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郵箱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健康養生_主關鍵詞>

文章來源:SEO    發布時間:2020-06-07 03:50:14  【字號:      】

翼軫會計初級-天津會計網-中級財務會計報表學習網站山西新聞網具有新聞采寫社會化媒體資訊和產品為一體的互聯網媒體平臺記錄社會、傳播信息每天24小時面向廣大網民和網絡媒體,快速、準確地提供文字、圖片、視頻等多樣化的資訊服務力求及時、客觀、權威、獨立地報道新聞,致力于應用前沿。

  莫斯卡位于四川丹巴金龍大雪山旁,為橫斷山脈峽谷地帶,是橫跨甘孜、阿壩兩州,涉及道孚、金川、丹巴三縣的高原牧場,莫斯卡村海拔米,被三座神山環抱,集雪山森林、草原、冰河、海子為一體。莫斯卡村就像詩意的棲息地,牧民們在精神領袖金龍寺日穹活佛的主持下,過著與世隔絕、詩意般的生活。莫斯卡人守候著這片凈土,在超然物外的勝境中,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無意識的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前往攻略:   交通:成都新南門車站、茶甸子車站有到丹巴的直達車,在丹巴包面包車進入莫斯卡。茶甸子車站每天有一班直達丹東的直達車。成都市上成雅高速,經過二郎山隧洞到瀘定,再往康定走,公里到瓦斯,上省道線到丹巴,丹巴到丹東鄉有公里路。公里處往右黨嶺,往左丹東。到丹東后只能選擇步行、騎馬、拖拉機、越野車進入莫斯卡,越野車進入危險度高。租馬往返費用在元左右一匹,拖拉機往返元。   住宿:在丹東鄉和莫斯卡村住宿,住宿衛生條件不能太過苛求。丹東條件相對較好些,建議去公里外的熱水塘村泡個溫泉,因為莫斯卡沒有條件洗澡。   丹東:宿村民家中,價格在一個床位~元之間,建議住阿綠東舟家,院落干凈。   莫斯卡:可宿村民家中或在金龍寺水泥院落中支帳篷,村民家中床位元一個,建議自帶睡袋。   美食:丹東的放養豬肉非常好吃,莫斯卡村的餐飲非常簡單,基本上以糌粑、酥油為主,很少有青菜。前往該地如果飲食上不習慣,最好自帶食品。   注意事項:莫斯卡村海拔米,屬高原地區,前往時最好準備預防高原反應的藥品。春夏兩個季節晝夜溫差大,夜晚涼爽怡人,白天陽光強烈,要帶好防曬用品及夜間的御寒衣物。最佳旅游季節是至月,夏季草甸上野花遍地,月后層林盡染。   喇嘛廟:莫斯卡村內有一座小寺廟,該寺是金龍寺的子寺,小廟子有金龍寺的藏經樓,收藏著各種經書、藏傳佛教理論書籍上萬冊。藏經樓的底層就是印經房,里面負責印經的人是專門學習過德格印經技藝的村民擔當著印經的任務。這里的格薩爾石刻群也是莫斯卡地區保存最為完好的。在小寺廟的格薩爾塔,他們的刻像還以獨特的方式一塊一塊地鑲嵌在那潔白的墻面上。    莫斯卡牧場居住區:從高處往下看,如同佛教的壇城。四周風景絕佳,溪水環抱山巒起伏,豐富的植被一年四季呈現不同的色彩,距離莫斯卡村有一處高山湖泊果倉錯,兩地相距約公里,可以騎馬或步行前往。   從成都到莫斯卡村,先得到丹東鄉。那是一段似在理想國行進的路程,沿途可看到梭坡的雄偉碉樓,甲居的俊秀寨藏。同車的朋友一直很興奮,直到第二天進入丹東那段近公里的泥濘道路,不斷地下車步行后才終于有了倦意。黃昏時分,到達丹東鄉,已是滿身泥污的小轎車得到了不少村民的注目禮,村里的司機說,還是頭一次看到轎車能在下雨后開到這里。   在當地人的指點下參觀了丹東鄉最高最好的建筑,一個三層樓的中心小學。學生不多,大點的小孩都去丹巴縣城讀初中了,聽說莫斯卡村的小孩也是到這里來讀書,一年就兩個假期能回家,吃住都是在學校里。   投宿在村人蘇蘭當的家里,吃到了正宗地道的土豬肉。傍晚奔向距離她家很近的外熱水塘村的野溫泉,到時正巧碰到兩個裸身洗澡的少年,他們并不避諱我們,于是也放寬心躺了下去。星光燦爛,滿天星辰清晰地點綴在頭頂深藍色的天空上,又倒映在小小的溫泉池里,在手邊腳邊輕輕搖晃。摘星攬月,不過如此。   丹東鄉離莫斯卡很近,只有公里的路程,前往那里有四種方式可選:徒步、騎馬、拖拉機和越野車。我們沒有越野車,也不敢在崎嶇的高山上騎馬,更是恨自己體力不濟,于是只好選擇了拖拉機。   歲的拖拉機手阿綠東舟有個歲的兒子和歲的兒媳,對大城市里流行的晚婚,他很是不能理解,搞得同行的幾個大齡女青年臉上紅了好一陣子。東舟倒是不在乎有人在臉紅,他哼著輕快的小調發動拖拉機,載著一車的人奔向莫斯卡。   起初的一段路面還算平整,沿途彩林層疊,瀑布紛呈,轉一個彎或是回一下頭,都有絕美的好風光。然而很快就有人后悔起來,因為路開始變得艱險起來,甚至無法稱之為路,棱角分明的巨石層出不窮,兩根濕滑而腐朽的細圓木就是小橋,和頂級越野摩托賽道相比,這里只會是更為驚心動魄。拖拉機不斷劇烈地上下起伏,常常把車上的人顛得遠離坐處,最高時可達半米。短短的公里,顛簸了個小時仍然顯得遙遙無期,直到有人不能再忍受,大家只好集體下車徒步前行。   途中翻越海拔米的金龍埡口,站在埡口可見兩個小小的海子窩在群山之中,像兩滴委屈泛藍的淚。過了埡口公里就到了莫斯卡,這里的地勢逐漸開闊起來,不再刀削斧劈的樣子。舒緩的草地盛開著寶藍色的星星狀小花,幾匹馬兒立在流淌的小溪邊打量著來人,路邊開始出現刻著經文、佛像的石頭,山坡上聳立著兩個近十米高三米寬的長方形經幡陣,不起眼的白塔上懸掛著簡陋的各色物品,一頭牛在舔著白墻。   莫斯卡村雖小,但村子里的建筑都似統一規劃,墻面雪白,環境宜人。   莫斯卡,在心里憧憬了一萬次從高處見到它的狂喜,沒想到并不是從山頂見到它,而是平平地、淡淡地出現在了眼前。同伴們都沉默著無法說話,莫斯卡如同突然出現的神話世界。   莫斯卡村是這高山牧場的居所,村子四四方方,被磚墻圍了起來,如同一個壇城。村莊的布局據說是因為莫斯卡村民曾經以放牧為生,很多人家長年游牧在外,很少回到莫斯卡村,這樣的修建方式是為了村中老人和孩子的安全,也為了相互方便照應。但后來聽村中的老人說,起初這樣建造村莊也是迎合佛教中對曼陀羅的一種解讀。   村子四方各有一個寨門,寨門齊腰以下都是磚墻,斜著搭了幾個懸空的石階,一步步上去再一步步下來才算進了村子,村子里沒有電、沒有自來水,一切現代化的東西都不存在。牛和馬在村墻之外,甚至很難在村中找到一個廁所,廁所也全部在村墻之外,四方各一個,廁所用木頭板子搭起來,沒有頂,沒有門簾。在廁所里可看見外面駛過的拖拉機、走過的馬、走過的人,但在這個平靜的地方,他們壓根不會張望一眼,反讓廁所里緊張的人顯得有點無聊。   莫斯卡村的藏房比較簡單,以紅色和白色為主色,簡單的色彩布局造就了與天地相融合的自然村落。   房屋的柱子和屋檐沒有描彩雕花,外墻也不像許多藏區的房子一樣畫上白螺或法輪,房子功能上倒是比較相同,一樓儲物,二樓住人。二樓的大門外懸掛著幾根小小的神杵,保佑家人的平安。進門正中是火堂,火堂的一角放著很少的炊具,這里簡單的餐食不用太過復雜的物件,只需要燒燒水或者茶。檐口都掛著一個手編的物什,一問才知是炊煙驅動的轉經筒,轉經是無處不在的,圍坐爐前,舉頭三尺便是;鹛脙蛇吺桥P室,一邊屋里擠著眾多小輩,一邊屋住著白發蒼蒼的老人,老人房里一般掛著一個用白色的牦牛尾巴做成的物件。幾乎家家都有一盞燈泡,白天用一塊兩個手掌大小的太陽能板收集的能量,能供晚上燈泡亮上兩個小時。   阿綠東舟為我們找到住處,房東是個來歲的男人,會說一些普通話,他告訴我們,他有個兒子在成都學計算機,是個大學生。說起兒子,滿臉的幸福和驕傲?吹轿覀冞@些城里來的游客,房東有些犯難,原因是怕我們不習慣,我們一再表示可以習慣這里的住宿和飲食,他才匆匆離開做起準備。   莫斯卡村內生活的小女孩兒,高山牧場的生活讓她們臉上都生出“高原紅”。   沒多久午飯便已經張羅好,酥油、青稞面、白糖,擺了出來,屋中的火塘中熬著藏茶。大家動手做酥油糌粑,一大盆酥油里舀出一小塊放在碗里,從火上的壺里再舀點熱茶,抓幾把炒熟的青稞面,放上白糖在碗里用手搓揉,直到碗和手上沒有一點殘渣,所有的東西形成了一個油亮亮的土豆樣的東西。把“土豆”抓在手里,把碗里倒上大茶,一頓飯就開始了。房東說,莫斯卡的人一年四季就只有酥油糌粑吃,偶爾加一些附近鄉鎮產的香辣醬,就算是換了口味。   在村中閑逛,村里的人對照相一點也不陌生,也不害羞,兩位婆婆遠遠地走過來遠遠地笑著湊過頭來看我給她們拍的照片,不停地議論,大概在影像里找到了年輕時的影子,還不停的指點哪里又多了條皺紋。在一個房子前,一個婆婆正幫另一個婆婆打理著頭發,已經編好的就有三十幾根細細的小辮子,并摻著絲繩讓它看起來更長更密,婆婆手里拿著幾個樣式簡單年代久遠的飾品,年齡的增長并未阻擋對美麗的向往。   離村子不遠有一座藏傳寧瑪派寺廟,寺廟古老的梁柱上題著“清道光二十一年六月修造”字樣。寺內第一任上師來自青海省果洛,現在的日穹仁波切是第三任駐寺上師。金龍寺每年都要舉行次大的宗教法事活動,除了弘揚佛教、傳道授業,同時也歸攏了村民們的心緒。本以為月日是法會的日子,到的時候才知道日穹活佛前幾天去了丹巴縣城,法會在早些時候已經結束了。往里走,一個窄門之后有一處隱蔽的轉經堂,幾十個漂亮的木制轉經筒排列一些蛛絲,掛在轉經堂狹小的窗子上,從這個地方看出去是陽光下映照的山巒。風吹得塵埃在光影里翻飛,它們從古老的土墻上脫落,化在時間的長河里。   出寺廟時,與一只油光水滑胖得奇乖的旱獺不期而遇,它正在不緊不慢地啃一塊這里罕見的白菜幫,想是前些天寺內做法事活動時,有村人從村外購進了些蔬菜。當地人稱旱獺為“雪豬子”,總是以酥油糌粑供養著。   莫斯卡村被兩條河環繞著,河水清澈見底,村人洗臉、洗衣都在這河里。河邊的洗衣婦人見對她舉著相機,隨即起身整理衣裝,站得筆直露出微笑。走上高高的山坡,終于得見莫斯卡全貌,方方正正的小村子,猶如綻放的曼陀羅花朵,靜靜臥在云中,守著一份安詳與孤獨。

  莫斯卡位于四川丹巴金龍大雪山旁,為橫斷山脈峽谷地帶,是橫跨甘孜、阿壩兩州,涉及道孚、金川、丹巴三縣的高原牧場,莫斯卡村海拔米,被三座神山環抱,集雪山森林、草原、冰河、海子為一體。莫斯卡村就像詩意的棲息地,牧民們在精神領袖金龍寺日穹活佛的主持下,過著與世隔絕、詩意般的生活。莫斯卡人守候著這片凈土,在超然物外的勝境中,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無意識的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前往攻略:   交通:成都新南門車站、茶甸子車站有到丹巴的直達車,在丹巴包面包車進入莫斯卡。茶甸子車站每天有一班直達丹東的直達車。成都市上成雅高速,經過二郎山隧洞到瀘定,再往康定走,公里到瓦斯,上省道線到丹巴,丹巴到丹東鄉有公里路。公里處往右黨嶺,往左丹東。到丹東后只能選擇步行、騎馬、拖拉機、越野車進入莫斯卡,越野車進入危險度高。租馬往返費用在元左右一匹,拖拉機往返元。   住宿:在丹東鄉和莫斯卡村住宿,住宿衛生條件不能太過苛求。丹東條件相對較好些,建議去公里外的熱水塘村泡個溫泉,因為莫斯卡沒有條件洗澡。   丹東:宿村民家中,價格在一個床位~元之間,建議住阿綠東舟家,院落干凈。   莫斯卡:可宿村民家中或在金龍寺水泥院落中支帳篷,村民家中床位元一個,建議自帶睡袋。   美食:丹東的放養豬肉非常好吃,莫斯卡村的餐飲非常簡單,基本上以糌粑、酥油為主,很少有青菜。前往該地如果飲食上不習慣,最好自帶食品。   注意事項:莫斯卡村海拔米,屬高原地區,前往時最好準備預防高原反應的藥品。春夏兩個季節晝夜溫差大,夜晚涼爽怡人,白天陽光強烈,要帶好防曬用品及夜間的御寒衣物。最佳旅游季節是至月,夏季草甸上野花遍地,月后層林盡染。   喇嘛廟:莫斯卡村內有一座小寺廟,該寺是金龍寺的子寺,小廟子有金龍寺的藏經樓,收藏著各種經書、藏傳佛教理論書籍上萬冊。藏經樓的底層就是印經房,里面負責印經的人是專門學習過德格印經技藝的村民擔當著印經的任務。這里的格薩爾石刻群也是莫斯卡地區保存最為完好的。在小寺廟的格薩爾塔,他們的刻像還以獨特的方式一塊一塊地鑲嵌在那潔白的墻面上。    莫斯卡牧場居住區:從高處往下看,如同佛教的壇城。四周風景絕佳,溪水環抱山巒起伏,豐富的植被一年四季呈現不同的色彩,距離莫斯卡村有一處高山湖泊果倉錯,兩地相距約公里,可以騎馬或步行前往。   從成都到莫斯卡村,先得到丹東鄉。那是一段似在理想國行進的路程,沿途可看到梭坡的雄偉碉樓,甲居的俊秀寨藏。同車的朋友一直很興奮,直到第二天進入丹東那段近公里的泥濘道路,不斷地下車步行后才終于有了倦意。黃昏時分,到達丹東鄉,已是滿身泥污的小轎車得到了不少村民的注目禮,村里的司機說,還是頭一次看到轎車能在下雨后開到這里。   在當地人的指點下參觀了丹東鄉最高最好的建筑,一個三層樓的中心小學。學生不多,大點的小孩都去丹巴縣城讀初中了,聽說莫斯卡村的小孩也是到這里來讀書,一年就兩個假期能回家,吃住都是在學校里。   投宿在村人蘇蘭當的家里,吃到了正宗地道的土豬肉。傍晚奔向距離她家很近的外熱水塘村的野溫泉,到時正巧碰到兩個裸身洗澡的少年,他們并不避諱我們,于是也放寬心躺了下去。星光燦爛,滿天星辰清晰地點綴在頭頂深藍色的天空上,又倒映在小小的溫泉池里,在手邊腳邊輕輕搖晃。摘星攬月,不過如此。   丹東鄉離莫斯卡很近,只有公里的路程,前往那里有四種方式可選:徒步、騎馬、拖拉機和越野車。我們沒有越野車,也不敢在崎嶇的高山上騎馬,更是恨自己體力不濟,于是只好選擇了拖拉機。   歲的拖拉機手阿綠東舟有個歲的兒子和歲的兒媳,對大城市里流行的晚婚,他很是不能理解,搞得同行的幾個大齡女青年臉上紅了好一陣子。東舟倒是不在乎有人在臉紅,他哼著輕快的小調發動拖拉機,載著一車的人奔向莫斯卡。   起初的一段路面還算平整,沿途彩林層疊,瀑布紛呈,轉一個彎或是回一下頭,都有絕美的好風光。然而很快就有人后悔起來,因為路開始變得艱險起來,甚至無法稱之為路,棱角分明的巨石層出不窮,兩根濕滑而腐朽的細圓木就是小橋,和頂級越野摩托賽道相比,這里只會是更為驚心動魄。拖拉機不斷劇烈地上下起伏,常常把車上的人顛得遠離坐處,最高時可達半米。短短的公里,顛簸了個小時仍然顯得遙遙無期,直到有人不能再忍受,大家只好集體下車徒步前行。   途中翻越海拔米的金龍埡口,站在埡口可見兩個小小的海子窩在群山之中,像兩滴委屈泛藍的淚。過了埡口公里就到了莫斯卡,這里的地勢逐漸開闊起來,不再刀削斧劈的樣子。舒緩的草地盛開著寶藍色的星星狀小花,幾匹馬兒立在流淌的小溪邊打量著來人,路邊開始出現刻著經文、佛像的石頭,山坡上聳立著兩個近十米高三米寬的長方形經幡陣,不起眼的白塔上懸掛著簡陋的各色物品,一頭牛在舔著白墻。   莫斯卡村雖小,但村子里的建筑都似統一規劃,墻面雪白,環境宜人。   莫斯卡,在心里憧憬了一萬次從高處見到它的狂喜,沒想到并不是從山頂見到它,而是平平地、淡淡地出現在了眼前。同伴們都沉默著無法說話,莫斯卡如同突然出現的神話世界。   莫斯卡村是這高山牧場的居所,村子四四方方,被磚墻圍了起來,如同一個壇城。村莊的布局據說是因為莫斯卡村民曾經以放牧為生,很多人家長年游牧在外,很少回到莫斯卡村,這樣的修建方式是為了村中老人和孩子的安全,也為了相互方便照應。但后來聽村中的老人說,起初這樣建造村莊也是迎合佛教中對曼陀羅的一種解讀。   村子四方各有一個寨門,寨門齊腰以下都是磚墻,斜著搭了幾個懸空的石階,一步步上去再一步步下來才算進了村子,村子里沒有電、沒有自來水,一切現代化的東西都不存在。牛和馬在村墻之外,甚至很難在村中找到一個廁所,廁所也全部在村墻之外,四方各一個,廁所用木頭板子搭起來,沒有頂,沒有門簾。在廁所里可看見外面駛過的拖拉機、走過的馬、走過的人,但在這個平靜的地方,他們壓根不會張望一眼,反讓廁所里緊張的人顯得有點無聊。   莫斯卡村的藏房比較簡單,以紅色和白色為主色,簡單的色彩布局造就了與天地相融合的自然村落。   房屋的柱子和屋檐沒有描彩雕花,外墻也不像許多藏區的房子一樣畫上白螺或法輪,房子功能上倒是比較相同,一樓儲物,二樓住人。二樓的大門外懸掛著幾根小小的神杵,保佑家人的平安。進門正中是火堂,火堂的一角放著很少的炊具,這里簡單的餐食不用太過復雜的物件,只需要燒燒水或者茶。檐口都掛著一個手編的物什,一問才知是炊煙驅動的轉經筒,轉經是無處不在的,圍坐爐前,舉頭三尺便是;鹛脙蛇吺桥P室,一邊屋里擠著眾多小輩,一邊屋住著白發蒼蒼的老人,老人房里一般掛著一個用白色的牦牛尾巴做成的物件。幾乎家家都有一盞燈泡,白天用一塊兩個手掌大小的太陽能板收集的能量,能供晚上燈泡亮上兩個小時。   阿綠東舟為我們找到住處,房東是個來歲的男人,會說一些普通話,他告訴我們,他有個兒子在成都學計算機,是個大學生。說起兒子,滿臉的幸福和驕傲?吹轿覀冞@些城里來的游客,房東有些犯難,原因是怕我們不習慣,我們一再表示可以習慣這里的住宿和飲食,他才匆匆離開做起準備。   莫斯卡村內生活的小女孩兒,高山牧場的生活讓她們臉上都生出“高原紅”。   沒多久午飯便已經張羅好,酥油、青稞面、白糖,擺了出來,屋中的火塘中熬著藏茶。大家動手做酥油糌粑,一大盆酥油里舀出一小塊放在碗里,從火上的壺里再舀點熱茶,抓幾把炒熟的青稞面,放上白糖在碗里用手搓揉,直到碗和手上沒有一點殘渣,所有的東西形成了一個油亮亮的土豆樣的東西。把“土豆”抓在手里,把碗里倒上大茶,一頓飯就開始了。房東說,莫斯卡的人一年四季就只有酥油糌粑吃,偶爾加一些附近鄉鎮產的香辣醬,就算是換了口味。   在村中閑逛,村里的人對照相一點也不陌生,也不害羞,兩位婆婆遠遠地走過來遠遠地笑著湊過頭來看我給她們拍的照片,不停地議論,大概在影像里找到了年輕時的影子,還不停的指點哪里又多了條皺紋。在一個房子前,一個婆婆正幫另一個婆婆打理著頭發,已經編好的就有三十幾根細細的小辮子,并摻著絲繩讓它看起來更長更密,婆婆手里拿著幾個樣式簡單年代久遠的飾品,年齡的增長并未阻擋對美麗的向往。   離村子不遠有一座藏傳寧瑪派寺廟,寺廟古老的梁柱上題著“清道光二十一年六月修造”字樣。寺內第一任上師來自青海省果洛,現在的日穹仁波切是第三任駐寺上師。金龍寺每年都要舉行次大的宗教法事活動,除了弘揚佛教、傳道授業,同時也歸攏了村民們的心緒。本以為月日是法會的日子,到的時候才知道日穹活佛前幾天去了丹巴縣城,法會在早些時候已經結束了。往里走,一個窄門之后有一處隱蔽的轉經堂,幾十個漂亮的木制轉經筒排列一些蛛絲,掛在轉經堂狹小的窗子上,從這個地方看出去是陽光下映照的山巒。風吹得塵埃在光影里翻飛,它們從古老的土墻上脫落,化在時間的長河里。   出寺廟時,與一只油光水滑胖得奇乖的旱獺不期而遇,它正在不緊不慢地啃一塊這里罕見的白菜幫,想是前些天寺內做法事活動時,有村人從村外購進了些蔬菜。當地人稱旱獺為“雪豬子”,總是以酥油糌粑供養著。   莫斯卡村被兩條河環繞著,河水清澈見底,村人洗臉、洗衣都在這河里。河邊的洗衣婦人見對她舉著相機,隨即起身整理衣裝,站得筆直露出微笑。走上高高的山坡,終于得見莫斯卡全貌,方方正正的小村子,猶如綻放的曼陀羅花朵,靜靜臥在云中,守著一份安詳與孤獨。

  莫斯卡位于四川丹巴金龍大雪山旁,為橫斷山脈峽谷地帶,是橫跨甘孜、阿壩兩州,涉及道孚、金川、丹巴三縣的高原牧場,莫斯卡村海拔米,被三座神山環抱,集雪山森林、草原、冰河、海子為一體。莫斯卡村就像詩意的棲息地,牧民們在精神領袖金龍寺日穹活佛的主持下,過著與世隔絕、詩意般的生活。莫斯卡人守候著這片凈土,在超然物外的勝境中,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無意識的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前往攻略:   交通:成都新南門車站、茶甸子車站有到丹巴的直達車,在丹巴包面包車進入莫斯卡。茶甸子車站每天有一班直達丹東的直達車。成都市上成雅高速,經過二郎山隧洞到瀘定,再往康定走,公里到瓦斯,上省道線到丹巴,丹巴到丹東鄉有公里路。公里處往右黨嶺,往左丹東。到丹東后只能選擇步行、騎馬、拖拉機、越野車進入莫斯卡,越野車進入危險度高。租馬往返費用在元左右一匹,拖拉機往返元。   住宿:在丹東鄉和莫斯卡村住宿,住宿衛生條件不能太過苛求。丹東條件相對較好些,建議去公里外的熱水塘村泡個溫泉,因為莫斯卡沒有條件洗澡。   丹東:宿村民家中,價格在一個床位~元之間,建議住阿綠東舟家,院落干凈。   莫斯卡:可宿村民家中或在金龍寺水泥院落中支帳篷,村民家中床位元一個,建議自帶睡袋。   美食:丹東的放養豬肉非常好吃,莫斯卡村的餐飲非常簡單,基本上以糌粑、酥油為主,很少有青菜。前往該地如果飲食上不習慣,最好自帶食品。   注意事項:莫斯卡村海拔米,屬高原地區,前往時最好準備預防高原反應的藥品。春夏兩個季節晝夜溫差大,夜晚涼爽怡人,白天陽光強烈,要帶好防曬用品及夜間的御寒衣物。最佳旅游季節是至月,夏季草甸上野花遍地,月后層林盡染。   喇嘛廟:莫斯卡村內有一座小寺廟,該寺是金龍寺的子寺,小廟子有金龍寺的藏經樓,收藏著各種經書、藏傳佛教理論書籍上萬冊。藏經樓的底層就是印經房,里面負責印經的人是專門學習過德格印經技藝的村民擔當著印經的任務。這里的格薩爾石刻群也是莫斯卡地區保存最為完好的。在小寺廟的格薩爾塔,他們的刻像還以獨特的方式一塊一塊地鑲嵌在那潔白的墻面上。    莫斯卡牧場居住區:從高處往下看,如同佛教的壇城。四周風景絕佳,溪水環抱山巒起伏,豐富的植被一年四季呈現不同的色彩,距離莫斯卡村有一處高山湖泊果倉錯,兩地相距約公里,可以騎馬或步行前往。   從成都到莫斯卡村,先得到丹東鄉。那是一段似在理想國行進的路程,沿途可看到梭坡的雄偉碉樓,甲居的俊秀寨藏。同車的朋友一直很興奮,直到第二天進入丹東那段近公里的泥濘道路,不斷地下車步行后才終于有了倦意。黃昏時分,到達丹東鄉,已是滿身泥污的小轎車得到了不少村民的注目禮,村里的司機說,還是頭一次看到轎車能在下雨后開到這里。   在當地人的指點下參觀了丹東鄉最高最好的建筑,一個三層樓的中心小學。學生不多,大點的小孩都去丹巴縣城讀初中了,聽說莫斯卡村的小孩也是到這里來讀書,一年就兩個假期能回家,吃住都是在學校里。   投宿在村人蘇蘭當的家里,吃到了正宗地道的土豬肉。傍晚奔向距離她家很近的外熱水塘村的野溫泉,到時正巧碰到兩個裸身洗澡的少年,他們并不避諱我們,于是也放寬心躺了下去。星光燦爛,滿天星辰清晰地點綴在頭頂深藍色的天空上,又倒映在小小的溫泉池里,在手邊腳邊輕輕搖晃。摘星攬月,不過如此。   丹東鄉離莫斯卡很近,只有公里的路程,前往那里有四種方式可選:徒步、騎馬、拖拉機和越野車。我們沒有越野車,也不敢在崎嶇的高山上騎馬,更是恨自己體力不濟,于是只好選擇了拖拉機。   歲的拖拉機手阿綠東舟有個歲的兒子和歲的兒媳,對大城市里流行的晚婚,他很是不能理解,搞得同行的幾個大齡女青年臉上紅了好一陣子。東舟倒是不在乎有人在臉紅,他哼著輕快的小調發動拖拉機,載著一車的人奔向莫斯卡。   起初的一段路面還算平整,沿途彩林層疊,瀑布紛呈,轉一個彎或是回一下頭,都有絕美的好風光。然而很快就有人后悔起來,因為路開始變得艱險起來,甚至無法稱之為路,棱角分明的巨石層出不窮,兩根濕滑而腐朽的細圓木就是小橋,和頂級越野摩托賽道相比,這里只會是更為驚心動魄。拖拉機不斷劇烈地上下起伏,常常把車上的人顛得遠離坐處,最高時可達半米。短短的公里,顛簸了個小時仍然顯得遙遙無期,直到有人不能再忍受,大家只好集體下車徒步前行。   途中翻越海拔米的金龍埡口,站在埡口可見兩個小小的海子窩在群山之中,像兩滴委屈泛藍的淚。過了埡口公里就到了莫斯卡,這里的地勢逐漸開闊起來,不再刀削斧劈的樣子。舒緩的草地盛開著寶藍色的星星狀小花,幾匹馬兒立在流淌的小溪邊打量著來人,路邊開始出現刻著經文、佛像的石頭,山坡上聳立著兩個近十米高三米寬的長方形經幡陣,不起眼的白塔上懸掛著簡陋的各色物品,一頭牛在舔著白墻。   莫斯卡村雖小,但村子里的建筑都似統一規劃,墻面雪白,環境宜人。   莫斯卡,在心里憧憬了一萬次從高處見到它的狂喜,沒想到并不是從山頂見到它,而是平平地、淡淡地出現在了眼前。同伴們都沉默著無法說話,莫斯卡如同突然出現的神話世界。   莫斯卡村是這高山牧場的居所,村子四四方方,被磚墻圍了起來,如同一個壇城。村莊的布局據說是因為莫斯卡村民曾經以放牧為生,很多人家長年游牧在外,很少回到莫斯卡村,這樣的修建方式是為了村中老人和孩子的安全,也為了相互方便照應。但后來聽村中的老人說,起初這樣建造村莊也是迎合佛教中對曼陀羅的一種解讀。   村子四方各有一個寨門,寨門齊腰以下都是磚墻,斜著搭了幾個懸空的石階,一步步上去再一步步下來才算進了村子,村子里沒有電、沒有自來水,一切現代化的東西都不存在。牛和馬在村墻之外,甚至很難在村中找到一個廁所,廁所也全部在村墻之外,四方各一個,廁所用木頭板子搭起來,沒有頂,沒有門簾。在廁所里可看見外面駛過的拖拉機、走過的馬、走過的人,但在這個平靜的地方,他們壓根不會張望一眼,反讓廁所里緊張的人顯得有點無聊。   莫斯卡村的藏房比較簡單,以紅色和白色為主色,簡單的色彩布局造就了與天地相融合的自然村落。   房屋的柱子和屋檐沒有描彩雕花,外墻也不像許多藏區的房子一樣畫上白螺或法輪,房子功能上倒是比較相同,一樓儲物,二樓住人。二樓的大門外懸掛著幾根小小的神杵,保佑家人的平安。進門正中是火堂,火堂的一角放著很少的炊具,這里簡單的餐食不用太過復雜的物件,只需要燒燒水或者茶。檐口都掛著一個手編的物什,一問才知是炊煙驅動的轉經筒,轉經是無處不在的,圍坐爐前,舉頭三尺便是;鹛脙蛇吺桥P室,一邊屋里擠著眾多小輩,一邊屋住著白發蒼蒼的老人,老人房里一般掛著一個用白色的牦牛尾巴做成的物件。幾乎家家都有一盞燈泡,白天用一塊兩個手掌大小的太陽能板收集的能量,能供晚上燈泡亮上兩個小時。   阿綠東舟為我們找到住處,房東是個來歲的男人,會說一些普通話,他告訴我們,他有個兒子在成都學計算機,是個大學生。說起兒子,滿臉的幸福和驕傲?吹轿覀冞@些城里來的游客,房東有些犯難,原因是怕我們不習慣,我們一再表示可以習慣這里的住宿和飲食,他才匆匆離開做起準備。   莫斯卡村內生活的小女孩兒,高山牧場的生活讓她們臉上都生出“高原紅”。   沒多久午飯便已經張羅好,酥油、青稞面、白糖,擺了出來,屋中的火塘中熬著藏茶。大家動手做酥油糌粑,一大盆酥油里舀出一小塊放在碗里,從火上的壺里再舀點熱茶,抓幾把炒熟的青稞面,放上白糖在碗里用手搓揉,直到碗和手上沒有一點殘渣,所有的東西形成了一個油亮亮的土豆樣的東西。把“土豆”抓在手里,把碗里倒上大茶,一頓飯就開始了。房東說,莫斯卡的人一年四季就只有酥油糌粑吃,偶爾加一些附近鄉鎮產的香辣醬,就算是換了口味。   在村中閑逛,村里的人對照相一點也不陌生,也不害羞,兩位婆婆遠遠地走過來遠遠地笑著湊過頭來看我給她們拍的照片,不停地議論,大概在影像里找到了年輕時的影子,還不停的指點哪里又多了條皺紋。在一個房子前,一個婆婆正幫另一個婆婆打理著頭發,已經編好的就有三十幾根細細的小辮子,并摻著絲繩讓它看起來更長更密,婆婆手里拿著幾個樣式簡單年代久遠的飾品,年齡的增長并未阻擋對美麗的向往。   離村子不遠有一座藏傳寧瑪派寺廟,寺廟古老的梁柱上題著“清道光二十一年六月修造”字樣。寺內第一任上師來自青海省果洛,現在的日穹仁波切是第三任駐寺上師。金龍寺每年都要舉行次大的宗教法事活動,除了弘揚佛教、傳道授業,同時也歸攏了村民們的心緒。本以為月日是法會的日子,到的時候才知道日穹活佛前幾天去了丹巴縣城,法會在早些時候已經結束了。往里走,一個窄門之后有一處隱蔽的轉經堂,幾十個漂亮的木制轉經筒排列一些蛛絲,掛在轉經堂狹小的窗子上,從這個地方看出去是陽光下映照的山巒。風吹得塵埃在光影里翻飛,它們從古老的土墻上脫落,化在時間的長河里。   出寺廟時,與一只油光水滑胖得奇乖的旱獺不期而遇,它正在不緊不慢地啃一塊這里罕見的白菜幫,想是前些天寺內做法事活動時,有村人從村外購進了些蔬菜。當地人稱旱獺為“雪豬子”,總是以酥油糌粑供養著。   莫斯卡村被兩條河環繞著,河水清澈見底,村人洗臉、洗衣都在這河里。河邊的洗衣婦人見對她舉著相機,隨即起身整理衣裝,站得筆直露出微笑。走上高高的山坡,終于得見莫斯卡全貌,方方正正的小村子,猶如綻放的曼陀羅花朵,靜靜臥在云中,守著一份安詳與孤獨。

  莫斯卡位于四川丹巴金龍大雪山旁,為橫斷山脈峽谷地帶,是橫跨甘孜、阿壩兩州,涉及道孚、金川、丹巴三縣的高原牧場,莫斯卡村海拔米,被三座神山環抱,集雪山森林、草原、冰河、海子為一體。莫斯卡村就像詩意的棲息地,牧民們在精神領袖金龍寺日穹活佛的主持下,過著與世隔絕、詩意般的生活。莫斯卡人守候著這片凈土,在超然物外的勝境中,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無意識的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前往攻略:   交通:成都新南門車站、茶甸子車站有到丹巴的直達車,在丹巴包面包車進入莫斯卡。茶甸子車站每天有一班直達丹東的直達車。成都市上成雅高速,經過二郎山隧洞到瀘定,再往康定走,公里到瓦斯,上省道線到丹巴,丹巴到丹東鄉有公里路。公里處往右黨嶺,往左丹東。到丹東后只能選擇步行、騎馬、拖拉機、越野車進入莫斯卡,越野車進入危險度高。租馬往返費用在元左右一匹,拖拉機往返元。   住宿:在丹東鄉和莫斯卡村住宿,住宿衛生條件不能太過苛求。丹東條件相對較好些,建議去公里外的熱水塘村泡個溫泉,因為莫斯卡沒有條件洗澡。   丹東:宿村民家中,價格在一個床位~元之間,建議住阿綠東舟家,院落干凈。   莫斯卡:可宿村民家中或在金龍寺水泥院落中支帳篷,村民家中床位元一個,建議自帶睡袋。   美食:丹東的放養豬肉非常好吃,莫斯卡村的餐飲非常簡單,基本上以糌粑、酥油為主,很少有青菜。前往該地如果飲食上不習慣,最好自帶食品。   注意事項:莫斯卡村海拔米,屬高原地區,前往時最好準備預防高原反應的藥品。春夏兩個季節晝夜溫差大,夜晚涼爽怡人,白天陽光強烈,要帶好防曬用品及夜間的御寒衣物。最佳旅游季節是至月,夏季草甸上野花遍地,月后層林盡染。   喇嘛廟:莫斯卡村內有一座小寺廟,該寺是金龍寺的子寺,小廟子有金龍寺的藏經樓,收藏著各種經書、藏傳佛教理論書籍上萬冊。藏經樓的底層就是印經房,里面負責印經的人是專門學習過德格印經技藝的村民擔當著印經的任務。這里的格薩爾石刻群也是莫斯卡地區保存最為完好的。在小寺廟的格薩爾塔,他們的刻像還以獨特的方式一塊一塊地鑲嵌在那潔白的墻面上。    莫斯卡牧場居住區:從高處往下看,如同佛教的壇城。四周風景絕佳,溪水環抱山巒起伏,豐富的植被一年四季呈現不同的色彩,距離莫斯卡村有一處高山湖泊果倉錯,兩地相距約公里,可以騎馬或步行前往。   從成都到莫斯卡村,先得到丹東鄉。那是一段似在理想國行進的路程,沿途可看到梭坡的雄偉碉樓,甲居的俊秀寨藏。同車的朋友一直很興奮,直到第二天進入丹東那段近公里的泥濘道路,不斷地下車步行后才終于有了倦意。黃昏時分,到達丹東鄉,已是滿身泥污的小轎車得到了不少村民的注目禮,村里的司機說,還是頭一次看到轎車能在下雨后開到這里。   在當地人的指點下參觀了丹東鄉最高最好的建筑,一個三層樓的中心小學。學生不多,大點的小孩都去丹巴縣城讀初中了,聽說莫斯卡村的小孩也是到這里來讀書,一年就兩個假期能回家,吃住都是在學校里。   投宿在村人蘇蘭當的家里,吃到了正宗地道的土豬肉。傍晚奔向距離她家很近的外熱水塘村的野溫泉,到時正巧碰到兩個裸身洗澡的少年,他們并不避諱我們,于是也放寬心躺了下去。星光燦爛,滿天星辰清晰地點綴在頭頂深藍色的天空上,又倒映在小小的溫泉池里,在手邊腳邊輕輕搖晃。摘星攬月,不過如此。   丹東鄉離莫斯卡很近,只有公里的路程,前往那里有四種方式可選:徒步、騎馬、拖拉機和越野車。我們沒有越野車,也不敢在崎嶇的高山上騎馬,更是恨自己體力不濟,于是只好選擇了拖拉機。   歲的拖拉機手阿綠東舟有個歲的兒子和歲的兒媳,對大城市里流行的晚婚,他很是不能理解,搞得同行的幾個大齡女青年臉上紅了好一陣子。東舟倒是不在乎有人在臉紅,他哼著輕快的小調發動拖拉機,載著一車的人奔向莫斯卡。   起初的一段路面還算平整,沿途彩林層疊,瀑布紛呈,轉一個彎或是回一下頭,都有絕美的好風光。然而很快就有人后悔起來,因為路開始變得艱險起來,甚至無法稱之為路,棱角分明的巨石層出不窮,兩根濕滑而腐朽的細圓木就是小橋,和頂級越野摩托賽道相比,這里只會是更為驚心動魄。拖拉機不斷劇烈地上下起伏,常常把車上的人顛得遠離坐處,最高時可達半米。短短的公里,顛簸了個小時仍然顯得遙遙無期,直到有人不能再忍受,大家只好集體下車徒步前行。   途中翻越海拔米的金龍埡口,站在埡口可見兩個小小的海子窩在群山之中,像兩滴委屈泛藍的淚。過了埡口公里就到了莫斯卡,這里的地勢逐漸開闊起來,不再刀削斧劈的樣子。舒緩的草地盛開著寶藍色的星星狀小花,幾匹馬兒立在流淌的小溪邊打量著來人,路邊開始出現刻著經文、佛像的石頭,山坡上聳立著兩個近十米高三米寬的長方形經幡陣,不起眼的白塔上懸掛著簡陋的各色物品,一頭牛在舔著白墻。   莫斯卡村雖小,但村子里的建筑都似統一規劃,墻面雪白,環境宜人。   莫斯卡,在心里憧憬了一萬次從高處見到它的狂喜,沒想到并不是從山頂見到它,而是平平地、淡淡地出現在了眼前。同伴們都沉默著無法說話,莫斯卡如同突然出現的神話世界。   莫斯卡村是這高山牧場的居所,村子四四方方,被磚墻圍了起來,如同一個壇城。村莊的布局據說是因為莫斯卡村民曾經以放牧為生,很多人家長年游牧在外,很少回到莫斯卡村,這樣的修建方式是為了村中老人和孩子的安全,也為了相互方便照應。但后來聽村中的老人說,起初這樣建造村莊也是迎合佛教中對曼陀羅的一種解讀。   村子四方各有一個寨門,寨門齊腰以下都是磚墻,斜著搭了幾個懸空的石階,一步步上去再一步步下來才算進了村子,村子里沒有電、沒有自來水,一切現代化的東西都不存在。牛和馬在村墻之外,甚至很難在村中找到一個廁所,廁所也全部在村墻之外,四方各一個,廁所用木頭板子搭起來,沒有頂,沒有門簾。在廁所里可看見外面駛過的拖拉機、走過的馬、走過的人,但在這個平靜的地方,他們壓根不會張望一眼,反讓廁所里緊張的人顯得有點無聊。   莫斯卡村的藏房比較簡單,以紅色和白色為主色,簡單的色彩布局造就了與天地相融合的自然村落。   房屋的柱子和屋檐沒有描彩雕花,外墻也不像許多藏區的房子一樣畫上白螺或法輪,房子功能上倒是比較相同,一樓儲物,二樓住人。二樓的大門外懸掛著幾根小小的神杵,保佑家人的平安。進門正中是火堂,火堂的一角放著很少的炊具,這里簡單的餐食不用太過復雜的物件,只需要燒燒水或者茶。檐口都掛著一個手編的物什,一問才知是炊煙驅動的轉經筒,轉經是無處不在的,圍坐爐前,舉頭三尺便是;鹛脙蛇吺桥P室,一邊屋里擠著眾多小輩,一邊屋住著白發蒼蒼的老人,老人房里一般掛著一個用白色的牦牛尾巴做成的物件。幾乎家家都有一盞燈泡,白天用一塊兩個手掌大小的太陽能板收集的能量,能供晚上燈泡亮上兩個小時。   阿綠東舟為我們找到住處,房東是個來歲的男人,會說一些普通話,他告訴我們,他有個兒子在成都學計算機,是個大學生。說起兒子,滿臉的幸福和驕傲?吹轿覀冞@些城里來的游客,房東有些犯難,原因是怕我們不習慣,我們一再表示可以習慣這里的住宿和飲食,他才匆匆離開做起準備。   莫斯卡村內生活的小女孩兒,高山牧場的生活讓她們臉上都生出“高原紅”。   沒多久午飯便已經張羅好,酥油、青稞面、白糖,擺了出來,屋中的火塘中熬著藏茶。大家動手做酥油糌粑,一大盆酥油里舀出一小塊放在碗里,從火上的壺里再舀點熱茶,抓幾把炒熟的青稞面,放上白糖在碗里用手搓揉,直到碗和手上沒有一點殘渣,所有的東西形成了一個油亮亮的土豆樣的東西。把“土豆”抓在手里,把碗里倒上大茶,一頓飯就開始了。房東說,莫斯卡的人一年四季就只有酥油糌粑吃,偶爾加一些附近鄉鎮產的香辣醬,就算是換了口味。   在村中閑逛,村里的人對照相一點也不陌生,也不害羞,兩位婆婆遠遠地走過來遠遠地笑著湊過頭來看我給她們拍的照片,不停地議論,大概在影像里找到了年輕時的影子,還不停的指點哪里又多了條皺紋。在一個房子前,一個婆婆正幫另一個婆婆打理著頭發,已經編好的就有三十幾根細細的小辮子,并摻著絲繩讓它看起來更長更密,婆婆手里拿著幾個樣式簡單年代久遠的飾品,年齡的增長并未阻擋對美麗的向往。   離村子不遠有一座藏傳寧瑪派寺廟,寺廟古老的梁柱上題著“清道光二十一年六月修造”字樣。寺內第一任上師來自青海省果洛,現在的日穹仁波切是第三任駐寺上師。金龍寺每年都要舉行次大的宗教法事活動,除了弘揚佛教、傳道授業,同時也歸攏了村民們的心緒。本以為月日是法會的日子,到的時候才知道日穹活佛前幾天去了丹巴縣城,法會在早些時候已經結束了。往里走,一個窄門之后有一處隱蔽的轉經堂,幾十個漂亮的木制轉經筒排列一些蛛絲,掛在轉經堂狹小的窗子上,從這個地方看出去是陽光下映照的山巒。風吹得塵埃在光影里翻飛,它們從古老的土墻上脫落,化在時間的長河里。   出寺廟時,與一只油光水滑胖得奇乖的旱獺不期而遇,它正在不緊不慢地啃一塊這里罕見的白菜幫,想是前些天寺內做法事活動時,有村人從村外購進了些蔬菜。當地人稱旱獺為“雪豬子”,總是以酥油糌粑供養著。   莫斯卡村被兩條河環繞著,河水清澈見底,村人洗臉、洗衣都在這河里。河邊的洗衣婦人見對她舉著相機,隨即起身整理衣裝,站得筆直露出微笑。走上高高的山坡,終于得見莫斯卡全貌,方方正正的小村子,猶如綻放的曼陀羅花朵,靜靜臥在云中,守著一份安詳與孤獨。

  莫斯卡位于四川丹巴金龍大雪山旁,為橫斷山脈峽谷地帶,是橫跨甘孜、阿壩兩州,涉及道孚、金川、丹巴三縣的高原牧場,莫斯卡村海拔米,被三座神山環抱,集雪山森林、草原、冰河、海子為一體。莫斯卡村就像詩意的棲息地,牧民們在精神領袖金龍寺日穹活佛的主持下,過著與世隔絕、詩意般的生活。莫斯卡人守候著這片凈土,在超然物外的勝境中,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無意識的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前往攻略:   交通:成都新南門車站、茶甸子車站有到丹巴的直達車,在丹巴包面包車進入莫斯卡。茶甸子車站每天有一班直達丹東的直達車。成都市上成雅高速,經過二郎山隧洞到瀘定,再往康定走,公里到瓦斯,上省道線到丹巴,丹巴到丹東鄉有公里路。公里處往右黨嶺,往左丹東。到丹東后只能選擇步行、騎馬、拖拉機、越野車進入莫斯卡,越野車進入危險度高。租馬往返費用在元左右一匹,拖拉機往返元。   住宿:在丹東鄉和莫斯卡村住宿,住宿衛生條件不能太過苛求。丹東條件相對較好些,建議去公里外的熱水塘村泡個溫泉,因為莫斯卡沒有條件洗澡。   丹東:宿村民家中,價格在一個床位~元之間,建議住阿綠東舟家,院落干凈。   莫斯卡:可宿村民家中或在金龍寺水泥院落中支帳篷,村民家中床位元一個,建議自帶睡袋。   美食:丹東的放養豬肉非常好吃,莫斯卡村的餐飲非常簡單,基本上以糌粑、酥油為主,很少有青菜。前往該地如果飲食上不習慣,最好自帶食品。   注意事項:莫斯卡村海拔米,屬高原地區,前往時最好準備預防高原反應的藥品。春夏兩個季節晝夜溫差大,夜晚涼爽怡人,白天陽光強烈,要帶好防曬用品及夜間的御寒衣物。最佳旅游季節是至月,夏季草甸上野花遍地,月后層林盡染。   喇嘛廟:莫斯卡村內有一座小寺廟,該寺是金龍寺的子寺,小廟子有金龍寺的藏經樓,收藏著各種經書、藏傳佛教理論書籍上萬冊。藏經樓的底層就是印經房,里面負責印經的人是專門學習過德格印經技藝的村民擔當著印經的任務。這里的格薩爾石刻群也是莫斯卡地區保存最為完好的。在小寺廟的格薩爾塔,他們的刻像還以獨特的方式一塊一塊地鑲嵌在那潔白的墻面上。    莫斯卡牧場居住區:從高處往下看,如同佛教的壇城。四周風景絕佳,溪水環抱山巒起伏,豐富的植被一年四季呈現不同的色彩,距離莫斯卡村有一處高山湖泊果倉錯,兩地相距約公里,可以騎馬或步行前往。   從成都到莫斯卡村,先得到丹東鄉。那是一段似在理想國行進的路程,沿途可看到梭坡的雄偉碉樓,甲居的俊秀寨藏。同車的朋友一直很興奮,直到第二天進入丹東那段近公里的泥濘道路,不斷地下車步行后才終于有了倦意。黃昏時分,到達丹東鄉,已是滿身泥污的小轎車得到了不少村民的注目禮,村里的司機說,還是頭一次看到轎車能在下雨后開到這里。   在當地人的指點下參觀了丹東鄉最高最好的建筑,一個三層樓的中心小學。學生不多,大點的小孩都去丹巴縣城讀初中了,聽說莫斯卡村的小孩也是到這里來讀書,一年就兩個假期能回家,吃住都是在學校里。   投宿在村人蘇蘭當的家里,吃到了正宗地道的土豬肉。傍晚奔向距離她家很近的外熱水塘村的野溫泉,到時正巧碰到兩個裸身洗澡的少年,他們并不避諱我們,于是也放寬心躺了下去。星光燦爛,滿天星辰清晰地點綴在頭頂深藍色的天空上,又倒映在小小的溫泉池里,在手邊腳邊輕輕搖晃。摘星攬月,不過如此。   丹東鄉離莫斯卡很近,只有公里的路程,前往那里有四種方式可選:徒步、騎馬、拖拉機和越野車。我們沒有越野車,也不敢在崎嶇的高山上騎馬,更是恨自己體力不濟,于是只好選擇了拖拉機。   歲的拖拉機手阿綠東舟有個歲的兒子和歲的兒媳,對大城市里流行的晚婚,他很是不能理解,搞得同行的幾個大齡女青年臉上紅了好一陣子。東舟倒是不在乎有人在臉紅,他哼著輕快的小調發動拖拉機,載著一車的人奔向莫斯卡。   起初的一段路面還算平整,沿途彩林層疊,瀑布紛呈,轉一個彎或是回一下頭,都有絕美的好風光。然而很快就有人后悔起來,因為路開始變得艱險起來,甚至無法稱之為路,棱角分明的巨石層出不窮,兩根濕滑而腐朽的細圓木就是小橋,和頂級越野摩托賽道相比,這里只會是更為驚心動魄。拖拉機不斷劇烈地上下起伏,常常把車上的人顛得遠離坐處,最高時可達半米。短短的公里,顛簸了個小時仍然顯得遙遙無期,直到有人不能再忍受,大家只好集體下車徒步前行。   途中翻越海拔米的金龍埡口,站在埡口可見兩個小小的海子窩在群山之中,像兩滴委屈泛藍的淚。過了埡口公里就到了莫斯卡,這里的地勢逐漸開闊起來,不再刀削斧劈的樣子。舒緩的草地盛開著寶藍色的星星狀小花,幾匹馬兒立在流淌的小溪邊打量著來人,路邊開始出現刻著經文、佛像的石頭,山坡上聳立著兩個近十米高三米寬的長方形經幡陣,不起眼的白塔上懸掛著簡陋的各色物品,一頭牛在舔著白墻。   莫斯卡村雖小,但村子里的建筑都似統一規劃,墻面雪白,環境宜人。   莫斯卡,在心里憧憬了一萬次從高處見到它的狂喜,沒想到并不是從山頂見到它,而是平平地、淡淡地出現在了眼前。同伴們都沉默著無法說話,莫斯卡如同突然出現的神話世界。   莫斯卡村是這高山牧場的居所,村子四四方方,被磚墻圍了起來,如同一個壇城。村莊的布局據說是因為莫斯卡村民曾經以放牧為生,很多人家長年游牧在外,很少回到莫斯卡村,這樣的修建方式是為了村中老人和孩子的安全,也為了相互方便照應。但后來聽村中的老人說,起初這樣建造村莊也是迎合佛教中對曼陀羅的一種解讀。   村子四方各有一個寨門,寨門齊腰以下都是磚墻,斜著搭了幾個懸空的石階,一步步上去再一步步下來才算進了村子,村子里沒有電、沒有自來水,一切現代化的東西都不存在。牛和馬在村墻之外,甚至很難在村中找到一個廁所,廁所也全部在村墻之外,四方各一個,廁所用木頭板子搭起來,沒有頂,沒有門簾。在廁所里可看見外面駛過的拖拉機、走過的馬、走過的人,但在這個平靜的地方,他們壓根不會張望一眼,反讓廁所里緊張的人顯得有點無聊。   莫斯卡村的藏房比較簡單,以紅色和白色為主色,簡單的色彩布局造就了與天地相融合的自然村落。   房屋的柱子和屋檐沒有描彩雕花,外墻也不像許多藏區的房子一樣畫上白螺或法輪,房子功能上倒是比較相同,一樓儲物,二樓住人。二樓的大門外懸掛著幾根小小的神杵,保佑家人的平安。進門正中是火堂,火堂的一角放著很少的炊具,這里簡單的餐食不用太過復雜的物件,只需要燒燒水或者茶。檐口都掛著一個手編的物什,一問才知是炊煙驅動的轉經筒,轉經是無處不在的,圍坐爐前,舉頭三尺便是;鹛脙蛇吺桥P室,一邊屋里擠著眾多小輩,一邊屋住著白發蒼蒼的老人,老人房里一般掛著一個用白色的牦牛尾巴做成的物件。幾乎家家都有一盞燈泡,白天用一塊兩個手掌大小的太陽能板收集的能量,能供晚上燈泡亮上兩個小時。   阿綠東舟為我們找到住處,房東是個來歲的男人,會說一些普通話,他告訴我們,他有個兒子在成都學計算機,是個大學生。說起兒子,滿臉的幸福和驕傲?吹轿覀冞@些城里來的游客,房東有些犯難,原因是怕我們不習慣,我們一再表示可以習慣這里的住宿和飲食,他才匆匆離開做起準備。   莫斯卡村內生活的小女孩兒,高山牧場的生活讓她們臉上都生出“高原紅”。   沒多久午飯便已經張羅好,酥油、青稞面、白糖,擺了出來,屋中的火塘中熬著藏茶。大家動手做酥油糌粑,一大盆酥油里舀出一小塊放在碗里,從火上的壺里再舀點熱茶,抓幾把炒熟的青稞面,放上白糖在碗里用手搓揉,直到碗和手上沒有一點殘渣,所有的東西形成了一個油亮亮的土豆樣的東西。把“土豆”抓在手里,把碗里倒上大茶,一頓飯就開始了。房東說,莫斯卡的人一年四季就只有酥油糌粑吃,偶爾加一些附近鄉鎮產的香辣醬,就算是換了口味。   在村中閑逛,村里的人對照相一點也不陌生,也不害羞,兩位婆婆遠遠地走過來遠遠地笑著湊過頭來看我給她們拍的照片,不停地議論,大概在影像里找到了年輕時的影子,還不停的指點哪里又多了條皺紋。在一個房子前,一個婆婆正幫另一個婆婆打理著頭發,已經編好的就有三十幾根細細的小辮子,并摻著絲繩讓它看起來更長更密,婆婆手里拿著幾個樣式簡單年代久遠的飾品,年齡的增長并未阻擋對美麗的向往。   離村子不遠有一座藏傳寧瑪派寺廟,寺廟古老的梁柱上題著“清道光二十一年六月修造”字樣。寺內第一任上師來自青海省果洛,現在的日穹仁波切是第三任駐寺上師。金龍寺每年都要舉行次大的宗教法事活動,除了弘揚佛教、傳道授業,同時也歸攏了村民們的心緒。本以為月日是法會的日子,到的時候才知道日穹活佛前幾天去了丹巴縣城,法會在早些時候已經結束了。往里走,一個窄門之后有一處隱蔽的轉經堂,幾十個漂亮的木制轉經筒排列一些蛛絲,掛在轉經堂狹小的窗子上,從這個地方看出去是陽光下映照的山巒。風吹得塵埃在光影里翻飛,它們從古老的土墻上脫落,化在時間的長河里。   出寺廟時,與一只油光水滑胖得奇乖的旱獺不期而遇,它正在不緊不慢地啃一塊這里罕見的白菜幫,想是前些天寺內做法事活動時,有村人從村外購進了些蔬菜。當地人稱旱獺為“雪豬子”,總是以酥油糌粑供養著。   莫斯卡村被兩條河環繞著,河水清澈見底,村人洗臉、洗衣都在這河里。河邊的洗衣婦人見對她舉著相機,隨即起身整理衣裝,站得筆直露出微笑。走上高高的山坡,終于得見莫斯卡全貌,方方正正的小村子,猶如綻放的曼陀羅花朵,靜靜臥在云中,守著一份安詳與孤獨。

  莫斯卡位于四川丹巴金龍大雪山旁,為橫斷山脈峽谷地帶,是橫跨甘孜、阿壩兩州,涉及道孚、金川、丹巴三縣的高原牧場,莫斯卡村海拔米,被三座神山環抱,集雪山森林、草原、冰河、海子為一體。莫斯卡村就像詩意的棲息地,牧民們在精神領袖金龍寺日穹活佛的主持下,過著與世隔絕、詩意般的生活。莫斯卡人守候著這片凈土,在超然物外的勝境中,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無意識的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前往攻略:   交通:成都新南門車站、茶甸子車站有到丹巴的直達車,在丹巴包面包車進入莫斯卡。茶甸子車站每天有一班直達丹東的直達車。成都市上成雅高速,經過二郎山隧洞到瀘定,再往康定走,公里到瓦斯,上省道線到丹巴,丹巴到丹東鄉有公里路。公里處往右黨嶺,往左丹東。到丹東后只能選擇步行、騎馬、拖拉機、越野車進入莫斯卡,越野車進入危險度高。租馬往返費用在元左右一匹,拖拉機往返元。   住宿:在丹東鄉和莫斯卡村住宿,住宿衛生條件不能太過苛求。丹東條件相對較好些,建議去公里外的熱水塘村泡個溫泉,因為莫斯卡沒有條件洗澡。   丹東:宿村民家中,價格在一個床位~元之間,建議住阿綠東舟家,院落干凈。   莫斯卡:可宿村民家中或在金龍寺水泥院落中支帳篷,村民家中床位元一個,建議自帶睡袋。   美食:丹東的放養豬肉非常好吃,莫斯卡村的餐飲非常簡單,基本上以糌粑、酥油為主,很少有青菜。前往該地如果飲食上不習慣,最好自帶食品。   注意事項:莫斯卡村海拔米,屬高原地區,前往時最好準備預防高原反應的藥品。春夏兩個季節晝夜溫差大,夜晚涼爽怡人,白天陽光強烈,要帶好防曬用品及夜間的御寒衣物。最佳旅游季節是至月,夏季草甸上野花遍地,月后層林盡染。   喇嘛廟:莫斯卡村內有一座小寺廟,該寺是金龍寺的子寺,小廟子有金龍寺的藏經樓,收藏著各種經書、藏傳佛教理論書籍上萬冊。藏經樓的底層就是印經房,里面負責印經的人是專門學習過德格印經技藝的村民擔當著印經的任務。這里的格薩爾石刻群也是莫斯卡地區保存最為完好的。在小寺廟的格薩爾塔,他們的刻像還以獨特的方式一塊一塊地鑲嵌在那潔白的墻面上。    莫斯卡牧場居住區:從高處往下看,如同佛教的壇城。四周風景絕佳,溪水環抱山巒起伏,豐富的植被一年四季呈現不同的色彩,距離莫斯卡村有一處高山湖泊果倉錯,兩地相距約公里,可以騎馬或步行前往。   從成都到莫斯卡村,先得到丹東鄉。那是一段似在理想國行進的路程,沿途可看到梭坡的雄偉碉樓,甲居的俊秀寨藏。同車的朋友一直很興奮,直到第二天進入丹東那段近公里的泥濘道路,不斷地下車步行后才終于有了倦意。黃昏時分,到達丹東鄉,已是滿身泥污的小轎車得到了不少村民的注目禮,村里的司機說,還是頭一次看到轎車能在下雨后開到這里。   在當地人的指點下參觀了丹東鄉最高最好的建筑,一個三層樓的中心小學。學生不多,大點的小孩都去丹巴縣城讀初中了,聽說莫斯卡村的小孩也是到這里來讀書,一年就兩個假期能回家,吃住都是在學校里。   投宿在村人蘇蘭當的家里,吃到了正宗地道的土豬肉。傍晚奔向距離她家很近的外熱水塘村的野溫泉,到時正巧碰到兩個裸身洗澡的少年,他們并不避諱我們,于是也放寬心躺了下去。星光燦爛,滿天星辰清晰地點綴在頭頂深藍色的天空上,又倒映在小小的溫泉池里,在手邊腳邊輕輕搖晃。摘星攬月,不過如此。   丹東鄉離莫斯卡很近,只有公里的路程,前往那里有四種方式可選:徒步、騎馬、拖拉機和越野車。我們沒有越野車,也不敢在崎嶇的高山上騎馬,更是恨自己體力不濟,于是只好選擇了拖拉機。   歲的拖拉機手阿綠東舟有個歲的兒子和歲的兒媳,對大城市里流行的晚婚,他很是不能理解,搞得同行的幾個大齡女青年臉上紅了好一陣子。東舟倒是不在乎有人在臉紅,他哼著輕快的小調發動拖拉機,載著一車的人奔向莫斯卡。   起初的一段路面還算平整,沿途彩林層疊,瀑布紛呈,轉一個彎或是回一下頭,都有絕美的好風光。然而很快就有人后悔起來,因為路開始變得艱險起來,甚至無法稱之為路,棱角分明的巨石層出不窮,兩根濕滑而腐朽的細圓木就是小橋,和頂級越野摩托賽道相比,這里只會是更為驚心動魄。拖拉機不斷劇烈地上下起伏,常常把車上的人顛得遠離坐處,最高時可達半米。短短的公里,顛簸了個小時仍然顯得遙遙無期,直到有人不能再忍受,大家只好集體下車徒步前行。   途中翻越海拔米的金龍埡口,站在埡口可見兩個小小的海子窩在群山之中,像兩滴委屈泛藍的淚。過了埡口公里就到了莫斯卡,這里的地勢逐漸開闊起來,不再刀削斧劈的樣子。舒緩的草地盛開著寶藍色的星星狀小花,幾匹馬兒立在流淌的小溪邊打量著來人,路邊開始出現刻著經文、佛像的石頭,山坡上聳立著兩個近十米高三米寬的長方形經幡陣,不起眼的白塔上懸掛著簡陋的各色物品,一頭牛在舔著白墻。   莫斯卡村雖小,但村子里的建筑都似統一規劃,墻面雪白,環境宜人。   莫斯卡,在心里憧憬了一萬次從高處見到它的狂喜,沒想到并不是從山頂見到它,而是平平地、淡淡地出現在了眼前。同伴們都沉默著無法說話,莫斯卡如同突然出現的神話世界。   莫斯卡村是這高山牧場的居所,村子四四方方,被磚墻圍了起來,如同一個壇城。村莊的布局據說是因為莫斯卡村民曾經以放牧為生,很多人家長年游牧在外,很少回到莫斯卡村,這樣的修建方式是為了村中老人和孩子的安全,也為了相互方便照應。但后來聽村中的老人說,起初這樣建造村莊也是迎合佛教中對曼陀羅的一種解讀。   村子四方各有一個寨門,寨門齊腰以下都是磚墻,斜著搭了幾個懸空的石階,一步步上去再一步步下來才算進了村子,村子里沒有電、沒有自來水,一切現代化的東西都不存在。牛和馬在村墻之外,甚至很難在村中找到一個廁所,廁所也全部在村墻之外,四方各一個,廁所用木頭板子搭起來,沒有頂,沒有門簾。在廁所里可看見外面駛過的拖拉機、走過的馬、走過的人,但在這個平靜的地方,他們壓根不會張望一眼,反讓廁所里緊張的人顯得有點無聊。   莫斯卡村的藏房比較簡單,以紅色和白色為主色,簡單的色彩布局造就了與天地相融合的自然村落。   房屋的柱子和屋檐沒有描彩雕花,外墻也不像許多藏區的房子一樣畫上白螺或法輪,房子功能上倒是比較相同,一樓儲物,二樓住人。二樓的大門外懸掛著幾根小小的神杵,保佑家人的平安。進門正中是火堂,火堂的一角放著很少的炊具,這里簡單的餐食不用太過復雜的物件,只需要燒燒水或者茶。檐口都掛著一個手編的物什,一問才知是炊煙驅動的轉經筒,轉經是無處不在的,圍坐爐前,舉頭三尺便是;鹛脙蛇吺桥P室,一邊屋里擠著眾多小輩,一邊屋住著白發蒼蒼的老人,老人房里一般掛著一個用白色的牦牛尾巴做成的物件。幾乎家家都有一盞燈泡,白天用一塊兩個手掌大小的太陽能板收集的能量,能供晚上燈泡亮上兩個小時。   阿綠東舟為我們找到住處,房東是個來歲的男人,會說一些普通話,他告訴我們,他有個兒子在成都學計算機,是個大學生。說起兒子,滿臉的幸福和驕傲?吹轿覀冞@些城里來的游客,房東有些犯難,原因是怕我們不習慣,我們一再表示可以習慣這里的住宿和飲食,他才匆匆離開做起準備。   莫斯卡村內生活的小女孩兒,高山牧場的生活讓她們臉上都生出“高原紅”。   沒多久午飯便已經張羅好,酥油、青稞面、白糖,擺了出來,屋中的火塘中熬著藏茶。大家動手做酥油糌粑,一大盆酥油里舀出一小塊放在碗里,從火上的壺里再舀點熱茶,抓幾把炒熟的青稞面,放上白糖在碗里用手搓揉,直到碗和手上沒有一點殘渣,所有的東西形成了一個油亮亮的土豆樣的東西。把“土豆”抓在手里,把碗里倒上大茶,一頓飯就開始了。房東說,莫斯卡的人一年四季就只有酥油糌粑吃,偶爾加一些附近鄉鎮產的香辣醬,就算是換了口味。   在村中閑逛,村里的人對照相一點也不陌生,也不害羞,兩位婆婆遠遠地走過來遠遠地笑著湊過頭來看我給她們拍的照片,不停地議論,大概在影像里找到了年輕時的影子,還不停的指點哪里又多了條皺紋。在一個房子前,一個婆婆正幫另一個婆婆打理著頭發,已經編好的就有三十幾根細細的小辮子,并摻著絲繩讓它看起來更長更密,婆婆手里拿著幾個樣式簡單年代久遠的飾品,年齡的增長并未阻擋對美麗的向往。   離村子不遠有一座藏傳寧瑪派寺廟,寺廟古老的梁柱上題著“清道光二十一年六月修造”字樣。寺內第一任上師來自青海省果洛,現在的日穹仁波切是第三任駐寺上師。金龍寺每年都要舉行次大的宗教法事活動,除了弘揚佛教、傳道授業,同時也歸攏了村民們的心緒。本以為月日是法會的日子,到的時候才知道日穹活佛前幾天去了丹巴縣城,法會在早些時候已經結束了。往里走,一個窄門之后有一處隱蔽的轉經堂,幾十個漂亮的木制轉經筒排列一些蛛絲,掛在轉經堂狹小的窗子上,從這個地方看出去是陽光下映照的山巒。風吹得塵埃在光影里翻飛,它們從古老的土墻上脫落,化在時間的長河里。   出寺廟時,與一只油光水滑胖得奇乖的旱獺不期而遇,它正在不緊不慢地啃一塊這里罕見的白菜幫,想是前些天寺內做法事活動時,有村人從村外購進了些蔬菜。當地人稱旱獺為“雪豬子”,總是以酥油糌粑供養著。   莫斯卡村被兩條河環繞著,河水清澈見底,村人洗臉、洗衣都在這河里。河邊的洗衣婦人見對她舉著相機,隨即起身整理衣裝,站得筆直露出微笑。走上高高的山坡,終于得見莫斯卡全貌,方方正正的小村子,猶如綻放的曼陀羅花朵,靜靜臥在云中,守著一份安詳與孤獨。

翼軫

  莫斯卡位于四川丹巴金龍大雪山旁,為橫斷山脈峽谷地帶,是橫跨甘孜、阿壩兩州,涉及道孚、金川、丹巴三縣的高原牧場,莫斯卡村海拔米,被三座神山環抱,集雪山森林、草原、冰河、海子為一體。莫斯卡村就像詩意的棲息地,牧民們在精神領袖金龍寺日穹活佛的主持下,過著與世隔絕、詩意般的生活。莫斯卡人守候著這片凈土,在超然物外的勝境中,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無意識的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前往攻略:   交通:成都新南門車站、茶甸子車站有到丹巴的直達車,在丹巴包面包車進入莫斯卡。茶甸子車站每天有一班直達丹東的直達車。成都市上成雅高速,經過二郎山隧洞到瀘定,再往康定走,公里到瓦斯,上省道線到丹巴,丹巴到丹東鄉有公里路。公里處往右黨嶺,往左丹東。到丹東后只能選擇步行、騎馬、拖拉機、越野車進入莫斯卡,越野車進入危險度高。租馬往返費用在元左右一匹,拖拉機往返元。   住宿:在丹東鄉和莫斯卡村住宿,住宿衛生條件不能太過苛求。丹東條件相對較好些,建議去公里外的熱水塘村泡個溫泉,因為莫斯卡沒有條件洗澡。   丹東:宿村民家中,價格在一個床位~元之間,建議住阿綠東舟家,院落干凈。   莫斯卡:可宿村民家中或在金龍寺水泥院落中支帳篷,村民家中床位元一個,建議自帶睡袋。   美食:丹東的放養豬肉非常好吃,莫斯卡村的餐飲非常簡單,基本上以糌粑、酥油為主,很少有青菜。前往該地如果飲食上不習慣,最好自帶食品。   注意事項:莫斯卡村海拔米,屬高原地區,前往時最好準備預防高原反應的藥品。春夏兩個季節晝夜溫差大,夜晚涼爽怡人,白天陽光強烈,要帶好防曬用品及夜間的御寒衣物。最佳旅游季節是至月,夏季草甸上野花遍地,月后層林盡染。   喇嘛廟:莫斯卡村內有一座小寺廟,該寺是金龍寺的子寺,小廟子有金龍寺的藏經樓,收藏著各種經書、藏傳佛教理論書籍上萬冊。藏經樓的底層就是印經房,里面負責印經的人是專門學習過德格印經技藝的村民擔當著印經的任務。這里的格薩爾石刻群也是莫斯卡地區保存最為完好的。在小寺廟的格薩爾塔,他們的刻像還以獨特的方式一塊一塊地鑲嵌在那潔白的墻面上。    莫斯卡牧場居住區:從高處往下看,如同佛教的壇城。四周風景絕佳,溪水環抱山巒起伏,豐富的植被一年四季呈現不同的色彩,距離莫斯卡村有一處高山湖泊果倉錯,兩地相距約公里,可以騎馬或步行前往。   從成都到莫斯卡村,先得到丹東鄉。那是一段似在理想國行進的路程,沿途可看到梭坡的雄偉碉樓,甲居的俊秀寨藏。同車的朋友一直很興奮,直到第二天進入丹東那段近公里的泥濘道路,不斷地下車步行后才終于有了倦意。黃昏時分,到達丹東鄉,已是滿身泥污的小轎車得到了不少村民的注目禮,村里的司機說,還是頭一次看到轎車能在下雨后開到這里。   在當地人的指點下參觀了丹東鄉最高最好的建筑,一個三層樓的中心小學。學生不多,大點的小孩都去丹巴縣城讀初中了,聽說莫斯卡村的小孩也是到這里來讀書,一年就兩個假期能回家,吃住都是在學校里。   投宿在村人蘇蘭當的家里,吃到了正宗地道的土豬肉。傍晚奔向距離她家很近的外熱水塘村的野溫泉,到時正巧碰到兩個裸身洗澡的少年,他們并不避諱我們,于是也放寬心躺了下去。星光燦爛,滿天星辰清晰地點綴在頭頂深藍色的天空上,又倒映在小小的溫泉池里,在手邊腳邊輕輕搖晃。摘星攬月,不過如此。   丹東鄉離莫斯卡很近,只有公里的路程,前往那里有四種方式可選:徒步、騎馬、拖拉機和越野車。我們沒有越野車,也不敢在崎嶇的高山上騎馬,更是恨自己體力不濟,于是只好選擇了拖拉機。   歲的拖拉機手阿綠東舟有個歲的兒子和歲的兒媳,對大城市里流行的晚婚,他很是不能理解,搞得同行的幾個大齡女青年臉上紅了好一陣子。東舟倒是不在乎有人在臉紅,他哼著輕快的小調發動拖拉機,載著一車的人奔向莫斯卡。   起初的一段路面還算平整,沿途彩林層疊,瀑布紛呈,轉一個彎或是回一下頭,都有絕美的好風光。然而很快就有人后悔起來,因為路開始變得艱險起來,甚至無法稱之為路,棱角分明的巨石層出不窮,兩根濕滑而腐朽的細圓木就是小橋,和頂級越野摩托賽道相比,這里只會是更為驚心動魄。拖拉機不斷劇烈地上下起伏,常常把車上的人顛得遠離坐處,最高時可達半米。短短的公里,顛簸了個小時仍然顯得遙遙無期,直到有人不能再忍受,大家只好集體下車徒步前行。   途中翻越海拔米的金龍埡口,站在埡口可見兩個小小的海子窩在群山之中,像兩滴委屈泛藍的淚。過了埡口公里就到了莫斯卡,這里的地勢逐漸開闊起來,不再刀削斧劈的樣子。舒緩的草地盛開著寶藍色的星星狀小花,幾匹馬兒立在流淌的小溪邊打量著來人,路邊開始出現刻著經文、佛像的石頭,山坡上聳立著兩個近十米高三米寬的長方形經幡陣,不起眼的白塔上懸掛著簡陋的各色物品,一頭牛在舔著白墻。   莫斯卡村雖小,但村子里的建筑都似統一規劃,墻面雪白,環境宜人。   莫斯卡,在心里憧憬了一萬次從高處見到它的狂喜,沒想到并不是從山頂見到它,而是平平地、淡淡地出現在了眼前。同伴們都沉默著無法說話,莫斯卡如同突然出現的神話世界。   莫斯卡村是這高山牧場的居所,村子四四方方,被磚墻圍了起來,如同一個壇城。村莊的布局據說是因為莫斯卡村民曾經以放牧為生,很多人家長年游牧在外,很少回到莫斯卡村,這樣的修建方式是為了村中老人和孩子的安全,也為了相互方便照應。但后來聽村中的老人說,起初這樣建造村莊也是迎合佛教中對曼陀羅的一種解讀。   村子四方各有一個寨門,寨門齊腰以下都是磚墻,斜著搭了幾個懸空的石階,一步步上去再一步步下來才算進了村子,村子里沒有電、沒有自來水,一切現代化的東西都不存在。牛和馬在村墻之外,甚至很難在村中找到一個廁所,廁所也全部在村墻之外,四方各一個,廁所用木頭板子搭起來,沒有頂,沒有門簾。在廁所里可看見外面駛過的拖拉機、走過的馬、走過的人,但在這個平靜的地方,他們壓根不會張望一眼,反讓廁所里緊張的人顯得有點無聊。   莫斯卡村的藏房比較簡單,以紅色和白色為主色,簡單的色彩布局造就了與天地相融合的自然村落。   房屋的柱子和屋檐沒有描彩雕花,外墻也不像許多藏區的房子一樣畫上白螺或法輪,房子功能上倒是比較相同,一樓儲物,二樓住人。二樓的大門外懸掛著幾根小小的神杵,保佑家人的平安。進門正中是火堂,火堂的一角放著很少的炊具,這里簡單的餐食不用太過復雜的物件,只需要燒燒水或者茶。檐口都掛著一個手編的物什,一問才知是炊煙驅動的轉經筒,轉經是無處不在的,圍坐爐前,舉頭三尺便是;鹛脙蛇吺桥P室,一邊屋里擠著眾多小輩,一邊屋住著白發蒼蒼的老人,老人房里一般掛著一個用白色的牦牛尾巴做成的物件。幾乎家家都有一盞燈泡,白天用一塊兩個手掌大小的太陽能板收集的能量,能供晚上燈泡亮上兩個小時。   阿綠東舟為我們找到住處,房東是個來歲的男人,會說一些普通話,他告訴我們,他有個兒子在成都學計算機,是個大學生。說起兒子,滿臉的幸福和驕傲?吹轿覀冞@些城里來的游客,房東有些犯難,原因是怕我們不習慣,我們一再表示可以習慣這里的住宿和飲食,他才匆匆離開做起準備。   莫斯卡村內生活的小女孩兒,高山牧場的生活讓她們臉上都生出“高原紅”。   沒多久午飯便已經張羅好,酥油、青稞面、白糖,擺了出來,屋中的火塘中熬著藏茶。大家動手做酥油糌粑,一大盆酥油里舀出一小塊放在碗里,從火上的壺里再舀點熱茶,抓幾把炒熟的青稞面,放上白糖在碗里用手搓揉,直到碗和手上沒有一點殘渣,所有的東西形成了一個油亮亮的土豆樣的東西。把“土豆”抓在手里,把碗里倒上大茶,一頓飯就開始了。房東說,莫斯卡的人一年四季就只有酥油糌粑吃,偶爾加一些附近鄉鎮產的香辣醬,就算是換了口味。   在村中閑逛,村里的人對照相一點也不陌生,也不害羞,兩位婆婆遠遠地走過來遠遠地笑著湊過頭來看我給她們拍的照片,不停地議論,大概在影像里找到了年輕時的影子,還不停的指點哪里又多了條皺紋。在一個房子前,一個婆婆正幫另一個婆婆打理著頭發,已經編好的就有三十幾根細細的小辮子,并摻著絲繩讓它看起來更長更密,婆婆手里拿著幾個樣式簡單年代久遠的飾品,年齡的增長并未阻擋對美麗的向往。   離村子不遠有一座藏傳寧瑪派寺廟,寺廟古老的梁柱上題著“清道光二十一年六月修造”字樣。寺內第一任上師來自青海省果洛,現在的日穹仁波切是第三任駐寺上師。金龍寺每年都要舉行次大的宗教法事活動,除了弘揚佛教、傳道授業,同時也歸攏了村民們的心緒。本以為月日是法會的日子,到的時候才知道日穹活佛前幾天去了丹巴縣城,法會在早些時候已經結束了。往里走,一個窄門之后有一處隱蔽的轉經堂,幾十個漂亮的木制轉經筒排列一些蛛絲,掛在轉經堂狹小的窗子上,從這個地方看出去是陽光下映照的山巒。風吹得塵埃在光影里翻飛,它們從古老的土墻上脫落,化在時間的長河里。   出寺廟時,與一只油光水滑胖得奇乖的旱獺不期而遇,它正在不緊不慢地啃一塊這里罕見的白菜幫,想是前些天寺內做法事活動時,有村人從村外購進了些蔬菜。當地人稱旱獺為“雪豬子”,總是以酥油糌粑供養著。   莫斯卡村被兩條河環繞著,河水清澈見底,村人洗臉、洗衣都在這河里。河邊的洗衣婦人見對她舉著相機,隨即起身整理衣裝,站得筆直露出微笑。走上高高的山坡,終于得見莫斯卡全貌,方方正正的小村子,猶如綻放的曼陀羅花朵,靜靜臥在云中,守著一份安詳與孤獨。

翼軫

  莫斯卡位于四川丹巴金龍大雪山旁,為橫斷山脈峽谷地帶,是橫跨甘孜、阿壩兩州,涉及道孚、金川、丹巴三縣的高原牧場,莫斯卡村海拔米,被三座神山環抱,集雪山森林、草原、冰河、海子為一體。莫斯卡村就像詩意的棲息地,牧民們在精神領袖金龍寺日穹活佛的主持下,過著與世隔絕、詩意般的生活。莫斯卡人守候著這片凈土,在超然物外的勝境中,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無意識的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前往攻略:   交通:成都新南門車站、茶甸子車站有到丹巴的直達車,在丹巴包面包車進入莫斯卡。茶甸子車站每天有一班直達丹東的直達車。成都市上成雅高速,經過二郎山隧洞到瀘定,再往康定走,公里到瓦斯,上省道線到丹巴,丹巴到丹東鄉有公里路。公里處往右黨嶺,往左丹東。到丹東后只能選擇步行、騎馬、拖拉機、越野車進入莫斯卡,越野車進入危險度高。租馬往返費用在元左右一匹,拖拉機往返元。   住宿:在丹東鄉和莫斯卡村住宿,住宿衛生條件不能太過苛求。丹東條件相對較好些,建議去公里外的熱水塘村泡個溫泉,因為莫斯卡沒有條件洗澡。   丹東:宿村民家中,價格在一個床位~元之間,建議住阿綠東舟家,院落干凈。   莫斯卡:可宿村民家中或在金龍寺水泥院落中支帳篷,村民家中床位元一個,建議自帶睡袋。   美食:丹東的放養豬肉非常好吃,莫斯卡村的餐飲非常簡單,基本上以糌粑、酥油為主,很少有青菜。前往該地如果飲食上不習慣,最好自帶食品。   注意事項:莫斯卡村海拔米,屬高原地區,前往時最好準備預防高原反應的藥品。春夏兩個季節晝夜溫差大,夜晚涼爽怡人,白天陽光強烈,要帶好防曬用品及夜間的御寒衣物。最佳旅游季節是至月,夏季草甸上野花遍地,月后層林盡染。   喇嘛廟:莫斯卡村內有一座小寺廟,該寺是金龍寺的子寺,小廟子有金龍寺的藏經樓,收藏著各種經書、藏傳佛教理論書籍上萬冊。藏經樓的底層就是印經房,里面負責印經的人是專門學習過德格印經技藝的村民擔當著印經的任務。這里的格薩爾石刻群也是莫斯卡地區保存最為完好的。在小寺廟的格薩爾塔,他們的刻像還以獨特的方式一塊一塊地鑲嵌在那潔白的墻面上。    莫斯卡牧場居住區:從高處往下看,如同佛教的壇城。四周風景絕佳,溪水環抱山巒起伏,豐富的植被一年四季呈現不同的色彩,距離莫斯卡村有一處高山湖泊果倉錯,兩地相距約公里,可以騎馬或步行前往。   從成都到莫斯卡村,先得到丹東鄉。那是一段似在理想國行進的路程,沿途可看到梭坡的雄偉碉樓,甲居的俊秀寨藏。同車的朋友一直很興奮,直到第二天進入丹東那段近公里的泥濘道路,不斷地下車步行后才終于有了倦意。黃昏時分,到達丹東鄉,已是滿身泥污的小轎車得到了不少村民的注目禮,村里的司機說,還是頭一次看到轎車能在下雨后開到這里。   在當地人的指點下參觀了丹東鄉最高最好的建筑,一個三層樓的中心小學。學生不多,大點的小孩都去丹巴縣城讀初中了,聽說莫斯卡村的小孩也是到這里來讀書,一年就兩個假期能回家,吃住都是在學校里。   投宿在村人蘇蘭當的家里,吃到了正宗地道的土豬肉。傍晚奔向距離她家很近的外熱水塘村的野溫泉,到時正巧碰到兩個裸身洗澡的少年,他們并不避諱我們,于是也放寬心躺了下去。星光燦爛,滿天星辰清晰地點綴在頭頂深藍色的天空上,又倒映在小小的溫泉池里,在手邊腳邊輕輕搖晃。摘星攬月,不過如此。   丹東鄉離莫斯卡很近,只有公里的路程,前往那里有四種方式可選:徒步、騎馬、拖拉機和越野車。我們沒有越野車,也不敢在崎嶇的高山上騎馬,更是恨自己體力不濟,于是只好選擇了拖拉機。   歲的拖拉機手阿綠東舟有個歲的兒子和歲的兒媳,對大城市里流行的晚婚,他很是不能理解,搞得同行的幾個大齡女青年臉上紅了好一陣子。東舟倒是不在乎有人在臉紅,他哼著輕快的小調發動拖拉機,載著一車的人奔向莫斯卡。   起初的一段路面還算平整,沿途彩林層疊,瀑布紛呈,轉一個彎或是回一下頭,都有絕美的好風光。然而很快就有人后悔起來,因為路開始變得艱險起來,甚至無法稱之為路,棱角分明的巨石層出不窮,兩根濕滑而腐朽的細圓木就是小橋,和頂級越野摩托賽道相比,這里只會是更為驚心動魄。拖拉機不斷劇烈地上下起伏,常常把車上的人顛得遠離坐處,最高時可達半米。短短的公里,顛簸了個小時仍然顯得遙遙無期,直到有人不能再忍受,大家只好集體下車徒步前行。   途中翻越海拔米的金龍埡口,站在埡口可見兩個小小的海子窩在群山之中,像兩滴委屈泛藍的淚。過了埡口公里就到了莫斯卡,這里的地勢逐漸開闊起來,不再刀削斧劈的樣子。舒緩的草地盛開著寶藍色的星星狀小花,幾匹馬兒立在流淌的小溪邊打量著來人,路邊開始出現刻著經文、佛像的石頭,山坡上聳立著兩個近十米高三米寬的長方形經幡陣,不起眼的白塔上懸掛著簡陋的各色物品,一頭牛在舔著白墻。   莫斯卡村雖小,但村子里的建筑都似統一規劃,墻面雪白,環境宜人。   莫斯卡,在心里憧憬了一萬次從高處見到它的狂喜,沒想到并不是從山頂見到它,而是平平地、淡淡地出現在了眼前。同伴們都沉默著無法說話,莫斯卡如同突然出現的神話世界。   莫斯卡村是這高山牧場的居所,村子四四方方,被磚墻圍了起來,如同一個壇城。村莊的布局據說是因為莫斯卡村民曾經以放牧為生,很多人家長年游牧在外,很少回到莫斯卡村,這樣的修建方式是為了村中老人和孩子的安全,也為了相互方便照應。但后來聽村中的老人說,起初這樣建造村莊也是迎合佛教中對曼陀羅的一種解讀。   村子四方各有一個寨門,寨門齊腰以下都是磚墻,斜著搭了幾個懸空的石階,一步步上去再一步步下來才算進了村子,村子里沒有電、沒有自來水,一切現代化的東西都不存在。牛和馬在村墻之外,甚至很難在村中找到一個廁所,廁所也全部在村墻之外,四方各一個,廁所用木頭板子搭起來,沒有頂,沒有門簾。在廁所里可看見外面駛過的拖拉機、走過的馬、走過的人,但在這個平靜的地方,他們壓根不會張望一眼,反讓廁所里緊張的人顯得有點無聊。   莫斯卡村的藏房比較簡單,以紅色和白色為主色,簡單的色彩布局造就了與天地相融合的自然村落。   房屋的柱子和屋檐沒有描彩雕花,外墻也不像許多藏區的房子一樣畫上白螺或法輪,房子功能上倒是比較相同,一樓儲物,二樓住人。二樓的大門外懸掛著幾根小小的神杵,保佑家人的平安。進門正中是火堂,火堂的一角放著很少的炊具,這里簡單的餐食不用太過復雜的物件,只需要燒燒水或者茶。檐口都掛著一個手編的物什,一問才知是炊煙驅動的轉經筒,轉經是無處不在的,圍坐爐前,舉頭三尺便是;鹛脙蛇吺桥P室,一邊屋里擠著眾多小輩,一邊屋住著白發蒼蒼的老人,老人房里一般掛著一個用白色的牦牛尾巴做成的物件。幾乎家家都有一盞燈泡,白天用一塊兩個手掌大小的太陽能板收集的能量,能供晚上燈泡亮上兩個小時。   阿綠東舟為我們找到住處,房東是個來歲的男人,會說一些普通話,他告訴我們,他有個兒子在成都學計算機,是個大學生。說起兒子,滿臉的幸福和驕傲?吹轿覀冞@些城里來的游客,房東有些犯難,原因是怕我們不習慣,我們一再表示可以習慣這里的住宿和飲食,他才匆匆離開做起準備。   莫斯卡村內生活的小女孩兒,高山牧場的生活讓她們臉上都生出“高原紅”。   沒多久午飯便已經張羅好,酥油、青稞面、白糖,擺了出來,屋中的火塘中熬著藏茶。大家動手做酥油糌粑,一大盆酥油里舀出一小塊放在碗里,從火上的壺里再舀點熱茶,抓幾把炒熟的青稞面,放上白糖在碗里用手搓揉,直到碗和手上沒有一點殘渣,所有的東西形成了一個油亮亮的土豆樣的東西。把“土豆”抓在手里,把碗里倒上大茶,一頓飯就開始了。房東說,莫斯卡的人一年四季就只有酥油糌粑吃,偶爾加一些附近鄉鎮產的香辣醬,就算是換了口味。   在村中閑逛,村里的人對照相一點也不陌生,也不害羞,兩位婆婆遠遠地走過來遠遠地笑著湊過頭來看我給她們拍的照片,不停地議論,大概在影像里找到了年輕時的影子,還不停的指點哪里又多了條皺紋。在一個房子前,一個婆婆正幫另一個婆婆打理著頭發,已經編好的就有三十幾根細細的小辮子,并摻著絲繩讓它看起來更長更密,婆婆手里拿著幾個樣式簡單年代久遠的飾品,年齡的增長并未阻擋對美麗的向往。   離村子不遠有一座藏傳寧瑪派寺廟,寺廟古老的梁柱上題著“清道光二十一年六月修造”字樣。寺內第一任上師來自青海省果洛,現在的日穹仁波切是第三任駐寺上師。金龍寺每年都要舉行次大的宗教法事活動,除了弘揚佛教、傳道授業,同時也歸攏了村民們的心緒。本以為月日是法會的日子,到的時候才知道日穹活佛前幾天去了丹巴縣城,法會在早些時候已經結束了。往里走,一個窄門之后有一處隱蔽的轉經堂,幾十個漂亮的木制轉經筒排列一些蛛絲,掛在轉經堂狹小的窗子上,從這個地方看出去是陽光下映照的山巒。風吹得塵埃在光影里翻飛,它們從古老的土墻上脫落,化在時間的長河里。   出寺廟時,與一只油光水滑胖得奇乖的旱獺不期而遇,它正在不緊不慢地啃一塊這里罕見的白菜幫,想是前些天寺內做法事活動時,有村人從村外購進了些蔬菜。當地人稱旱獺為“雪豬子”,總是以酥油糌粑供養著。   莫斯卡村被兩條河環繞著,河水清澈見底,村人洗臉、洗衣都在這河里。河邊的洗衣婦人見對她舉著相機,隨即起身整理衣裝,站得筆直露出微笑。走上高高的山坡,終于得見莫斯卡全貌,方方正正的小村子,猶如綻放的曼陀羅花朵,靜靜臥在云中,守著一份安詳與孤獨。

  莫斯卡位于四川丹巴金龍大雪山旁,為橫斷山脈峽谷地帶,是橫跨甘孜、阿壩兩州,涉及道孚、金川、丹巴三縣的高原牧場,莫斯卡村海拔米,被三座神山環抱,集雪山森林、草原、冰河、海子為一體。莫斯卡村就像詩意的棲息地,牧民們在精神領袖金龍寺日穹活佛的主持下,過著與世隔絕、詩意般的生活。莫斯卡人守候著這片凈土,在超然物外的勝境中,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無意識的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前往攻略:   交通:成都新南門車站、茶甸子車站有到丹巴的直達車,在丹巴包面包車進入莫斯卡。茶甸子車站每天有一班直達丹東的直達車。成都市上成雅高速,經過二郎山隧洞到瀘定,再往康定走,公里到瓦斯,上省道線到丹巴,丹巴到丹東鄉有公里路。公里處往右黨嶺,往左丹東。到丹東后只能選擇步行、騎馬、拖拉機、越野車進入莫斯卡,越野車進入危險度高。租馬往返費用在元左右一匹,拖拉機往返元。   住宿:在丹東鄉和莫斯卡村住宿,住宿衛生條件不能太過苛求。丹東條件相對較好些,建議去公里外的熱水塘村泡個溫泉,因為莫斯卡沒有條件洗澡。   丹東:宿村民家中,價格在一個床位~元之間,建議住阿綠東舟家,院落干凈。   莫斯卡:可宿村民家中或在金龍寺水泥院落中支帳篷,村民家中床位元一個,建議自帶睡袋。   美食:丹東的放養豬肉非常好吃,莫斯卡村的餐飲非常簡單,基本上以糌粑、酥油為主,很少有青菜。前往該地如果飲食上不習慣,最好自帶食品。   注意事項:莫斯卡村海拔米,屬高原地區,前往時最好準備預防高原反應的藥品。春夏兩個季節晝夜溫差大,夜晚涼爽怡人,白天陽光強烈,要帶好防曬用品及夜間的御寒衣物。最佳旅游季節是至月,夏季草甸上野花遍地,月后層林盡染。   喇嘛廟:莫斯卡村內有一座小寺廟,該寺是金龍寺的子寺,小廟子有金龍寺的藏經樓,收藏著各種經書、藏傳佛教理論書籍上萬冊。藏經樓的底層就是印經房,里面負責印經的人是專門學習過德格印經技藝的村民擔當著印經的任務。這里的格薩爾石刻群也是莫斯卡地區保存最為完好的。在小寺廟的格薩爾塔,他們的刻像還以獨特的方式一塊一塊地鑲嵌在那潔白的墻面上。    莫斯卡牧場居住區:從高處往下看,如同佛教的壇城。四周風景絕佳,溪水環抱山巒起伏,豐富的植被一年四季呈現不同的色彩,距離莫斯卡村有一處高山湖泊果倉錯,兩地相距約公里,可以騎馬或步行前往。   從成都到莫斯卡村,先得到丹東鄉。那是一段似在理想國行進的路程,沿途可看到梭坡的雄偉碉樓,甲居的俊秀寨藏。同車的朋友一直很興奮,直到第二天進入丹東那段近公里的泥濘道路,不斷地下車步行后才終于有了倦意。黃昏時分,到達丹東鄉,已是滿身泥污的小轎車得到了不少村民的注目禮,村里的司機說,還是頭一次看到轎車能在下雨后開到這里。   在當地人的指點下參觀了丹東鄉最高最好的建筑,一個三層樓的中心小學。學生不多,大點的小孩都去丹巴縣城讀初中了,聽說莫斯卡村的小孩也是到這里來讀書,一年就兩個假期能回家,吃住都是在學校里。   投宿在村人蘇蘭當的家里,吃到了正宗地道的土豬肉。傍晚奔向距離她家很近的外熱水塘村的野溫泉,到時正巧碰到兩個裸身洗澡的少年,他們并不避諱我們,于是也放寬心躺了下去。星光燦爛,滿天星辰清晰地點綴在頭頂深藍色的天空上,又倒映在小小的溫泉池里,在手邊腳邊輕輕搖晃。摘星攬月,不過如此。   丹東鄉離莫斯卡很近,只有公里的路程,前往那里有四種方式可選:徒步、騎馬、拖拉機和越野車。我們沒有越野車,也不敢在崎嶇的高山上騎馬,更是恨自己體力不濟,于是只好選擇了拖拉機。   歲的拖拉機手阿綠東舟有個歲的兒子和歲的兒媳,對大城市里流行的晚婚,他很是不能理解,搞得同行的幾個大齡女青年臉上紅了好一陣子。東舟倒是不在乎有人在臉紅,他哼著輕快的小調發動拖拉機,載著一車的人奔向莫斯卡。   起初的一段路面還算平整,沿途彩林層疊,瀑布紛呈,轉一個彎或是回一下頭,都有絕美的好風光。然而很快就有人后悔起來,因為路開始變得艱險起來,甚至無法稱之為路,棱角分明的巨石層出不窮,兩根濕滑而腐朽的細圓木就是小橋,和頂級越野摩托賽道相比,這里只會是更為驚心動魄。拖拉機不斷劇烈地上下起伏,常常把車上的人顛得遠離坐處,最高時可達半米。短短的公里,顛簸了個小時仍然顯得遙遙無期,直到有人不能再忍受,大家只好集體下車徒步前行。   途中翻越海拔米的金龍埡口,站在埡口可見兩個小小的海子窩在群山之中,像兩滴委屈泛藍的淚。過了埡口公里就到了莫斯卡,這里的地勢逐漸開闊起來,不再刀削斧劈的樣子。舒緩的草地盛開著寶藍色的星星狀小花,幾匹馬兒立在流淌的小溪邊打量著來人,路邊開始出現刻著經文、佛像的石頭,山坡上聳立著兩個近十米高三米寬的長方形經幡陣,不起眼的白塔上懸掛著簡陋的各色物品,一頭牛在舔著白墻。   莫斯卡村雖小,但村子里的建筑都似統一規劃,墻面雪白,環境宜人。   莫斯卡,在心里憧憬了一萬次從高處見到它的狂喜,沒想到并不是從山頂見到它,而是平平地、淡淡地出現在了眼前。同伴們都沉默著無法說話,莫斯卡如同突然出現的神話世界。   莫斯卡村是這高山牧場的居所,村子四四方方,被磚墻圍了起來,如同一個壇城。村莊的布局據說是因為莫斯卡村民曾經以放牧為生,很多人家長年游牧在外,很少回到莫斯卡村,這樣的修建方式是為了村中老人和孩子的安全,也為了相互方便照應。但后來聽村中的老人說,起初這樣建造村莊也是迎合佛教中對曼陀羅的一種解讀。   村子四方各有一個寨門,寨門齊腰以下都是磚墻,斜著搭了幾個懸空的石階,一步步上去再一步步下來才算進了村子,村子里沒有電、沒有自來水,一切現代化的東西都不存在。牛和馬在村墻之外,甚至很難在村中找到一個廁所,廁所也全部在村墻之外,四方各一個,廁所用木頭板子搭起來,沒有頂,沒有門簾。在廁所里可看見外面駛過的拖拉機、走過的馬、走過的人,但在這個平靜的地方,他們壓根不會張望一眼,反讓廁所里緊張的人顯得有點無聊。   莫斯卡村的藏房比較簡單,以紅色和白色為主色,簡單的色彩布局造就了與天地相融合的自然村落。   房屋的柱子和屋檐沒有描彩雕花,外墻也不像許多藏區的房子一樣畫上白螺或法輪,房子功能上倒是比較相同,一樓儲物,二樓住人。二樓的大門外懸掛著幾根小小的神杵,保佑家人的平安。進門正中是火堂,火堂的一角放著很少的炊具,這里簡單的餐食不用太過復雜的物件,只需要燒燒水或者茶。檐口都掛著一個手編的物什,一問才知是炊煙驅動的轉經筒,轉經是無處不在的,圍坐爐前,舉頭三尺便是;鹛脙蛇吺桥P室,一邊屋里擠著眾多小輩,一邊屋住著白發蒼蒼的老人,老人房里一般掛著一個用白色的牦牛尾巴做成的物件。幾乎家家都有一盞燈泡,白天用一塊兩個手掌大小的太陽能板收集的能量,能供晚上燈泡亮上兩個小時。   阿綠東舟為我們找到住處,房東是個來歲的男人,會說一些普通話,他告訴我們,他有個兒子在成都學計算機,是個大學生。說起兒子,滿臉的幸福和驕傲?吹轿覀冞@些城里來的游客,房東有些犯難,原因是怕我們不習慣,我們一再表示可以習慣這里的住宿和飲食,他才匆匆離開做起準備。   莫斯卡村內生活的小女孩兒,高山牧場的生活讓她們臉上都生出“高原紅”。   沒多久午飯便已經張羅好,酥油、青稞面、白糖,擺了出來,屋中的火塘中熬著藏茶。大家動手做酥油糌粑,一大盆酥油里舀出一小塊放在碗里,從火上的壺里再舀點熱茶,抓幾把炒熟的青稞面,放上白糖在碗里用手搓揉,直到碗和手上沒有一點殘渣,所有的東西形成了一個油亮亮的土豆樣的東西。把“土豆”抓在手里,把碗里倒上大茶,一頓飯就開始了。房東說,莫斯卡的人一年四季就只有酥油糌粑吃,偶爾加一些附近鄉鎮產的香辣醬,就算是換了口味。   在村中閑逛,村里的人對照相一點也不陌生,也不害羞,兩位婆婆遠遠地走過來遠遠地笑著湊過頭來看我給她們拍的照片,不停地議論,大概在影像里找到了年輕時的影子,還不停的指點哪里又多了條皺紋。在一個房子前,一個婆婆正幫另一個婆婆打理著頭發,已經編好的就有三十幾根細細的小辮子,并摻著絲繩讓它看起來更長更密,婆婆手里拿著幾個樣式簡單年代久遠的飾品,年齡的增長并未阻擋對美麗的向往。   離村子不遠有一座藏傳寧瑪派寺廟,寺廟古老的梁柱上題著“清道光二十一年六月修造”字樣。寺內第一任上師來自青海省果洛,現在的日穹仁波切是第三任駐寺上師。金龍寺每年都要舉行次大的宗教法事活動,除了弘揚佛教、傳道授業,同時也歸攏了村民們的心緒。本以為月日是法會的日子,到的時候才知道日穹活佛前幾天去了丹巴縣城,法會在早些時候已經結束了。往里走,一個窄門之后有一處隱蔽的轉經堂,幾十個漂亮的木制轉經筒排列一些蛛絲,掛在轉經堂狹小的窗子上,從這個地方看出去是陽光下映照的山巒。風吹得塵埃在光影里翻飛,它們從古老的土墻上脫落,化在時間的長河里。   出寺廟時,與一只油光水滑胖得奇乖的旱獺不期而遇,它正在不緊不慢地啃一塊這里罕見的白菜幫,想是前些天寺內做法事活動時,有村人從村外購進了些蔬菜。當地人稱旱獺為“雪豬子”,總是以酥油糌粑供養著。   莫斯卡村被兩條河環繞著,河水清澈見底,村人洗臉、洗衣都在這河里。河邊的洗衣婦人見對她舉著相機,隨即起身整理衣裝,站得筆直露出微笑。走上高高的山坡,終于得見莫斯卡全貌,方方正正的小村子,猶如綻放的曼陀羅花朵,靜靜臥在云中,守著一份安詳與孤獨。

  莫斯卡位于四川丹巴金龍大雪山旁,為橫斷山脈峽谷地帶,是橫跨甘孜、阿壩兩州,涉及道孚、金川、丹巴三縣的高原牧場,莫斯卡村海拔米,被三座神山環抱,集雪山森林、草原、冰河、海子為一體。莫斯卡村就像詩意的棲息地,牧民們在精神領袖金龍寺日穹活佛的主持下,過著與世隔絕、詩意般的生活。莫斯卡人守候著這片凈土,在超然物外的勝境中,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無意識的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前往攻略:   交通:成都新南門車站、茶甸子車站有到丹巴的直達車,在丹巴包面包車進入莫斯卡。茶甸子車站每天有一班直達丹東的直達車。成都市上成雅高速,經過二郎山隧洞到瀘定,再往康定走,公里到瓦斯,上省道線到丹巴,丹巴到丹東鄉有公里路。公里處往右黨嶺,往左丹東。到丹東后只能選擇步行、騎馬、拖拉機、越野車進入莫斯卡,越野車進入危險度高。租馬往返費用在元左右一匹,拖拉機往返元。   住宿:在丹東鄉和莫斯卡村住宿,住宿衛生條件不能太過苛求。丹東條件相對較好些,建議去公里外的熱水塘村泡個溫泉,因為莫斯卡沒有條件洗澡。   丹東:宿村民家中,價格在一個床位~元之間,建議住阿綠東舟家,院落干凈。   莫斯卡:可宿村民家中或在金龍寺水泥院落中支帳篷,村民家中床位元一個,建議自帶睡袋。   美食:丹東的放養豬肉非常好吃,莫斯卡村的餐飲非常簡單,基本上以糌粑、酥油為主,很少有青菜。前往該地如果飲食上不習慣,最好自帶食品。   注意事項:莫斯卡村海拔米,屬高原地區,前往時最好準備預防高原反應的藥品。春夏兩個季節晝夜溫差大,夜晚涼爽怡人,白天陽光強烈,要帶好防曬用品及夜間的御寒衣物。最佳旅游季節是至月,夏季草甸上野花遍地,月后層林盡染。   喇嘛廟:莫斯卡村內有一座小寺廟,該寺是金龍寺的子寺,小廟子有金龍寺的藏經樓,收藏著各種經書、藏傳佛教理論書籍上萬冊。藏經樓的底層就是印經房,里面負責印經的人是專門學習過德格印經技藝的村民擔當著印經的任務。這里的格薩爾石刻群也是莫斯卡地區保存最為完好的。在小寺廟的格薩爾塔,他們的刻像還以獨特的方式一塊一塊地鑲嵌在那潔白的墻面上。    莫斯卡牧場居住區:從高處往下看,如同佛教的壇城。四周風景絕佳,溪水環抱山巒起伏,豐富的植被一年四季呈現不同的色彩,距離莫斯卡村有一處高山湖泊果倉錯,兩地相距約公里,可以騎馬或步行前往。   從成都到莫斯卡村,先得到丹東鄉。那是一段似在理想國行進的路程,沿途可看到梭坡的雄偉碉樓,甲居的俊秀寨藏。同車的朋友一直很興奮,直到第二天進入丹東那段近公里的泥濘道路,不斷地下車步行后才終于有了倦意。黃昏時分,到達丹東鄉,已是滿身泥污的小轎車得到了不少村民的注目禮,村里的司機說,還是頭一次看到轎車能在下雨后開到這里。   在當地人的指點下參觀了丹東鄉最高最好的建筑,一個三層樓的中心小學。學生不多,大點的小孩都去丹巴縣城讀初中了,聽說莫斯卡村的小孩也是到這里來讀書,一年就兩個假期能回家,吃住都是在學校里。   投宿在村人蘇蘭當的家里,吃到了正宗地道的土豬肉。傍晚奔向距離她家很近的外熱水塘村的野溫泉,到時正巧碰到兩個裸身洗澡的少年,他們并不避諱我們,于是也放寬心躺了下去。星光燦爛,滿天星辰清晰地點綴在頭頂深藍色的天空上,又倒映在小小的溫泉池里,在手邊腳邊輕輕搖晃。摘星攬月,不過如此。   丹東鄉離莫斯卡很近,只有公里的路程,前往那里有四種方式可選:徒步、騎馬、拖拉機和越野車。我們沒有越野車,也不敢在崎嶇的高山上騎馬,更是恨自己體力不濟,于是只好選擇了拖拉機。   歲的拖拉機手阿綠東舟有個歲的兒子和歲的兒媳,對大城市里流行的晚婚,他很是不能理解,搞得同行的幾個大齡女青年臉上紅了好一陣子。東舟倒是不在乎有人在臉紅,他哼著輕快的小調發動拖拉機,載著一車的人奔向莫斯卡。   起初的一段路面還算平整,沿途彩林層疊,瀑布紛呈,轉一個彎或是回一下頭,都有絕美的好風光。然而很快就有人后悔起來,因為路開始變得艱險起來,甚至無法稱之為路,棱角分明的巨石層出不窮,兩根濕滑而腐朽的細圓木就是小橋,和頂級越野摩托賽道相比,這里只會是更為驚心動魄。拖拉機不斷劇烈地上下起伏,常常把車上的人顛得遠離坐處,最高時可達半米。短短的公里,顛簸了個小時仍然顯得遙遙無期,直到有人不能再忍受,大家只好集體下車徒步前行。   途中翻越海拔米的金龍埡口,站在埡口可見兩個小小的海子窩在群山之中,像兩滴委屈泛藍的淚。過了埡口公里就到了莫斯卡,這里的地勢逐漸開闊起來,不再刀削斧劈的樣子。舒緩的草地盛開著寶藍色的星星狀小花,幾匹馬兒立在流淌的小溪邊打量著來人,路邊開始出現刻著經文、佛像的石頭,山坡上聳立著兩個近十米高三米寬的長方形經幡陣,不起眼的白塔上懸掛著簡陋的各色物品,一頭牛在舔著白墻。   莫斯卡村雖小,但村子里的建筑都似統一規劃,墻面雪白,環境宜人。   莫斯卡,在心里憧憬了一萬次從高處見到它的狂喜,沒想到并不是從山頂見到它,而是平平地、淡淡地出現在了眼前。同伴們都沉默著無法說話,莫斯卡如同突然出現的神話世界。   莫斯卡村是這高山牧場的居所,村子四四方方,被磚墻圍了起來,如同一個壇城。村莊的布局據說是因為莫斯卡村民曾經以放牧為生,很多人家長年游牧在外,很少回到莫斯卡村,這樣的修建方式是為了村中老人和孩子的安全,也為了相互方便照應。但后來聽村中的老人說,起初這樣建造村莊也是迎合佛教中對曼陀羅的一種解讀。   村子四方各有一個寨門,寨門齊腰以下都是磚墻,斜著搭了幾個懸空的石階,一步步上去再一步步下來才算進了村子,村子里沒有電、沒有自來水,一切現代化的東西都不存在。牛和馬在村墻之外,甚至很難在村中找到一個廁所,廁所也全部在村墻之外,四方各一個,廁所用木頭板子搭起來,沒有頂,沒有門簾。在廁所里可看見外面駛過的拖拉機、走過的馬、走過的人,但在這個平靜的地方,他們壓根不會張望一眼,反讓廁所里緊張的人顯得有點無聊。   莫斯卡村的藏房比較簡單,以紅色和白色為主色,簡單的色彩布局造就了與天地相融合的自然村落。   房屋的柱子和屋檐沒有描彩雕花,外墻也不像許多藏區的房子一樣畫上白螺或法輪,房子功能上倒是比較相同,一樓儲物,二樓住人。二樓的大門外懸掛著幾根小小的神杵,保佑家人的平安。進門正中是火堂,火堂的一角放著很少的炊具,這里簡單的餐食不用太過復雜的物件,只需要燒燒水或者茶。檐口都掛著一個手編的物什,一問才知是炊煙驅動的轉經筒,轉經是無處不在的,圍坐爐前,舉頭三尺便是;鹛脙蛇吺桥P室,一邊屋里擠著眾多小輩,一邊屋住著白發蒼蒼的老人,老人房里一般掛著一個用白色的牦牛尾巴做成的物件。幾乎家家都有一盞燈泡,白天用一塊兩個手掌大小的太陽能板收集的能量,能供晚上燈泡亮上兩個小時。   阿綠東舟為我們找到住處,房東是個來歲的男人,會說一些普通話,他告訴我們,他有個兒子在成都學計算機,是個大學生。說起兒子,滿臉的幸福和驕傲?吹轿覀冞@些城里來的游客,房東有些犯難,原因是怕我們不習慣,我們一再表示可以習慣這里的住宿和飲食,他才匆匆離開做起準備。   莫斯卡村內生活的小女孩兒,高山牧場的生活讓她們臉上都生出“高原紅”。   沒多久午飯便已經張羅好,酥油、青稞面、白糖,擺了出來,屋中的火塘中熬著藏茶。大家動手做酥油糌粑,一大盆酥油里舀出一小塊放在碗里,從火上的壺里再舀點熱茶,抓幾把炒熟的青稞面,放上白糖在碗里用手搓揉,直到碗和手上沒有一點殘渣,所有的東西形成了一個油亮亮的土豆樣的東西。把“土豆”抓在手里,把碗里倒上大茶,一頓飯就開始了。房東說,莫斯卡的人一年四季就只有酥油糌粑吃,偶爾加一些附近鄉鎮產的香辣醬,就算是換了口味。   在村中閑逛,村里的人對照相一點也不陌生,也不害羞,兩位婆婆遠遠地走過來遠遠地笑著湊過頭來看我給她們拍的照片,不停地議論,大概在影像里找到了年輕時的影子,還不停的指點哪里又多了條皺紋。在一個房子前,一個婆婆正幫另一個婆婆打理著頭發,已經編好的就有三十幾根細細的小辮子,并摻著絲繩讓它看起來更長更密,婆婆手里拿著幾個樣式簡單年代久遠的飾品,年齡的增長并未阻擋對美麗的向往。   離村子不遠有一座藏傳寧瑪派寺廟,寺廟古老的梁柱上題著“清道光二十一年六月修造”字樣。寺內第一任上師來自青海省果洛,現在的日穹仁波切是第三任駐寺上師。金龍寺每年都要舉行次大的宗教法事活動,除了弘揚佛教、傳道授業,同時也歸攏了村民們的心緒。本以為月日是法會的日子,到的時候才知道日穹活佛前幾天去了丹巴縣城,法會在早些時候已經結束了。往里走,一個窄門之后有一處隱蔽的轉經堂,幾十個漂亮的木制轉經筒排列一些蛛絲,掛在轉經堂狹小的窗子上,從這個地方看出去是陽光下映照的山巒。風吹得塵埃在光影里翻飛,它們從古老的土墻上脫落,化在時間的長河里。   出寺廟時,與一只油光水滑胖得奇乖的旱獺不期而遇,它正在不緊不慢地啃一塊這里罕見的白菜幫,想是前些天寺內做法事活動時,有村人從村外購進了些蔬菜。當地人稱旱獺為“雪豬子”,總是以酥油糌粑供養著。   莫斯卡村被兩條河環繞著,河水清澈見底,村人洗臉、洗衣都在這河里。河邊的洗衣婦人見對她舉著相機,隨即起身整理衣裝,站得筆直露出微笑。走上高高的山坡,終于得見莫斯卡全貌,方方正正的小村子,猶如綻放的曼陀羅花朵,靜靜臥在云中,守著一份安詳與孤獨。

  莫斯卡位于四川丹巴金龍大雪山旁,為橫斷山脈峽谷地帶,是橫跨甘孜、阿壩兩州,涉及道孚、金川、丹巴三縣的高原牧場,莫斯卡村海拔米,被三座神山環抱,集雪山森林、草原、冰河、海子為一體。莫斯卡村就像詩意的棲息地,牧民們在精神領袖金龍寺日穹活佛的主持下,過著與世隔絕、詩意般的生活。莫斯卡人守候著這片凈土,在超然物外的勝境中,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無意識的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前往攻略:   交通:成都新南門車站、茶甸子車站有到丹巴的直達車,在丹巴包面包車進入莫斯卡。茶甸子車站每天有一班直達丹東的直達車。成都市上成雅高速,經過二郎山隧洞到瀘定,再往康定走,公里到瓦斯,上省道線到丹巴,丹巴到丹東鄉有公里路。公里處往右黨嶺,往左丹東。到丹東后只能選擇步行、騎馬、拖拉機、越野車進入莫斯卡,越野車進入危險度高。租馬往返費用在元左右一匹,拖拉機往返元。   住宿:在丹東鄉和莫斯卡村住宿,住宿衛生條件不能太過苛求。丹東條件相對較好些,建議去公里外的熱水塘村泡個溫泉,因為莫斯卡沒有條件洗澡。   丹東:宿村民家中,價格在一個床位~元之間,建議住阿綠東舟家,院落干凈。   莫斯卡:可宿村民家中或在金龍寺水泥院落中支帳篷,村民家中床位元一個,建議自帶睡袋。   美食:丹東的放養豬肉非常好吃,莫斯卡村的餐飲非常簡單,基本上以糌粑、酥油為主,很少有青菜。前往該地如果飲食上不習慣,最好自帶食品。   注意事項:莫斯卡村海拔米,屬高原地區,前往時最好準備預防高原反應的藥品。春夏兩個季節晝夜溫差大,夜晚涼爽怡人,白天陽光強烈,要帶好防曬用品及夜間的御寒衣物。最佳旅游季節是至月,夏季草甸上野花遍地,月后層林盡染。   喇嘛廟:莫斯卡村內有一座小寺廟,該寺是金龍寺的子寺,小廟子有金龍寺的藏經樓,收藏著各種經書、藏傳佛教理論書籍上萬冊。藏經樓的底層就是印經房,里面負責印經的人是專門學習過德格印經技藝的村民擔當著印經的任務。這里的格薩爾石刻群也是莫斯卡地區保存最為完好的。在小寺廟的格薩爾塔,他們的刻像還以獨特的方式一塊一塊地鑲嵌在那潔白的墻面上。    莫斯卡牧場居住區:從高處往下看,如同佛教的壇城。四周風景絕佳,溪水環抱山巒起伏,豐富的植被一年四季呈現不同的色彩,距離莫斯卡村有一處高山湖泊果倉錯,兩地相距約公里,可以騎馬或步行前往。   從成都到莫斯卡村,先得到丹東鄉。那是一段似在理想國行進的路程,沿途可看到梭坡的雄偉碉樓,甲居的俊秀寨藏。同車的朋友一直很興奮,直到第二天進入丹東那段近公里的泥濘道路,不斷地下車步行后才終于有了倦意。黃昏時分,到達丹東鄉,已是滿身泥污的小轎車得到了不少村民的注目禮,村里的司機說,還是頭一次看到轎車能在下雨后開到這里。   在當地人的指點下參觀了丹東鄉最高最好的建筑,一個三層樓的中心小學。學生不多,大點的小孩都去丹巴縣城讀初中了,聽說莫斯卡村的小孩也是到這里來讀書,一年就兩個假期能回家,吃住都是在學校里。   投宿在村人蘇蘭當的家里,吃到了正宗地道的土豬肉。傍晚奔向距離她家很近的外熱水塘村的野溫泉,到時正巧碰到兩個裸身洗澡的少年,他們并不避諱我們,于是也放寬心躺了下去。星光燦爛,滿天星辰清晰地點綴在頭頂深藍色的天空上,又倒映在小小的溫泉池里,在手邊腳邊輕輕搖晃。摘星攬月,不過如此。   丹東鄉離莫斯卡很近,只有公里的路程,前往那里有四種方式可選:徒步、騎馬、拖拉機和越野車。我們沒有越野車,也不敢在崎嶇的高山上騎馬,更是恨自己體力不濟,于是只好選擇了拖拉機。   歲的拖拉機手阿綠東舟有個歲的兒子和歲的兒媳,對大城市里流行的晚婚,他很是不能理解,搞得同行的幾個大齡女青年臉上紅了好一陣子。東舟倒是不在乎有人在臉紅,他哼著輕快的小調發動拖拉機,載著一車的人奔向莫斯卡。   起初的一段路面還算平整,沿途彩林層疊,瀑布紛呈,轉一個彎或是回一下頭,都有絕美的好風光。然而很快就有人后悔起來,因為路開始變得艱險起來,甚至無法稱之為路,棱角分明的巨石層出不窮,兩根濕滑而腐朽的細圓木就是小橋,和頂級越野摩托賽道相比,這里只會是更為驚心動魄。拖拉機不斷劇烈地上下起伏,常常把車上的人顛得遠離坐處,最高時可達半米。短短的公里,顛簸了個小時仍然顯得遙遙無期,直到有人不能再忍受,大家只好集體下車徒步前行。   途中翻越海拔米的金龍埡口,站在埡口可見兩個小小的海子窩在群山之中,像兩滴委屈泛藍的淚。過了埡口公里就到了莫斯卡,這里的地勢逐漸開闊起來,不再刀削斧劈的樣子。舒緩的草地盛開著寶藍色的星星狀小花,幾匹馬兒立在流淌的小溪邊打量著來人,路邊開始出現刻著經文、佛像的石頭,山坡上聳立著兩個近十米高三米寬的長方形經幡陣,不起眼的白塔上懸掛著簡陋的各色物品,一頭牛在舔著白墻。   莫斯卡村雖小,但村子里的建筑都似統一規劃,墻面雪白,環境宜人。   莫斯卡,在心里憧憬了一萬次從高處見到它的狂喜,沒想到并不是從山頂見到它,而是平平地、淡淡地出現在了眼前。同伴們都沉默著無法說話,莫斯卡如同突然出現的神話世界。   莫斯卡村是這高山牧場的居所,村子四四方方,被磚墻圍了起來,如同一個壇城。村莊的布局據說是因為莫斯卡村民曾經以放牧為生,很多人家長年游牧在外,很少回到莫斯卡村,這樣的修建方式是為了村中老人和孩子的安全,也為了相互方便照應。但后來聽村中的老人說,起初這樣建造村莊也是迎合佛教中對曼陀羅的一種解讀。   村子四方各有一個寨門,寨門齊腰以下都是磚墻,斜著搭了幾個懸空的石階,一步步上去再一步步下來才算進了村子,村子里沒有電、沒有自來水,一切現代化的東西都不存在。牛和馬在村墻之外,甚至很難在村中找到一個廁所,廁所也全部在村墻之外,四方各一個,廁所用木頭板子搭起來,沒有頂,沒有門簾。在廁所里可看見外面駛過的拖拉機、走過的馬、走過的人,但在這個平靜的地方,他們壓根不會張望一眼,反讓廁所里緊張的人顯得有點無聊。   莫斯卡村的藏房比較簡單,以紅色和白色為主色,簡單的色彩布局造就了與天地相融合的自然村落。   房屋的柱子和屋檐沒有描彩雕花,外墻也不像許多藏區的房子一樣畫上白螺或法輪,房子功能上倒是比較相同,一樓儲物,二樓住人。二樓的大門外懸掛著幾根小小的神杵,保佑家人的平安。進門正中是火堂,火堂的一角放著很少的炊具,這里簡單的餐食不用太過復雜的物件,只需要燒燒水或者茶。檐口都掛著一個手編的物什,一問才知是炊煙驅動的轉經筒,轉經是無處不在的,圍坐爐前,舉頭三尺便是;鹛脙蛇吺桥P室,一邊屋里擠著眾多小輩,一邊屋住著白發蒼蒼的老人,老人房里一般掛著一個用白色的牦牛尾巴做成的物件。幾乎家家都有一盞燈泡,白天用一塊兩個手掌大小的太陽能板收集的能量,能供晚上燈泡亮上兩個小時。   阿綠東舟為我們找到住處,房東是個來歲的男人,會說一些普通話,他告訴我們,他有個兒子在成都學計算機,是個大學生。說起兒子,滿臉的幸福和驕傲?吹轿覀冞@些城里來的游客,房東有些犯難,原因是怕我們不習慣,我們一再表示可以習慣這里的住宿和飲食,他才匆匆離開做起準備。   莫斯卡村內生活的小女孩兒,高山牧場的生活讓她們臉上都生出“高原紅”。   沒多久午飯便已經張羅好,酥油、青稞面、白糖,擺了出來,屋中的火塘中熬著藏茶。大家動手做酥油糌粑,一大盆酥油里舀出一小塊放在碗里,從火上的壺里再舀點熱茶,抓幾把炒熟的青稞面,放上白糖在碗里用手搓揉,直到碗和手上沒有一點殘渣,所有的東西形成了一個油亮亮的土豆樣的東西。把“土豆”抓在手里,把碗里倒上大茶,一頓飯就開始了。房東說,莫斯卡的人一年四季就只有酥油糌粑吃,偶爾加一些附近鄉鎮產的香辣醬,就算是換了口味。   在村中閑逛,村里的人對照相一點也不陌生,也不害羞,兩位婆婆遠遠地走過來遠遠地笑著湊過頭來看我給她們拍的照片,不停地議論,大概在影像里找到了年輕時的影子,還不停的指點哪里又多了條皺紋。在一個房子前,一個婆婆正幫另一個婆婆打理著頭發,已經編好的就有三十幾根細細的小辮子,并摻著絲繩讓它看起來更長更密,婆婆手里拿著幾個樣式簡單年代久遠的飾品,年齡的增長并未阻擋對美麗的向往。   離村子不遠有一座藏傳寧瑪派寺廟,寺廟古老的梁柱上題著“清道光二十一年六月修造”字樣。寺內第一任上師來自青海省果洛,現在的日穹仁波切是第三任駐寺上師。金龍寺每年都要舉行次大的宗教法事活動,除了弘揚佛教、傳道授業,同時也歸攏了村民們的心緒。本以為月日是法會的日子,到的時候才知道日穹活佛前幾天去了丹巴縣城,法會在早些時候已經結束了。往里走,一個窄門之后有一處隱蔽的轉經堂,幾十個漂亮的木制轉經筒排列一些蛛絲,掛在轉經堂狹小的窗子上,從這個地方看出去是陽光下映照的山巒。風吹得塵埃在光影里翻飛,它們從古老的土墻上脫落,化在時間的長河里。   出寺廟時,與一只油光水滑胖得奇乖的旱獺不期而遇,它正在不緊不慢地啃一塊這里罕見的白菜幫,想是前些天寺內做法事活動時,有村人從村外購進了些蔬菜。當地人稱旱獺為“雪豬子”,總是以酥油糌粑供養著。   莫斯卡村被兩條河環繞著,河水清澈見底,村人洗臉、洗衣都在這河里。河邊的洗衣婦人見對她舉著相機,隨即起身整理衣裝,站得筆直露出微笑。走上高高的山坡,終于得見莫斯卡全貌,方方正正的小村子,猶如綻放的曼陀羅花朵,靜靜臥在云中,守著一份安詳與孤獨。

  莫斯卡位于四川丹巴金龍大雪山旁,為橫斷山脈峽谷地帶,是橫跨甘孜、阿壩兩州,涉及道孚、金川、丹巴三縣的高原牧場,莫斯卡村海拔米,被三座神山環抱,集雪山森林、草原、冰河、海子為一體。莫斯卡村就像詩意的棲息地,牧民們在精神領袖金龍寺日穹活佛的主持下,過著與世隔絕、詩意般的生活。莫斯卡人守候著這片凈土,在超然物外的勝境中,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無意識的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前往攻略:   交通:成都新南門車站、茶甸子車站有到丹巴的直達車,在丹巴包面包車進入莫斯卡。茶甸子車站每天有一班直達丹東的直達車。成都市上成雅高速,經過二郎山隧洞到瀘定,再往康定走,公里到瓦斯,上省道線到丹巴,丹巴到丹東鄉有公里路。公里處往右黨嶺,往左丹東。到丹東后只能選擇步行、騎馬、拖拉機、越野車進入莫斯卡,越野車進入危險度高。租馬往返費用在元左右一匹,拖拉機往返元。   住宿:在丹東鄉和莫斯卡村住宿,住宿衛生條件不能太過苛求。丹東條件相對較好些,建議去公里外的熱水塘村泡個溫泉,因為莫斯卡沒有條件洗澡。   丹東:宿村民家中,價格在一個床位~元之間,建議住阿綠東舟家,院落干凈。   莫斯卡:可宿村民家中或在金龍寺水泥院落中支帳篷,村民家中床位元一個,建議自帶睡袋。   美食:丹東的放養豬肉非常好吃,莫斯卡村的餐飲非常簡單,基本上以糌粑、酥油為主,很少有青菜。前往該地如果飲食上不習慣,最好自帶食品。   注意事項:莫斯卡村海拔米,屬高原地區,前往時最好準備預防高原反應的藥品。春夏兩個季節晝夜溫差大,夜晚涼爽怡人,白天陽光強烈,要帶好防曬用品及夜間的御寒衣物。最佳旅游季節是至月,夏季草甸上野花遍地,月后層林盡染。   喇嘛廟:莫斯卡村內有一座小寺廟,該寺是金龍寺的子寺,小廟子有金龍寺的藏經樓,收藏著各種經書、藏傳佛教理論書籍上萬冊。藏經樓的底層就是印經房,里面負責印經的人是專門學習過德格印經技藝的村民擔當著印經的任務。這里的格薩爾石刻群也是莫斯卡地區保存最為完好的。在小寺廟的格薩爾塔,他們的刻像還以獨特的方式一塊一塊地鑲嵌在那潔白的墻面上。    莫斯卡牧場居住區:從高處往下看,如同佛教的壇城。四周風景絕佳,溪水環抱山巒起伏,豐富的植被一年四季呈現不同的色彩,距離莫斯卡村有一處高山湖泊果倉錯,兩地相距約公里,可以騎馬或步行前往。   從成都到莫斯卡村,先得到丹東鄉。那是一段似在理想國行進的路程,沿途可看到梭坡的雄偉碉樓,甲居的俊秀寨藏。同車的朋友一直很興奮,直到第二天進入丹東那段近公里的泥濘道路,不斷地下車步行后才終于有了倦意。黃昏時分,到達丹東鄉,已是滿身泥污的小轎車得到了不少村民的注目禮,村里的司機說,還是頭一次看到轎車能在下雨后開到這里。   在當地人的指點下參觀了丹東鄉最高最好的建筑,一個三層樓的中心小學。學生不多,大點的小孩都去丹巴縣城讀初中了,聽說莫斯卡村的小孩也是到這里來讀書,一年就兩個假期能回家,吃住都是在學校里。   投宿在村人蘇蘭當的家里,吃到了正宗地道的土豬肉。傍晚奔向距離她家很近的外熱水塘村的野溫泉,到時正巧碰到兩個裸身洗澡的少年,他們并不避諱我們,于是也放寬心躺了下去。星光燦爛,滿天星辰清晰地點綴在頭頂深藍色的天空上,又倒映在小小的溫泉池里,在手邊腳邊輕輕搖晃。摘星攬月,不過如此。   丹東鄉離莫斯卡很近,只有公里的路程,前往那里有四種方式可選:徒步、騎馬、拖拉機和越野車。我們沒有越野車,也不敢在崎嶇的高山上騎馬,更是恨自己體力不濟,于是只好選擇了拖拉機。   歲的拖拉機手阿綠東舟有個歲的兒子和歲的兒媳,對大城市里流行的晚婚,他很是不能理解,搞得同行的幾個大齡女青年臉上紅了好一陣子。東舟倒是不在乎有人在臉紅,他哼著輕快的小調發動拖拉機,載著一車的人奔向莫斯卡。   起初的一段路面還算平整,沿途彩林層疊,瀑布紛呈,轉一個彎或是回一下頭,都有絕美的好風光。然而很快就有人后悔起來,因為路開始變得艱險起來,甚至無法稱之為路,棱角分明的巨石層出不窮,兩根濕滑而腐朽的細圓木就是小橋,和頂級越野摩托賽道相比,這里只會是更為驚心動魄。拖拉機不斷劇烈地上下起伏,常常把車上的人顛得遠離坐處,最高時可達半米。短短的公里,顛簸了個小時仍然顯得遙遙無期,直到有人不能再忍受,大家只好集體下車徒步前行。   途中翻越海拔米的金龍埡口,站在埡口可見兩個小小的海子窩在群山之中,像兩滴委屈泛藍的淚。過了埡口公里就到了莫斯卡,這里的地勢逐漸開闊起來,不再刀削斧劈的樣子。舒緩的草地盛開著寶藍色的星星狀小花,幾匹馬兒立在流淌的小溪邊打量著來人,路邊開始出現刻著經文、佛像的石頭,山坡上聳立著兩個近十米高三米寬的長方形經幡陣,不起眼的白塔上懸掛著簡陋的各色物品,一頭牛在舔著白墻。   莫斯卡村雖小,但村子里的建筑都似統一規劃,墻面雪白,環境宜人。   莫斯卡,在心里憧憬了一萬次從高處見到它的狂喜,沒想到并不是從山頂見到它,而是平平地、淡淡地出現在了眼前。同伴們都沉默著無法說話,莫斯卡如同突然出現的神話世界。   莫斯卡村是這高山牧場的居所,村子四四方方,被磚墻圍了起來,如同一個壇城。村莊的布局據說是因為莫斯卡村民曾經以放牧為生,很多人家長年游牧在外,很少回到莫斯卡村,這樣的修建方式是為了村中老人和孩子的安全,也為了相互方便照應。但后來聽村中的老人說,起初這樣建造村莊也是迎合佛教中對曼陀羅的一種解讀。   村子四方各有一個寨門,寨門齊腰以下都是磚墻,斜著搭了幾個懸空的石階,一步步上去再一步步下來才算進了村子,村子里沒有電、沒有自來水,一切現代化的東西都不存在。牛和馬在村墻之外,甚至很難在村中找到一個廁所,廁所也全部在村墻之外,四方各一個,廁所用木頭板子搭起來,沒有頂,沒有門簾。在廁所里可看見外面駛過的拖拉機、走過的馬、走過的人,但在這個平靜的地方,他們壓根不會張望一眼,反讓廁所里緊張的人顯得有點無聊。   莫斯卡村的藏房比較簡單,以紅色和白色為主色,簡單的色彩布局造就了與天地相融合的自然村落。   房屋的柱子和屋檐沒有描彩雕花,外墻也不像許多藏區的房子一樣畫上白螺或法輪,房子功能上倒是比較相同,一樓儲物,二樓住人。二樓的大門外懸掛著幾根小小的神杵,保佑家人的平安。進門正中是火堂,火堂的一角放著很少的炊具,這里簡單的餐食不用太過復雜的物件,只需要燒燒水或者茶。檐口都掛著一個手編的物什,一問才知是炊煙驅動的轉經筒,轉經是無處不在的,圍坐爐前,舉頭三尺便是;鹛脙蛇吺桥P室,一邊屋里擠著眾多小輩,一邊屋住著白發蒼蒼的老人,老人房里一般掛著一個用白色的牦牛尾巴做成的物件。幾乎家家都有一盞燈泡,白天用一塊兩個手掌大小的太陽能板收集的能量,能供晚上燈泡亮上兩個小時。   阿綠東舟為我們找到住處,房東是個來歲的男人,會說一些普通話,他告訴我們,他有個兒子在成都學計算機,是個大學生。說起兒子,滿臉的幸福和驕傲?吹轿覀冞@些城里來的游客,房東有些犯難,原因是怕我們不習慣,我們一再表示可以習慣這里的住宿和飲食,他才匆匆離開做起準備。   莫斯卡村內生活的小女孩兒,高山牧場的生活讓她們臉上都生出“高原紅”。   沒多久午飯便已經張羅好,酥油、青稞面、白糖,擺了出來,屋中的火塘中熬著藏茶。大家動手做酥油糌粑,一大盆酥油里舀出一小塊放在碗里,從火上的壺里再舀點熱茶,抓幾把炒熟的青稞面,放上白糖在碗里用手搓揉,直到碗和手上沒有一點殘渣,所有的東西形成了一個油亮亮的土豆樣的東西。把“土豆”抓在手里,把碗里倒上大茶,一頓飯就開始了。房東說,莫斯卡的人一年四季就只有酥油糌粑吃,偶爾加一些附近鄉鎮產的香辣醬,就算是換了口味。   在村中閑逛,村里的人對照相一點也不陌生,也不害羞,兩位婆婆遠遠地走過來遠遠地笑著湊過頭來看我給她們拍的照片,不停地議論,大概在影像里找到了年輕時的影子,還不停的指點哪里又多了條皺紋。在一個房子前,一個婆婆正幫另一個婆婆打理著頭發,已經編好的就有三十幾根細細的小辮子,并摻著絲繩讓它看起來更長更密,婆婆手里拿著幾個樣式簡單年代久遠的飾品,年齡的增長并未阻擋對美麗的向往。   離村子不遠有一座藏傳寧瑪派寺廟,寺廟古老的梁柱上題著“清道光二十一年六月修造”字樣。寺內第一任上師來自青海省果洛,現在的日穹仁波切是第三任駐寺上師。金龍寺每年都要舉行次大的宗教法事活動,除了弘揚佛教、傳道授業,同時也歸攏了村民們的心緒。本以為月日是法會的日子,到的時候才知道日穹活佛前幾天去了丹巴縣城,法會在早些時候已經結束了。往里走,一個窄門之后有一處隱蔽的轉經堂,幾十個漂亮的木制轉經筒排列一些蛛絲,掛在轉經堂狹小的窗子上,從這個地方看出去是陽光下映照的山巒。風吹得塵埃在光影里翻飛,它們從古老的土墻上脫落,化在時間的長河里。   出寺廟時,與一只油光水滑胖得奇乖的旱獺不期而遇,它正在不緊不慢地啃一塊這里罕見的白菜幫,想是前些天寺內做法事活動時,有村人從村外購進了些蔬菜。當地人稱旱獺為“雪豬子”,總是以酥油糌粑供養著。   莫斯卡村被兩條河環繞著,河水清澈見底,村人洗臉、洗衣都在這河里。河邊的洗衣婦人見對她舉著相機,隨即起身整理衣裝,站得筆直露出微笑。走上高高的山坡,終于得見莫斯卡全貌,方方正正的小村子,猶如綻放的曼陀羅花朵,靜靜臥在云中,守著一份安詳與孤獨。

  莫斯卡位于四川丹巴金龍大雪山旁,為橫斷山脈峽谷地帶,是橫跨甘孜、阿壩兩州,涉及道孚、金川、丹巴三縣的高原牧場,莫斯卡村海拔米,被三座神山環抱,集雪山森林、草原、冰河、海子為一體。莫斯卡村就像詩意的棲息地,牧民們在精神領袖金龍寺日穹活佛的主持下,過著與世隔絕、詩意般的生活。莫斯卡人守候著這片凈土,在超然物外的勝境中,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無意識的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前往攻略:   交通:成都新南門車站、茶甸子車站有到丹巴的直達車,在丹巴包面包車進入莫斯卡。茶甸子車站每天有一班直達丹東的直達車。成都市上成雅高速,經過二郎山隧洞到瀘定,再往康定走,公里到瓦斯,上省道線到丹巴,丹巴到丹東鄉有公里路。公里處往右黨嶺,往左丹東。到丹東后只能選擇步行、騎馬、拖拉機、越野車進入莫斯卡,越野車進入危險度高。租馬往返費用在元左右一匹,拖拉機往返元。   住宿:在丹東鄉和莫斯卡村住宿,住宿衛生條件不能太過苛求。丹東條件相對較好些,建議去公里外的熱水塘村泡個溫泉,因為莫斯卡沒有條件洗澡。   丹東:宿村民家中,價格在一個床位~元之間,建議住阿綠東舟家,院落干凈。   莫斯卡:可宿村民家中或在金龍寺水泥院落中支帳篷,村民家中床位元一個,建議自帶睡袋。   美食:丹東的放養豬肉非常好吃,莫斯卡村的餐飲非常簡單,基本上以糌粑、酥油為主,很少有青菜。前往該地如果飲食上不習慣,最好自帶食品。   注意事項:莫斯卡村海拔米,屬高原地區,前往時最好準備預防高原反應的藥品。春夏兩個季節晝夜溫差大,夜晚涼爽怡人,白天陽光強烈,要帶好防曬用品及夜間的御寒衣物。最佳旅游季節是至月,夏季草甸上野花遍地,月后層林盡染。   喇嘛廟:莫斯卡村內有一座小寺廟,該寺是金龍寺的子寺,小廟子有金龍寺的藏經樓,收藏著各種經書、藏傳佛教理論書籍上萬冊。藏經樓的底層就是印經房,里面負責印經的人是專門學習過德格印經技藝的村民擔當著印經的任務。這里的格薩爾石刻群也是莫斯卡地區保存最為完好的。在小寺廟的格薩爾塔,他們的刻像還以獨特的方式一塊一塊地鑲嵌在那潔白的墻面上。    莫斯卡牧場居住區:從高處往下看,如同佛教的壇城。四周風景絕佳,溪水環抱山巒起伏,豐富的植被一年四季呈現不同的色彩,距離莫斯卡村有一處高山湖泊果倉錯,兩地相距約公里,可以騎馬或步行前往。   從成都到莫斯卡村,先得到丹東鄉。那是一段似在理想國行進的路程,沿途可看到梭坡的雄偉碉樓,甲居的俊秀寨藏。同車的朋友一直很興奮,直到第二天進入丹東那段近公里的泥濘道路,不斷地下車步行后才終于有了倦意。黃昏時分,到達丹東鄉,已是滿身泥污的小轎車得到了不少村民的注目禮,村里的司機說,還是頭一次看到轎車能在下雨后開到這里。   在當地人的指點下參觀了丹東鄉最高最好的建筑,一個三層樓的中心小學。學生不多,大點的小孩都去丹巴縣城讀初中了,聽說莫斯卡村的小孩也是到這里來讀書,一年就兩個假期能回家,吃住都是在學校里。   投宿在村人蘇蘭當的家里,吃到了正宗地道的土豬肉。傍晚奔向距離她家很近的外熱水塘村的野溫泉,到時正巧碰到兩個裸身洗澡的少年,他們并不避諱我們,于是也放寬心躺了下去。星光燦爛,滿天星辰清晰地點綴在頭頂深藍色的天空上,又倒映在小小的溫泉池里,在手邊腳邊輕輕搖晃。摘星攬月,不過如此。   丹東鄉離莫斯卡很近,只有公里的路程,前往那里有四種方式可選:徒步、騎馬、拖拉機和越野車。我們沒有越野車,也不敢在崎嶇的高山上騎馬,更是恨自己體力不濟,于是只好選擇了拖拉機。   歲的拖拉機手阿綠東舟有個歲的兒子和歲的兒媳,對大城市里流行的晚婚,他很是不能理解,搞得同行的幾個大齡女青年臉上紅了好一陣子。東舟倒是不在乎有人在臉紅,他哼著輕快的小調發動拖拉機,載著一車的人奔向莫斯卡。   起初的一段路面還算平整,沿途彩林層疊,瀑布紛呈,轉一個彎或是回一下頭,都有絕美的好風光。然而很快就有人后悔起來,因為路開始變得艱險起來,甚至無法稱之為路,棱角分明的巨石層出不窮,兩根濕滑而腐朽的細圓木就是小橋,和頂級越野摩托賽道相比,這里只會是更為驚心動魄。拖拉機不斷劇烈地上下起伏,常常把車上的人顛得遠離坐處,最高時可達半米。短短的公里,顛簸了個小時仍然顯得遙遙無期,直到有人不能再忍受,大家只好集體下車徒步前行。   途中翻越海拔米的金龍埡口,站在埡口可見兩個小小的海子窩在群山之中,像兩滴委屈泛藍的淚。過了埡口公里就到了莫斯卡,這里的地勢逐漸開闊起來,不再刀削斧劈的樣子。舒緩的草地盛開著寶藍色的星星狀小花,幾匹馬兒立在流淌的小溪邊打量著來人,路邊開始出現刻著經文、佛像的石頭,山坡上聳立著兩個近十米高三米寬的長方形經幡陣,不起眼的白塔上懸掛著簡陋的各色物品,一頭牛在舔著白墻。   莫斯卡村雖小,但村子里的建筑都似統一規劃,墻面雪白,環境宜人。   莫斯卡,在心里憧憬了一萬次從高處見到它的狂喜,沒想到并不是從山頂見到它,而是平平地、淡淡地出現在了眼前。同伴們都沉默著無法說話,莫斯卡如同突然出現的神話世界。   莫斯卡村是這高山牧場的居所,村子四四方方,被磚墻圍了起來,如同一個壇城。村莊的布局據說是因為莫斯卡村民曾經以放牧為生,很多人家長年游牧在外,很少回到莫斯卡村,這樣的修建方式是為了村中老人和孩子的安全,也為了相互方便照應。但后來聽村中的老人說,起初這樣建造村莊也是迎合佛教中對曼陀羅的一種解讀。   村子四方各有一個寨門,寨門齊腰以下都是磚墻,斜著搭了幾個懸空的石階,一步步上去再一步步下來才算進了村子,村子里沒有電、沒有自來水,一切現代化的東西都不存在。牛和馬在村墻之外,甚至很難在村中找到一個廁所,廁所也全部在村墻之外,四方各一個,廁所用木頭板子搭起來,沒有頂,沒有門簾。在廁所里可看見外面駛過的拖拉機、走過的馬、走過的人,但在這個平靜的地方,他們壓根不會張望一眼,反讓廁所里緊張的人顯得有點無聊。   莫斯卡村的藏房比較簡單,以紅色和白色為主色,簡單的色彩布局造就了與天地相融合的自然村落。   房屋的柱子和屋檐沒有描彩雕花,外墻也不像許多藏區的房子一樣畫上白螺或法輪,房子功能上倒是比較相同,一樓儲物,二樓住人。二樓的大門外懸掛著幾根小小的神杵,保佑家人的平安。進門正中是火堂,火堂的一角放著很少的炊具,這里簡單的餐食不用太過復雜的物件,只需要燒燒水或者茶。檐口都掛著一個手編的物什,一問才知是炊煙驅動的轉經筒,轉經是無處不在的,圍坐爐前,舉頭三尺便是;鹛脙蛇吺桥P室,一邊屋里擠著眾多小輩,一邊屋住著白發蒼蒼的老人,老人房里一般掛著一個用白色的牦牛尾巴做成的物件。幾乎家家都有一盞燈泡,白天用一塊兩個手掌大小的太陽能板收集的能量,能供晚上燈泡亮上兩個小時。   阿綠東舟為我們找到住處,房東是個來歲的男人,會說一些普通話,他告訴我們,他有個兒子在成都學計算機,是個大學生。說起兒子,滿臉的幸福和驕傲?吹轿覀冞@些城里來的游客,房東有些犯難,原因是怕我們不習慣,我們一再表示可以習慣這里的住宿和飲食,他才匆匆離開做起準備。   莫斯卡村內生活的小女孩兒,高山牧場的生活讓她們臉上都生出“高原紅”。   沒多久午飯便已經張羅好,酥油、青稞面、白糖,擺了出來,屋中的火塘中熬著藏茶。大家動手做酥油糌粑,一大盆酥油里舀出一小塊放在碗里,從火上的壺里再舀點熱茶,抓幾把炒熟的青稞面,放上白糖在碗里用手搓揉,直到碗和手上沒有一點殘渣,所有的東西形成了一個油亮亮的土豆樣的東西。把“土豆”抓在手里,把碗里倒上大茶,一頓飯就開始了。房東說,莫斯卡的人一年四季就只有酥油糌粑吃,偶爾加一些附近鄉鎮產的香辣醬,就算是換了口味。   在村中閑逛,村里的人對照相一點也不陌生,也不害羞,兩位婆婆遠遠地走過來遠遠地笑著湊過頭來看我給她們拍的照片,不停地議論,大概在影像里找到了年輕時的影子,還不停的指點哪里又多了條皺紋。在一個房子前,一個婆婆正幫另一個婆婆打理著頭發,已經編好的就有三十幾根細細的小辮子,并摻著絲繩讓它看起來更長更密,婆婆手里拿著幾個樣式簡單年代久遠的飾品,年齡的增長并未阻擋對美麗的向往。   離村子不遠有一座藏傳寧瑪派寺廟,寺廟古老的梁柱上題著“清道光二十一年六月修造”字樣。寺內第一任上師來自青海省果洛,現在的日穹仁波切是第三任駐寺上師。金龍寺每年都要舉行次大的宗教法事活動,除了弘揚佛教、傳道授業,同時也歸攏了村民們的心緒。本以為月日是法會的日子,到的時候才知道日穹活佛前幾天去了丹巴縣城,法會在早些時候已經結束了。往里走,一個窄門之后有一處隱蔽的轉經堂,幾十個漂亮的木制轉經筒排列一些蛛絲,掛在轉經堂狹小的窗子上,從這個地方看出去是陽光下映照的山巒。風吹得塵埃在光影里翻飛,它們從古老的土墻上脫落,化在時間的長河里。   出寺廟時,與一只油光水滑胖得奇乖的旱獺不期而遇,它正在不緊不慢地啃一塊這里罕見的白菜幫,想是前些天寺內做法事活動時,有村人從村外購進了些蔬菜。當地人稱旱獺為“雪豬子”,總是以酥油糌粑供養著。   莫斯卡村被兩條河環繞著,河水清澈見底,村人洗臉、洗衣都在這河里。河邊的洗衣婦人見對她舉著相機,隨即起身整理衣裝,站得筆直露出微笑。走上高高的山坡,終于得見莫斯卡全貌,方方正正的小村子,猶如綻放的曼陀羅花朵,靜靜臥在云中,守著一份安詳與孤獨。

翼軫




(成都養生網)

附件:

中醫養生


© <養生網_主關鍵詞>成都養生網 聯系我們

請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則后果自負,一切與程序作者無關!

成都養生網 哈灵江苏麻将作弊器 手机兼职网上赚钱靠谱 意甲2018-2019赛程 广东26选5开奖时间 15选5专业预测 广西快3开奖结果 支付宝赚钱团队真的吗 湖南幸运赛车 吉林市微乐麻将小鸡飞蛋 246天天好彩免费资料精选 河南22选五开什么号