美元,遠遠高于WeWork眼下的估值。

眾所周知,軟銀曾經投資阿里巴巴萬美元,獲得了超過億美元的回報。迄今為止,軟銀也是阿里巴巴集團的第一大股東,孫正義也被稱為“馬云背后的男人”。此外軟銀也是Uber、滴滴、Grab、ARM、OYO、餓了么等企業的投資者,這些企業組成了當今互聯網世界的金字塔。為此,孫正義稱自己為“獨角獸獵人”,他自己也曾以億美元財富超過比爾·蓋茨,做了天世界首富。

如今WeWork可能成為孫正義最失敗的一筆生意。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s)在給投資者的報告中指出:“WeWork IPO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即‘哪怕公司不盈利也可以獲得巨大市場估值’的時代宣告終結!

估值暴跌千億,共享經濟巨頭泡沫破滅!創始人分走億,日本前首富痛苦埋單

幾年后,當商學院教授們在寫他們的WeWork案例研究時,最大的實踐教訓之一可能是:WeWork應該從軟銀的孫正義那里少拿點錢。

據CNBC報道,月日,軟銀計劃為即將現金流枯竭的WeWork提供-億美元投資,對應WeWork的整體估值為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相比年初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估值只剩%。軟銀將控股超過%。

此外,為了讓WeWork創始人Adam Neumann(亞當·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長期以來,WeWork以共享辦公空間的商業模式為榮,將長租辦公空間改造再出租,賺取中間差價。這一商業模式并不復雜,但WeWork被加上“共享辦公鼻祖”“顛覆傳統寫字樓”等光環后,這一切就不同了。

WeWork神話

WeWork成立于年,主要為企業家、自由職業者、小型企業及大公司員工提供共享辦公的空間。年來,WeWork迅速崛起,目前業務覆蓋個國家和地區,會員共計萬名,幾乎成為“共享辦公”的代名詞。

WeWork的兩位聯合創始人諾依曼和Miguel McKelvey(米格爾·邁克爾維)曾在紐約同一棟辦公大樓工作,并在那里相識。在年,兩人聯合創辦了了綠桌公司(Green Desk)。綠桌公司提供可持續的聯合辦公空間,里面有可回收的家具和綠色辦公用品。盡管當時房地產市場不景氣,綠桌公司卻蓬勃發展。之后,兩位創始人意識到不是“可持續”這個概念吸引大家來到綠桌公司,而是共享辦公。

年,兩人賣掉了綠桌公司的股份,創辦了WeWork。在接下來的年里,WeWork新開了家辦公空間,并引起了頂級風投公司Benchmark的注意。Benchmark是Twitter和Uber的早期投資者。

憑借Benchmark的投資,到年,WeWork的辦公空間面積達到萬平方英尺,會員數量達到人。隨著更多風險資金的涌入,WeWork辦公空間的數量激增。在年,WeWork走出美國,在倫敦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國際辦公空間。

年,WeWork第個辦公空間正式開幕,也就是在這一年,諾依曼碰到了軟銀的孫正義。

孫正義與諾依曼在WeWork的總部進行了會面,并且明確表示自己只有分鐘的參觀時間。在這短短的分鐘之后,他邀請諾依曼上了自己的車,在車里孫正義用自己的iPad草擬了對WeWork的投資計劃,他要想對WeWork進行億美元的投資。孫正義告訴諾依曼,要將WeWork的規模發展到比他自己最早預想的大倍。他還要求諾依曼意識到一點,在一場戰斗中,當個瘋子比當個聰明人更有用,他認為WeWork當前還是不夠瘋狂。孫正義認為,WeWork有可能會價值“數千億美元”。

危機浮現

在手握千億美元愿景基金的軟銀支持下,WeWork走上了瘋狂的擴張之路。

年月,WeWork以We Company的名義秘密提交IPO申請。個月之后,也即是年月,諾依曼對此進行了公布。

據第一財經,今年月,軟銀直接向WeWork投資了億美元。當時,WeWork風光無限,被市場認為是一家超級獨角獸,軟銀給其的估值高達億美元。

但是隨著IPO文件的逐步公布,投資者卻對這家超級獨角獸產生了質疑。

根據WeWork招股書顯示,年到年WeWork的營收分別為.億美元、.億美元、.億美元。不過,營收上的持續增長來源于門店不斷擴張帶來的虧損。從年到年,WeWork的凈虧損額從.億美元擴大至.億美元。

進入年以后,凈虧損的狀況仍未改變。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約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凈虧損達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同比增長%。無論增長還是虧損,WeWork都是全球最激進的公司之一。

WeWork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長期看,盡管我們不認為凈虧損占我們收入的百分比會增加,但這一比例可能會在短期內增加,并將繼續絕對增長!睂O正義也曾表示WeWork將在年之內“實現可觀的盈利”。

據世紀經濟報道,這些說辭并無法緩解投資者的擔憂。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師克里斯·萊恩預計,WeWork需要在未來年內需要有億美元現金,才能夠把現金流轉正。而如果在年之前出現經濟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錢,將提升到億美元。

但是WeWork過高的溢價與其業績形成的巨大反差讓投資者擔心,除此之外,許多觀察人士和投資者將其視為一家房地產公司,而非科技公司。盡管WeWork在上市申請文件中次使用“科技”一詞,但它的基本商業模式與其最大競爭對手IWG沒有什么不同。IWG通常被認為是一家房地產公司。

泡沫破滅

今年月,WeWork股票收到兩份賣方報價,可供交易規模均為萬美元,出讓價格分別為美元/股和美元/股。若交易成立,WeWork對應的估值分別為億美元和億美元。這與其億美元的估值相去甚遠,媒體紛紛用“估值腰斬”來形容。

月日,道瓊斯報道說,WeWork考慮將其IPO估值降至億美元以下。

月日,路透社報道,WeWork的IPO估值已經跌至億到億美元之間。

WeWork估值變化

據國際金融報,英國報刊《Evening Standard》甚至將WeWork形容為華爾街急診病房中病情最重的患者。華爾街金融機構曾對市場進行調研,以了解有多少投資者愿意為WeWork的股票買單,得出的答案令人失望:有意者寥寥。

月日,WeWork正式發布聲明:將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撤回招股說明書,推遲公司IPO。這個曾經耀眼的超級獨角獸最終沒能如愿地站上敲鐘舞臺。

本月初,彭博社報道稱,月底宣布推遲IPO數日后,WeWork就向員工發出了裁員警告,聲稱預計將本月底實施大規模裁員。雖然WeWork的高管并未明確說明具體裁員人數,但是知情人士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透露,此次裁員人數在人左右,約占WeWork員工總數的%。受影響的員工包括產品經理、工程師以及數據科學家。

軟銀才是始作俑者?

WeWork泡沫的破滅,與軟銀的投資脫不了干系。

WeWork在年時的億美元估值,實際上也是軟銀設定的。在年成立了規模達千億美元的軟銀愿景基金之后,軟銀在隨后一年對WeWork投入了億美元。

當WeWork在年月和年月分別接受軟銀億美元和億美元投資時,WeWork的估值從億美元飆升至億美元。換句話說,是軟銀的投資讓WeWork的估值提升了億美元。

此前據券商CLSA與研究機構Bernstein預估,過去兩年軟銀及其千億級投資基金愿景基金通過向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多次注資,已獲得后者接近%的股權,投資規模近億美元。

隨著WeWork的問題不斷被曝出,孫正義的投資不僅沒有收到什么回報,反而面臨著“打水漂”的風險。

WeWork中止IPO,正是其背后以軟銀為代表的投資方的決定。自從踏上IPO之路,WeWork的估值一降再降,從最高的億美元直線下調至億到億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這個估值,一旦上市無疑會令絕大數投資方虧得血本無歸。

當然,面對這樣的情況,軟銀更焦慮。據報道,當地時間月日,軟銀集團已獲得WeWork董事會的批準,將接管這家陷入困境的創業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方案,軟銀計劃向WeWork共投資億至億美元(約合人民幣億元)用于新融資和現有股票。此次交易對WeWork的預融資估值為億至億美元,比起今年月的億美元,只剩了個零頭。

軟銀新一輪投資額將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軟銀計劃以億美元的價格從現有的股東手上收購WeWork的股份。第二部分,軟銀計劃以認股權證的形式,加速向WeWork注資億美元。第三部分,軟銀聯合瑞穗集團為WeWork提供約億美元銀團貸款。軟銀希望大量的現金注入后,WeWork可以實現正向自由現金流,并實現盈利。

此外,為了讓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一旦融資順利完成,軟銀對WeWork的控制權將超過%。軟銀首席運營官Marcelo Claure將接替諾依曼擔任董事長。

這意味著,軟銀將在WeWork身上燒更多錢。

現在,WeWork的“上市”風波終于可以告一段落。WeWork未來的發展以及市場估值就要依靠軟銀來指引。畢竟,軟銀已經在WeWork身上耗費了多億美元,遠遠高于WeWork眼下的估值。

眾所周知,軟銀曾經投資阿里巴巴萬美元,獲得了超過億美元的回報。迄今為止,軟銀也是阿里巴巴集團的第一大股東,孫正義也被稱為“馬云背后的男人”。此外軟銀也是Uber、滴滴、Grab、ARM、OYO、餓了么等企業的投資者,這些企業組成了當今互聯網世界的金字塔。為此,孫正義稱自己為“獨角獸獵人”,他自己也曾以億美元財富超過比爾·蓋茨,做了天世界首富。

如今WeWork可能成為孫正義最失敗的一筆生意。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s)在給投資者的報告中指出:“WeWork IPO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即‘哪怕公司不盈利也可以獲得巨大市場估值’的時代宣告終結!

估值暴跌千億,共享經濟巨頭泡沫破滅!創始人分走億,日本前首富痛苦埋單

幾年后,當商學院教授們在寫他們的WeWork案例研究時,最大的實踐教訓之一可能是:WeWork應該從軟銀的孫正義那里少拿點錢。

據CNBC報道,月日,軟銀計劃為即將現金流枯竭的WeWork提供-億美元投資,對應WeWork的整體估值為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相比年初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估值只剩%。軟銀將控股超過%。

此外,為了讓WeWork創始人Adam Neumann(亞當·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長期以來,WeWork以共享辦公空間的商業模式為榮,將長租辦公空間改造再出租,賺取中間差價。這一商業模式并不復雜,但WeWork被加上“共享辦公鼻祖”“顛覆傳統寫字樓”等光環后,這一切就不同了。

WeWork神話

WeWork成立于年,主要為企業家、自由職業者、小型企業及大公司員工提供共享辦公的空間。年來,WeWork迅速崛起,目前業務覆蓋個國家和地區,會員共計萬名,幾乎成為“共享辦公”的代名詞。

WeWork的兩位聯合創始人諾依曼和Miguel McKelvey(米格爾·邁克爾維)曾在紐約同一棟辦公大樓工作,并在那里相識。在年,兩人聯合創辦了了綠桌公司(Green Desk)。綠桌公司提供可持續的聯合辦公空間,里面有可回收的家具和綠色辦公用品。盡管當時房地產市場不景氣,綠桌公司卻蓬勃發展。之后,兩位創始人意識到不是“可持續”這個概念吸引大家來到綠桌公司,而是共享辦公。

年,兩人賣掉了綠桌公司的股份,創辦了WeWork。在接下來的年里,WeWork新開了家辦公空間,并引起了頂級風投公司Benchmark的注意。Benchmark是Twitter和Uber的早期投資者。

憑借Benchmark的投資,到年,WeWork的辦公空間面積達到萬平方英尺,會員數量達到人。隨著更多風險資金的涌入,WeWork辦公空間的數量激增。在年,WeWork走出美國,在倫敦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國際辦公空間。

年,WeWork第個辦公空間正式開幕,也就是在這一年,諾依曼碰到了軟銀的孫正義。

孫正義與諾依曼在WeWork的總部進行了會面,并且明確表示自己只有分鐘的參觀時間。在這短短的分鐘之后,他邀請諾依曼上了自己的車,在車里孫正義用自己的iPad草擬了對WeWork的投資計劃,他要想對WeWork進行億美元的投資。孫正義告訴諾依曼,要將WeWork的規模發展到比他自己最早預想的大倍。他還要求諾依曼意識到一點,在一場戰斗中,當個瘋子比當個聰明人更有用,他認為WeWork當前還是不夠瘋狂。孫正義認為,WeWork有可能會價值“數千億美元”。

危機浮現

在手握千億美元愿景基金的軟銀支持下,WeWork走上了瘋狂的擴張之路。

年月,WeWork以We Company的名義秘密提交IPO申請。個月之后,也即是年月,諾依曼對此進行了公布。

據第一財經,今年月,軟銀直接向WeWork投資了億美元。當時,WeWork風光無限,被市場認為是一家超級獨角獸,軟銀給其的估值高達億美元。

但是隨著IPO文件的逐步公布,投資者卻對這家超級獨角獸產生了質疑。

根據WeWork招股書顯示,年到年WeWork的營收分別為.億美元、.億美元、.億美元。不過,營收上的持續增長來源于門店不斷擴張帶來的虧損。從年到年,WeWork的凈虧損額從.億美元擴大至.億美元。

進入年以后,凈虧損的狀況仍未改變。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約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凈虧損達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同比增長%。無論增長還是虧損,WeWork都是全球最激進的公司之一。

WeWork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長期看,盡管我們不認為凈虧損占我們收入的百分比會增加,但這一比例可能會在短期內增加,并將繼續絕對增長!睂O正義也曾表示WeWork將在年之內“實現可觀的盈利”。

據世紀經濟報道,這些說辭并無法緩解投資者的擔憂。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師克里斯·萊恩預計,WeWork需要在未來年內需要有億美元現金,才能夠把現金流轉正。而如果在年之前出現經濟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錢,將提升到億美元。

但是WeWork過高的溢價與其業績形成的巨大反差讓投資者擔心,除此之外,許多觀察人士和投資者將其視為一家房地產公司,而非科技公司。盡管WeWork在上市申請文件中次使用“科技”一詞,但它的基本商業模式與其最大競爭對手IWG沒有什么不同。IWG通常被認為是一家房地產公司。

泡沫破滅

今年月,WeWork股票收到兩份賣方報價,可供交易規模均為萬美元,出讓價格分別為美元/股和美元/股。若交易成立,WeWork對應的估值分別為億美元和億美元。這與其億美元的估值相去甚遠,媒體紛紛用“估值腰斬”來形容。

月日,道瓊斯報道說,WeWork考慮將其IPO估值降至億美元以下。

月日,路透社報道,WeWork的IPO估值已經跌至億到億美元之間。

WeWork估值變化

據國際金融報,英國報刊《Evening Standard》甚至將WeWork形容為華爾街急診病房中病情最重的患者。華爾街金融機構曾對市場進行調研,以了解有多少投資者愿意為WeWork的股票買單,得出的答案令人失望:有意者寥寥。

月日,WeWork正式發布聲明:將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撤回招股說明書,推遲公司IPO。這個曾經耀眼的超級獨角獸最終沒能如愿地站上敲鐘舞臺。

本月初,彭博社報道稱,月底宣布推遲IPO數日后,WeWork就向員工發出了裁員警告,聲稱預計將本月底實施大規模裁員。雖然WeWork的高管并未明確說明具體裁員人數,但是知情人士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透露,此次裁員人數在人左右,約占WeWork員工總數的%。受影響的員工包括產品經理、工程師以及數據科學家。

軟銀才是始作俑者?

WeWork泡沫的破滅,與軟銀的投資脫不了干系。

WeWork在年時的億美元估值,實際上也是軟銀設定的。在年成立了規模達千億美元的軟銀愿景基金之后,軟銀在隨后一年對WeWork投入了億美元。

當WeWork在年月和年月分別接受軟銀億美元和億美元投資時,WeWork的估值從億美元飆升至億美元。換句話說,是軟銀的投資讓WeWork的估值提升了億美元。

此前據券商CLSA與研究機構Bernstein預估,過去兩年軟銀及其千億級投資基金愿景基金通過向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多次注資,已獲得后者接近%的股權,投資規模近億美元。

隨著WeWork的問題不斷被曝出,孫正義的投資不僅沒有收到什么回報,反而面臨著“打水漂”的風險。

WeWork中止IPO,正是其背后以軟銀為代表的投資方的決定。自從踏上IPO之路,WeWork的估值一降再降,從最高的億美元直線下調至億到億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這個估值,一旦上市無疑會令絕大數投資方虧得血本無歸。

當然,面對這樣的情況,軟銀更焦慮。據報道,當地時間月日,軟銀集團已獲得WeWork董事會的批準,將接管這家陷入困境的創業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方案,軟銀計劃向WeWork共投資億至億美元(約合人民幣億元)用于新融資和現有股票。此次交易對WeWork的預融資估值為億至億美元,比起今年月的億美元,只剩了個零頭。

軟銀新一輪投資額將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軟銀計劃以億美元的價格從現有的股東手上收購WeWork的股份。第二部分,軟銀計劃以認股權證的形式,加速向WeWork注資億美元。第三部分,軟銀聯合瑞穗集團為WeWork提供約億美元銀團貸款。軟銀希望大量的現金注入后,WeWork可以實現正向自由現金流,并實現盈利。

此外,為了讓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一旦融資順利完成,軟銀對WeWork的控制權將超過%。軟銀首席運營官Marcelo Claure將接替諾依曼擔任董事長。

這意味著,軟銀將在WeWork身上燒更多錢。

現在,WeWork的“上市”風波終于可以告一段落。WeWork未來的發展以及市場估值就要依靠軟銀來指引。畢竟,軟銀已經在WeWork身上耗費了多億美元,遠遠高于WeWork眼下的估值。

眾所周知,軟銀曾經投資阿里巴巴萬美元,獲得了超過億美元的回報。迄今為止,軟銀也是阿里巴巴集團的第一大股東,孫正義也被稱為“馬云背后的男人”。此外軟銀也是Uber、滴滴、Grab、ARM、OYO、餓了么等企業的投資者,這些企業組成了當今互聯網世界的金字塔。為此,孫正義稱自己為“獨角獸獵人”,他自己也曾以億美元財富超過比爾·蓋茨,做了天世界首富。

如今WeWork可能成為孫正義最失敗的一筆生意。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s)在給投資者的報告中指出:“WeWork IPO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即‘哪怕公司不盈利也可以獲得巨大市場估值’的時代宣告終結!

估值暴跌千億,共享經濟巨頭泡沫破滅!創始人分走億,日本前首富痛苦埋單

幾年后,當商學院教授們在寫他們的WeWork案例研究時,最大的實踐教訓之一可能是:WeWork應該從軟銀的孫正義那里少拿點錢。

據CNBC報道,月日,軟銀計劃為即將現金流枯竭的WeWork提供-億美元投資,對應WeWork的整體估值為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相比年初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估值只剩%。軟銀將控股超過%。

此外,為了讓WeWork創始人Adam Neumann(亞當·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長期以來,WeWork以共享辦公空間的商業模式為榮,將長租辦公空間改造再出租,賺取中間差價。這一商業模式并不復雜,但WeWork被加上“共享辦公鼻祖”“顛覆傳統寫字樓”等光環后,這一切就不同了。

WeWork神話

WeWork成立于年,主要為企業家、自由職業者、小型企業及大公司員工提供共享辦公的空間。年來,WeWork迅速崛起,目前業務覆蓋個國家和地區,會員共計萬名,幾乎成為“共享辦公”的代名詞。

WeWork的兩位聯合創始人諾依曼和Miguel McKelvey(米格爾·邁克爾維)曾在紐約同一棟辦公大樓工作,并在那里相識。在年,兩人聯合創辦了了綠桌公司(Green Desk)。綠桌公司提供可持續的聯合辦公空間,里面有可回收的家具和綠色辦公用品。盡管當時房地產市場不景氣,綠桌公司卻蓬勃發展。之后,兩位創始人意識到不是“可持續”這個概念吸引大家來到綠桌公司,而是共享辦公。

年,兩人賣掉了綠桌公司的股份,創辦了WeWork。在接下來的年里,WeWork新開了家辦公空間,并引起了頂級風投公司Benchmark的注意。Benchmark是Twitter和Uber的早期投資者。

憑借Benchmark的投資,到年,WeWork的辦公空間面積達到萬平方英尺,會員數量達到人。隨著更多風險資金的涌入,WeWork辦公空間的數量激增。在年,WeWork走出美國,在倫敦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國際辦公空間。

年,WeWork第個辦公空間正式開幕,也就是在這一年,諾依曼碰到了軟銀的孫正義。

孫正義與諾依曼在WeWork的總部進行了會面,并且明確表示自己只有分鐘的參觀時間。在這短短的分鐘之后,他邀請諾依曼上了自己的車,在車里孫正義用自己的iPad草擬了對WeWork的投資計劃,他要想對WeWork進行億美元的投資。孫正義告訴諾依曼,要將WeWork的規模發展到比他自己最早預想的大倍。他還要求諾依曼意識到一點,在一場戰斗中,當個瘋子比當個聰明人更有用,他認為WeWork當前還是不夠瘋狂。孫正義認為,WeWork有可能會價值“數千億美元”。

危機浮現

在手握千億美元愿景基金的軟銀支持下,WeWork走上了瘋狂的擴張之路。

年月,WeWork以We Company的名義秘密提交IPO申請。個月之后,也即是年月,諾依曼對此進行了公布。

據第一財經,今年月,軟銀直接向WeWork投資了億美元。當時,WeWork風光無限,被市場認為是一家超級獨角獸,軟銀給其的估值高達億美元。

但是隨著IPO文件的逐步公布,投資者卻對這家超級獨角獸產生了質疑。

根據WeWork招股書顯示,年到年WeWork的營收分別為.億美元、.億美元、.億美元。不過,營收上的持續增長來源于門店不斷擴張帶來的虧損。從年到年,WeWork的凈虧損額從.億美元擴大至.億美元。

進入年以后,凈虧損的狀況仍未改變。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約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凈虧損達億美元,高于年同期的.億美元,同比增長%。無論增長還是虧損,WeWork都是全球最激進的公司之一。

WeWork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長期看,盡管我們不認為凈虧損占我們收入的百分比會增加,但這一比例可能會在短期內增加,并將繼續絕對增長!睂O正義也曾表示WeWork將在年之內“實現可觀的盈利”。

據世紀經濟報道,這些說辭并無法緩解投資者的擔憂。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師克里斯·萊恩預計,WeWork需要在未來年內需要有億美元現金,才能夠把現金流轉正。而如果在年之前出現經濟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錢,將提升到億美元。

但是WeWork過高的溢價與其業績形成的巨大反差讓投資者擔心,除此之外,許多觀察人士和投資者將其視為一家房地產公司,而非科技公司。盡管WeWork在上市申請文件中次使用“科技”一詞,但它的基本商業模式與其最大競爭對手IWG沒有什么不同。IWG通常被認為是一家房地產公司。

泡沫破滅

今年月,WeWork股票收到兩份賣方報價,可供交易規模均為萬美元,出讓價格分別為美元/股和美元/股。若交易成立,WeWork對應的估值分別為億美元和億美元。這與其億美元的估值相去甚遠,媒體紛紛用“估值腰斬”來形容。

月日,道瓊斯報道說,WeWork考慮將其IPO估值降至億美元以下。

月日,路透社報道,WeWork的IPO估值已經跌至億到億美元之間。

WeWork估值變化

據國際金融報,英國報刊《Evening Standard》甚至將WeWork形容為華爾街急診病房中病情最重的患者。華爾街金融機構曾對市場進行調研,以了解有多少投資者愿意為WeWork的股票買單,得出的答案令人失望:有意者寥寥。

月日,WeWork正式發布聲明:將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撤回招股說明書,推遲公司IPO。這個曾經耀眼的超級獨角獸最終沒能如愿地站上敲鐘舞臺。

本月初,彭博社報道稱,月底宣布推遲IPO數日后,WeWork就向員工發出了裁員警告,聲稱預計將本月底實施大規模裁員。雖然WeWork的高管并未明確說明具體裁員人數,但是知情人士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透露,此次裁員人數在人左右,約占WeWork員工總數的%。受影響的員工包括產品經理、工程師以及數據科學家。

軟銀才是始作俑者?

WeWork泡沫的破滅,與軟銀的投資脫不了干系。

WeWork在年時的億美元估值,實際上也是軟銀設定的。在年成立了規模達千億美元的軟銀愿景基金之后,軟銀在隨后一年對WeWork投入了億美元。

當WeWork在年月和年月分別接受軟銀億美元和億美元投資時,WeWork的估值從億美元飆升至億美元。換句話說,是軟銀的投資讓WeWork的估值提升了億美元。

此前據券商CLSA與研究機構Bernstein預估,過去兩年軟銀及其千億級投資基金愿景基金通過向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多次注資,已獲得后者接近%的股權,投資規模近億美元。

隨著WeWork的問題不斷被曝出,孫正義的投資不僅沒有收到什么回報,反而面臨著“打水漂”的風險。

WeWork中止IPO,正是其背后以軟銀為代表的投資方的決定。自從踏上IPO之路,WeWork的估值一降再降,從最高的億美元直線下調至億到億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這個估值,一旦上市無疑會令絕大數投資方虧得血本無歸。

當然,面對這樣的情況,軟銀更焦慮。據報道,當地時間月日,軟銀集團已獲得WeWork董事會的批準,將接管這家陷入困境的創業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方案,軟銀計劃向WeWork共投資億至億美元(約合人民幣億元)用于新融資和現有股票。此次交易對WeWork的預融資估值為億至億美元,比起今年月的億美元,只剩了個零頭。

軟銀新一輪投資額將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軟銀計劃以億美元的價格從現有的股東手上收購WeWork的股份。第二部分,軟銀計劃以認股權證的形式,加速向WeWork注資億美元。第三部分,軟銀聯合瑞穗集團為WeWork提供約億美元銀團貸款。軟銀希望大量的現金注入后,WeWork可以實現正向自由現金流,并實現盈利。

此外,為了讓諾依曼放棄對WeWork的控制,軟銀將向諾依曼支付約億美元(約億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包括.億美元的股權,.億美元的咨詢費,以及億美元的信貸。

一旦融資順利完成,軟銀對WeWork的控制權將超過%。軟銀首席運營官Marcelo Claure將接替諾依曼擔任董事長。

這意味著,軟銀將在WeWork身上燒更多錢。

現在,WeWork的“上市”風波終于可以告一段落。WeWork未來的發展以及市場估值就要依靠軟銀來指引。畢竟,軟銀已經在WeWork身上耗費了多億美元,遠遠高于WeWork眼下的估值。

眾所周知,軟銀曾經投資阿里巴巴萬美元,獲得了超過億美元的回報。迄今為止,軟銀也是阿里巴巴集團的第一大股東,孫正義也被稱為“馬云背后的男人”。此外軟銀也是Uber、滴滴、Grab、ARM、OYO、餓了么等企業的投資者,這些企業組成了當今互聯網世界的金字塔。為此,孫正義稱自己為“獨角獸獵人”,他自己也曾以億美元財富超過比爾·蓋茨,做了天世界首富。

如今WeWork可能成為孫正義最失敗的一筆生意。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s)在給投資者的報告中指出:“WeWork IPO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即‘哪怕公司不盈利也可以獲得巨大市場估值’的時代宣告終結!

描述心情的句子




(成都養生網)

附件:

中醫養生


© <養生網_主關鍵詞>成都養生網 聯系我們

請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則后果自負,一切與程序作者無關!

成都養生網 哈灵江苏麻将作弊器 上证000001指 黑金团队快乐8网址导航 大圣捕鱼下载手机版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一 好彩1走势 中航资本股票股吧 正版官方真人欢乐捕鱼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 紫幻河南麻将破解 福建31选7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