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郵箱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健康養生_主關鍵詞>

文章來源:SEO    發布時間:2020-06-01 10:30:46  【字號:      】

形勢政策論文會計初級-天津會計網-中級財務會計報表學習網站山西新聞網具有新聞采寫社會化媒體資訊和產品為一體的互聯網媒體平臺記錄社會、傳播信息每天24小時面向廣大網民和網絡媒體,快速、準確地提供文字、圖片、視頻等多樣化的資訊服務力求及時、客觀、權威、獨立地報道新聞,致力于應用前沿。

有關天廣中茂(.SZ)的公司債兌付懸案仍在持續發酵。

月日,天廣中茂所發行的唯一一只公司債“天廣”迎來回售日,而當日天廣中茂發布相關付息公告的同時,僅向未申請回售的債券持有人支付利息,而申請回售的部分持有人則未收到本金與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部分持有人未按時收到本金利息,但天廣中茂并未對此發布任何公告。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天廣中茂之所以陷入如今的債券兌付僵局,與不同的債券持有人在“是否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問題上陷入了分歧。

事實上,伴隨信用債風險事件的頻繁發生,不同債券持有人在同一兌付事件上呈現出的不同立場,也正在給一些信用主體的重組求生帶來新的難題。

回售的戰爭

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危機此前已有苗頭。

早在天廣接近回售兌付日前的月日,天廣中茂針對該債券提出過一份債務清償方案,并委托廣發證券與持有人溝通,希望持有人撤回回售以給予天廣中茂信用展期。

在天廣中茂與廣發證券的溝通斡旋下,目前大部分債券持有人的確選擇了撤回回售申請,但至今仍然有部分債券持有人堅持要求回售。

“主要考慮是希望發行人最終能夠兌付,如果它的流動性最終出問題,那最后受損失的還是持有人!币晃煌獬坊鼗厥鄣奶鞆V中茂債券持有人坦言,“在救活公司這一點上,持有人和發行人的利益還是一致的!

然而,仍然有部分持有人堅持選擇回售,甚至還包括個別券商在內的機構投資者。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至少有兩家券商卷入了此次兌付事件,而其中一家已基本同意撤回回售,而另一家則仍選擇拒絕。

“目前一家原則上同意了撤回,但另一家還是有點難!痹氯胀,一位接近廣發證券人士坦言。

而除機構投資者外,也有個別中小持有人拒絕撤回回售為天廣中茂提供展期。

而據天廣中茂月日披露,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中,共有%撤回了回售申請。但記者獲悉,如果撤回回售比例達到%以上,“天廣”則有望效仿“宜華”,走“場外兌付”的模式。

“根據債券條款,債券人有權利行使回售權,這種權利并不受發行人意志的影響,如果沒有到期兌付,顯然發行人應當構成違約!绷硪晃粓猿诌x擇回售的持有人月日表示,“這種時候玩文字游戲是沒意義的!

對于兌付的爭議,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曾致電天廣中茂方面,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紓困的“砝碼”

至今,天廣中茂尚未公告承認“違約”這一事實。

事實上,作為當年深交所中小板的“消防第一股”,天廣中茂早在兌付事件發生前一年多的時間里,就陷入了經營困難。

早在年,天廣中茂部分園林項目因資金問題停工,而彼時引入東方盛來作為戰略投資者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但后者承諾的資金卻始終未至,以至天廣中茂實控人陳秀玉、陳文團與東方盛來間產生裂痕。

對于沒有履行的承諾,東方盛來解釋稱,這與天廣中茂股東方面隱瞞了公司的業績變臉風險,沒有交出足夠的管理經營權有關。

這一事件,最終也讓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問題遲遲得不到化解。據其三季報披露,天廣中茂前三季度營業收入下降超過%,扣非歸母凈利潤虧損達高達.億元;同時現金流凈減少達.億元,而籌資的現金流量僅為區區.萬元。

而據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獨家獲悉,大多數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的原因,與天廣中茂和潛在投資者的一場談判引入新的紓困方案有關。

據記者獲悉,在天廣中茂與債券持有人的溝通中透露了兩項紓困計劃,一是引入云南地區的某國資對天廣中茂進行重組,二是引入廣州地區的某紓困資金,為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事實上,兩項紓困計劃并非毫無征兆,月日天廣中茂與云南昭通市投資局簽訂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邵通市將支持天廣中茂在昭通落戶食用菌種植等生產基地樂,而天廣中茂旗下也的確有一家投資額達.億元的園林建設公司位于廣州。

但在兩場談判中,潛在的紓困方都提出了一個前提:公募債不能違約。因此天廣中茂多番向債券持有人溝通,希望選擇撤回回售申請,以避免公募債出現實質性違約,進而影響上述兩個紓困計劃的實施。

記者了解到,不少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決策,恰與天廣中茂給出的這一“紓困希望”不無關聯。

與之對應的是,天廣中茂作為上市公司還存在退市風險,一方面公司年與年前三季度的歸母公司凈利潤均出現虧損;同時月日其股價最低時觸及.元/股,若進一步下跌則有可能長期跌破元面值觸發退市條件。

“如果不能引入國資或紓困資金,股價一路下跌,天廣中茂就有可能觸發退市機制,這無論對股東還是債券持有人,都是多輸的局面,所以希望其他選擇回售的持有人也能夠盡量撤回!币晃唤咏鞆V中茂的債券持有人坦言,“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相信發行人是唯一的選擇!

但對于這一條件,也有持有人對天廣中茂投下了不信任票。

“公司之前引入戰投后就被指隱瞞業績變臉的問題,現在給它展期了,它萬一紓困和重組涼了,最后受損的還是持有人!鄙鲜龇磳Τ坊鼗厥鄣某钟腥吮硎。

信披的尷尬

這場兌付危機中,資本市場的信披規則或亦受到了挑戰。

在天廣中茂月日晚發布的兌付公告中,其僅表示正在與未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進行,但對于未向該部分持有人兌付本息一事,未予在公告中進行披露。

雖然面對信用債違約的高發,交易所從挽救發行人的角度出發正在籌劃違約寬限期制度,但目前尚未有明確的寬限期制度落地,因此這也引發了市場人士的質疑。

“法不溯及過往,且不說寬限期制度如何落地和執行,以何種標準和規則展開,在寬限期制度尚未執行的情況下,就縱容債券發行人的兌付逾期行為,顯然是對既有的信息披露規則的一種破壞!比A北一家私募機構人士表示。

“寬限期如何執行,也應當充分考慮市場影響,否則在當前逃廢債頻出的狀況下,容易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痹撊耸刻寡。

此外,天廣中茂在與部分持有人溝通的過程中,為了爭取更多持有人撤銷回收所釋放的紓困信息及紓困前提,也并未通過正規的信披渠道予以披露。

“無論是云南地區的某些國資參與重組,亦或是廣州方面有紓困計劃,都是關乎上市公司能否起死回生的重要信息!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表示,“但天廣中茂并未對相關信息進行常規的披露!

不僅如此,天廣中茂的股價也隨之發生了異動。就在天廣中茂在發出付息公告的月日當天開始,連續兩天出現漲停,合計漲幅達到.%,但在隨后的月日,天廣中茂又一度跌停。

在市場的解讀中,天廣中茂的股價源于區塊鏈概念的帶動,原因無非是去年月日,其子公司中茂生物與外部公司宣布共同成立一家致力于農產品防偽溯源的區塊鏈技術研發中心。

但也有市場人士質疑,天廣中茂的股價異動,是否也與其紓困計劃等內幕信息在部分債券持有人中“預先泄露”有關。

“不僅是持有人,包括公司股東都不會愿意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債違約,但如果為了避免觸發違約而公然違背信披要求,讓一小部分人率先知道消息來投資獲利,這可能會產生更大的錯誤!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坦言。

有關天廣中茂(.SZ)的公司債兌付懸案仍在持續發酵。

月日,天廣中茂所發行的唯一一只公司債“天廣”迎來回售日,而當日天廣中茂發布相關付息公告的同時,僅向未申請回售的債券持有人支付利息,而申請回售的部分持有人則未收到本金與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部分持有人未按時收到本金利息,但天廣中茂并未對此發布任何公告。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天廣中茂之所以陷入如今的債券兌付僵局,與不同的債券持有人在“是否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問題上陷入了分歧。

事實上,伴隨信用債風險事件的頻繁發生,不同債券持有人在同一兌付事件上呈現出的不同立場,也正在給一些信用主體的重組求生帶來新的難題。

回售的戰爭

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危機此前已有苗頭。

早在天廣接近回售兌付日前的月日,天廣中茂針對該債券提出過一份債務清償方案,并委托廣發證券與持有人溝通,希望持有人撤回回售以給予天廣中茂信用展期。

在天廣中茂與廣發證券的溝通斡旋下,目前大部分債券持有人的確選擇了撤回回售申請,但至今仍然有部分債券持有人堅持要求回售。

“主要考慮是希望發行人最終能夠兌付,如果它的流動性最終出問題,那最后受損失的還是持有人!币晃煌獬坊鼗厥鄣奶鞆V中茂債券持有人坦言,“在救活公司這一點上,持有人和發行人的利益還是一致的!

然而,仍然有部分持有人堅持選擇回售,甚至還包括個別券商在內的機構投資者。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至少有兩家券商卷入了此次兌付事件,而其中一家已基本同意撤回回售,而另一家則仍選擇拒絕。

“目前一家原則上同意了撤回,但另一家還是有點難!痹氯胀,一位接近廣發證券人士坦言。

而除機構投資者外,也有個別中小持有人拒絕撤回回售為天廣中茂提供展期。

而據天廣中茂月日披露,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中,共有%撤回了回售申請。但記者獲悉,如果撤回回售比例達到%以上,“天廣”則有望效仿“宜華”,走“場外兌付”的模式。

“根據債券條款,債券人有權利行使回售權,這種權利并不受發行人意志的影響,如果沒有到期兌付,顯然發行人應當構成違約!绷硪晃粓猿诌x擇回售的持有人月日表示,“這種時候玩文字游戲是沒意義的!

對于兌付的爭議,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曾致電天廣中茂方面,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紓困的“砝碼”

至今,天廣中茂尚未公告承認“違約”這一事實。

事實上,作為當年深交所中小板的“消防第一股”,天廣中茂早在兌付事件發生前一年多的時間里,就陷入了經營困難。

早在年,天廣中茂部分園林項目因資金問題停工,而彼時引入東方盛來作為戰略投資者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但后者承諾的資金卻始終未至,以至天廣中茂實控人陳秀玉、陳文團與東方盛來間產生裂痕。

對于沒有履行的承諾,東方盛來解釋稱,這與天廣中茂股東方面隱瞞了公司的業績變臉風險,沒有交出足夠的管理經營權有關。

這一事件,最終也讓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問題遲遲得不到化解。據其三季報披露,天廣中茂前三季度營業收入下降超過%,扣非歸母凈利潤虧損達高達.億元;同時現金流凈減少達.億元,而籌資的現金流量僅為區區.萬元。

而據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獨家獲悉,大多數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的原因,與天廣中茂和潛在投資者的一場談判引入新的紓困方案有關。

據記者獲悉,在天廣中茂與債券持有人的溝通中透露了兩項紓困計劃,一是引入云南地區的某國資對天廣中茂進行重組,二是引入廣州地區的某紓困資金,為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事實上,兩項紓困計劃并非毫無征兆,月日天廣中茂與云南昭通市投資局簽訂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邵通市將支持天廣中茂在昭通落戶食用菌種植等生產基地樂,而天廣中茂旗下也的確有一家投資額達.億元的園林建設公司位于廣州。

但在兩場談判中,潛在的紓困方都提出了一個前提:公募債不能違約。因此天廣中茂多番向債券持有人溝通,希望選擇撤回回售申請,以避免公募債出現實質性違約,進而影響上述兩個紓困計劃的實施。

記者了解到,不少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決策,恰與天廣中茂給出的這一“紓困希望”不無關聯。

與之對應的是,天廣中茂作為上市公司還存在退市風險,一方面公司年與年前三季度的歸母公司凈利潤均出現虧損;同時月日其股價最低時觸及.元/股,若進一步下跌則有可能長期跌破元面值觸發退市條件。

“如果不能引入國資或紓困資金,股價一路下跌,天廣中茂就有可能觸發退市機制,這無論對股東還是債券持有人,都是多輸的局面,所以希望其他選擇回售的持有人也能夠盡量撤回!币晃唤咏鞆V中茂的債券持有人坦言,“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相信發行人是唯一的選擇!

但對于這一條件,也有持有人對天廣中茂投下了不信任票。

“公司之前引入戰投后就被指隱瞞業績變臉的問題,現在給它展期了,它萬一紓困和重組涼了,最后受損的還是持有人!鄙鲜龇磳Τ坊鼗厥鄣某钟腥吮硎。

信披的尷尬

這場兌付危機中,資本市場的信披規則或亦受到了挑戰。

在天廣中茂月日晚發布的兌付公告中,其僅表示正在與未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進行,但對于未向該部分持有人兌付本息一事,未予在公告中進行披露。

雖然面對信用債違約的高發,交易所從挽救發行人的角度出發正在籌劃違約寬限期制度,但目前尚未有明確的寬限期制度落地,因此這也引發了市場人士的質疑。

“法不溯及過往,且不說寬限期制度如何落地和執行,以何種標準和規則展開,在寬限期制度尚未執行的情況下,就縱容債券發行人的兌付逾期行為,顯然是對既有的信息披露規則的一種破壞!比A北一家私募機構人士表示。

“寬限期如何執行,也應當充分考慮市場影響,否則在當前逃廢債頻出的狀況下,容易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痹撊耸刻寡。

此外,天廣中茂在與部分持有人溝通的過程中,為了爭取更多持有人撤銷回收所釋放的紓困信息及紓困前提,也并未通過正規的信披渠道予以披露。

“無論是云南地區的某些國資參與重組,亦或是廣州方面有紓困計劃,都是關乎上市公司能否起死回生的重要信息!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表示,“但天廣中茂并未對相關信息進行常規的披露!

不僅如此,天廣中茂的股價也隨之發生了異動。就在天廣中茂在發出付息公告的月日當天開始,連續兩天出現漲停,合計漲幅達到.%,但在隨后的月日,天廣中茂又一度跌停。

在市場的解讀中,天廣中茂的股價源于區塊鏈概念的帶動,原因無非是去年月日,其子公司中茂生物與外部公司宣布共同成立一家致力于農產品防偽溯源的區塊鏈技術研發中心。

但也有市場人士質疑,天廣中茂的股價異動,是否也與其紓困計劃等內幕信息在部分債券持有人中“預先泄露”有關。

“不僅是持有人,包括公司股東都不會愿意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債違約,但如果為了避免觸發違約而公然違背信披要求,讓一小部分人率先知道消息來投資獲利,這可能會產生更大的錯誤!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坦言。

有關天廣中茂(.SZ)的公司債兌付懸案仍在持續發酵。

月日,天廣中茂所發行的唯一一只公司債“天廣”迎來回售日,而當日天廣中茂發布相關付息公告的同時,僅向未申請回售的債券持有人支付利息,而申請回售的部分持有人則未收到本金與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部分持有人未按時收到本金利息,但天廣中茂并未對此發布任何公告。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天廣中茂之所以陷入如今的債券兌付僵局,與不同的債券持有人在“是否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問題上陷入了分歧。

事實上,伴隨信用債風險事件的頻繁發生,不同債券持有人在同一兌付事件上呈現出的不同立場,也正在給一些信用主體的重組求生帶來新的難題。

回售的戰爭

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危機此前已有苗頭。

早在天廣接近回售兌付日前的月日,天廣中茂針對該債券提出過一份債務清償方案,并委托廣發證券與持有人溝通,希望持有人撤回回售以給予天廣中茂信用展期。

在天廣中茂與廣發證券的溝通斡旋下,目前大部分債券持有人的確選擇了撤回回售申請,但至今仍然有部分債券持有人堅持要求回售。

“主要考慮是希望發行人最終能夠兌付,如果它的流動性最終出問題,那最后受損失的還是持有人!币晃煌獬坊鼗厥鄣奶鞆V中茂債券持有人坦言,“在救活公司這一點上,持有人和發行人的利益還是一致的!

然而,仍然有部分持有人堅持選擇回售,甚至還包括個別券商在內的機構投資者。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至少有兩家券商卷入了此次兌付事件,而其中一家已基本同意撤回回售,而另一家則仍選擇拒絕。

“目前一家原則上同意了撤回,但另一家還是有點難!痹氯胀,一位接近廣發證券人士坦言。

而除機構投資者外,也有個別中小持有人拒絕撤回回售為天廣中茂提供展期。

而據天廣中茂月日披露,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中,共有%撤回了回售申請。但記者獲悉,如果撤回回售比例達到%以上,“天廣”則有望效仿“宜華”,走“場外兌付”的模式。

“根據債券條款,債券人有權利行使回售權,這種權利并不受發行人意志的影響,如果沒有到期兌付,顯然發行人應當構成違約!绷硪晃粓猿诌x擇回售的持有人月日表示,“這種時候玩文字游戲是沒意義的!

對于兌付的爭議,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曾致電天廣中茂方面,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紓困的“砝碼”

至今,天廣中茂尚未公告承認“違約”這一事實。

事實上,作為當年深交所中小板的“消防第一股”,天廣中茂早在兌付事件發生前一年多的時間里,就陷入了經營困難。

早在年,天廣中茂部分園林項目因資金問題停工,而彼時引入東方盛來作為戰略投資者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但后者承諾的資金卻始終未至,以至天廣中茂實控人陳秀玉、陳文團與東方盛來間產生裂痕。

對于沒有履行的承諾,東方盛來解釋稱,這與天廣中茂股東方面隱瞞了公司的業績變臉風險,沒有交出足夠的管理經營權有關。

這一事件,最終也讓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問題遲遲得不到化解。據其三季報披露,天廣中茂前三季度營業收入下降超過%,扣非歸母凈利潤虧損達高達.億元;同時現金流凈減少達.億元,而籌資的現金流量僅為區區.萬元。

而據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獨家獲悉,大多數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的原因,與天廣中茂和潛在投資者的一場談判引入新的紓困方案有關。

據記者獲悉,在天廣中茂與債券持有人的溝通中透露了兩項紓困計劃,一是引入云南地區的某國資對天廣中茂進行重組,二是引入廣州地區的某紓困資金,為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事實上,兩項紓困計劃并非毫無征兆,月日天廣中茂與云南昭通市投資局簽訂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邵通市將支持天廣中茂在昭通落戶食用菌種植等生產基地樂,而天廣中茂旗下也的確有一家投資額達.億元的園林建設公司位于廣州。

但在兩場談判中,潛在的紓困方都提出了一個前提:公募債不能違約。因此天廣中茂多番向債券持有人溝通,希望選擇撤回回售申請,以避免公募債出現實質性違約,進而影響上述兩個紓困計劃的實施。

記者了解到,不少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決策,恰與天廣中茂給出的這一“紓困希望”不無關聯。

與之對應的是,天廣中茂作為上市公司還存在退市風險,一方面公司年與年前三季度的歸母公司凈利潤均出現虧損;同時月日其股價最低時觸及.元/股,若進一步下跌則有可能長期跌破元面值觸發退市條件。

“如果不能引入國資或紓困資金,股價一路下跌,天廣中茂就有可能觸發退市機制,這無論對股東還是債券持有人,都是多輸的局面,所以希望其他選擇回售的持有人也能夠盡量撤回!币晃唤咏鞆V中茂的債券持有人坦言,“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相信發行人是唯一的選擇!

但對于這一條件,也有持有人對天廣中茂投下了不信任票。

“公司之前引入戰投后就被指隱瞞業績變臉的問題,現在給它展期了,它萬一紓困和重組涼了,最后受損的還是持有人!鄙鲜龇磳Τ坊鼗厥鄣某钟腥吮硎。

信披的尷尬

這場兌付危機中,資本市場的信披規則或亦受到了挑戰。

在天廣中茂月日晚發布的兌付公告中,其僅表示正在與未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進行,但對于未向該部分持有人兌付本息一事,未予在公告中進行披露。

雖然面對信用債違約的高發,交易所從挽救發行人的角度出發正在籌劃違約寬限期制度,但目前尚未有明確的寬限期制度落地,因此這也引發了市場人士的質疑。

“法不溯及過往,且不說寬限期制度如何落地和執行,以何種標準和規則展開,在寬限期制度尚未執行的情況下,就縱容債券發行人的兌付逾期行為,顯然是對既有的信息披露規則的一種破壞!比A北一家私募機構人士表示。

“寬限期如何執行,也應當充分考慮市場影響,否則在當前逃廢債頻出的狀況下,容易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痹撊耸刻寡。

此外,天廣中茂在與部分持有人溝通的過程中,為了爭取更多持有人撤銷回收所釋放的紓困信息及紓困前提,也并未通過正規的信披渠道予以披露。

“無論是云南地區的某些國資參與重組,亦或是廣州方面有紓困計劃,都是關乎上市公司能否起死回生的重要信息!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表示,“但天廣中茂并未對相關信息進行常規的披露!

不僅如此,天廣中茂的股價也隨之發生了異動。就在天廣中茂在發出付息公告的月日當天開始,連續兩天出現漲停,合計漲幅達到.%,但在隨后的月日,天廣中茂又一度跌停。

在市場的解讀中,天廣中茂的股價源于區塊鏈概念的帶動,原因無非是去年月日,其子公司中茂生物與外部公司宣布共同成立一家致力于農產品防偽溯源的區塊鏈技術研發中心。

但也有市場人士質疑,天廣中茂的股價異動,是否也與其紓困計劃等內幕信息在部分債券持有人中“預先泄露”有關。

“不僅是持有人,包括公司股東都不會愿意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債違約,但如果為了避免觸發違約而公然違背信披要求,讓一小部分人率先知道消息來投資獲利,這可能會產生更大的錯誤!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坦言。

有關天廣中茂(.SZ)的公司債兌付懸案仍在持續發酵。

月日,天廣中茂所發行的唯一一只公司債“天廣”迎來回售日,而當日天廣中茂發布相關付息公告的同時,僅向未申請回售的債券持有人支付利息,而申請回售的部分持有人則未收到本金與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部分持有人未按時收到本金利息,但天廣中茂并未對此發布任何公告。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天廣中茂之所以陷入如今的債券兌付僵局,與不同的債券持有人在“是否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問題上陷入了分歧。

事實上,伴隨信用債風險事件的頻繁發生,不同債券持有人在同一兌付事件上呈現出的不同立場,也正在給一些信用主體的重組求生帶來新的難題。

回售的戰爭

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危機此前已有苗頭。

早在天廣接近回售兌付日前的月日,天廣中茂針對該債券提出過一份債務清償方案,并委托廣發證券與持有人溝通,希望持有人撤回回售以給予天廣中茂信用展期。

在天廣中茂與廣發證券的溝通斡旋下,目前大部分債券持有人的確選擇了撤回回售申請,但至今仍然有部分債券持有人堅持要求回售。

“主要考慮是希望發行人最終能夠兌付,如果它的流動性最終出問題,那最后受損失的還是持有人!币晃煌獬坊鼗厥鄣奶鞆V中茂債券持有人坦言,“在救活公司這一點上,持有人和發行人的利益還是一致的!

然而,仍然有部分持有人堅持選擇回售,甚至還包括個別券商在內的機構投資者。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至少有兩家券商卷入了此次兌付事件,而其中一家已基本同意撤回回售,而另一家則仍選擇拒絕。

“目前一家原則上同意了撤回,但另一家還是有點難!痹氯胀,一位接近廣發證券人士坦言。

而除機構投資者外,也有個別中小持有人拒絕撤回回售為天廣中茂提供展期。

而據天廣中茂月日披露,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中,共有%撤回了回售申請。但記者獲悉,如果撤回回售比例達到%以上,“天廣”則有望效仿“宜華”,走“場外兌付”的模式。

“根據債券條款,債券人有權利行使回售權,這種權利并不受發行人意志的影響,如果沒有到期兌付,顯然發行人應當構成違約!绷硪晃粓猿诌x擇回售的持有人月日表示,“這種時候玩文字游戲是沒意義的!

對于兌付的爭議,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曾致電天廣中茂方面,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紓困的“砝碼”

至今,天廣中茂尚未公告承認“違約”這一事實。

事實上,作為當年深交所中小板的“消防第一股”,天廣中茂早在兌付事件發生前一年多的時間里,就陷入了經營困難。

早在年,天廣中茂部分園林項目因資金問題停工,而彼時引入東方盛來作為戰略投資者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但后者承諾的資金卻始終未至,以至天廣中茂實控人陳秀玉、陳文團與東方盛來間產生裂痕。

對于沒有履行的承諾,東方盛來解釋稱,這與天廣中茂股東方面隱瞞了公司的業績變臉風險,沒有交出足夠的管理經營權有關。

這一事件,最終也讓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問題遲遲得不到化解。據其三季報披露,天廣中茂前三季度營業收入下降超過%,扣非歸母凈利潤虧損達高達.億元;同時現金流凈減少達.億元,而籌資的現金流量僅為區區.萬元。

而據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獨家獲悉,大多數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的原因,與天廣中茂和潛在投資者的一場談判引入新的紓困方案有關。

據記者獲悉,在天廣中茂與債券持有人的溝通中透露了兩項紓困計劃,一是引入云南地區的某國資對天廣中茂進行重組,二是引入廣州地區的某紓困資金,為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事實上,兩項紓困計劃并非毫無征兆,月日天廣中茂與云南昭通市投資局簽訂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邵通市將支持天廣中茂在昭通落戶食用菌種植等生產基地樂,而天廣中茂旗下也的確有一家投資額達.億元的園林建設公司位于廣州。

但在兩場談判中,潛在的紓困方都提出了一個前提:公募債不能違約。因此天廣中茂多番向債券持有人溝通,希望選擇撤回回售申請,以避免公募債出現實質性違約,進而影響上述兩個紓困計劃的實施。

記者了解到,不少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決策,恰與天廣中茂給出的這一“紓困希望”不無關聯。

與之對應的是,天廣中茂作為上市公司還存在退市風險,一方面公司年與年前三季度的歸母公司凈利潤均出現虧損;同時月日其股價最低時觸及.元/股,若進一步下跌則有可能長期跌破元面值觸發退市條件。

“如果不能引入國資或紓困資金,股價一路下跌,天廣中茂就有可能觸發退市機制,這無論對股東還是債券持有人,都是多輸的局面,所以希望其他選擇回售的持有人也能夠盡量撤回!币晃唤咏鞆V中茂的債券持有人坦言,“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相信發行人是唯一的選擇!

但對于這一條件,也有持有人對天廣中茂投下了不信任票。

“公司之前引入戰投后就被指隱瞞業績變臉的問題,現在給它展期了,它萬一紓困和重組涼了,最后受損的還是持有人!鄙鲜龇磳Τ坊鼗厥鄣某钟腥吮硎。

信披的尷尬

這場兌付危機中,資本市場的信披規則或亦受到了挑戰。

在天廣中茂月日晚發布的兌付公告中,其僅表示正在與未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進行,但對于未向該部分持有人兌付本息一事,未予在公告中進行披露。

雖然面對信用債違約的高發,交易所從挽救發行人的角度出發正在籌劃違約寬限期制度,但目前尚未有明確的寬限期制度落地,因此這也引發了市場人士的質疑。

“法不溯及過往,且不說寬限期制度如何落地和執行,以何種標準和規則展開,在寬限期制度尚未執行的情況下,就縱容債券發行人的兌付逾期行為,顯然是對既有的信息披露規則的一種破壞!比A北一家私募機構人士表示。

“寬限期如何執行,也應當充分考慮市場影響,否則在當前逃廢債頻出的狀況下,容易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痹撊耸刻寡。

此外,天廣中茂在與部分持有人溝通的過程中,為了爭取更多持有人撤銷回收所釋放的紓困信息及紓困前提,也并未通過正規的信披渠道予以披露。

“無論是云南地區的某些國資參與重組,亦或是廣州方面有紓困計劃,都是關乎上市公司能否起死回生的重要信息!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表示,“但天廣中茂并未對相關信息進行常規的披露!

不僅如此,天廣中茂的股價也隨之發生了異動。就在天廣中茂在發出付息公告的月日當天開始,連續兩天出現漲停,合計漲幅達到.%,但在隨后的月日,天廣中茂又一度跌停。

在市場的解讀中,天廣中茂的股價源于區塊鏈概念的帶動,原因無非是去年月日,其子公司中茂生物與外部公司宣布共同成立一家致力于農產品防偽溯源的區塊鏈技術研發中心。

但也有市場人士質疑,天廣中茂的股價異動,是否也與其紓困計劃等內幕信息在部分債券持有人中“預先泄露”有關。

“不僅是持有人,包括公司股東都不會愿意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債違約,但如果為了避免觸發違約而公然違背信披要求,讓一小部分人率先知道消息來投資獲利,這可能會產生更大的錯誤!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坦言。

有關天廣中茂(.SZ)的公司債兌付懸案仍在持續發酵。

月日,天廣中茂所發行的唯一一只公司債“天廣”迎來回售日,而當日天廣中茂發布相關付息公告的同時,僅向未申請回售的債券持有人支付利息,而申請回售的部分持有人則未收到本金與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部分持有人未按時收到本金利息,但天廣中茂并未對此發布任何公告。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天廣中茂之所以陷入如今的債券兌付僵局,與不同的債券持有人在“是否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問題上陷入了分歧。

事實上,伴隨信用債風險事件的頻繁發生,不同債券持有人在同一兌付事件上呈現出的不同立場,也正在給一些信用主體的重組求生帶來新的難題。

回售的戰爭

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危機此前已有苗頭。

早在天廣接近回售兌付日前的月日,天廣中茂針對該債券提出過一份債務清償方案,并委托廣發證券與持有人溝通,希望持有人撤回回售以給予天廣中茂信用展期。

在天廣中茂與廣發證券的溝通斡旋下,目前大部分債券持有人的確選擇了撤回回售申請,但至今仍然有部分債券持有人堅持要求回售。

“主要考慮是希望發行人最終能夠兌付,如果它的流動性最終出問題,那最后受損失的還是持有人!币晃煌獬坊鼗厥鄣奶鞆V中茂債券持有人坦言,“在救活公司這一點上,持有人和發行人的利益還是一致的!

然而,仍然有部分持有人堅持選擇回售,甚至還包括個別券商在內的機構投資者。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至少有兩家券商卷入了此次兌付事件,而其中一家已基本同意撤回回售,而另一家則仍選擇拒絕。

“目前一家原則上同意了撤回,但另一家還是有點難!痹氯胀,一位接近廣發證券人士坦言。

而除機構投資者外,也有個別中小持有人拒絕撤回回售為天廣中茂提供展期。

而據天廣中茂月日披露,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中,共有%撤回了回售申請。但記者獲悉,如果撤回回售比例達到%以上,“天廣”則有望效仿“宜華”,走“場外兌付”的模式。

“根據債券條款,債券人有權利行使回售權,這種權利并不受發行人意志的影響,如果沒有到期兌付,顯然發行人應當構成違約!绷硪晃粓猿诌x擇回售的持有人月日表示,“這種時候玩文字游戲是沒意義的!

對于兌付的爭議,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曾致電天廣中茂方面,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紓困的“砝碼”

至今,天廣中茂尚未公告承認“違約”這一事實。

事實上,作為當年深交所中小板的“消防第一股”,天廣中茂早在兌付事件發生前一年多的時間里,就陷入了經營困難。

早在年,天廣中茂部分園林項目因資金問題停工,而彼時引入東方盛來作為戰略投資者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但后者承諾的資金卻始終未至,以至天廣中茂實控人陳秀玉、陳文團與東方盛來間產生裂痕。

對于沒有履行的承諾,東方盛來解釋稱,這與天廣中茂股東方面隱瞞了公司的業績變臉風險,沒有交出足夠的管理經營權有關。

這一事件,最終也讓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問題遲遲得不到化解。據其三季報披露,天廣中茂前三季度營業收入下降超過%,扣非歸母凈利潤虧損達高達.億元;同時現金流凈減少達.億元,而籌資的現金流量僅為區區.萬元。

而據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獨家獲悉,大多數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的原因,與天廣中茂和潛在投資者的一場談判引入新的紓困方案有關。

據記者獲悉,在天廣中茂與債券持有人的溝通中透露了兩項紓困計劃,一是引入云南地區的某國資對天廣中茂進行重組,二是引入廣州地區的某紓困資金,為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事實上,兩項紓困計劃并非毫無征兆,月日天廣中茂與云南昭通市投資局簽訂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邵通市將支持天廣中茂在昭通落戶食用菌種植等生產基地樂,而天廣中茂旗下也的確有一家投資額達.億元的園林建設公司位于廣州。

但在兩場談判中,潛在的紓困方都提出了一個前提:公募債不能違約。因此天廣中茂多番向債券持有人溝通,希望選擇撤回回售申請,以避免公募債出現實質性違約,進而影響上述兩個紓困計劃的實施。

記者了解到,不少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決策,恰與天廣中茂給出的這一“紓困希望”不無關聯。

與之對應的是,天廣中茂作為上市公司還存在退市風險,一方面公司年與年前三季度的歸母公司凈利潤均出現虧損;同時月日其股價最低時觸及.元/股,若進一步下跌則有可能長期跌破元面值觸發退市條件。

“如果不能引入國資或紓困資金,股價一路下跌,天廣中茂就有可能觸發退市機制,這無論對股東還是債券持有人,都是多輸的局面,所以希望其他選擇回售的持有人也能夠盡量撤回!币晃唤咏鞆V中茂的債券持有人坦言,“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相信發行人是唯一的選擇!

但對于這一條件,也有持有人對天廣中茂投下了不信任票。

“公司之前引入戰投后就被指隱瞞業績變臉的問題,現在給它展期了,它萬一紓困和重組涼了,最后受損的還是持有人!鄙鲜龇磳Τ坊鼗厥鄣某钟腥吮硎。

信披的尷尬

這場兌付危機中,資本市場的信披規則或亦受到了挑戰。

在天廣中茂月日晚發布的兌付公告中,其僅表示正在與未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進行,但對于未向該部分持有人兌付本息一事,未予在公告中進行披露。

雖然面對信用債違約的高發,交易所從挽救發行人的角度出發正在籌劃違約寬限期制度,但目前尚未有明確的寬限期制度落地,因此這也引發了市場人士的質疑。

“法不溯及過往,且不說寬限期制度如何落地和執行,以何種標準和規則展開,在寬限期制度尚未執行的情況下,就縱容債券發行人的兌付逾期行為,顯然是對既有的信息披露規則的一種破壞!比A北一家私募機構人士表示。

“寬限期如何執行,也應當充分考慮市場影響,否則在當前逃廢債頻出的狀況下,容易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痹撊耸刻寡。

此外,天廣中茂在與部分持有人溝通的過程中,為了爭取更多持有人撤銷回收所釋放的紓困信息及紓困前提,也并未通過正規的信披渠道予以披露。

“無論是云南地區的某些國資參與重組,亦或是廣州方面有紓困計劃,都是關乎上市公司能否起死回生的重要信息!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表示,“但天廣中茂并未對相關信息進行常規的披露!

不僅如此,天廣中茂的股價也隨之發生了異動。就在天廣中茂在發出付息公告的月日當天開始,連續兩天出現漲停,合計漲幅達到.%,但在隨后的月日,天廣中茂又一度跌停。

在市場的解讀中,天廣中茂的股價源于區塊鏈概念的帶動,原因無非是去年月日,其子公司中茂生物與外部公司宣布共同成立一家致力于農產品防偽溯源的區塊鏈技術研發中心。

但也有市場人士質疑,天廣中茂的股價異動,是否也與其紓困計劃等內幕信息在部分債券持有人中“預先泄露”有關。

“不僅是持有人,包括公司股東都不會愿意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債違約,但如果為了避免觸發違約而公然違背信披要求,讓一小部分人率先知道消息來投資獲利,這可能會產生更大的錯誤!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坦言。

有關天廣中茂(.SZ)的公司債兌付懸案仍在持續發酵。

月日,天廣中茂所發行的唯一一只公司債“天廣”迎來回售日,而當日天廣中茂發布相關付息公告的同時,僅向未申請回售的債券持有人支付利息,而申請回售的部分持有人則未收到本金與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部分持有人未按時收到本金利息,但天廣中茂并未對此發布任何公告。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天廣中茂之所以陷入如今的債券兌付僵局,與不同的債券持有人在“是否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問題上陷入了分歧。

事實上,伴隨信用債風險事件的頻繁發生,不同債券持有人在同一兌付事件上呈現出的不同立場,也正在給一些信用主體的重組求生帶來新的難題。

回售的戰爭

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危機此前已有苗頭。

早在天廣接近回售兌付日前的月日,天廣中茂針對該債券提出過一份債務清償方案,并委托廣發證券與持有人溝通,希望持有人撤回回售以給予天廣中茂信用展期。

在天廣中茂與廣發證券的溝通斡旋下,目前大部分債券持有人的確選擇了撤回回售申請,但至今仍然有部分債券持有人堅持要求回售。

“主要考慮是希望發行人最終能夠兌付,如果它的流動性最終出問題,那最后受損失的還是持有人!币晃煌獬坊鼗厥鄣奶鞆V中茂債券持有人坦言,“在救活公司這一點上,持有人和發行人的利益還是一致的!

然而,仍然有部分持有人堅持選擇回售,甚至還包括個別券商在內的機構投資者。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至少有兩家券商卷入了此次兌付事件,而其中一家已基本同意撤回回售,而另一家則仍選擇拒絕。

“目前一家原則上同意了撤回,但另一家還是有點難!痹氯胀,一位接近廣發證券人士坦言。

而除機構投資者外,也有個別中小持有人拒絕撤回回售為天廣中茂提供展期。

而據天廣中茂月日披露,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中,共有%撤回了回售申請。但記者獲悉,如果撤回回售比例達到%以上,“天廣”則有望效仿“宜華”,走“場外兌付”的模式。

“根據債券條款,債券人有權利行使回售權,這種權利并不受發行人意志的影響,如果沒有到期兌付,顯然發行人應當構成違約!绷硪晃粓猿诌x擇回售的持有人月日表示,“這種時候玩文字游戲是沒意義的!

對于兌付的爭議,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曾致電天廣中茂方面,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紓困的“砝碼”

至今,天廣中茂尚未公告承認“違約”這一事實。

事實上,作為當年深交所中小板的“消防第一股”,天廣中茂早在兌付事件發生前一年多的時間里,就陷入了經營困難。

早在年,天廣中茂部分園林項目因資金問題停工,而彼時引入東方盛來作為戰略投資者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但后者承諾的資金卻始終未至,以至天廣中茂實控人陳秀玉、陳文團與東方盛來間產生裂痕。

對于沒有履行的承諾,東方盛來解釋稱,這與天廣中茂股東方面隱瞞了公司的業績變臉風險,沒有交出足夠的管理經營權有關。

這一事件,最終也讓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問題遲遲得不到化解。據其三季報披露,天廣中茂前三季度營業收入下降超過%,扣非歸母凈利潤虧損達高達.億元;同時現金流凈減少達.億元,而籌資的現金流量僅為區區.萬元。

而據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獨家獲悉,大多數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的原因,與天廣中茂和潛在投資者的一場談判引入新的紓困方案有關。

據記者獲悉,在天廣中茂與債券持有人的溝通中透露了兩項紓困計劃,一是引入云南地區的某國資對天廣中茂進行重組,二是引入廣州地區的某紓困資金,為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事實上,兩項紓困計劃并非毫無征兆,月日天廣中茂與云南昭通市投資局簽訂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邵通市將支持天廣中茂在昭通落戶食用菌種植等生產基地樂,而天廣中茂旗下也的確有一家投資額達.億元的園林建設公司位于廣州。

但在兩場談判中,潛在的紓困方都提出了一個前提:公募債不能違約。因此天廣中茂多番向債券持有人溝通,希望選擇撤回回售申請,以避免公募債出現實質性違約,進而影響上述兩個紓困計劃的實施。

記者了解到,不少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決策,恰與天廣中茂給出的這一“紓困希望”不無關聯。

與之對應的是,天廣中茂作為上市公司還存在退市風險,一方面公司年與年前三季度的歸母公司凈利潤均出現虧損;同時月日其股價最低時觸及.元/股,若進一步下跌則有可能長期跌破元面值觸發退市條件。

“如果不能引入國資或紓困資金,股價一路下跌,天廣中茂就有可能觸發退市機制,這無論對股東還是債券持有人,都是多輸的局面,所以希望其他選擇回售的持有人也能夠盡量撤回!币晃唤咏鞆V中茂的債券持有人坦言,“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相信發行人是唯一的選擇!

但對于這一條件,也有持有人對天廣中茂投下了不信任票。

“公司之前引入戰投后就被指隱瞞業績變臉的問題,現在給它展期了,它萬一紓困和重組涼了,最后受損的還是持有人!鄙鲜龇磳Τ坊鼗厥鄣某钟腥吮硎。

信披的尷尬

這場兌付危機中,資本市場的信披規則或亦受到了挑戰。

在天廣中茂月日晚發布的兌付公告中,其僅表示正在與未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進行,但對于未向該部分持有人兌付本息一事,未予在公告中進行披露。

雖然面對信用債違約的高發,交易所從挽救發行人的角度出發正在籌劃違約寬限期制度,但目前尚未有明確的寬限期制度落地,因此這也引發了市場人士的質疑。

“法不溯及過往,且不說寬限期制度如何落地和執行,以何種標準和規則展開,在寬限期制度尚未執行的情況下,就縱容債券發行人的兌付逾期行為,顯然是對既有的信息披露規則的一種破壞!比A北一家私募機構人士表示。

“寬限期如何執行,也應當充分考慮市場影響,否則在當前逃廢債頻出的狀況下,容易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痹撊耸刻寡。

此外,天廣中茂在與部分持有人溝通的過程中,為了爭取更多持有人撤銷回收所釋放的紓困信息及紓困前提,也并未通過正規的信披渠道予以披露。

“無論是云南地區的某些國資參與重組,亦或是廣州方面有紓困計劃,都是關乎上市公司能否起死回生的重要信息!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表示,“但天廣中茂并未對相關信息進行常規的披露!

不僅如此,天廣中茂的股價也隨之發生了異動。就在天廣中茂在發出付息公告的月日當天開始,連續兩天出現漲停,合計漲幅達到.%,但在隨后的月日,天廣中茂又一度跌停。

在市場的解讀中,天廣中茂的股價源于區塊鏈概念的帶動,原因無非是去年月日,其子公司中茂生物與外部公司宣布共同成立一家致力于農產品防偽溯源的區塊鏈技術研發中心。

但也有市場人士質疑,天廣中茂的股價異動,是否也與其紓困計劃等內幕信息在部分債券持有人中“預先泄露”有關。

“不僅是持有人,包括公司股東都不會愿意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債違約,但如果為了避免觸發違約而公然違背信披要求,讓一小部分人率先知道消息來投資獲利,這可能會產生更大的錯誤!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坦言。

形勢政策論文

有關天廣中茂(.SZ)的公司債兌付懸案仍在持續發酵。

月日,天廣中茂所發行的唯一一只公司債“天廣”迎來回售日,而當日天廣中茂發布相關付息公告的同時,僅向未申請回售的債券持有人支付利息,而申請回售的部分持有人則未收到本金與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部分持有人未按時收到本金利息,但天廣中茂并未對此發布任何公告。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天廣中茂之所以陷入如今的債券兌付僵局,與不同的債券持有人在“是否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問題上陷入了分歧。

事實上,伴隨信用債風險事件的頻繁發生,不同債券持有人在同一兌付事件上呈現出的不同立場,也正在給一些信用主體的重組求生帶來新的難題。

回售的戰爭

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危機此前已有苗頭。

早在天廣接近回售兌付日前的月日,天廣中茂針對該債券提出過一份債務清償方案,并委托廣發證券與持有人溝通,希望持有人撤回回售以給予天廣中茂信用展期。

在天廣中茂與廣發證券的溝通斡旋下,目前大部分債券持有人的確選擇了撤回回售申請,但至今仍然有部分債券持有人堅持要求回售。

“主要考慮是希望發行人最終能夠兌付,如果它的流動性最終出問題,那最后受損失的還是持有人!币晃煌獬坊鼗厥鄣奶鞆V中茂債券持有人坦言,“在救活公司這一點上,持有人和發行人的利益還是一致的!

然而,仍然有部分持有人堅持選擇回售,甚至還包括個別券商在內的機構投資者。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至少有兩家券商卷入了此次兌付事件,而其中一家已基本同意撤回回售,而另一家則仍選擇拒絕。

“目前一家原則上同意了撤回,但另一家還是有點難!痹氯胀,一位接近廣發證券人士坦言。

而除機構投資者外,也有個別中小持有人拒絕撤回回售為天廣中茂提供展期。

而據天廣中茂月日披露,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中,共有%撤回了回售申請。但記者獲悉,如果撤回回售比例達到%以上,“天廣”則有望效仿“宜華”,走“場外兌付”的模式。

“根據債券條款,債券人有權利行使回售權,這種權利并不受發行人意志的影響,如果沒有到期兌付,顯然發行人應當構成違約!绷硪晃粓猿诌x擇回售的持有人月日表示,“這種時候玩文字游戲是沒意義的!

對于兌付的爭議,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曾致電天廣中茂方面,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紓困的“砝碼”

至今,天廣中茂尚未公告承認“違約”這一事實。

事實上,作為當年深交所中小板的“消防第一股”,天廣中茂早在兌付事件發生前一年多的時間里,就陷入了經營困難。

早在年,天廣中茂部分園林項目因資金問題停工,而彼時引入東方盛來作為戰略投資者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但后者承諾的資金卻始終未至,以至天廣中茂實控人陳秀玉、陳文團與東方盛來間產生裂痕。

對于沒有履行的承諾,東方盛來解釋稱,這與天廣中茂股東方面隱瞞了公司的業績變臉風險,沒有交出足夠的管理經營權有關。

這一事件,最終也讓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問題遲遲得不到化解。據其三季報披露,天廣中茂前三季度營業收入下降超過%,扣非歸母凈利潤虧損達高達.億元;同時現金流凈減少達.億元,而籌資的現金流量僅為區區.萬元。

而據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獨家獲悉,大多數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的原因,與天廣中茂和潛在投資者的一場談判引入新的紓困方案有關。

據記者獲悉,在天廣中茂與債券持有人的溝通中透露了兩項紓困計劃,一是引入云南地區的某國資對天廣中茂進行重組,二是引入廣州地區的某紓困資金,為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事實上,兩項紓困計劃并非毫無征兆,月日天廣中茂與云南昭通市投資局簽訂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邵通市將支持天廣中茂在昭通落戶食用菌種植等生產基地樂,而天廣中茂旗下也的確有一家投資額達.億元的園林建設公司位于廣州。

但在兩場談判中,潛在的紓困方都提出了一個前提:公募債不能違約。因此天廣中茂多番向債券持有人溝通,希望選擇撤回回售申請,以避免公募債出現實質性違約,進而影響上述兩個紓困計劃的實施。

記者了解到,不少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決策,恰與天廣中茂給出的這一“紓困希望”不無關聯。

與之對應的是,天廣中茂作為上市公司還存在退市風險,一方面公司年與年前三季度的歸母公司凈利潤均出現虧損;同時月日其股價最低時觸及.元/股,若進一步下跌則有可能長期跌破元面值觸發退市條件。

“如果不能引入國資或紓困資金,股價一路下跌,天廣中茂就有可能觸發退市機制,這無論對股東還是債券持有人,都是多輸的局面,所以希望其他選擇回售的持有人也能夠盡量撤回!币晃唤咏鞆V中茂的債券持有人坦言,“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相信發行人是唯一的選擇!

但對于這一條件,也有持有人對天廣中茂投下了不信任票。

“公司之前引入戰投后就被指隱瞞業績變臉的問題,現在給它展期了,它萬一紓困和重組涼了,最后受損的還是持有人!鄙鲜龇磳Τ坊鼗厥鄣某钟腥吮硎。

信披的尷尬

這場兌付危機中,資本市場的信披規則或亦受到了挑戰。

在天廣中茂月日晚發布的兌付公告中,其僅表示正在與未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進行,但對于未向該部分持有人兌付本息一事,未予在公告中進行披露。

雖然面對信用債違約的高發,交易所從挽救發行人的角度出發正在籌劃違約寬限期制度,但目前尚未有明確的寬限期制度落地,因此這也引發了市場人士的質疑。

“法不溯及過往,且不說寬限期制度如何落地和執行,以何種標準和規則展開,在寬限期制度尚未執行的情況下,就縱容債券發行人的兌付逾期行為,顯然是對既有的信息披露規則的一種破壞!比A北一家私募機構人士表示。

“寬限期如何執行,也應當充分考慮市場影響,否則在當前逃廢債頻出的狀況下,容易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痹撊耸刻寡。

此外,天廣中茂在與部分持有人溝通的過程中,為了爭取更多持有人撤銷回收所釋放的紓困信息及紓困前提,也并未通過正規的信披渠道予以披露。

“無論是云南地區的某些國資參與重組,亦或是廣州方面有紓困計劃,都是關乎上市公司能否起死回生的重要信息!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表示,“但天廣中茂并未對相關信息進行常規的披露!

不僅如此,天廣中茂的股價也隨之發生了異動。就在天廣中茂在發出付息公告的月日當天開始,連續兩天出現漲停,合計漲幅達到.%,但在隨后的月日,天廣中茂又一度跌停。

在市場的解讀中,天廣中茂的股價源于區塊鏈概念的帶動,原因無非是去年月日,其子公司中茂生物與外部公司宣布共同成立一家致力于農產品防偽溯源的區塊鏈技術研發中心。

但也有市場人士質疑,天廣中茂的股價異動,是否也與其紓困計劃等內幕信息在部分債券持有人中“預先泄露”有關。

“不僅是持有人,包括公司股東都不會愿意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債違約,但如果為了避免觸發違約而公然違背信披要求,讓一小部分人率先知道消息來投資獲利,這可能會產生更大的錯誤!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坦言。

形勢政策論文

有關天廣中茂(.SZ)的公司債兌付懸案仍在持續發酵。

月日,天廣中茂所發行的唯一一只公司債“天廣”迎來回售日,而當日天廣中茂發布相關付息公告的同時,僅向未申請回售的債券持有人支付利息,而申請回售的部分持有人則未收到本金與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部分持有人未按時收到本金利息,但天廣中茂并未對此發布任何公告。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天廣中茂之所以陷入如今的債券兌付僵局,與不同的債券持有人在“是否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問題上陷入了分歧。

事實上,伴隨信用債風險事件的頻繁發生,不同債券持有人在同一兌付事件上呈現出的不同立場,也正在給一些信用主體的重組求生帶來新的難題。

回售的戰爭

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危機此前已有苗頭。

早在天廣接近回售兌付日前的月日,天廣中茂針對該債券提出過一份債務清償方案,并委托廣發證券與持有人溝通,希望持有人撤回回售以給予天廣中茂信用展期。

在天廣中茂與廣發證券的溝通斡旋下,目前大部分債券持有人的確選擇了撤回回售申請,但至今仍然有部分債券持有人堅持要求回售。

“主要考慮是希望發行人最終能夠兌付,如果它的流動性最終出問題,那最后受損失的還是持有人!币晃煌獬坊鼗厥鄣奶鞆V中茂債券持有人坦言,“在救活公司這一點上,持有人和發行人的利益還是一致的!

然而,仍然有部分持有人堅持選擇回售,甚至還包括個別券商在內的機構投資者。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至少有兩家券商卷入了此次兌付事件,而其中一家已基本同意撤回回售,而另一家則仍選擇拒絕。

“目前一家原則上同意了撤回,但另一家還是有點難!痹氯胀,一位接近廣發證券人士坦言。

而除機構投資者外,也有個別中小持有人拒絕撤回回售為天廣中茂提供展期。

而據天廣中茂月日披露,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中,共有%撤回了回售申請。但記者獲悉,如果撤回回售比例達到%以上,“天廣”則有望效仿“宜華”,走“場外兌付”的模式。

“根據債券條款,債券人有權利行使回售權,這種權利并不受發行人意志的影響,如果沒有到期兌付,顯然發行人應當構成違約!绷硪晃粓猿诌x擇回售的持有人月日表示,“這種時候玩文字游戲是沒意義的!

對于兌付的爭議,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曾致電天廣中茂方面,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紓困的“砝碼”

至今,天廣中茂尚未公告承認“違約”這一事實。

事實上,作為當年深交所中小板的“消防第一股”,天廣中茂早在兌付事件發生前一年多的時間里,就陷入了經營困難。

早在年,天廣中茂部分園林項目因資金問題停工,而彼時引入東方盛來作為戰略投資者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但后者承諾的資金卻始終未至,以至天廣中茂實控人陳秀玉、陳文團與東方盛來間產生裂痕。

對于沒有履行的承諾,東方盛來解釋稱,這與天廣中茂股東方面隱瞞了公司的業績變臉風險,沒有交出足夠的管理經營權有關。

這一事件,最終也讓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問題遲遲得不到化解。據其三季報披露,天廣中茂前三季度營業收入下降超過%,扣非歸母凈利潤虧損達高達.億元;同時現金流凈減少達.億元,而籌資的現金流量僅為區區.萬元。

而據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獨家獲悉,大多數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的原因,與天廣中茂和潛在投資者的一場談判引入新的紓困方案有關。

據記者獲悉,在天廣中茂與債券持有人的溝通中透露了兩項紓困計劃,一是引入云南地區的某國資對天廣中茂進行重組,二是引入廣州地區的某紓困資金,為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事實上,兩項紓困計劃并非毫無征兆,月日天廣中茂與云南昭通市投資局簽訂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邵通市將支持天廣中茂在昭通落戶食用菌種植等生產基地樂,而天廣中茂旗下也的確有一家投資額達.億元的園林建設公司位于廣州。

但在兩場談判中,潛在的紓困方都提出了一個前提:公募債不能違約。因此天廣中茂多番向債券持有人溝通,希望選擇撤回回售申請,以避免公募債出現實質性違約,進而影響上述兩個紓困計劃的實施。

記者了解到,不少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決策,恰與天廣中茂給出的這一“紓困希望”不無關聯。

與之對應的是,天廣中茂作為上市公司還存在退市風險,一方面公司年與年前三季度的歸母公司凈利潤均出現虧損;同時月日其股價最低時觸及.元/股,若進一步下跌則有可能長期跌破元面值觸發退市條件。

“如果不能引入國資或紓困資金,股價一路下跌,天廣中茂就有可能觸發退市機制,這無論對股東還是債券持有人,都是多輸的局面,所以希望其他選擇回售的持有人也能夠盡量撤回!币晃唤咏鞆V中茂的債券持有人坦言,“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相信發行人是唯一的選擇!

但對于這一條件,也有持有人對天廣中茂投下了不信任票。

“公司之前引入戰投后就被指隱瞞業績變臉的問題,現在給它展期了,它萬一紓困和重組涼了,最后受損的還是持有人!鄙鲜龇磳Τ坊鼗厥鄣某钟腥吮硎。

信披的尷尬

這場兌付危機中,資本市場的信披規則或亦受到了挑戰。

在天廣中茂月日晚發布的兌付公告中,其僅表示正在與未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進行,但對于未向該部分持有人兌付本息一事,未予在公告中進行披露。

雖然面對信用債違約的高發,交易所從挽救發行人的角度出發正在籌劃違約寬限期制度,但目前尚未有明確的寬限期制度落地,因此這也引發了市場人士的質疑。

“法不溯及過往,且不說寬限期制度如何落地和執行,以何種標準和規則展開,在寬限期制度尚未執行的情況下,就縱容債券發行人的兌付逾期行為,顯然是對既有的信息披露規則的一種破壞!比A北一家私募機構人士表示。

“寬限期如何執行,也應當充分考慮市場影響,否則在當前逃廢債頻出的狀況下,容易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痹撊耸刻寡。

此外,天廣中茂在與部分持有人溝通的過程中,為了爭取更多持有人撤銷回收所釋放的紓困信息及紓困前提,也并未通過正規的信披渠道予以披露。

“無論是云南地區的某些國資參與重組,亦或是廣州方面有紓困計劃,都是關乎上市公司能否起死回生的重要信息!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表示,“但天廣中茂并未對相關信息進行常規的披露!

不僅如此,天廣中茂的股價也隨之發生了異動。就在天廣中茂在發出付息公告的月日當天開始,連續兩天出現漲停,合計漲幅達到.%,但在隨后的月日,天廣中茂又一度跌停。

在市場的解讀中,天廣中茂的股價源于區塊鏈概念的帶動,原因無非是去年月日,其子公司中茂生物與外部公司宣布共同成立一家致力于農產品防偽溯源的區塊鏈技術研發中心。

但也有市場人士質疑,天廣中茂的股價異動,是否也與其紓困計劃等內幕信息在部分債券持有人中“預先泄露”有關。

“不僅是持有人,包括公司股東都不會愿意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債違約,但如果為了避免觸發違約而公然違背信披要求,讓一小部分人率先知道消息來投資獲利,這可能會產生更大的錯誤!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坦言。

有關天廣中茂(.SZ)的公司債兌付懸案仍在持續發酵。

月日,天廣中茂所發行的唯一一只公司債“天廣”迎來回售日,而當日天廣中茂發布相關付息公告的同時,僅向未申請回售的債券持有人支付利息,而申請回售的部分持有人則未收到本金與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部分持有人未按時收到本金利息,但天廣中茂并未對此發布任何公告。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天廣中茂之所以陷入如今的債券兌付僵局,與不同的債券持有人在“是否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問題上陷入了分歧。

事實上,伴隨信用債風險事件的頻繁發生,不同債券持有人在同一兌付事件上呈現出的不同立場,也正在給一些信用主體的重組求生帶來新的難題。

回售的戰爭

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危機此前已有苗頭。

早在天廣接近回售兌付日前的月日,天廣中茂針對該債券提出過一份債務清償方案,并委托廣發證券與持有人溝通,希望持有人撤回回售以給予天廣中茂信用展期。

在天廣中茂與廣發證券的溝通斡旋下,目前大部分債券持有人的確選擇了撤回回售申請,但至今仍然有部分債券持有人堅持要求回售。

“主要考慮是希望發行人最終能夠兌付,如果它的流動性最終出問題,那最后受損失的還是持有人!币晃煌獬坊鼗厥鄣奶鞆V中茂債券持有人坦言,“在救活公司這一點上,持有人和發行人的利益還是一致的!

然而,仍然有部分持有人堅持選擇回售,甚至還包括個別券商在內的機構投資者。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至少有兩家券商卷入了此次兌付事件,而其中一家已基本同意撤回回售,而另一家則仍選擇拒絕。

“目前一家原則上同意了撤回,但另一家還是有點難!痹氯胀,一位接近廣發證券人士坦言。

而除機構投資者外,也有個別中小持有人拒絕撤回回售為天廣中茂提供展期。

而據天廣中茂月日披露,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中,共有%撤回了回售申請。但記者獲悉,如果撤回回售比例達到%以上,“天廣”則有望效仿“宜華”,走“場外兌付”的模式。

“根據債券條款,債券人有權利行使回售權,這種權利并不受發行人意志的影響,如果沒有到期兌付,顯然發行人應當構成違約!绷硪晃粓猿诌x擇回售的持有人月日表示,“這種時候玩文字游戲是沒意義的!

對于兌付的爭議,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曾致電天廣中茂方面,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紓困的“砝碼”

至今,天廣中茂尚未公告承認“違約”這一事實。

事實上,作為當年深交所中小板的“消防第一股”,天廣中茂早在兌付事件發生前一年多的時間里,就陷入了經營困難。

早在年,天廣中茂部分園林項目因資金問題停工,而彼時引入東方盛來作為戰略投資者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但后者承諾的資金卻始終未至,以至天廣中茂實控人陳秀玉、陳文團與東方盛來間產生裂痕。

對于沒有履行的承諾,東方盛來解釋稱,這與天廣中茂股東方面隱瞞了公司的業績變臉風險,沒有交出足夠的管理經營權有關。

這一事件,最終也讓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問題遲遲得不到化解。據其三季報披露,天廣中茂前三季度營業收入下降超過%,扣非歸母凈利潤虧損達高達.億元;同時現金流凈減少達.億元,而籌資的現金流量僅為區區.萬元。

而據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獨家獲悉,大多數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的原因,與天廣中茂和潛在投資者的一場談判引入新的紓困方案有關。

據記者獲悉,在天廣中茂與債券持有人的溝通中透露了兩項紓困計劃,一是引入云南地區的某國資對天廣中茂進行重組,二是引入廣州地區的某紓困資金,為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事實上,兩項紓困計劃并非毫無征兆,月日天廣中茂與云南昭通市投資局簽訂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邵通市將支持天廣中茂在昭通落戶食用菌種植等生產基地樂,而天廣中茂旗下也的確有一家投資額達.億元的園林建設公司位于廣州。

但在兩場談判中,潛在的紓困方都提出了一個前提:公募債不能違約。因此天廣中茂多番向債券持有人溝通,希望選擇撤回回售申請,以避免公募債出現實質性違約,進而影響上述兩個紓困計劃的實施。

記者了解到,不少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決策,恰與天廣中茂給出的這一“紓困希望”不無關聯。

與之對應的是,天廣中茂作為上市公司還存在退市風險,一方面公司年與年前三季度的歸母公司凈利潤均出現虧損;同時月日其股價最低時觸及.元/股,若進一步下跌則有可能長期跌破元面值觸發退市條件。

“如果不能引入國資或紓困資金,股價一路下跌,天廣中茂就有可能觸發退市機制,這無論對股東還是債券持有人,都是多輸的局面,所以希望其他選擇回售的持有人也能夠盡量撤回!币晃唤咏鞆V中茂的債券持有人坦言,“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相信發行人是唯一的選擇!

但對于這一條件,也有持有人對天廣中茂投下了不信任票。

“公司之前引入戰投后就被指隱瞞業績變臉的問題,現在給它展期了,它萬一紓困和重組涼了,最后受損的還是持有人!鄙鲜龇磳Τ坊鼗厥鄣某钟腥吮硎。

信披的尷尬

這場兌付危機中,資本市場的信披規則或亦受到了挑戰。

在天廣中茂月日晚發布的兌付公告中,其僅表示正在與未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進行,但對于未向該部分持有人兌付本息一事,未予在公告中進行披露。

雖然面對信用債違約的高發,交易所從挽救發行人的角度出發正在籌劃違約寬限期制度,但目前尚未有明確的寬限期制度落地,因此這也引發了市場人士的質疑。

“法不溯及過往,且不說寬限期制度如何落地和執行,以何種標準和規則展開,在寬限期制度尚未執行的情況下,就縱容債券發行人的兌付逾期行為,顯然是對既有的信息披露規則的一種破壞!比A北一家私募機構人士表示。

“寬限期如何執行,也應當充分考慮市場影響,否則在當前逃廢債頻出的狀況下,容易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痹撊耸刻寡。

此外,天廣中茂在與部分持有人溝通的過程中,為了爭取更多持有人撤銷回收所釋放的紓困信息及紓困前提,也并未通過正規的信披渠道予以披露。

“無論是云南地區的某些國資參與重組,亦或是廣州方面有紓困計劃,都是關乎上市公司能否起死回生的重要信息!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表示,“但天廣中茂并未對相關信息進行常規的披露!

不僅如此,天廣中茂的股價也隨之發生了異動。就在天廣中茂在發出付息公告的月日當天開始,連續兩天出現漲停,合計漲幅達到.%,但在隨后的月日,天廣中茂又一度跌停。

在市場的解讀中,天廣中茂的股價源于區塊鏈概念的帶動,原因無非是去年月日,其子公司中茂生物與外部公司宣布共同成立一家致力于農產品防偽溯源的區塊鏈技術研發中心。

但也有市場人士質疑,天廣中茂的股價異動,是否也與其紓困計劃等內幕信息在部分債券持有人中“預先泄露”有關。

“不僅是持有人,包括公司股東都不會愿意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債違約,但如果為了避免觸發違約而公然違背信披要求,讓一小部分人率先知道消息來投資獲利,這可能會產生更大的錯誤!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坦言。

有關天廣中茂(.SZ)的公司債兌付懸案仍在持續發酵。

月日,天廣中茂所發行的唯一一只公司債“天廣”迎來回售日,而當日天廣中茂發布相關付息公告的同時,僅向未申請回售的債券持有人支付利息,而申請回售的部分持有人則未收到本金與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部分持有人未按時收到本金利息,但天廣中茂并未對此發布任何公告。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天廣中茂之所以陷入如今的債券兌付僵局,與不同的債券持有人在“是否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問題上陷入了分歧。

事實上,伴隨信用債風險事件的頻繁發生,不同債券持有人在同一兌付事件上呈現出的不同立場,也正在給一些信用主體的重組求生帶來新的難題。

回售的戰爭

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危機此前已有苗頭。

早在天廣接近回售兌付日前的月日,天廣中茂針對該債券提出過一份債務清償方案,并委托廣發證券與持有人溝通,希望持有人撤回回售以給予天廣中茂信用展期。

在天廣中茂與廣發證券的溝通斡旋下,目前大部分債券持有人的確選擇了撤回回售申請,但至今仍然有部分債券持有人堅持要求回售。

“主要考慮是希望發行人最終能夠兌付,如果它的流動性最終出問題,那最后受損失的還是持有人!币晃煌獬坊鼗厥鄣奶鞆V中茂債券持有人坦言,“在救活公司這一點上,持有人和發行人的利益還是一致的!

然而,仍然有部分持有人堅持選擇回售,甚至還包括個別券商在內的機構投資者。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至少有兩家券商卷入了此次兌付事件,而其中一家已基本同意撤回回售,而另一家則仍選擇拒絕。

“目前一家原則上同意了撤回,但另一家還是有點難!痹氯胀,一位接近廣發證券人士坦言。

而除機構投資者外,也有個別中小持有人拒絕撤回回售為天廣中茂提供展期。

而據天廣中茂月日披露,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中,共有%撤回了回售申請。但記者獲悉,如果撤回回售比例達到%以上,“天廣”則有望效仿“宜華”,走“場外兌付”的模式。

“根據債券條款,債券人有權利行使回售權,這種權利并不受發行人意志的影響,如果沒有到期兌付,顯然發行人應當構成違約!绷硪晃粓猿诌x擇回售的持有人月日表示,“這種時候玩文字游戲是沒意義的!

對于兌付的爭議,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曾致電天廣中茂方面,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紓困的“砝碼”

至今,天廣中茂尚未公告承認“違約”這一事實。

事實上,作為當年深交所中小板的“消防第一股”,天廣中茂早在兌付事件發生前一年多的時間里,就陷入了經營困難。

早在年,天廣中茂部分園林項目因資金問題停工,而彼時引入東方盛來作為戰略投資者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但后者承諾的資金卻始終未至,以至天廣中茂實控人陳秀玉、陳文團與東方盛來間產生裂痕。

對于沒有履行的承諾,東方盛來解釋稱,這與天廣中茂股東方面隱瞞了公司的業績變臉風險,沒有交出足夠的管理經營權有關。

這一事件,最終也讓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問題遲遲得不到化解。據其三季報披露,天廣中茂前三季度營業收入下降超過%,扣非歸母凈利潤虧損達高達.億元;同時現金流凈減少達.億元,而籌資的現金流量僅為區區.萬元。

而據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獨家獲悉,大多數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的原因,與天廣中茂和潛在投資者的一場談判引入新的紓困方案有關。

據記者獲悉,在天廣中茂與債券持有人的溝通中透露了兩項紓困計劃,一是引入云南地區的某國資對天廣中茂進行重組,二是引入廣州地區的某紓困資金,為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事實上,兩項紓困計劃并非毫無征兆,月日天廣中茂與云南昭通市投資局簽訂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邵通市將支持天廣中茂在昭通落戶食用菌種植等生產基地樂,而天廣中茂旗下也的確有一家投資額達.億元的園林建設公司位于廣州。

但在兩場談判中,潛在的紓困方都提出了一個前提:公募債不能違約。因此天廣中茂多番向債券持有人溝通,希望選擇撤回回售申請,以避免公募債出現實質性違約,進而影響上述兩個紓困計劃的實施。

記者了解到,不少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決策,恰與天廣中茂給出的這一“紓困希望”不無關聯。

與之對應的是,天廣中茂作為上市公司還存在退市風險,一方面公司年與年前三季度的歸母公司凈利潤均出現虧損;同時月日其股價最低時觸及.元/股,若進一步下跌則有可能長期跌破元面值觸發退市條件。

“如果不能引入國資或紓困資金,股價一路下跌,天廣中茂就有可能觸發退市機制,這無論對股東還是債券持有人,都是多輸的局面,所以希望其他選擇回售的持有人也能夠盡量撤回!币晃唤咏鞆V中茂的債券持有人坦言,“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相信發行人是唯一的選擇!

但對于這一條件,也有持有人對天廣中茂投下了不信任票。

“公司之前引入戰投后就被指隱瞞業績變臉的問題,現在給它展期了,它萬一紓困和重組涼了,最后受損的還是持有人!鄙鲜龇磳Τ坊鼗厥鄣某钟腥吮硎。

信披的尷尬

這場兌付危機中,資本市場的信披規則或亦受到了挑戰。

在天廣中茂月日晚發布的兌付公告中,其僅表示正在與未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進行,但對于未向該部分持有人兌付本息一事,未予在公告中進行披露。

雖然面對信用債違約的高發,交易所從挽救發行人的角度出發正在籌劃違約寬限期制度,但目前尚未有明確的寬限期制度落地,因此這也引發了市場人士的質疑。

“法不溯及過往,且不說寬限期制度如何落地和執行,以何種標準和規則展開,在寬限期制度尚未執行的情況下,就縱容債券發行人的兌付逾期行為,顯然是對既有的信息披露規則的一種破壞!比A北一家私募機構人士表示。

“寬限期如何執行,也應當充分考慮市場影響,否則在當前逃廢債頻出的狀況下,容易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痹撊耸刻寡。

此外,天廣中茂在與部分持有人溝通的過程中,為了爭取更多持有人撤銷回收所釋放的紓困信息及紓困前提,也并未通過正規的信披渠道予以披露。

“無論是云南地區的某些國資參與重組,亦或是廣州方面有紓困計劃,都是關乎上市公司能否起死回生的重要信息!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表示,“但天廣中茂并未對相關信息進行常規的披露!

不僅如此,天廣中茂的股價也隨之發生了異動。就在天廣中茂在發出付息公告的月日當天開始,連續兩天出現漲停,合計漲幅達到.%,但在隨后的月日,天廣中茂又一度跌停。

在市場的解讀中,天廣中茂的股價源于區塊鏈概念的帶動,原因無非是去年月日,其子公司中茂生物與外部公司宣布共同成立一家致力于農產品防偽溯源的區塊鏈技術研發中心。

但也有市場人士質疑,天廣中茂的股價異動,是否也與其紓困計劃等內幕信息在部分債券持有人中“預先泄露”有關。

“不僅是持有人,包括公司股東都不會愿意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債違約,但如果為了避免觸發違約而公然違背信披要求,讓一小部分人率先知道消息來投資獲利,這可能會產生更大的錯誤!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坦言。

有關天廣中茂(.SZ)的公司債兌付懸案仍在持續發酵。

月日,天廣中茂所發行的唯一一只公司債“天廣”迎來回售日,而當日天廣中茂發布相關付息公告的同時,僅向未申請回售的債券持有人支付利息,而申請回售的部分持有人則未收到本金與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部分持有人未按時收到本金利息,但天廣中茂并未對此發布任何公告。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天廣中茂之所以陷入如今的債券兌付僵局,與不同的債券持有人在“是否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問題上陷入了分歧。

事實上,伴隨信用債風險事件的頻繁發生,不同債券持有人在同一兌付事件上呈現出的不同立場,也正在給一些信用主體的重組求生帶來新的難題。

回售的戰爭

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危機此前已有苗頭。

早在天廣接近回售兌付日前的月日,天廣中茂針對該債券提出過一份債務清償方案,并委托廣發證券與持有人溝通,希望持有人撤回回售以給予天廣中茂信用展期。

在天廣中茂與廣發證券的溝通斡旋下,目前大部分債券持有人的確選擇了撤回回售申請,但至今仍然有部分債券持有人堅持要求回售。

“主要考慮是希望發行人最終能夠兌付,如果它的流動性最終出問題,那最后受損失的還是持有人!币晃煌獬坊鼗厥鄣奶鞆V中茂債券持有人坦言,“在救活公司這一點上,持有人和發行人的利益還是一致的!

然而,仍然有部分持有人堅持選擇回售,甚至還包括個別券商在內的機構投資者。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至少有兩家券商卷入了此次兌付事件,而其中一家已基本同意撤回回售,而另一家則仍選擇拒絕。

“目前一家原則上同意了撤回,但另一家還是有點難!痹氯胀,一位接近廣發證券人士坦言。

而除機構投資者外,也有個別中小持有人拒絕撤回回售為天廣中茂提供展期。

而據天廣中茂月日披露,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中,共有%撤回了回售申請。但記者獲悉,如果撤回回售比例達到%以上,“天廣”則有望效仿“宜華”,走“場外兌付”的模式。

“根據債券條款,債券人有權利行使回售權,這種權利并不受發行人意志的影響,如果沒有到期兌付,顯然發行人應當構成違約!绷硪晃粓猿诌x擇回售的持有人月日表示,“這種時候玩文字游戲是沒意義的!

對于兌付的爭議,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曾致電天廣中茂方面,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紓困的“砝碼”

至今,天廣中茂尚未公告承認“違約”這一事實。

事實上,作為當年深交所中小板的“消防第一股”,天廣中茂早在兌付事件發生前一年多的時間里,就陷入了經營困難。

早在年,天廣中茂部分園林項目因資金問題停工,而彼時引入東方盛來作為戰略投資者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但后者承諾的資金卻始終未至,以至天廣中茂實控人陳秀玉、陳文團與東方盛來間產生裂痕。

對于沒有履行的承諾,東方盛來解釋稱,這與天廣中茂股東方面隱瞞了公司的業績變臉風險,沒有交出足夠的管理經營權有關。

這一事件,最終也讓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問題遲遲得不到化解。據其三季報披露,天廣中茂前三季度營業收入下降超過%,扣非歸母凈利潤虧損達高達.億元;同時現金流凈減少達.億元,而籌資的現金流量僅為區區.萬元。

而據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獨家獲悉,大多數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的原因,與天廣中茂和潛在投資者的一場談判引入新的紓困方案有關。

據記者獲悉,在天廣中茂與債券持有人的溝通中透露了兩項紓困計劃,一是引入云南地區的某國資對天廣中茂進行重組,二是引入廣州地區的某紓困資金,為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事實上,兩項紓困計劃并非毫無征兆,月日天廣中茂與云南昭通市投資局簽訂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邵通市將支持天廣中茂在昭通落戶食用菌種植等生產基地樂,而天廣中茂旗下也的確有一家投資額達.億元的園林建設公司位于廣州。

但在兩場談判中,潛在的紓困方都提出了一個前提:公募債不能違約。因此天廣中茂多番向債券持有人溝通,希望選擇撤回回售申請,以避免公募債出現實質性違約,進而影響上述兩個紓困計劃的實施。

記者了解到,不少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決策,恰與天廣中茂給出的這一“紓困希望”不無關聯。

與之對應的是,天廣中茂作為上市公司還存在退市風險,一方面公司年與年前三季度的歸母公司凈利潤均出現虧損;同時月日其股價最低時觸及.元/股,若進一步下跌則有可能長期跌破元面值觸發退市條件。

“如果不能引入國資或紓困資金,股價一路下跌,天廣中茂就有可能觸發退市機制,這無論對股東還是債券持有人,都是多輸的局面,所以希望其他選擇回售的持有人也能夠盡量撤回!币晃唤咏鞆V中茂的債券持有人坦言,“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相信發行人是唯一的選擇!

但對于這一條件,也有持有人對天廣中茂投下了不信任票。

“公司之前引入戰投后就被指隱瞞業績變臉的問題,現在給它展期了,它萬一紓困和重組涼了,最后受損的還是持有人!鄙鲜龇磳Τ坊鼗厥鄣某钟腥吮硎。

信披的尷尬

這場兌付危機中,資本市場的信披規則或亦受到了挑戰。

在天廣中茂月日晚發布的兌付公告中,其僅表示正在與未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進行,但對于未向該部分持有人兌付本息一事,未予在公告中進行披露。

雖然面對信用債違約的高發,交易所從挽救發行人的角度出發正在籌劃違約寬限期制度,但目前尚未有明確的寬限期制度落地,因此這也引發了市場人士的質疑。

“法不溯及過往,且不說寬限期制度如何落地和執行,以何種標準和規則展開,在寬限期制度尚未執行的情況下,就縱容債券發行人的兌付逾期行為,顯然是對既有的信息披露規則的一種破壞!比A北一家私募機構人士表示。

“寬限期如何執行,也應當充分考慮市場影響,否則在當前逃廢債頻出的狀況下,容易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痹撊耸刻寡。

此外,天廣中茂在與部分持有人溝通的過程中,為了爭取更多持有人撤銷回收所釋放的紓困信息及紓困前提,也并未通過正規的信披渠道予以披露。

“無論是云南地區的某些國資參與重組,亦或是廣州方面有紓困計劃,都是關乎上市公司能否起死回生的重要信息!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表示,“但天廣中茂并未對相關信息進行常規的披露!

不僅如此,天廣中茂的股價也隨之發生了異動。就在天廣中茂在發出付息公告的月日當天開始,連續兩天出現漲停,合計漲幅達到.%,但在隨后的月日,天廣中茂又一度跌停。

在市場的解讀中,天廣中茂的股價源于區塊鏈概念的帶動,原因無非是去年月日,其子公司中茂生物與外部公司宣布共同成立一家致力于農產品防偽溯源的區塊鏈技術研發中心。

但也有市場人士質疑,天廣中茂的股價異動,是否也與其紓困計劃等內幕信息在部分債券持有人中“預先泄露”有關。

“不僅是持有人,包括公司股東都不會愿意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債違約,但如果為了避免觸發違約而公然違背信披要求,讓一小部分人率先知道消息來投資獲利,這可能會產生更大的錯誤!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坦言。

有關天廣中茂(.SZ)的公司債兌付懸案仍在持續發酵。

月日,天廣中茂所發行的唯一一只公司債“天廣”迎來回售日,而當日天廣中茂發布相關付息公告的同時,僅向未申請回售的債券持有人支付利息,而申請回售的部分持有人則未收到本金與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部分持有人未按時收到本金利息,但天廣中茂并未對此發布任何公告。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天廣中茂之所以陷入如今的債券兌付僵局,與不同的債券持有人在“是否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問題上陷入了分歧。

事實上,伴隨信用債風險事件的頻繁發生,不同債券持有人在同一兌付事件上呈現出的不同立場,也正在給一些信用主體的重組求生帶來新的難題。

回售的戰爭

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危機此前已有苗頭。

早在天廣接近回售兌付日前的月日,天廣中茂針對該債券提出過一份債務清償方案,并委托廣發證券與持有人溝通,希望持有人撤回回售以給予天廣中茂信用展期。

在天廣中茂與廣發證券的溝通斡旋下,目前大部分債券持有人的確選擇了撤回回售申請,但至今仍然有部分債券持有人堅持要求回售。

“主要考慮是希望發行人最終能夠兌付,如果它的流動性最終出問題,那最后受損失的還是持有人!币晃煌獬坊鼗厥鄣奶鞆V中茂債券持有人坦言,“在救活公司這一點上,持有人和發行人的利益還是一致的!

然而,仍然有部分持有人堅持選擇回售,甚至還包括個別券商在內的機構投資者。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至少有兩家券商卷入了此次兌付事件,而其中一家已基本同意撤回回售,而另一家則仍選擇拒絕。

“目前一家原則上同意了撤回,但另一家還是有點難!痹氯胀,一位接近廣發證券人士坦言。

而除機構投資者外,也有個別中小持有人拒絕撤回回售為天廣中茂提供展期。

而據天廣中茂月日披露,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中,共有%撤回了回售申請。但記者獲悉,如果撤回回售比例達到%以上,“天廣”則有望效仿“宜華”,走“場外兌付”的模式。

“根據債券條款,債券人有權利行使回售權,這種權利并不受發行人意志的影響,如果沒有到期兌付,顯然發行人應當構成違約!绷硪晃粓猿诌x擇回售的持有人月日表示,“這種時候玩文字游戲是沒意義的!

對于兌付的爭議,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曾致電天廣中茂方面,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紓困的“砝碼”

至今,天廣中茂尚未公告承認“違約”這一事實。

事實上,作為當年深交所中小板的“消防第一股”,天廣中茂早在兌付事件發生前一年多的時間里,就陷入了經營困難。

早在年,天廣中茂部分園林項目因資金問題停工,而彼時引入東方盛來作為戰略投資者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但后者承諾的資金卻始終未至,以至天廣中茂實控人陳秀玉、陳文團與東方盛來間產生裂痕。

對于沒有履行的承諾,東方盛來解釋稱,這與天廣中茂股東方面隱瞞了公司的業績變臉風險,沒有交出足夠的管理經營權有關。

這一事件,最終也讓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問題遲遲得不到化解。據其三季報披露,天廣中茂前三季度營業收入下降超過%,扣非歸母凈利潤虧損達高達.億元;同時現金流凈減少達.億元,而籌資的現金流量僅為區區.萬元。

而據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獨家獲悉,大多數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的原因,與天廣中茂和潛在投資者的一場談判引入新的紓困方案有關。

據記者獲悉,在天廣中茂與債券持有人的溝通中透露了兩項紓困計劃,一是引入云南地區的某國資對天廣中茂進行重組,二是引入廣州地區的某紓困資金,為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事實上,兩項紓困計劃并非毫無征兆,月日天廣中茂與云南昭通市投資局簽訂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邵通市將支持天廣中茂在昭通落戶食用菌種植等生產基地樂,而天廣中茂旗下也的確有一家投資額達.億元的園林建設公司位于廣州。

但在兩場談判中,潛在的紓困方都提出了一個前提:公募債不能違約。因此天廣中茂多番向債券持有人溝通,希望選擇撤回回售申請,以避免公募債出現實質性違約,進而影響上述兩個紓困計劃的實施。

記者了解到,不少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決策,恰與天廣中茂給出的這一“紓困希望”不無關聯。

與之對應的是,天廣中茂作為上市公司還存在退市風險,一方面公司年與年前三季度的歸母公司凈利潤均出現虧損;同時月日其股價最低時觸及.元/股,若進一步下跌則有可能長期跌破元面值觸發退市條件。

“如果不能引入國資或紓困資金,股價一路下跌,天廣中茂就有可能觸發退市機制,這無論對股東還是債券持有人,都是多輸的局面,所以希望其他選擇回售的持有人也能夠盡量撤回!币晃唤咏鞆V中茂的債券持有人坦言,“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相信發行人是唯一的選擇!

但對于這一條件,也有持有人對天廣中茂投下了不信任票。

“公司之前引入戰投后就被指隱瞞業績變臉的問題,現在給它展期了,它萬一紓困和重組涼了,最后受損的還是持有人!鄙鲜龇磳Τ坊鼗厥鄣某钟腥吮硎。

信披的尷尬

這場兌付危機中,資本市場的信披規則或亦受到了挑戰。

在天廣中茂月日晚發布的兌付公告中,其僅表示正在與未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進行,但對于未向該部分持有人兌付本息一事,未予在公告中進行披露。

雖然面對信用債違約的高發,交易所從挽救發行人的角度出發正在籌劃違約寬限期制度,但目前尚未有明確的寬限期制度落地,因此這也引發了市場人士的質疑。

“法不溯及過往,且不說寬限期制度如何落地和執行,以何種標準和規則展開,在寬限期制度尚未執行的情況下,就縱容債券發行人的兌付逾期行為,顯然是對既有的信息披露規則的一種破壞!比A北一家私募機構人士表示。

“寬限期如何執行,也應當充分考慮市場影響,否則在當前逃廢債頻出的狀況下,容易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痹撊耸刻寡。

此外,天廣中茂在與部分持有人溝通的過程中,為了爭取更多持有人撤銷回收所釋放的紓困信息及紓困前提,也并未通過正規的信披渠道予以披露。

“無論是云南地區的某些國資參與重組,亦或是廣州方面有紓困計劃,都是關乎上市公司能否起死回生的重要信息!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表示,“但天廣中茂并未對相關信息進行常規的披露!

不僅如此,天廣中茂的股價也隨之發生了異動。就在天廣中茂在發出付息公告的月日當天開始,連續兩天出現漲停,合計漲幅達到.%,但在隨后的月日,天廣中茂又一度跌停。

在市場的解讀中,天廣中茂的股價源于區塊鏈概念的帶動,原因無非是去年月日,其子公司中茂生物與外部公司宣布共同成立一家致力于農產品防偽溯源的區塊鏈技術研發中心。

但也有市場人士質疑,天廣中茂的股價異動,是否也與其紓困計劃等內幕信息在部分債券持有人中“預先泄露”有關。

“不僅是持有人,包括公司股東都不會愿意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債違約,但如果為了避免觸發違約而公然違背信披要求,讓一小部分人率先知道消息來投資獲利,這可能會產生更大的錯誤!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坦言。

有關天廣中茂(.SZ)的公司債兌付懸案仍在持續發酵。

月日,天廣中茂所發行的唯一一只公司債“天廣”迎來回售日,而當日天廣中茂發布相關付息公告的同時,僅向未申請回售的債券持有人支付利息,而申請回售的部分持有人則未收到本金與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部分持有人未按時收到本金利息,但天廣中茂并未對此發布任何公告。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天廣中茂之所以陷入如今的債券兌付僵局,與不同的債券持有人在“是否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問題上陷入了分歧。

事實上,伴隨信用債風險事件的頻繁發生,不同債券持有人在同一兌付事件上呈現出的不同立場,也正在給一些信用主體的重組求生帶來新的難題。

回售的戰爭

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危機此前已有苗頭。

早在天廣接近回售兌付日前的月日,天廣中茂針對該債券提出過一份債務清償方案,并委托廣發證券與持有人溝通,希望持有人撤回回售以給予天廣中茂信用展期。

在天廣中茂與廣發證券的溝通斡旋下,目前大部分債券持有人的確選擇了撤回回售申請,但至今仍然有部分債券持有人堅持要求回售。

“主要考慮是希望發行人最終能夠兌付,如果它的流動性最終出問題,那最后受損失的還是持有人!币晃煌獬坊鼗厥鄣奶鞆V中茂債券持有人坦言,“在救活公司這一點上,持有人和發行人的利益還是一致的!

然而,仍然有部分持有人堅持選擇回售,甚至還包括個別券商在內的機構投資者。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至少有兩家券商卷入了此次兌付事件,而其中一家已基本同意撤回回售,而另一家則仍選擇拒絕。

“目前一家原則上同意了撤回,但另一家還是有點難!痹氯胀,一位接近廣發證券人士坦言。

而除機構投資者外,也有個別中小持有人拒絕撤回回售為天廣中茂提供展期。

而據天廣中茂月日披露,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中,共有%撤回了回售申請。但記者獲悉,如果撤回回售比例達到%以上,“天廣”則有望效仿“宜華”,走“場外兌付”的模式。

“根據債券條款,債券人有權利行使回售權,這種權利并不受發行人意志的影響,如果沒有到期兌付,顯然發行人應當構成違約!绷硪晃粓猿诌x擇回售的持有人月日表示,“這種時候玩文字游戲是沒意義的!

對于兌付的爭議,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曾致電天廣中茂方面,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紓困的“砝碼”

至今,天廣中茂尚未公告承認“違約”這一事實。

事實上,作為當年深交所中小板的“消防第一股”,天廣中茂早在兌付事件發生前一年多的時間里,就陷入了經營困難。

早在年,天廣中茂部分園林項目因資金問題停工,而彼時引入東方盛來作為戰略投資者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但后者承諾的資金卻始終未至,以至天廣中茂實控人陳秀玉、陳文團與東方盛來間產生裂痕。

對于沒有履行的承諾,東方盛來解釋稱,這與天廣中茂股東方面隱瞞了公司的業績變臉風險,沒有交出足夠的管理經營權有關。

這一事件,最終也讓天廣中茂的流動性問題遲遲得不到化解。據其三季報披露,天廣中茂前三季度營業收入下降超過%,扣非歸母凈利潤虧損達高達.億元;同時現金流凈減少達.億元,而籌資的現金流量僅為區區.萬元。

而據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獨家獲悉,大多數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的原因,與天廣中茂和潛在投資者的一場談判引入新的紓困方案有關。

據記者獲悉,在天廣中茂與債券持有人的溝通中透露了兩項紓困計劃,一是引入云南地區的某國資對天廣中茂進行重組,二是引入廣州地區的某紓困資金,為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事實上,兩項紓困計劃并非毫無征兆,月日天廣中茂與云南昭通市投資局簽訂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邵通市將支持天廣中茂在昭通落戶食用菌種植等生產基地樂,而天廣中茂旗下也的確有一家投資額達.億元的園林建設公司位于廣州。

但在兩場談判中,潛在的紓困方都提出了一個前提:公募債不能違約。因此天廣中茂多番向債券持有人溝通,希望選擇撤回回售申請,以避免公募債出現實質性違約,進而影響上述兩個紓困計劃的實施。

記者了解到,不少持有人選擇撤回回售申請的決策,恰與天廣中茂給出的這一“紓困希望”不無關聯。

與之對應的是,天廣中茂作為上市公司還存在退市風險,一方面公司年與年前三季度的歸母公司凈利潤均出現虧損;同時月日其股價最低時觸及.元/股,若進一步下跌則有可能長期跌破元面值觸發退市條件。

“如果不能引入國資或紓困資金,股價一路下跌,天廣中茂就有可能觸發退市機制,這無論對股東還是債券持有人,都是多輸的局面,所以希望其他選擇回售的持有人也能夠盡量撤回!币晃唤咏鞆V中茂的債券持有人坦言,“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相信發行人是唯一的選擇!

但對于這一條件,也有持有人對天廣中茂投下了不信任票。

“公司之前引入戰投后就被指隱瞞業績變臉的問題,現在給它展期了,它萬一紓困和重組涼了,最后受損的還是持有人!鄙鲜龇磳Τ坊鼗厥鄣某钟腥吮硎。

信披的尷尬

這場兌付危機中,資本市場的信披規則或亦受到了挑戰。

在天廣中茂月日晚發布的兌付公告中,其僅表示正在與未選擇回售的債券持有人進行,但對于未向該部分持有人兌付本息一事,未予在公告中進行披露。

雖然面對信用債違約的高發,交易所從挽救發行人的角度出發正在籌劃違約寬限期制度,但目前尚未有明確的寬限期制度落地,因此這也引發了市場人士的質疑。

“法不溯及過往,且不說寬限期制度如何落地和執行,以何種標準和規則展開,在寬限期制度尚未執行的情況下,就縱容債券發行人的兌付逾期行為,顯然是對既有的信息披露規則的一種破壞!比A北一家私募機構人士表示。

“寬限期如何執行,也應當充分考慮市場影響,否則在當前逃廢債頻出的狀況下,容易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痹撊耸刻寡。

此外,天廣中茂在與部分持有人溝通的過程中,為了爭取更多持有人撤銷回收所釋放的紓困信息及紓困前提,也并未通過正規的信披渠道予以披露。

“無論是云南地區的某些國資參與重組,亦或是廣州方面有紓困計劃,都是關乎上市公司能否起死回生的重要信息!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表示,“但天廣中茂并未對相關信息進行常規的披露!

不僅如此,天廣中茂的股價也隨之發生了異動。就在天廣中茂在發出付息公告的月日當天開始,連續兩天出現漲停,合計漲幅達到.%,但在隨后的月日,天廣中茂又一度跌停。

在市場的解讀中,天廣中茂的股價源于區塊鏈概念的帶動,原因無非是去年月日,其子公司中茂生物與外部公司宣布共同成立一家致力于農產品防偽溯源的區塊鏈技術研發中心。

但也有市場人士質疑,天廣中茂的股價異動,是否也與其紓困計劃等內幕信息在部分債券持有人中“預先泄露”有關。

“不僅是持有人,包括公司股東都不會愿意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債違約,但如果為了避免觸發違約而公然違背信披要求,讓一小部分人率先知道消息來投資獲利,這可能會產生更大的錯誤!鄙鲜鏊侥紮C構人士坦言。

形勢政策論文




(成都養生網)

附件:

中醫養生


© <養生網_主關鍵詞>成都養生網 聯系我們

請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則后果自負,一切與程序作者無關!

成都養生網 哈灵江苏麻将作弊器 推倒胡麻将手机下载 福建体彩11选5开 pc蛋蛋怎么玩 江苏11选5任三公式 四川血战麻将 掌上街机捕鱼为什么玩不了 全民来捕鱼下载手机版 大嘴棋牌还能玩吗 甘肃11选五前三直选推荐号码 富婆一波中特最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